Quantcast

江澤民頂住各方面的壓力 給薄熙來特批 (圖)

——姜維平:薄熙來與白求恩

2011-03-03 23:45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內容摘要 1997年9月12日至18日,中共15大在北京舉辦,江澤民為了取悅於薄一波,頂住各方面的壓力,特批薄熙來一個列席代表的名額,還規定他做為一個計畫單列市的市長,可以當選後補中央委員,儘管他父親花了三十萬贊助山西希望小學給他助威,《東北之窗》雜誌拿了8萬稿費給他請了陳祖芬吹捧,但他還是被聞世震等人阻擋在中南海的權力核心之外,薄熙來回到大連之後,勃然大怒。

2011/03/04/20110304000457640.jpg

實話講,1999年10月11日,我第一次訪問加拿大時,是參加一個學術會議,14日,我便中也去拜訪了白求恩的故居,我還把大連陶藝家邢良坤的一件陶藝品,贈送給了該館,在從北京到多倫多的飛機上,歷時14個小時,我就是帶著虔誠的心情,抱著這件易碎的東西度過的,所以,我比薄熙來還崇拜白求恩,但後來,有兩件事對我觸動特大,一是到了加拿大定居才知道,這裡遍地都是樂於助人的白求恩,做義工的國民比比皆是;二是,2000年12月2日,在抓捕我的前夜,我請營口市副市長郝慶會吃飯,席間邢良坤趕來,說給我介紹幾個老闆朋友......結果,我進了看守所第一次受審,主審人就是這幾個人中的一個,名叫鄭義強......所以,2009年2月4日,我移居多倫多之後,就再也沒心情去白求恩紀念館參觀了。總之,白求恩和雷鋒一樣,都是被中共官員利用了!

《重慶日報》還洋洋灑灑地說,薄熙來表示,五六十歲的一代人,都對白求恩同志的事跡印象深刻,刻骨銘心。毛主席在《紀念白求恩》一文中說:「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共產黨員」,「去年春上到延安,後來到五臺山工作,不幸以身殉職」,「一個外國人,毫無利己的動機,把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當作他自己的事業,這是什麼精神?這是國際主義的精神,這是共產主義的精神」,「一個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這點精神,就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於人民的人」。薄熙來的背誦渾厚有力,引起大家強烈共鳴,全場掌聲雷動。

我不否認,薄熙來的外在形象和男低音很吸引人,也不否認白求恩是個有熱情的理想主義者,但這能說明什麽呢?這只是外表,這只是過去!假如白求恩能再生重來,知道了他幫助過的中共變得如此專制和貪腐,會怎麽樣呢?他知道我所遭受的,以及所有的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經歷的冤獄,會怎麽樣呢?假如他知道中國革命的結果,就是今天這樣,薄熙來之類的貪官把自己的兒子送到國外讀書,漂亮的洋妞左擁右抱,還和陳雲的孫女摟抱到了世界屋脊西藏,而薄熙來統治下的農民漢子連一個老婆,一個孩子,養起來都困難,他們反倒要學雷鋒,你說,白求恩是哭好呢,還是笑好?!

被薄熙來控制的媒體《重慶日報》說,薄熙來表示,毛主席號召我們學習白求恩同志「對工作的極端的負責任,對同志對人民的極端的熱忱」,批評有的人對工作拈輕怕重,「出了一點力就覺得了不起,喜歡自吹,生怕人家不知道。對同志對人民不是滿腔熱忱,而是冷冷清清,漠不關心,麻木不仁。這種人其實不是共產黨員,至少不能算一個純粹的共產黨員」。整篇文章不過千字,卻對白求恩同志的事跡與精神做了深刻論述,從頭至尾語言樸實、感人至深。

在我看來,薄熙來用這些話反觀自身,應當汗顏!薄熙來難道不是喜歡自吹自擂嗎?李克強在遼寧打黑,抓捕了大連的黑老大冬海波,卻很少報導;王珉在鐵嶺抓了王立軍的部下富曉東,也無聲無息;薄熙來打黑,卻搞得天翻地覆,嫌犯還沒判呢,全世界都知道了!這難道不是「生怕別人不知道嗎」?否則,他把陳祖芬請到大連寫報告文學《世上什麽事最開心》幹嘛?再說,薄熙來當政十幾年,他老婆撈走了至少十億元大財,在大連又是「仲夏苑別墅」,又是「萬達公寓」,但大連人的工資水平始終低於其它沿海城市,連機關的小公務員薪水都少漲了一級,這難道不是事實嗎?不是「對人民漠不關心,麻木不仁」嗎?

因此,他是一個自身貪得無厭的人,是一個根本與純粹的共產黨員標準不搭邊的高官,那麽,他為何忽然想起了白求恩呢?原來,在他的骨子裡深藏著「利用」的慣伎,第一,老百姓都知道白求恩,又對社會不公充滿著仇恨,對政治改革充滿著期待,只有利用白求恩這樣的死人做榜樣,才有利於他的愚弄和統治;第二,眼下,中東各國的茉莉花竟相開放,一個個獨裁者被人民趕下了臺,以至花香飄到了北京王府井大街,他深感不安,所以,一邊利用老婆兒子的戶頭,往海外轉移不義之財,一邊用《紀念白求恩》的迷魂藥麻醉老百姓,求得一地一時平安,以便十八大再上新台階,但是,薄熙來又一次弄巧成拙了:他這樣唱高調,除非能成了隱身者,唱得越高,人們越把他的言行仔細對照,他的矛盾暴露得越多!試問:假如有小朋友問:你叫我們學雷鋒,學白求恩,薄瓜瓜大哥哥咋不來大西北創業呢?薄書記的臉往哪放?要我問:你提倡學習白求恩,為啥不學習加拿大的民主與法制?

實際上,薄熙來心裏非常清楚,產生白求恩這樣的「不遠萬里來中國做義工」的人,不是偶然的,是加拿大的民主制度使然,千學萬學,不如走加拿大憲政民主,多黨輪替的道路,薄書記在北大讀研究生,是碩士畢業文憑啊!他能不懂嗎?問題是,如果那樣,他不僅要失去特權,而且還要難免被清算,故此,他只剩下一個傳世的法寶:騙!於是,薄熙來巧妝打扮,粉抹登場了。他表示,白求恩還留下很多話,他說:「作為一名稱職的醫生,應具備像鷹一樣的眼睛,對病看得準;要有一個獅子般的膽,對工作大膽果斷;要有一雙繡女似的手,做手術靈活輕巧。」

要我概括他,應當是這樣的,對待物質利益,薄熙來有鷹一樣的眼睛,對於枉法追訴,薄熙來有獅子一樣的膽,對於如何欺世盜名,薄熙來有一雙繡女的手,「靈活輕巧」!總之,他講得沒錯:白求恩雖然在中國待了不到兩年,卻讓中國人民永誌難忘,這也讓人悟出一個道理:人活一世,不在於活的長短,而在於是否有價值。薄熙來在重慶的表演不過五年,但令世人震驚,可能也到了末場,他活得虛偽而奸詐,其人生價值只能是負數,現在,該歸還他本來面目的時候了!我但願每個去參觀白求恩紀念館的善良的人,都撫摸一下我1999年10月14日贈送的,至今還陳列在那裡的陶藝,你會看到死去的白求恩從墳墓裡爬出來,說:警惕吧,薄熙來之類的中共高官的騙子!


2011年3月2日於多倫多大學圖書館。
 

来源:RFA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