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5歲女孩拒坐臺遭男友等人殘虐6天 (圖)

2010-11-22 23:22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1

看著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15歲的薇薇,記者不禁想問,這一切真的都是孩子的錯嗎?

「我想回老家,再也不貪玩了。等傷好了,我回去照顧姥姥,做飯餵豬……」一直不聽話的薇薇(化名)向媽媽保證著。11月21日,被人虐打了6天的薇薇終於恢復了些精神,面對這次慘痛的經歷,她知錯了,卻也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媽媽:「晚一點,孩子就沒命了」

第一次見到薇薇是在11月19日17點左右,剛剛打完針的她睡著了。薇薇的臉仍然腫著,右眼青紫,嘴角還有被煙頭燙過的傷痕,整個人蜷縮在病床上。

薇薇媽媽和記者說話不到10分鐘,薇薇突然驚醒,張開腫脹的手指緊緊抓住媽媽的手說:「媽呀?媽……」 「別害怕,媽媽在。」安撫中,薇薇好像又睡著了,不到5分鐘,再次驚醒。

「虧得他爸爸去的早,再晚一天,孩子就沒命了。兩男三女逼她去坐臺,不讓她睡覺,輪流打她折磨她, 孩子被打得渾身沒有一處好的……」薇薇媽媽強忍著眼淚。

薇薇媽媽告訴記者,自己一家來自於河南農村,她和丈夫都在外面打工養家。作為家裡最小的女兒薇薇來到新疆後,就開始討厭上學,尤其是從去年開始,她結交了一些社會上的朋友,三天兩頭逃課。而作為父母的他們忙於討生活,根本沒有精力管薇薇,無奈中,丈夫決定將女兒送回老家。可孩子畢竟小,三天兩頭打來電話要來新疆找爸爸媽媽,心疼孩子的夫妻二人,在今年正月十五前夕,又把薇薇接回了新疆。

起初,薇薇在家裡老實了幾天,時間不長,又開始在外面留宿,有時出去兩三天不回家,為此霍先生很煩惱。這一次,薇薇又毫無預兆地離家出走了。霍先生真生氣了,他斥責妻子,不准去找。可是,作為母親,她隱約感覺到女兒出事了。尤其是5天過去了,還不見女兒回家,薇薇媽媽開始悄悄地找女兒。「我悄悄地求經常和薇薇在一起玩的朋友,問他們薇薇到哪裡去了,終於有個經常跟她一起玩的女孩說出了薇薇正在挨打的事情,還囑咐我們對方不好惹。」薇薇媽媽說。

霍先生得知情況後,立刻帶著大女兒去尋人,還給薇薇所謂的男朋友打電話,可是,誰也不說薇薇的下落。正當家人束手無策的時候,11月18日10點40分,薇薇整個人癱倒在家門口的地上。

薇薇媽媽說,當時薇薇遍體鱗傷,豆綠色的外套上都是土,藍色毛衣上血跡斑斑,右眼爆出,左臉淤青,已經看不出人形,嘴裡支支吾吾地說著:「嗯,疼…… 渴……」女兒的雙乳被剪得稀爛,腳趾、手指間都是煙頭燙過的痕跡,背後、四肢滿是針眼大小的黑點,渾身腫得發亮,整個人摸起來燙手。等薇薇媽媽的目光移到女兒異樣的下身時,整個頭皮都發麻了,從腹部到女孩最隱蔽的地方高高隆起皮球大小。薇薇哭著說:「我被脫光關在賓館裡,他們用啤酒瓶塞進去,很疼,他們一直打我……」

失蹤六天,薇薇到底遭遇了什麼?這個疑問如同巨石砸向父親霍先生的心口。

薇薇:「我不去坐臺,他們就打我」

隨後,薇薇的家人報了警,並將女兒送往軍區總醫院急診科接受檢查。19日11時,薇薇轉至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急救中心接受進一步的檢查和治療。

主管醫生石勁松說,患者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好地方,背後、腹部都是針刺傷和棍棒傷,渾身是佈滿了煙頭燙傷,雙側乳頭青紫結痂,經過婦科會診,患者會陰處1公分撕裂傷。

經過治療的薇薇終於有了意識,在和記者的聊天中,她說出了事情的經過。

薇薇說,離家出走後,她和幾個認識的朋友在一起玩,剛開始,他們帶著薇薇吃飯、唱歌,逛公園。可是11月12日那天,從紅山公園出來,這些所謂的朋友帶著薇薇來到一家賓館裡,突然告訴薇薇,明天去坐臺,薇薇拒絕了。

這些「朋友」立刻翻臉,在賓館裡扒光薇薇的衣服照相,並說,如果薇薇不聽話,就收拾她的家裡人。

「他們把我關在賓館的房間裡,打開電視,堵住我的嘴,除了拳打腳踢外,還用針扎、用棍子打,後來他們又用啤酒瓶捅我下身,流了好多血,我實在受不了,想跳樓可被他們抓住,他們對我越打越狠。有一天,我聽見他們說,我姐姐來要人了,他們就給了我6元錢,讓我自己打車回家。」

說到這裡,薇薇渾身抖了一下。此時,記者發現在她稚嫩的臉上有一道很深的傷痕,薇薇說,這是一個穿著高跟鞋的女人用腳踢的。薇薇還說,打她的是兩男三女,年紀都在20歲左右,河南口音,其中一個是認識1個多月的男朋友,以前他們經常在一起玩。

說到這裡,薇薇對媽媽說,她要上廁所。記者趕忙上前攙扶,隔著睡衣,記者觸摸到了她仍然滾燙的肌膚,10步遠的廁所,薇薇卻走了2分多鐘。

父親:「我實在拿這女兒沒有辦法」

眼瞅著女兒又睡了,薇薇的爸爸霍先生趕緊帶著檢驗報告趕往派出所繼續協助警方調查,而薇薇的其他家人也出門去湊醫藥費。霍先生說,他們一家人在烏魯木齊打工已經9年了,一天到晚忙下來,只能讓一家人吃飽,就連薇薇的4000元醫療費都是同鄉湊來的。

臨走時,霍先生望著躺在病床上的女兒說:「這個孩子長得好看,以前挺老實的孩子,來到大城市後就變了,我沒有文化,不會管教孩子,開始說她,她不聽,後來沒有辦法,就打她,可是,打她也沒用,她還是和社會上的壞人在一起。」

為了讓女兒不和社會上不三不四的人來往,霍先生砸了女兒的手機,不給她一分錢。就為了這,薇薇視父親如仇人一般,話都不說。只要家裡大人不在家,她就乘機溜出去,一走就幾天不回家。時間一長,霍先生聽到了鄰居的風言風語,「薇薇跟著別人出入網吧、舞廳。」「薇薇和一個男人談對象呢。」這些傳言讓霍先生更加怒火中燒,面對父親的質問和拳頭,薇薇一言不發。為了斷了薇薇亂跑的念想,霍先生在出事前又狠狠地教訓了女兒,薇薇在吃完中午飯後便離家出走了。

採訪結束時,霍先生對記者說,他已經在當天凌晨報警了,現在公安部門已經介入調查,「我們希望警察能盡快抓住這些壞人,不能再讓其他的孩子遭同樣的罪了。」

專家:關注農民工子女的成長環境

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心理醫學科主任伊其忠表示,對於「異鄉」,很多人因對城市生活的不適應或多或少產生了自卑情緒,而孩子更容易出現極端的表現:打架、酗酒、上網、奇裝異服、出入娛樂場所,用心理不成熟表現出對環境的消極對抗,或者期望試圖「迎合」城市縮短距離。

伊其忠說,孩子從農村到城市,行為方式到內心都要經歷一個適應的過程,在日常行為和習慣等確實需要改變。比如洗臉、洗腳盆混用,普通話不標準等現象較普遍。往往一個不友善的眼神、一句無意的斥責,都可能讓孩子受到傷害,容易形成性格障礙。往往很多人為了保護自己,同鄉生活在一起,成為獨立生活圈,漸漸封閉與外界的衝擊。

伊其忠主任認為,農民工的孩子也是未來的城市公民,忽略他們的心理健康,不但影響他們的成長、前途,甚至也可能給社會帶來不安定的因素,而家長更是應該增強自己的責任心,身體力行地帶著孩子從提高文化水平、擴大自己的交往圈、熟悉法律,遇上「不公正」事,要用法律武器來維護權益等多方面盡快融入城市化生活中。

心理學家認為,薇薇的遭遇應引起社會各界對城市務工的農民工及子女的心理健康的關注和重視。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