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溫網記者披露錢雲會事件:真實採訪手記

2010-12-29 16:02 作者:zdcookie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作為一名記者,作為第一個得知併發布錢雲會事件的記者,我想,我有責任如實記錄下自己在採訪中的所看、所知、所想。

一天的採訪下來,有太多的話想說,卻發現語言是如此的蒼白,我想把腦海裡的信息梳理一下,卻發現只有「熱麵條」三個字。

吃剩的半碗麵條還冒著熱氣

我們到達錢雲會家時,他的妻子還在隔壁房間裡嗚咽,此時距離事發已經兩天了。我沒敢走進房間,也許是怕這房內承載了太多悲傷,太容易讓人沉陷其中。我斷斷續續聽到一些對話,錢雲會的妻子說,那天早上,她親手做了一碗麵條,錢吃到一半突然手機響了,面也沒吃完就出門去了。錢的妻子說,一般陌生人打電話他不大會接,這麼匆匆忙忙出門去應該是有人在等,究竟是什麼人打電話,錢也沒說。就這樣,半碗熱氣騰騰的麵條放在桌上,錢出門去了。

橫穿馬路是誰看到的?

25號是聖誕節,溫州飄著小雨。9點20分左右,錢雲會撐著傘,走到村口的路口,也許是想等什麼人,但是官方說法是「錢雲會從左側向右側橫穿馬路」,我想問的是,當天視頻監控沒有開啟的話,那麼「橫穿馬路」這個畫面是誰看到的?司機的供詞麼?

現在什麼都能直播,既然要公布事實,為何不把公安問話的過程也公開了?

目擊證人哪去了?

十分鐘後,錢雲會便倒在了大貨車的輪下,就是網上那張莫肉模糊慘不忍睹的照片。這十分鐘內究竟發生了什麼?

有村民說:「錢雲會當時被幾個人按倒在地上,旁邊有個指揮的人朝對面揮了揮手,工程車就開過來將他壓死了。」這個說法,似乎得到了很多響應,但這一幕究竟有誰看到了呢?村民們說是一個叫做錢成偉的人。而錢成偉去了哪裡呢?村民們說他被抓了起來,命有沒有都是一碼事。而從錢雲會的親屬處,我們又得知了一個消息,就是這個目擊證人並沒有被抓起來,證人有一個兄弟,跟他長得很像,被誤抓進去了,而真正的證人已經逃走了。在這個事件裡,還出現了一個叫做錢成宇的人,錢成宇和錢成偉是不是就是這兄弟倆呢?究竟誰被抓了誰逃走了,還是一個謎。證人究竟看到了什麼要緊張逃跑?

這個事情要想真正水落石出,證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死前那一通神秘電話是誰打來的?

錢雲會的妻子說,錢死前接了一通電話,錢連早飯都沒吃完就匆匆忙忙出門,有人打電話給他並且說在等他的可能性非常大。

錢雲會的堂弟說,錢的手機在一個叫做王立權的人身上,這個人曾經和他哥哥一起上京告過御狀,而王立權目前也被抓了。

我相信,移動和公安都有查詢通話記錄的權利,為什麼不好好利用一下呢?

與村民衝突的矛盾是什麼?

昨天的採訪中,很多村民向我描述了當時的場景,「幾千名特警,十幾條警犬,將現場圍了個水泄不通,誰說話就抓誰」。在事故現場,我們看到路邊有很多石塊,還有幾根很長的竹竿,一名村民說這些石頭都是大家一起搬過來的,目的是防止工程車開走破壞現場。村民說:「從早上9點多到下午4點左右,大家一直在現場守著。」

昨天發布會上,官方說「現場受到不明真相群眾的煽動,造成5名民警被圍毆」,接著,公安局還承認了第二天治安大隊長被打住院,究竟是什麼矛盾造成了這一場衝突?

一本厚厚的上訪材料 六年辛酸上訪路

在錢雲會家裡,他的家人交給我們一本很山寨的冊子,是用A4紙列印的,自己裝訂的一本材料彙編。封面像模像樣,還是彩色的,裡面還做了目錄,我粗略翻了一下,這裡面都是錢雲會近年來就征地事件書寫材料的彙編。

為了征地,可以三次入獄;為了征地,沒有學過採編知識的他硬是編了這麼一本「書」。拿在手上,沈重感立刻襲來。錢的家人叮囑我,這本書千萬不要拿在手上,被別人看到,會出事的。

是這本材料為他招來了殺身之禍嗎?還是這真的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為何偏偏發生在這樣一位為了征地之事拼盡全力的村長身上?我想冥冥之中自由安排吧。

走出錢運會家那棟灰暗、潮濕的二層小樓,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形容此刻的心情。

我希望每一個記者能夠獻出自己的一份力,不要讓這件事再次以「有關部門正在調查」來收尾。

有記者問,現場死者狀態雙手舉著,僅頸部有傷痕,為何死狀如此奇特?

交警對此的解釋則是:「工程車左側擋板有撞擊痕跡,車禍時如何撞擊,死者為何有此死狀,是無邏輯可尋的。事發時,肇事車輛的車速不是很快,車輛與錢正面碰撞的痕跡不明顯,司機當時採取了剎車措施,距離5米4。」

5.4米剎車距離,我不是相關專業,但是從網上得知的資料是汽車剎車時的平均加速度是0.6~0.9G,那就按最大的加速度考慮吧,那就是 0.9G=0.9X0.98米/秒平方=0.88米/秒平方,根據高中的物理計算得出結果就是,剎車初速度是3.1米每秒,折合成11公里每小時,11公里的時速,騎單車的速度,錢村長如果是沒有殘疾,身體健全,這麼慢的速度還不能躲過?也許有人說,錢村長發現車的時候離車子很近,錢村長是瞎子?還是聾子?還是老年痴呆?三米高,兩米五寬噪音極大的車開在路上,健全的人不可能視而不見不去躲避。因此,結論是,錢村長要不就是自殺,要不就是他殺,要不就是夢遊,或者有某種神秘力量讓他被車撞死。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