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天皇御弟:徐福是我們日本人的國父 (圖)

2010-11-20 20:08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徐福公園

徐福公園

昭和天皇的御弟三笠宮動情地說:「徐福是我們日本人的國父。」日本前首相羽田孜先生多次表示,羽田家族來自中國,祖先是徐福。

早在秦始皇統一中國之後,他命令方士徐福出海尋找仙方,從此徐福入海一去不回,留下世人種種猜測和傳說,時至今日,當人們來到徐福故里,看一派海天開闊的景象,回想千百年前的過往,能夠感受到歷史娓娓道來的厚重。

公元前210年,徐福奉秦始皇之命,率「童男童女三千人」和「百工」,攜帶「五穀子種」,乘船泛海東渡,成為迄今有史記載的東渡第一人。徐福東渡把秦代文明傳入日本,促進了日本社會的飛躍。徐福在日本被尊為農耕神、蠶桑神和醫藥神。日本紀念徐福的祭祀活動歷千年而不衰。但是,自從司馬遷在《史記》中第一 次記載徐福東渡活動以來,也把與徐福有關的疑謎留給了後人。

第一,徐福東渡是否確有其事。據《史記·秦始皇本紀》: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齊人徐福等上書,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萊、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請得齋戒,與童男女求之,於是遣徐福發童男女數千人,入海求仙人。」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秦始皇第三次東巡琅琊,徐福再次來見秦始皇。因為九年前第一次入海求仙藥,花費了巨額錢財未獲仙藥,恐譴,乃詐稱:「蓬萊藥可得,然常為大鮫魚所苦,故不得至,願請善射與俱,見則以連弩射之。」秦始皇因為「夢與海神戰,如人狀」,占夢的博士又說了對徐福有利的話, 秦始皇便相信了徐福的謊言,第二次派徐福出海,並配備了強弩射手,親自督戰。「自琅琊北至榮成山,弗見。至之罘,見巨魚,射殺一魚。遂並海西。」

《史記·淮南衡山列傳》亦有載:徐福入海求仙藥,還為偽辭曰:「臣見海中大神,言曰:’汝西皇之使耶?’臣答曰:’然。’’汝何求?’曰:’願請延年益壽藥。’神曰:’汝秦王之禮薄,得觀而不得取。’即從臣東南至蓬萊山,見芝成宮闕,有使者銅色而龍形,光上照天。於是臣再拜問曰:’宜何資以獻?’海神 曰:’以令名男子若振女與百工之事,即得之矣。’秦皇帝大說,遣振男女三千人,資之五穀種種百工而行。徐福得平原廣澤,止王不來。」

此外,《漢書》中也有相應記載:「徐福得平原大澤,止王不來。」(《漢書·伍被傳》)

《史記》和《漢書》是中國歷史最有權威性的兩部史書,尤其《史記》,其年代與徐福東渡時相隔僅百年左右,其可信度還是相當高的。

所以說,徐福東渡是存在的。

第二,徐福故里在哪裡?也就是說徐福是哪裡的人?在《史記》裡,司馬遷把徐福記為「齊人」。齊人籠統地說就是山東人吧。

第三,秦始皇為何支持徐福東渡。《史記》上說,秦始皇不惜以巨資支持徐福東渡,是為了尋神山仙藥,求長生不死藥。但是,史學界有人認為,上述看法可理解,但是派遣徐福東渡的真正目的是「以示強威,服海內」。日本學者奧野利雄先生提出了一種復仇說。奧野先生認為徐福東渡是為了報亡國之仇,消滅族之恨而策劃的一次叛離始皇惡政統治的行動。並為實現目標,徐福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說服始皇一再撥發經費、賞賜寳物、申請船隻、組織人員、集結各種有用人士、準備糧食種子,為逃離後的安居樂業做好一切準備。還有的認為,支持徐福東渡的目的是尋找先人的足跡。秦始皇認為自己是贏族的後代,所以派人去瀛洲尋根。有人認為 是去進行海外開發:執這種觀點的學者認為,以秦始皇的雄才大略,斷不會輕信長生仙藥之說,他派徐福出海,應有海外開發之意。秦始皇統一天下以後,在十二年的時間內,他不畏長途跋涉,四次至東方沿海巡視,每次都到山東境內,並在此期間派徐福入海東渡。在秦始皇在山東巡視地區發現的他的石刻中說:「普天之下, 摶心揖志。器械一量,同書文字。日月所照,舟輿所載。皆終其命,莫不得意。」又說:「西涉流沙,南盡北戶。東有東海,北過大夏,人跡所至,無不臣者。」秦始皇所向望的是:凡是日月所照的地方。都是他的疆土;凡是人的足跡所到達的,都是他的臣民。

秦始皇這樣多次到沿海一帶巡視,說明他對東方大海的極大關心。有的學者說:「秦始皇東巡的根本目的在於實現東至扶木(今日本)的理想,而徐福探海東渡正是實現秦始皇理想宏願的具體行動。」

第四,徐福東渡到達何方。多數學者認為,徐福到達的三神山不是什麼海市蜃樓,而是指日本列島。還有的認為,可能去的是呂宋島。還有的認為是現在美國所管轄的有關島嶼等等。多數學者傾向於日本。

其五是誰是徐福的後裔。現在一些日本人說自己是徐福的後裔。他們的理由是,在日語中,秦與羽田的發音相同。前日本首相羽田就稱自己是徐福的後裔。日本昭和天皇的御弟三笠宮動情地說:「徐福是我們日本人的國父。」日本前首相羽田孜先生曾於2002年專程到連雲港市贛榆縣徐福村祭奠,他多次表示,羽田家族來自中國,祖先是徐福。在日本,徐福是作為日本先民的引導者和日本文化的開拓者的形象出現的,因此日本各地對於徐福的崇敬程度更要超過中國,由這種崇敬心理而引發的祭祀活動,也更是層出不窮,熱鬧紅火。

還有的人認定徐福即日本的神武天皇。歷史上率先提出日本開國神武天皇為中國人的是中國清代同治年間(公元1862—1875年)駐日公使館一等書記官黃遵憲。他在所著《日本國誌》一書中指出:「至徐福之事……今紀伊國有徐福祠,熊野山有徐福墓,其明證也。日本傳國重器三,曰劍、曰鏡、曰璽,皆秦制也。君曰尊,臣曰命,曰大夫、曰將軍,又周秦語也。自稱神國,立教首重敬神;國之大事, 莫先於祭;有罪則誦禊詞以自洗濯,又方士之術也。崇神立國,始有規模,計徐福東渡已及百年矣,當時主政者,非其子孫殆其黨徒歟?至日本稱神武開國基,蓋當週末,然考神武至崇神,中更九代,無事足記,或者神武亦追王之辭乎?」

至近代,香港學者衛挺生教授提出徐福即神武天皇的觀點,1950年在香港出版《徐福入日本建國考》一書。他根據中日史籍、古物、古錢及徐福在日本的行蹤等,從地理、時代、舟師等方面的十大巧合,證明「秦代使者徐福就是日本開國第一代天皇神武」。第三位撰寫專著論述「徐福即神武」的為臺灣學者彭雙松。他在研究蘭花中發現徐福在日本的遺蹟,先後八次自費赴日本考察徐福千童百工散落在日本各地的遺蹟和傳說,並拍下許多珍貴的文物遺蹟和民間祭祀活動照片,於1973年出版《徐福即神武天皇》一書,1984年出版 《徐福研究》一書,從田野調查角度豐富和補充了衛挺生教授「徐福即神武天皇」的觀點。

衛氏《徐福入日本建國考》和彭氏《徐福即神武天皇》兩部書發表後,在日本學界和政界曾引起強烈反響,既有支持者也有反對者。反對者多為右翼分子和軍國主義者,支持者多為具有正義感和科學精神的學者,並由此形成了國際性研究和紀念「徐福千童百工集團東渡事件」的熱潮。日本各地先後湧現出90多個紀念徐福的組織,直接或間接地促進了日本各界對日本開國史的重新審視,發出重新編撰開國史的呼聲。在裕仁天皇之弟三笠宮殿下的支持下,1977年衛挺生《徐福入日本建國考》一書在日本翻譯出版,至今尚無人提出系統有據的反駁意見來。

也就是說,現在多數日本人傾向於認為日本開國天皇是中國人徐福。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