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姜維平:害怕盲人的當政者沒有光明

2010-12-10 10:03 作者:姜維平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翻閱中國的二十四史,歷朝歷代的有關監獄的記載,恐怕這種情況是絕無僅有的:不僅把盲人關進了監獄,長達四年多,而且在獲釋之後,他也沒有自由正常的生活。

據海外媒體報導,刑滿出獄已多日的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仍被禁止走出家門,他病情嚴重無法就醫,門前村口不斷增加監控和警力。

陳光誠通過自由亞洲電臺向外界緊急呼籲,請求包括國際紅十字會在內的組織救助,希望能盡快到非當地指定醫院就診。我不知道,山東省地方當局是怎麽考慮的,他們究竟害怕什麽?陳光誠究竟能做什麽?中南海的國家領導人為什麽不出面制止這種非法監禁,公然踐踏國家法律的犯罪行為?!

在我看來,中共官員對陳光誠的恐懼來自兩方面的原因,一是他帶領和指導村民的維權運動,卓有成效。一般情況下,村民們的文化素質比較低,法律知識不夠,在自身權利受到侵害時,不知道該怎樣引用法律條款,與官員展開抗爭行動,並有理有據地保護自已。

陳光誠雖然看不見江河湖海,但有一顆真誠善良的心靈,和無私奉獻的精神,以及豐富的法律知識,與中國憲法和人類普世價值為敵的官員們,最怕陳光誠引導人們走一條維權守法之路,故對其恨之入骨,枉法追訴,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假如中共體制內還有賢明正義之士,就應當大力表彰像陳律師這樣的英雄,假如中南海還有能洞察國情民意,擁有憂患意識的民主派,就應當推動中國設立憲法法院,否決地方政府顛倒黑白,自相矛盾的判決,還陳律師一個公道,但目前人們還在專制的黑夜裡徘徊,似乎沒有希望。

此外,官員們還懼怕陳光誠與海外的媒體聯繫,在國內媒體被集體割喉的不正常的情況下,他不得不向西方獨立媒體發出求助的聲音,這種無奈我有過切身體驗,作為一個中國人,如果不是萬不得已,誰會把家醜外揚?但試問:中共操控的報刊雜誌,廣播電視,哪一家能為我們的盲人律師講一句公道話?

中國沒有言論自由的冷酷現實逼迫陳律師,把真實的信息提供給西方自由媒體,而庸俗的愛國主義和扭曲的民族主義,又被官員作為進一步打壓異議人士的利器,試問:如果不做壞事,何怕陳光誠揭短?

我向來贊同政府計畫生育的政策,但又反對官員的簡單粗暴和野蠻執法,尤其是對即將生育的婦女強行墮胎,不僅表明基層官員沒有做耐心細緻的思想工作,以致有人懷孕七八個月也被打胎,無異於殺人犯罪,這種在農村普遍存在的惡劣現象,如果內地媒體裝聾作啞,陳光誠勇敢地向世界披露,何罪之有?

大家既然在一個地球村生活,別人家能夠尊重和保護人權,尤重婦女權益,為何中國山東臨沂政府可以肆意枉為?憑什麽加罪於陳律師及其家人?

早在去年,筆者即以《盲人坐牢,令人髮指》為題發表文章,表達了心中的憤懣,但中共當局對這種善意的批評竟根本不理,殊不知每一個踐踏國家法律的官員,包括中南海的政治局委員,都在為自身造孽,因為官員前途命運的不確定性,如同深藏在草叢裡的老虎,不知何時會以同樣野蠻的手段,被反制其身。

過去我曾接觸過許多風光過,但又落馬的中共高官,他們倒霉後,才知道民主法制,新聞自由多麽重要,但時已晚矣!

像陳光誠這樣的人,他的偉大之處在於,他的維權和講真話的義舉,對中國所有民眾,包括有權和有錢的人都百利而無一害,他作為一個慧眼看清未來中國前程,並為之奮鬥的盲人,使很多人汗顏!

當今社會,四肢發達,神志健全的許多人,對其視而不見,還在共產黨所謂「一心一意謀發展」的美麗光環迷惑下,追逐金錢,瘋狂享樂,不遺餘力,而對陳光誠的遭遇默然待之。他們恰恰把最寳貴的東西踩在了腳下,而政府在把陳律師軟禁的同時,也冰凍了中國的民主進程,而這個進程比什麽都重要!每一個參與迫害他的人,都是在窒息自己的未來!

這真是中華民族的莫大悲哀!

據報導,陳光誠說:「現在赤裸裸不給我自由,希望大家前來圍觀見證,人越多越好。這是公民教育,有助於公民社會形成」。

但問題是,合法性喪盡的中共政權在陳律師的住宅外面修筑了人體長城,從根本上剝奪了其它人圍觀和表達不滿的權利,何來更多的現場見證?

我不知道,用什麽最有效的方式,能使這個專制的長城盡早地坍塌。官方是不是在逼迫人們放棄和平民主轉型的追求與夢想?

我想,它在人們的憤恨中流血坍塌,未必是最好的選擇,假如中共官員換一種思維方式,以積極善意的方式接受陳光誠的批評,帶他看病,適當安排他的工作,幫助他為村民打官司,法院為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村民做主,共產黨的統治就垮臺了嗎?

現在,政府花在所謂「維穩」上的人力,物力,財力不是更多嗎?而且,還由於其與國際社會倡導的人類共享的文明準則和成果背道而馳,嚴重地損害了國家聲譽,我不知道,到底哪頭大,哪頭小?為何要做這樣傷天害理,損人也不利己的事呢?到底是弱智還是本質使然?

自由亞洲電臺的報導說,陳光誠出獄前兩天突然失音,咳嗽日益加劇,無法入睡。在獄中因食物中毒開始的腹瀉已持續兩年多,近來加重。服刑期間被毆打留下的傷痕也在作痛。他家門前被層層包圍,監控人員由村痞逐漸換成鄉鎮政府人員。

陳光誠的妻子袁偉靜說:「今天不許我出門買食物,只好請監控者幫忙買,他們不管。因為要做飯,一再要求後他們才幫助買了一些。不知道明天會怎麽樣。」

他家人的手機座機被切斷,親人受警方威脅不許與外界聯繫,近日又威脅陳光誠七十六歲的母親,要她必須勸陳光誠停止維權活動,向當局妥協。

陳光誠表示:「心中很難過,擔心母親承受不了,但一定要讓外界知道事實。」

這些細節的真實性不必懷疑,有些故事我感同身受,請讀者從古人留下的二十四史裡翻一翻,查一查,哪個朝代的酷吏對一個盲人如此蠻橫?!哪個朝代的皇帝對這種駭人聽聞的罪行置若罔聞?中共政權到底患了什麽虛弱的不治之症啊?這是一個怎樣脆弱和膽怯的政權,他連盲人都怕成這個樣子!

盲人陳光誠在用黑夜強加給他的眼睛,無私地較正中國的航程,而執政黨卻在以監禁和軟禁恐嚇它人,使人民落入無邊的黑夜之中,試問:這樣一個拒絕政治改革的政黨怎麽能有未來的光明前途?!

2010年9月12日初稿,12月9日修改於多倫多。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