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為人女,為人妻、為人母,要學會操心

2010-12-28 14:43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有一妞,好像對我很有成見,我從沒聽到過半句從她嘴裡說出的肯定我的話。經常有朋友問我:「你怎麼得罪她了?」但,我和她並無任何過節。好幾個朋友告訴我說,她經常在各種場合說我這人一輩子不會幸福,一看就是操心的命。

不可否認,她真的不操心,自己的孩子交給婆婆看,說帶孩子太麻煩。省去了帶孩子的麻煩,也錯過了孩子成長過程中的精彩,得不償失,這種事我自然不干。但是,我真的要謝謝她,是她給了我靈感,可以有機會思考有關「操心」的問題,並整理成文。

坐在電腦旁,敲下這個題目的時候,我感到一種沉甸甸的責任,這三個角色,可以說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三個角色。我胸無大志,從不希冀自己成為職場女強人,我只希望一輩子,做好這三個最重要的角色就夠了。

每天晚上,我都會列個備忘錄,列一下第二天要做的事,重要的和不重要的分別標識。好像每天都有很多事去做,從來沒有「明天我沒有事幹」的時候。備忘錄上的事情並不是驚天動地的大事,除了工作,就是一些瑣碎小事。諸如,爸爸昨天打電話說腿不舒服,今天一定要打電話問問爸爸怎麼樣了;好久沒和一恆老師交流了,今天要問問一恆近期的表現;愛人最近精神狀態不太好,一定要給予他更多的關心。

這些,不可能不操心。但,卻是很有必要的操心。

為人

從初中開始,我就在外地上學。直到現在工作,也離家很遠,一年回家不過三五次。這就意味著,父母的快樂無法及時和我分享,他們的痛苦我也不能及時承擔。

父母怕耽誤我的工作,對我一直是「報喜不報憂」,往往是家裡有事,等事情處理完他們才告訴我;他們生病,往往是病好了我才知道。他們的理由是:你離得遠,幫不上忙,不想讓你擔心。

每次聽到父母這麼說,我都感覺很愧疚,感覺自己欠他們太多。一直以來,我習慣了父母默默為我做的所有:每次我回家,他們都興奮得把我當客人一樣伺候,我想幫忙,他們根本不讓;每次回來時,我的行李箱裡都裝的滿滿的,裡面是母親給我做的棉衣,及一些吃的。

但是仔細想來,我為父母做得真的太少,我無非是給他們買了幾件衣服,給他們一點錢,偶爾打幾個電話而已。當他們真正需要我的時候,我總是不在身邊的。

所以,我一週必給他們打三個電話,經常問一問家長裡短的事,比如,今年還準備種甜瓜嗎?如果種,我從網上訂一些甜瓜種子寄回家;隔壁李奶奶家的兒媳婦生了嗎等等之類的。

有一次,我給父母打電話時恰巧被這妞聽見,挂斷電話,她立刻說:「哎喲,你這人就是操心的命,你離父母那麼遠,都能掛念著隔壁鄰居家是否生了孩子。」我笑笑,卻不辯解。

並非我八卦,對這類事情感興趣,我只是讓父母感覺,我離他們並不遠,我也可以經常陪他們聊聊天,這樣他們才不至於感到孤獨和寂寞。

我一直在父母的「羽翼」下,直到今天,父母仍然把我當孩子。然而,我們應該意識到,我們的父母,也在一天天老去,老去的他們也需要我們的關心和呵護,需要我們的照顧。我們不能天天陪著他們,就要為他們多操點心。天冷時,給他們打個電話,叮囑他們注意添衣;高興時,及時和他們一起分享這份快樂;閑暇時,盡量帶他們出去走走,再過幾年,他們老了,可能就真的哪裡也去不了了……

我經常害怕,害怕有一天,我再也做不了「孩子」了。所以,父母現在還健在,就是我最大的福氣。今年我可以買了衣服給他們寄回去,明年,後年,我還能陪他們多少年呢?

我想一輩子都對父母盡孝,可是,蒼天不會給我們這個機會,父母總會有一天先我們而去。

所以,趁父母還健在的時候,我會盡最大努力為他們多操點心。

為人妻

我還沒有結婚,但即將為人妻的我,也不可能完全逍遙,過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虛幻生活。我最大的理想,無非就是守著一份愛,平淡地,過一輩子。

我很清楚,婚後,兩人在一起不會再有那麼多的激情和浪漫,取而代之的是瑣碎,是柴米油鹽。那時候,兩人之間更多的也許是親情,相濡以沫,手牽手一起走……

我依賴性很強,很多事習慣了依賴愛人。但是,愛人也會有累的時候,當他被繁忙的工作壓的喘不過氣來的時候;當他累了一天,晚上回到家的時候;當他精神狀態不好的時候……都需要為人妻的我,承擔起照顧家庭、照顧孩子的責任。留一個足夠大的空間給他,讓他靜一靜,歇一歇。

我不可能只是理所當然地享受愛人為我付出的一切,我必須得學會照顧他,吵架時也要學會讓著他,要儘自己最大努力為他創造一個溫暖的家庭氛圍。

一路走來,我們經歷過太多,經歷了太多極致的快樂和極致的痛苦。

剛開始,由於家庭背景和成長環境不同,我和他的思維方式、行為習慣也各不相同。這些,也造成了我和他之間的諸多矛盾。正如無數家庭一樣,磨合期的吵鬧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我和愛人都有分寸,也都有底線。他感覺他過分了,會在當天以他的方式給我道歉;我感覺我過火了,也會在當天給他道歉。我和他,從來不會冷戰好幾天,當天的事情,當天解決。哪怕,我們彼此都在氣頭上,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也得先道歉。道歉,最起碼會讓另一方心裏舒服些。

記得有一次,我和他吵得很厲害,我明白,是我無理取鬧,應該我道歉。但那時候我也很生氣,我始終站在我的角度想:就算我錯了,他也應該讓著我。那時候,我根本不想道歉。但這是我和他之間一個不成文的規則,誰錯了誰道歉。於是,我態度惡劣地給他發了一條簡訊:對不起,我給你道歉。但給你道歉並不是證明我錯了,我只是不想讓矛盾進一步激化……

後來想想,我真是很過分。愛人給我道歉的時候,什麼時候說過這麼惡劣的話?

現在,我們學會了包容,我們不斷地調整的自己,也在不斷地同化著對方。我們的觀點越來越一致,他為我買的小禮物,都很符合我的「口味」;我們可以對同一件事發出相同的感慨,我們之間少了爭執,多了默契。有時候,一個眼神,一個動作,我們都能理解對方的意圖。

婚姻需要用心經營,需要雙方共同努力。

但是我很清楚,相比愛人為我付出的,我為他付出的還很少,很少……

所以,我必須得學會為愛人操心,經常以自己的方式關心他,讓他感覺到溫暖。

關心對方,不可能不操心。妞,如果你不想操心,你可以找個機器人,這樣,你一定不用操心。

但我感覺,操心,也是一種幸福。

為人母

一恆不是我親生的,無論我和他之間有多麼親密,我永遠都是他的後媽。

也因此,很多「好心人」勸我說:「有關孩子的事情,決定性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只管些無關痛痒的就可以了,這樣,可以少很多麻煩。」

但是,我真的做不到。

我一直都把一恆當成是我自己的孩子,像無數媽媽心疼自己的孩子一樣,我也是發自內心的心疼一恆。上班倦了的時候,我會神遊,想想一恆,一想到那個如天使般可愛的小傢伙,我彷彿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最近,一恆去了他媽媽那裡。每次出去逛街,看到和一恆差不多大的孩子時,我都會想起一恆,一恆現在在幹什麼?他吃飯了嗎?他會不會不聽話?換地方睡覺,他能習慣嗎?

現在,一恆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內容。也許,在外人看來,一恆並不是多麼出色的孩子,但是在我眼裡,他永遠都是最棒的!我不會逼他去刻苦學習,考試非得考到前幾名,或者以後非得考上什麼大學,只要一恆快樂就好。無論任何時候,健全的人格比好的成績、好大學要重要的多。

恆爸不善於和一恆老師交流孩子的事,我把這事攬在了自己身上。我經常問問一恆在學校的情況,孩子是不是合群?和小朋友相處是不是愉快?一恆將要上小學了,我到處打聽哪所學校比較好,哪所學校可以給孩子足夠的自由,為他上小學做準備。

也許,在別人看來,這些事我根本不需要操心,畢竟,不是我的孩子。但是我怎麼可能不操心,那個小傢伙,那麼小,那麼可愛,給我帶來了那麼多的快樂,我怎麼可能不為他做點什麼?恆爸的心思再細膩,一定也有男人都有的弱點,對於一恆生活細節方面的事情,他一定考慮不到。這些,就需要我去做。

即便以後我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也一定會照顧一恆多一些。等我有了孩子,處理兩個孩子之間的事時,我也會特別注意,那時候,一恆也許會很敏感。稍微對他有些忽略,就有可能對他造成傷害。而,我不希望我會帶給一恆任何的傷害。我希望他能在我的呵護下健康、快樂地成長。

孩子的事,誰能不可能做到不操心。只要心中有責任,就會很操心。但我沒有感覺這樣的「操心」是不幸福,相反,這是幸福的根本。

學會操心,幸福才會延續……

我還有另一個角色,就是為人姐。兩個弟弟是爸媽這輩子送給我最好的禮物,我會盡最大努力呵護他們、照顧他們。我希望我能成為他們人生路上的榜樣,我願意聽他們傾訴一下他們的快樂和煩惱。如果他們遇到事情需要幫助,我希望他們在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我這個姐姐。

幸福的家庭中,就是要學會「操心」。如果成年人,都像那妞一樣,什麼都不操心,連自己的孩子都不親自帶,那不是無憂無慮的表現,那是不負責任。

學會為父母、為愛人、為孩子、為兄弟姐妹操心,才會幸福!每個人的肩上,都需要承擔這樣的責任。而承擔責任,不可能不操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