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中共堅決拒絕普世價值的政治改革

2010-11-03 11:52 作者:伍凡 桌面版 简体 16
    小字

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中共堅決拒絕普世價值的政治改革」。

為什麼我要講這樣一個題目呢?因為《人民日報》在10月27日發表了一篇署名文章,它的作者是鄭青原,《人民日報》的署名文章題目是「沿著正確政治方向,積極穩妥推進政治體制改革-三論牢牢抓住歷史機遇,全面建設小康社會」。

你看溫家寶2個月之內,前後一連8次在國內外呼籲進行體制改革,可是共產黨完全把溫家寶的一些文章、言論拒絕在《人民日報》刊登,尤其是《CNN》在美國採訪了溫家寶關於政治體制改革的呼籲,《人民日報》完全不登。可是《人民日報》刊登了這篇文章,並且在五中全會之後登出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裡面完完全全拒絕了普世價值、多黨政治和三權分立的要求。那麼《人民日報》也提出來要政治體制改革,這是代表了中共中央的最高決策,就是拒絕了溫家寶的政治改革,而提出它們自己的政治體制改革的方案。

我們首先來問一問:什麼是政治改革?一般的中國民眾認為,政治改革和共產黨現在所提出來的政治體制改革是完全不同的。我們要分清楚,中國民眾,中國民主運動,反共的革命派、激進派或者是不合作派,他們所提出來的政治改革的目標、口號、方針、策略,是和共產黨在《人民日報》鄭青原所提出的政治體制改革是完全不同的,究竟不同在哪裡呢?我們來看看。

中國民眾要求的政治改革要達到如下的目標,民眾要求享有自由、民主、法治、人權,和保護生命及個人私有財產的權利;自由呢,包括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出版自由、新聞自由、網路自由、結社自由、組黨自由、罷工自由和前途自由;民主制度要享有選舉、監督和罷免政府的權利,要求實行多黨政治和三權分立制度;法治制度是要求司法獨立。

這些政治改革的要求和目標從實質上來講,是完全符合當今人類社會的普世價值,這些要求實際上在全世界,在民主國家已經普遍公認。尤其在1970年代以後,全世界興起了第三波民主浪潮之後,從殖民地也好、半殖民地也好,獨立的國家,以及開發中國家逐步走上了民主化道路,這其中包括東亞的南韓、臺灣、菲律賓、印尼、泰國、馬來西亞,這些都已經走上了民主化的道路,老百姓享有各種各樣的自由權利。

而同時這個要求在70年以前,也就是在上一個世紀,40年代,在抗日戰爭的後期,中國共產黨以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這批人提出的要求,以及當時中共所掌握的媒體:《新華日報》、《解放日報》,它們寫了相當多的文章、社論,以及毛澤東這批人他們的講話,都提出來要結束一黨專政,這「一黨」是誰呢?就是指國民黨。要還政於民、要給老百姓民主、自由、共和、憲政。

這個要求在1949年共產黨掌握政權之後完全不承認了,不認帳了,完完全全把它掩蓋起來。所以差不多在10年前,有人把共產黨在上個世紀40年代所寫的文章,毛澤東所講的話,關於追求民主、自由,要求政治改革,這些歷史文件和歷史的講話彙集成書,共產黨全部把它封殺了。共產黨現在不敢面對它在70年前所講的話,所登的文章。

現在中國大陸的老百姓在不斷的呼籲要求要走這條路,要走世界人類社會所共同走過的路,正在走的路。大陸老百姓現在在問:為什麼臺灣能夠享受自由、民主、人權、法治,而中國大陸老百姓不能享受呢?南韓在二次戰爭結束之後,他們是軍政府,到了70年代,到上世紀80年代還是軍政府獨裁,最終走上了民主道路。

那麼中國老百姓現在不斷的要求走民主化道路,要求政治改革,那麼這樣的政治改革的目標是符合於世界人類共同的方向,也就是普世價值,這個政治改革面前,特別為了要和共產黨所講的政治體制改革有所區別,所以特別加一個前冠子,叫作「普世價值」的政治改革。

中國共產黨它一直把黨的利益放在國家之上,所以它常常提出「黨國黨國」,「黨和國家領導人」,「黨和國家的利益」。一個共產黨了不起就7千萬人,7千萬人在中國15億也不過是5%,你加了你的家屬等等,10%,你怎麼能概括於其他人的利益呢?你怎麼一個黨,這麼一小撮的政治利益能夠蓋過於國家的利益呢?

所以它們共產黨是黨國第一,黨超過於國家,它把中華民族所遺留下來的國土、領海、領土當作私有財產,這是中國老百姓堅決反對的,中國老百姓要求國家就是國家,政黨就是政黨,政黨是人間社會中的一個政治團體,你不可能壟斷整個國家的利益。

那麼現在來看,共產黨所提出來的政治體制改革是什麼貨色呢?《人民日報》署名文章,鄭青原所寫的文章,他要求中共政治體制改革是要達到維護、鞏固和強化中共統治的目的。政治體制改革僅僅是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的一個策略和工具,和我剛剛上面所講的中國民眾所要求的普世價值的政治改革是完全不同的。

下面有一段他文章的原文,他說:「堅持正確政治方向,積極穩妥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必須堅定不移的堅持黨的領導,深化政治體制改革,要以增強黨和國家活力,調動人民積極性為目標。政治體制改革不是要削弱,而是要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不是要拋棄,而是要有利於鞏固黨的領導。堅持黨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領導核心作用,使社會主義民主制度的完善同黨的執政能力和執政方式的完善同步推進,保證黨領導人民有效治理國家。我們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必須堅持走自己的路,決不能照搬西方政治體制模式,搞多黨輪流執政和三權鼎立那一套。」

你看,共產黨所設計的政治體制改革,它的目標就是要強化共產黨的統治,而不是削弱共產黨的統治,更不是取消共產黨的統治,它把共產黨的領導放在政治體制改革的最高位置,那麼這裡人民的權利、人民的自由、人民的民主通通沒有了,在這裡人民就成了共產黨的奴隸了,一切是為了共產黨的利益而服務了。

那要這個政治改革為了什麼?它之所以現在要提出政治體制改革,是因為共產黨的統治能力削弱了,而不是加強了,是削弱了,需要強迫老百姓服從共產黨的領導和命令。它這樣做的目的一切都是為了共產黨的利益。可見中國老百姓所要求的普世價值的政治改革,和共產黨所設想的政治體制改革完全不是一回事。

所以它在《人民日報》上大肆鼓吹政治體制改革,完全是欺騙老百姓,讓老百姓相信共產黨要進行政治改革了,不是這回事!也可以證明,共產黨它絕對不會主動的退出歷史舞臺,它會堅持它的黨在國家的利益之上,在人民的利益之上,要繼續專制獨裁下去。

那共產黨它在文章裡面提出,它說要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那麼我們問:什麼是正確的政治方向?這個方向誰規定的?中共所謂的「正確政治方向」就是一黨獨裁專政,是壟斷統治,是保護中共大大小小貪官污吏的特權,是為了維護中共政權統治而出賣中國領土、領海和資源的特權,這就是它的正確的政治方向。而這種所謂的正確的政治方向是從毛澤東時代一直到現在共產黨的第五代,仍然要堅持共產黨壟斷一切,所有的全國老百姓要聽它的,就是它的政治方向。

那麼我們要問:為什麼中共要堅決拒絕普世價值的政治改革呢?而在共產黨內出了一個溫家寶,他2個月之內連續8次在國內外不斷的呼籲提出要進行政治改革,而溫家寶他的政治改革和《人民日報》鄭青原的文章是不同的。溫家寶欣賞普世價值,他認為普世價值是全人類的資產,不是哪一個國家的,是全人類發展到當今這個社會階段所創造發明留下來的資產,是屬於全人類的,全人類都可以利用的,而這個觀點遭到了胡錦濤、吳邦國、賈慶林、習近平的拒絕。

那我們問:他們為什麼這麼拒絕呢?他們害怕什麼呢?他們那麼樣牢牢的抓住共產黨領導一切的權力不放,而不願意放出一點點,甚至不願意分出一部分權力,究竟是為了什麼?

那我們看看共產黨目前所處的環境,它所處的地位。共產黨政權現在受到國內和國際巨大的壓力,首先第一,中國民眾完全不信任中共,我們可以設想如果在中國舉行全民普選,從鄉一級到中央一級,4級,中央、省、縣、鄉這4級如果進行普選,我可以斷定中共一定是一敗塗地,沒有人相信共產黨。

我就舉個例子,在1980年在中國舉行了極少數的直接選舉的一個試點,在當時一些少數地區,在工廠企業也舉行了直接選舉。那麼其中有一個例子非常引人矚目的,就是有一個工人他說我沒有多高的文化,我也不會寫多少文章,我也沒有提出更多的政綱,就一句話是我的政綱,他說:「我不是中國共產黨黨員,請投我一票」。他就那麼一句話是他的政綱,結果選舉出來之後,他高票當選,其他凡是共產黨員出來競選的通通輸掉了。

這個例子非常深刻的說明中國老百姓不相信共產黨員,因為共產黨員代表了什麼呢?代表了專制、獨裁、腐敗、貪污、貪婪、走後門、講關係、高高在上、欺壓老百姓。從那以後,1980年之後這個選舉就突然終止了,再也不舉行了,共產黨知道在選舉中間它是絕對不會贏的,是輸的!

那麼共產黨從1985年在農村地區也僅僅一個直接選舉,是在村民委員會,這不是一個權力機構,是一個協調機構,在一個村裡邊組織一個村民委員會,這村民委員會是選舉的,一選選了25年,85年到現在,再也不敢把選舉的級別提高到鄉一級。因為鄉是中共政權的基層政權,如果在全國的基層政權進行直接選舉,民選官員的話,那共產黨輸定了!這一輸,那共產黨在基層就沒有樁腳了,它的政權就不穩定了,就會垮掉了。所以它至今為止不敢進行選舉,它知道要走普世價值的政治改革,那老百姓就要選舉、罷免、監督政府官員,這一點它不敢走。

所以它為什麼一再強調要共產黨統治一切,領導一切,以共產黨領導為核心的一個政治體制改革呢?它走反的方向,它不是要靠民選官員來組織政府,它是要共產黨任命這些官員來加強它統治這個政權。所以可見共產黨害怕,普世價值的政治改革它一定是一敗塗地的。

第二,共產黨自己很清楚,因為中共自從成立以來到現在80多年了,它對中國的民眾是欺騙、壓榨和屠殺,特別是對中共歷史上罪惡的事件,屠殺老百姓的事件,出賣中國領土的事件,不抗日的罪惡事件,所有這些資料,以及檔案、文件、政策、歷史的記錄全部封鎖不准公布,不讓中國老百姓知道,為什麼?它們知道一旦讓老百姓知道中共的罪行之後,那中共就不能活了,就活不下去了,所以它要牢牢把握中共歷史發展的主題和主線,主流和本質,旗幟鮮明的揭示和宣傳中國共產黨在中國的領導地位,和核心作用形成的歷史必然性。什麼叫歷史必然性啊?它自己搶過來的就叫歷史必然性,所有壞的東西不能公布。

那我們看看中共中央黨校這些教授們舉行了個座談會,這個座談會這些教授們、博導們,博士的導師非常清楚,其中有個王教授講,他說,我們黨史中的一些資料就是不能對老百姓公開。為什麼呢?不是說群眾有知情權嗎?對,那是一個方面。另一方面,我們黨也有保密權,哪個國家、哪個黨都不能公開的秘密,而且不許探聽,個人有隱私權,黨也有隱私權,不能侵權,我們黨的一些隱私如果讓老百姓知道了肯定會造成思想上的混亂,會懷疑我們黨執政的合法性,那就亂了。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89年那場風波,我們就不能講,還有59、60、61年3年困難時期,你要真實告訴老百姓,我黨執政時期,3年裡餓死3,800萬人,成千上萬的村莊成了無人村,那還了得!所以我們講黨史要有一個底線,越過底線就犯規,就要受懲罰,就這個意思。

那很明顯這位教授都解釋的清清楚楚了,那麼這些教授們他們也很清楚,他們的利益和共產黨是緊密相連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這位教授講,我們都有了精神方面的財富,有了高級職稱,有了社會地位,我們的物質財富也比20年前大幅的提高了,住房啊、汽車啊、家電啊、假期啊、醫療保險啊,有存款啊,豐衣足食啊,領退休保險,不少人給孩子,甚至給孫子的房子都準備好了。你死了呢,它們還出錢開追悼會。

就是說這些教授們和黨緊密相連,叫作魚水情,不讓你說共產黨歷史上的事情,權衡一下利弊,那還是不說為好。周恩來曾經說過,黨內的事情有些是到死都不能說的,一些黨史的實情,就是我們不要去故做多情,非講不可。這是一個例子。因為各教授把中共的罪行講得更清楚不過了。

在抗日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在1937年陝北洛川會議做決定,當時我黨制訂了抗日戰爭時期的戰略方針:既不與日軍做大規模正面衝突,保存實力,積蓄力量擴充隊伍,讓國民黨去和日本人打,兩敗俱傷,待日本人撤離後,共產黨可趁機奪取全國政權。

毛澤東在上個世紀70年代接見來華訪問的日本客人時,清楚的說明瞭兩點,第一、沒有日本侵華,中共肯定會被國民黨消滅,你們一來,國民黨只好先放過我們,去打日本人,我們趁機坐大並奪取了政權。第二、我們要感謝日本侵華,沒有日本侵華就沒有中共的今天,所以我們感謝是真誠的。

大家說說,這兩件事能隨便就公開承認讓老百姓知道嗎?否則老百姓就會說,你共產黨真會耍陰謀,騙了全國人民幾十年幾代人,你中共還有很多事瞞著我們啊!所以不該講的一定不能講,不該承認的一定不能承認。所以這些教授們心裏很明白,這些中國知識份子們很明白,為了他們的利益,他們要跟共產黨一起欺騙老百姓,為了他的社會地位、官帽子,所有的利益,可以昧著良心,在他們來講無所謂良心了,他們就是要利益了。所以這一切共產黨很清楚,如果他們把共產黨的罪惡歷史在選舉中間,有人把它全部曝光的話,共產黨能贏嗎?必敗無疑。

第三點,中共的貪官污吏、腐敗,官二代、富二代的言行令人憎惡憤怒,所以這些也引起老百姓對他們特別仇恨,一旦有機會,如果有選舉的話,絕不會選他們,不但是他們的官這一代,他們官二代、富二代也不會讓他們當選。所以共產黨知道走普世價值的政治改革,它們活不下去的。

那些貪官貪到什麼程度啊?我們講貪官非常非常多,有的人講把中共的官員站著隊全部槍斃,可能是過頭了,那隔一個槍斃就有漏網的,就是形容貪官遍地皆是,無官不貪,這是一種說法。

那麼我們從數字上來講,中國有位研究人員,他是在中國經濟體制改革基金會的經濟學家王小魯,他做了兩份研究報告,一份研究報告說中國是有灰色經濟,這灰色經濟有多少錢呢?是6,860億美元,佔GDP的24%,這是3年前做的。他用的資料是2005年到06年、07年的資料,在08年前後發表了,這是第一份報告。

第二份報告是最近的,他第二份調查報告說這灰色經濟達到多少?達到9.3萬億人民幣,也就是1.5萬億美金,佔國內生產總值的 GDP達到30%,這30%的GDP,1.5兆美金的資產沒有記錄到國家統計局裡頭,是私下分掉了,分給誰呢?分給佔全國人口10%的那些富有階層,那些國營企業的工作人員,那些太子黨,那些高官,所以有1/3的錢先拿掉了。那這種貪污方法是等於把整個共產黨的官員,以及企業的高官全部收買了,那更不用講其它方面的貪官污吏了,貪污腐敗了,僅僅這一項就把每一年的國民經濟生產總值1/3先分掉了。

這樣的貪污老百姓能不知道嗎?當然有感覺。所以中國的什麼東西最盛行?高檔品的精品,全世界的第一個市場在中國,現在中國的汽車市場,最大的汽車市場在中國,由這些富豪們、有錢人們大肆揮霍,揮霍的基礎在哪裡呢?老百姓相對的貧困,醫療、教育、保險、環保都讓他們承擔了。

第四點,共產黨不敢接受普世價值的政治改革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經濟。現在目前正在發生的,影響到每個中國老百姓的通貨膨脹,這個通貨膨脹是共產黨自己製造出來,大量的、拚命的印鈔票,為了GDP,為了維護高房價,也就是為了讓共產黨這些官員們把GDP中的1/3,30%分給高級官員們,它非得要走這條路,拚命印鈔票。

那麼現在有人估計,中國有一個經濟雜誌社登了一篇文章,它估計綜合今年的房價、物價的漲幅,2010年的通脹率最低的是15%,最高達到80%。如果明年還是繼續現在的經濟政策和貨幣政策的話,那麼明年的通脹率最低是50%,最高就是150%。

各位聽眾,你們知道1989年「六四運動」其中最重要原因之一那就是通貨膨脹,當時那場運動有3個原因,第一、通貨膨脹;第二、中共高層內鬥;第三、學生運動興起。通貨膨脹打頭炮,現在中國的通脹正在步1989年的後塵。那麼那個通脹會造成什麼結果?我們就拿墨西哥做為例,墨西哥在1929年到2000年這 71年期間有一個執政黨叫作墨西哥革命制度黨,統治了71年,最後垮臺了,喪失了執政權,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通貨膨脹、貪官污吏,貪官污吏和通貨膨脹造成這個政權垮臺。

執政了74年的蘇聯共產黨,由於貪污腐敗,官僚專制獨裁,欺壓老百姓、屠殺老百姓。蘇聯共產黨政權垮臺、蘇聯瓦解,這是近百年來,人類歷史上的最重要的政治社會事件之一。那麼現在中國共產黨正在步墨西哥革命制度黨和蘇聯共產黨的後塵。通貨膨漲和貪污腐敗,如果不得到改善、不得到清理,通貨膨漲不降低,那麼共產黨一定會敗在通貨膨漲和貪官污吏上。

再有一點就是國際壓力,共產黨正面臨著巨大的國際壓力。現在,美國正在聯合日本、印度和東盟,在東亞和南亞圍堵中共的積極擴張,而這個事態越來越明顯。從今年到現在10個月過去了,隨著美國一再宣布他要重新回到亞洲以來,他的目的是什麼?除了維護美國的利益之外,最主要的就是遏止中共的擴張。中共的擴張我過去講過幾次了,它要擴張到全世界,它要用共產主義的紅旗佔領全世界。這些民主國家心裏很清楚,所以他們聯合起來一致對付中共。

在這個總總我上面所講的,國內和國際的巨大壓力之下,中共斷然不敢接受普世價值的政治改革。它想我一接受政治改革,必敗無疑,並且立即死亡,那我不如現在硬撐著拖著,拖到哪一天是哪一天。但是你這樣拖也是必敗無疑,因為你的本質決定了,你的現狀、你的罪行決定了你是沒有活路的。

那麼中共現在所處的環境,又類似於清末王朝所處的位置。甲午戰爭失敗之後,全國老百姓要求政治改革,尤其是「公車上書」,上萬的讀書人上北京申訴,要求進行改革,清王朝和慈禧太后拒絕了。在這之後,孫中山在海外興起了要推翻滿清王朝的革命運動,這個勢力越來越強。之後,到1905年之前,慈禧太后終於在體制內和體制外的強大壓力之下,她就接受了君主立憲這派人的主張,派出5個大臣到全世界去考察。一年之後在1906年9月1日,她就宣布預備立憲,也就是用現代的話講,她準備要政治改革了。

可是這個預備立憲,它是要 12年之後才真正立憲,可是老百姓等不及了,這些體制內體制外的反對派也好、君主立憲派也好,都認為時間太長了,所以最終又改為提前5年。可是,到了 1908年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死了之後兩年,到1911年10月10日武昌的槍聲一響,辛亥革命起義,最終把清王朝推翻。那現在中共正處在這種例子,就說你內外交困,現在只要有任何一個風吹草動,號召推翻共產黨,這個局面就會立即改變,中共將步清王朝的後塵,走入歷史的墳墓。

所以總總我上面所講的這些歷史也好、現實也好,這說明共產黨在既不敢接普世價值的政治改革,那麼它就提出一個假的、偽的政治體制改革。也叫什麼「沿著正確的政治方向,積極穩妥推進政治體制改革」那是它的夢想,而實際上它僅僅講而已,它也不會改。因為什麼?他原裝不動,維持共產黨的領導,強化共產黨的領導,等於沒做任何改革。所以現在中國大陸正處在一個大變革、大變動的前夜,曙光即將來臨,讓我們舉著雙手,敞開我們的胸懷,迎接即將到來的新紀元吧!謝謝各位收聽,再見。
 

来源:《伍凡評論》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