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推動中國進步獎」臺北頒獎 獲獎者被阻領獎(組圖)

2010-08-16 21:1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推動中國進步獎」臺北頒獎 獲獎者被阻領獎(組圖)
澳洲齊氏文化基金會第三屆「推動中國進步獎」頒獎會臺北召開

【看中國記者明月臺北採訪報導】8月15日晚﹐澳洲齊氏文化基金會創辦人齊家貞女士在臺北君悅酒店舉辦了第三屆「動中國進步獎」頒獎會﹐頒獎會由澳洲齊氏文化基金會主辦﹐臺灣福升文教基金會協辦﹐與會嘉賓來自澳大利亞、紐西蘭、日本、香港、中國大陸、以及臺灣等世界各地。雖經重重波折和來自中國大陸的阻攔﹐頒獎會仍在莊重熱烈的氣氛中﹐以及多位嘉賓、名人、學者、教授的參與下順利完成。記錄片《三里洞》獲獎者、中國大陸獨立製片人林鑫先生因受阻﹐無法親領獎項。

「推動中國進步獎」臺北頒獎 獲獎者被阻領獎(組圖)
協辦單位﹐臺灣福升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黃重生先生致詞

獲獎者及多位嘉賓遇阻無法出席頒獎

15日晚6點30分﹐齊氏文化基金會第三屆「推動中國進步獎」頒獎會在臺北君悅酒店二樓典雅潔淨的凱寓宴會廳舉行﹐協辦單位臺灣福升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黃重生先生表示﹕「此次活動我們總共邀請了六位大陸的朋友﹐還有一位美國的朋友出席﹐但是因為一些‘不可抗拒的因素’。我們這次出席的只有兩位大陸的朋友。我們期待隨著時代的進步﹐思想的開放﹐人權的彰顯﹐讓這些‘不可抗拒的因素’有一天能雲淡風清。那是我們的期待﹗」

黃重生先生還表示﹕「面對挫折﹐我們學會笑。今天我們的第一男主角不能出席這樣為他安排的一個盛會﹐那我們還是要讓這個活動能夠順利成功﹐告訴我們的第一男主角﹕德不孤﹐必有鄰。﹗」

「推動中國進步獎」臺北頒獎 獲獎者被阻領獎(組圖)
澳洲齊氏文化基金會創辦人齊家貞女士對成功協辦此項活動的友人和嘉賓表示感謝

澳洲華人女作家﹐《紅狗》作者齊家貞女士穿上了一生中最漂亮的衣服﹐歷經重重波折﹐在各方友人的協助下﹐終於站在了頒獎臺前﹐對能夠支持和成功舉辦這次頒獎會的贊助者﹐各方的支持者表示感謝。同時對獲獎人﹐大陸獨立製片人林鑫先生的護照「被保管」﹐對很多嘉賓因「不可抗拒的因素」所造成的不能前來﹐包括知名學者、電影教授崔衛平女士、臺灣著名作家龍應臺女士等的不能到來﹐表示遺憾。

但是面對醞釀了18個月﹐大量的時間考查後所選出的獲獎人﹐以及多方長時間的辛苦籌備舉辦的此次活動﹐齊女士表示一定要把這個會開好。同時感謝到會的所有嘉賓。

獲獎人林鑫及其作品

此次獲獎作品為大陸獨立製片人林鑫先生的記錄片《三里洞》。林鑫﹐一個煤礦工人的後代。舉辦過個人畫展﹐出版過詩集《噢﹗父親---黑色的記憶》。2003年﹐他「在內心的驅動下不顧一切地借了攝像機」﹐開始了他業餘獨立製片人的生涯。他把歷盡艱辛拍攝出來的記錄片稱為「我精神的產兒。」(其第一部精神產兒是《陳爐》﹐然後是生存三部曲﹕《三里洞》、《同學》、《瓦斯》。)

林鑫在從事銀行工作之餘﹐沈重悲涼的支起了他的攝像機﹐挖掘深埋在陝西煤窯裡他父輩們沈重悲涼的過去。當年﹐那些熱烈響應「支持大西北」﹐被號召從上海來到陝西的318名青年人﹐活下來的不到20人﹐其中絕大多數懷著曾經的夢想長眠在煤城地下。林鑫的攝像機忠實地拍下了兩個逝者和13個倖存者﹐他們在影片裡留下了名字、面孔、以及內心深處的黑色記憶和對時日無多的嘆息。至少﹐林鑫的《三里洞》使這些卑微的走過了一聲而不被人察覺的生命留下了一絲痕跡﹐至少﹐看過影片的人會知道他們曾經存在過。

在艱辛的拍攝過程中﹐林鑫遭遇了父輩昨日的遭遇。心靈的地震顛覆了作為畫家、詩人的藝術幻想﹐在埋葬著父輩們的墳地前﹐林鑫脫胎為一個卑微的、跪在黑色煤窯上的大眾的兒子。

「推動中國進步獎」臺北頒獎 獲獎者被阻領獎(組圖)
支持和長期辛勞奔走協助此項活動的澳洲著名作家阿木先生

來自澳洲的作家阿木先生在宣讀頒獎辭時說﹕「我們將這個獎項辦頒給林鑫﹐不僅僅是頒給林鑫一個人﹐不僅僅是頒給他的一部作品﹐而是頒給整個獨立製片人這個群體﹐包括他們的助手﹐頒給他們不計功利多少年如一日﹐把鏡頭對準那些默默無聞、自生自滅、長期被社會歧視、欺凌、忽視以至遺忘的弱勢群體﹐他們的影片記錄了這些群體的存在﹐他們的生活——悲歡離合、喜怒哀樂、無奈與期望。正如林鑫所說﹕‘不管是歡樂還是痛苦﹐都無法阻止我對這片土地持久的注視。’」

阿木先生表示﹕「齊氏文化基金會也將對中國獨立製片人這個群體給予持久的注視。」

「推動中國進步獎」臺北頒獎 獲獎者被阻領獎(組圖)
齊家貞的父親﹐齊氏基金會的資金來源者齊尊周老先生及其家人

齊氏文化基金會緣起

齊家貞女士的父親齊尊周先生1998年逝世(1912-1998)﹐生前為愛國人士﹐大半輩子為國家效勞並嘗盡牢獄及顛沛之苦﹐為國家民主富強克勤克儉﹐一生吃的節省﹐穿的節省﹐而留下點錢﹐雖然不多﹐但同樣生活節儉的女兒——齊家貞女士﹐沒有用這個錢來豐富自己的生活﹐或者幫補仍在大陸的親人﹐卻決定用其完成父親未完成的事業﹐以遂父願﹐同樣﹐也是齊女士自己的心願——為中國的進步和真正的富強出一分力﹗

於是﹐她和在美國的弟弟齊興國﹐以及同樣希望為中國的進步做點什麼的朋友們成立了「齊氏文化基金會」﹐用以褒獎以文字推動中國進步者。

正如齊家貞女士所表示的﹐也是齊氏文化基金會的宗旨﹕「中國很大﹐我們很小﹐但﹐我們心齊。願意為中國的進步做點事情……」

齊家貞女士對看中國記者透露﹐只此小小的一件事情﹐卻受到了那麼大的「關注」及阻攔﹐多位朋友﹐特別是大陸的朋友和得獎者不能前來﹐卻是其始料未及。但齊女士堅定的表示﹕「我是一隻狗﹐一隻咬住骨頭不願放的狗。我不會放棄。」

嘉賓的肺腑感言

歷時18個月的艱辛籌備和各方同樣生活節儉但的善長仁翁的支持﹐雖經歷了意想不到的阻力和磨難﹐齊氏文化基金會第三屆「推動中國進步獎」頒獎禮終於成功的召開了﹐與會者也都一一真誠的分享和表達了各自的心聲和肺腑感言。令人激動和振奮。

代替崔衛平女士講話的作家教授張敏先生表示﹕《三里洞》揭示的某些人不喜歡的歷史﹐揭示的是卑微的生命﹐卑微的靈魂﹐卑微的甚至走過了一生而無人查覺的弱勢群體。他表示《三里洞》獲獎是一項非常有意義的事情。為此他對齊氏文化基金會的此項活動表示感謝。

「推動中國進步獎」臺北頒獎 獲獎者被阻領獎(組圖)
來自日本的獨立製片人翰光先生(左)代替林鑫受獎﹐頒獎人臺灣資深媒體人王健壯先生。

代替領獎的是同樣是記錄片獨立製片人、來自日本的翰光先生﹐他風趣的表示今天的頂替很多﹐連他這個領獎者也是頂替的﹐這也是「中國特色」。他表示非常欽佩林鑫先生的敬業和認識肯學的態度。他有著和林鑫很多相同的經歷﹕同樣是礦工的兒子﹐同樣是獨立製片人﹐同樣是大學畢業後在銀行工作。不同的是他到國外留了幾年學。自己買的攝像機﹐而林鑫卻是借來的。他表示在2005年電影節上曾和林鑫見過面﹐他回憶說林鑫先生和一般的獨立製片人不一樣的是他非常熱情和喜歡在技術上交流的精神。翰光表示﹐記錄片很重要﹐沒有記錄片﹐就像一個家庭沒有畫冊一樣。他非常能夠理解林鑫先生的艱辛的創作環境和條件。

「推動中國進步獎」臺北頒獎 獲獎者被阻領獎(組圖)
資深媒體人王健壯先生代替好友龍應臺女士致精彩發言

代替龍應臺女士講話的是有著32年媒體經驗的、大名鼎鼎的臺灣資深媒體人王健壯先生﹐他做了精彩的講話﹐分析了近兩次獲獎者的性格的和表現手法的不同﹐第二次獲獎者廖亦武先生的作品是《地震瘋人院—四川大地震記事》﹐在臺灣曾引起轟動。廖亦武是投入到現實的問題去採訪的﹐而林鑫則是走回到過去﹐1950年代﹐父輩從上海到陝西﹐拍的是父輩的記憶﹐和同輩的記憶(作品《同學》)。王健壯先生表示﹕看起來林鑫是回到了過去﹐實質上卻恰恰相反。一個社會不能對你的歷史有所掌握﹐如果一個政權刻意地要讓一段記憶從這個國家﹐從這個社會﹐從人民的心目中消失的話﹐這就像喬治‧歐維爾的一部小說﹕《一九八四》一樣的狀況。

王健壯先生說﹕「三里洞很震撼﹐最後一個人物朱永生是林鑫的父親的故事。回憶的力量有時比現實還要澎湃﹐還要強大。‘中國很大﹐我們很小’﹐容我冒犯的調整一下﹕‘中國很大﹐我們很小﹐但是那一些推動中國進步的人他們比中國還大﹗’」

王健壯先生對過去和未來的得獎者獻上敬意﹗並用好朋友龍應臺女士8月1日在北大演講中的一段話來結束他的講話﹕「我們就從‘大國崛起’這個詞說起吧﹐我很願意看到祖國的崛起﹐可是我希望它是以文明的力量來崛起的。一個國家文明到哪裡﹐我是看這個國家怎樣對待外來移民﹐怎樣對待它的少數族群。我觀察這個國家的多數如何對待它的少數。誰在乎大國崛起呢﹖至少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剛才我說的文明的刻度。你這個大國怎麼對待你的弱勢與少數﹖你怎麼包容意見不同的異議份子﹖這才是我在乎的。」

王健壯先生補充說龍應臺女士在這篇演講的最後一句﹐用的是她自己在1986年一場演講的話來做結尾的﹐這也是王先生此次講話的結尾﹕「我的夢想是希望中國人的下一代可以在任何一個晚上﹐站在任何一個地方﹐說出心裏想說的話﹐而心中沒有恐懼。我們這一代所做的種種努力也不過是希望我們的下一代將來會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来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