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姜維平:薄熙來與「奧迪哥」 (圖)

2010-12-07 00:40 作者:姜維平 桌面版 简体 18
    小字

2010/12/01/20101201234331245.jpg

當薄熙來以假大空的宣傳手法招商引資之時,長安汽車的母公司中國兵裝集團,決定歷時三年投資25億元,籌建所謂「重慶海外高層次人才創業基地」,擬引進70名海外專家,這可謂大手筆,可想而知,70個人分享25億的創業場所,每人的薪水該是多麽豐厚!

毫無疑問,不論官商如何相互勾結,搖唇鼓舌,都是為了一個目的:賺更多的錢!他們無視老百姓的疾苦,剝削喪失人權的民眾的剩餘價值,爭取其利益的最大化,是他們共同的突出特點。只要我們撫去官方媒體華麗的文飾表象,就能看清真實的重慶生活場景。

最近,與專為新興資本家服務的薄熙來不同,重慶出現了一個熱心向弱勢群體「撒錢」的怪人。

據《重慶晚報》今天報導,此人駕著奧迪車,身上背著「錢袋子」,去給那些被薄熙來及其政府丟下不管的素不相識者發錢,綦江安穩鎮九盤村的村民說,他們這個地方忽然來了一位神秘人物——當地9戶村民,從這位「奧迪哥」手裡領到了共計4.71萬元現金。一時,村民們還不知道他是誰,究竟是為了啥?

我認為,任何偶然事件的出現都有其必然性,重慶之所以此時出現這樣一個「奧迪哥」,它說明瞭兩個問題,一是慣於官商勾結的薄熙來無視普通老百姓的困苦,已達到了非常嚴重的程度,他操控的媒體弄虛作假,粉飾太平,但重慶農民已赤貧到了孩子沒錢上學的地步;二是社會的兩極分化已使那些有良知的富人產生了危機感和使命感,他不得不代替政府的角色做善事。

《重慶晚報》描述說,昨日,九盤村村民集體求助本報,希望能幫助他們找到這位「奧迪哥」。村民們快殺年豬了,他們希望「奧迪哥」能去喝「刨豬湯」。

他們說:「他不來,九盤村家家戶戶的豬兒就不殺了。」

據我以前瞭解的情況,重慶人重感情,講義氣,特別是九盤村地處渝黔交界的群山中,海拔近700米,方圓10餘平方公里,這種環境尚未被城市盛行的拜金主義所污染,人們的性情純樸而忠厚,故知恩圖報,盡在情理之中。

《重慶晚報》派出的記者說,9月27日,綦江縣安穩鎮九盤村,一個幸福而古怪的日子。當晚8點半,5社社長張紹全正在自家院壩和村計畫生育的專職幹部文濤說事,一輛奧迪轎車沿著山路駛來,在他們兩人面前停下。車裡下來一男兩女,男的近50歲,1.6米出頭的個子,微胖,方臉,穿灰色西裝。兩位女性一位40歲左右,一位60歲左右,衣著打扮樸素。年輕女性拎著一隻黑色皮包。

我想,記者形容日子「幸福」是因為吉利,又說它「古怪」,是因為這種好事以前絕無僅有。

張紹全回憶,男子逕直走來,打聽附近哪些人家最窮,並叫他去叫來聊聊。張紹全等人很驚訝,不知如何是好,但還是去叫了社裡最窮的楊作文和張紹方兩戶。

最後,只有張紹方來了。男子和張紹方開始攀談,細問他家有幾口人,年收入多少,孩子多大,目前在校讀書沒有,等等。問完情況,三人還走路十多分鐘,去張紹方家裡看了一趟。回到院壩,男子叫隨行年輕女子,從皮包裡拿出一捆錢給張紹方,說:「我給你一萬元,把賬還了,讓孩子復課讀書。

張紹全說,由於楊作文沒來,男子詳細問了楊家情況,又去他家看過後,拿出2000元,請他轉交。男子瞭解到張紹全的母親已經80多歲時,又掏出1000元,送給老人家。整個交談和發錢過程,持續了大約1個半小時,三人上車快速離去。

由此,我想到兩個問題:一是,為什麽以前重慶的媒體大肆吹噓農家子弟人人上得起學,而這回卻暴露了十分驚人的問題,張紹方的小孩已失學了很久,他既有80歲的病母,又欠債不少,當地民政部門的幹部哪去了?國家扶貧救濟款哪裡去了?二是,「奧迪哥」有意拋開當地政府,繞過中間層次,不辭辛苦,跋山涉水,直接去找山村的貧困戶,是否說明瞭官員的自私貪婪不作為,「奧迪哥」已耳熟能詳,他根本信不過那些陽奉陰違的貪官污吏?

《重慶晚報》報導說,九盤村支部書記陳在春表示,他隨後瞭解到,該男子三人從趕水鎮方向開車過來,當天下午4點半到達九盤村,先在6社兩個點,以同樣的方式給幾戶村民發過錢。

據不完全統計,九盤村至少有9戶村民從該男子手中領取了共計4.71萬元,最多的三戶各領取一萬元,最少的是路邊一個割草的孩子,領了300元。有陌生人跑來觀看,所以,「發錢」的事越傳越廣,村裡有一位大學生村官,稱呼這位發錢的男子「奧迪哥」。久而久之,村民也跟著這樣稱呼。

在我看來,「奧迪哥」現象令人感動的同時,也折射出了重慶官場的黑暗。

薄熙來把建設「北方香港」的舊思維帶到了重慶,搞什麽最大的西部航運中心,世界最高的摩天塔,等等,除了吹牛,就是撒謊。而重慶地域廣大,以貧困的農民為主體,他出身於官宦之家,自身及家人又貪得無厭,儘管他唱紅反貪打黑,表面文章做得好,但骨子裡漠視老百姓的困苦。所以,他上任以來,地皮賣得越來越貴,城市裡的大樓越蓋越高,但遠離城市的農民的生活卻越來越苦。他鼓吹的「土地換戶口」政策是著眼於有「賣點」的地皮,他絕對不會把上述的農民辦進城。

當然,「奧迪哥」再有錢也勢單力薄,杯水車薪,他不能改變重慶這種奸臣當道,貪官橫行的現實,故他贊助貧困之家,有一個特點就是:寄希望於下一代。

據報導,張紹全說,那天「奧迪哥」的錢,絕不是見誰都發,而是有條件的,簡單地說,就是家庭越困難、領得就越多,而且,要求有孩子的家庭,領取的一部分錢必須用於孩子讀書。

看來,他對中共的專制制度的本質看得很清,知道他們靠既得利益集團共同抵制,短期內還可以苟延殘喘,而農民忍辱負重,特有韌性,只能把讀書覺醒的希望寄託在孩子們身上。

這正是一代又一代中國人可憐的夢想。

該報導說,張紹全回憶,當時打聽完社裡哪幾戶最窮,「奧迪哥」直接打聽張紹方和楊作文家裡的情況。交談中,他顯然對張、楊家的情況都事先做過瞭解,非常有數。發完錢後,「奧迪哥」又詢問了鄰近社裡一些人戶家裡的情況。張紹方住著土牆房子,患腎腹水多年,已經做過三次手術。妻子智障。女兒20歲,只讀過小學三年級,在一家餐館幫忙,月收入300元。兒子13歲,輟學在家。楊作文家情況稍好,但他瘋瘋癲癲,住的房子四面漏風。

至此,我們已經撕開了薄熙來操控的媒體多年來掩蓋的真相:張紹方和楊作文家都住得是土牆房子,四面漏風。。。。。。也就是說,當年詩人杜誧筆下的夢想至今也沒有實現,而且,共產黨的官員們還不認賬,瞪著眼睛說謊話!

曾幾何時,重慶官員信誓旦旦地宣稱:老百姓「六年半買房」,現在,又鼓吹什麽「為窮人造房」,讓大多數人住上政府提供的廉租房。

試問,農民連擋風遮雨的瓦房都沒有,何來樓房?官員的良心叫狗吃了!張紹方13歲的兒子沒錢上學,政府哪去了?你薄熙來兩個兒子都在歐美讀書,其調離工作後,留在大連的房產就達數千萬元,為什麽不學「奧迪哥」,幫助這些可憐的農家子弟?你那恬不知恥的臉兒往哪放?!

重慶媒體說,同樣,「奧迪哥」在九盤村6社發錢,領取一萬元的李世啟、張紹洪兩家,均有孩子輟學在家,住的土牆房子都是「晴天不遮陽」,「雨天不蔽雨」。

該報還細節描寫了張紹方的土牆房子的家:煮飯的煙火熏得人透不過氣來,蛛網挂了記者一頭,人畜混雜的三間房,只裝了一隻10瓦的電燈泡,家裡唯一值錢的是一臺黑白電視機,「兩年前別人送的,怕耗電,從沒開過」。 。。。。。

夠了!這些事實都有力地說明「溫飽裹腹」和「居者有其屋」的問題,是重慶的普遍矛盾。擺在薄熙來面前,迫在眉睫的不是什麽「作家年會」,美術家聚會,世界華文媒體大會,海外華商大會,「海外高層次人才創業基地」,等等,而是農民的肚子能否填飽,住得房子能否遮風擋雨,孩子能否上學的嚴重問題!70個專家再偉大,還能比這些失學的孩子更重要嗎?

《重慶晚報》的記者報導說,九盤村5社黨小組長李方雲介紹,當天「奧迪哥」在李世啟家擺談時,瞭解到李的小兒子很渴望讀書,當即開車返回15公里外的趕水鎮,買來一大堆文具和學習資料送到李家。

當瞭解到張紹方兒子輟學在家時,「奧迪哥」還承諾,去讀書,學費他包了。

張紹方說,「奧迪哥」對他說:「你困難,我力所能及幫助你,不用客氣。」

我想,這話講得真是感人至深,但是,這應當是政府官員義不容辭的責任啊!「奧迪哥」的角色錯了位。政府扶貧辦的缺位使「奧迪哥」變成了重複納稅者。

這顯然不公平。他辦企業賺錢想必已經繳了稅,現在又去幫助窮人,豈不是企業和政府的職責一肩挑?那麽,他繳得教育附加稅跑到哪裡去了呢?

更為荒唐的是,由於重慶這樣的好人實在太少,農民們還鬧出了大笑話。

據報導,「奧迪哥」送錢的第二天,就有村幹部去鎮派出所和政府報案。有的擔心是假鈔,有的擔心是不義之財。政府人員調查後,告訴大家放心,說估計是愛心老闆的捐贈。但「奧迪哥」到底是誰,村民至今不知。

昨晚,記者趕到九盤村村支書陳在春家,已是夜裡8時許。領到錢的、沒領到錢的村民代表來了十餘戶,訴說感激之情。

「曉得我今年哪來這麼好的運氣?」張紹方說,當「奧迪哥」說要給他一萬元時,他根本沒反應過來,迷迷糊糊的。回到了家,他抖抖索索地數了很多遍,確實是一萬元錢,還對著電燈光反覆照,確實是真錢。那幾天,他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張紹方用這錢還了4500多元的債,花800元買了對仔豬兒,買了600元的大米,「還剩三千多,那是給娃兒留著的,開年了就送他去讀書」。他的小兒子13歲,讀到小學三年級時,因實在付不起伙食費,已輟學三年。

這些生動的描述,都說明社會風氣已經變得人心不古,黑白顛倒,互不信任,「奧迪哥」獻了愛心,還被人懷疑,官員竟去報了案,這是多年來,以薄熙來為首的官員口口聲聲高喊「三個代表」,明廉暗貪的結果,群眾早就對其失去了信任。

但農民畢竟是善良重義的人,「兩個多月時間過去了,九盤村村民們的心裏負擔越來越重。進入12月,綦江農村家家戶戶都準備殺年豬,但今年誰都不願先殺,因為村支書說了,正在打聽「奧迪哥」,如果聯繫上他,就請他到村裡來吃「刨豬湯」。

於是,村民們互相之間在暗自較勁,都希望能把「奧迪哥」請到自家來。現在,他們通過記者真的找到了「奧迪哥」。原來,他是九龍坡區某電器有限公司老闆劉先生。

當然,知恩圖報比忘恩負義好,但在筆者看來,農民搞清楚造成絕對貧困化的制度性原因,尤為重要,捐款者把錢直接送給窮人是具有中國特色的事,亦立竿見影,但從根本上抑制兩級分化,使社會和諧發展還得變革中國的專制制度,建立一個有效監督政府的機制,才能合理使用稅收,通過二次分配幫助所有的窮人,尤其是孩子們,這是當務之急。

不用說劉老闆,就是更有錢的陳光標,也不能包打天下!今年初,號稱「中國首善」的安徽籍企業家陳光標,將4316萬元的現金和支票裝入8萬個紅包,在春節前送到新疆、西藏、雲南、貴州等地區的特困戶手中。他比劉老闆更慷慨,但我在讚美他們的時候,還是提醒人們,別忘了最重要的使命:剷除薄熙來式的狡猾的貪官污吏,建立一個憲政民主的新中國!

2010年12月5日於多倫多大學。


(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