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書展:賀衛方批三個至上 章詒和談告密文化(組圖)

2010-07-27 06:59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參加書展的賀衛方與章詒和

中國大陸知名知識份子賀衛方和章詒和做客香港書展,分別舉行講座,話題尖銳、廣受關注。

為期一週的香港書展邀請了新書《四手聯彈》的兩位作者賀衛方及章詒和到港,就各自的研究領域與讀者交流。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週六的講題是《中國法治建設中的文化障礙》, 談到他曾撰文質疑「三個至上」 (黨的事業至上、人民利益至上、憲法法律至上)這一法院指導思想邏輯矛盾, 大陸沒有媒體敢於發表:「我的文章在北京現在一概不發,但這篇文章南方週末、南都也發不了,後來他們說三個至上是胡錦濤說的。三個至上在全國上下搞來搞去,現在司法改革非常困惑,我這幾年一直在寫一些文章,激烈地指責中國司法改革在走回頭路。」

賀衛方從英美法中可以借鑒之處切入,講述中國的法院不獨立不中立、刑事辯護律師執業如履薄冰等現狀:「法院院長地方任命、法官薪水吃喝拉撒睡是地方政府提供的,你想讓法院中立是很難的。行政訴訟老百姓到法院告政府,不是政府感到緊張,是法院緊張。在中國,一般人心裏律師算什麼?連三陪都不如,連眼都不敢隨便眨的叫做律師,按照刑法叁百零六條,律師處境艱難得不得了。這樣的辯護制度,現在全國很多刑事案件,像有個判了15年的根本沒有律師介入,律師怎麼敢參與?經常說律師是保障公民權利的力量,現在經常給客戶嘲笑,你還保護我呢?辦著辦著進去了。」


賀衛方在講座中發言

香港書展週日題為《軌跡:從「貴族」「細講」到「臥底」為題》的講座中,中國最大右派章伯鈞之女章詒和以回憶歷史講述了中共的告密文化在現今社會繼續繁衍: 「政權在壓迫你,組織在管理你,社會在歧視你,你所有的親人都又疏遠你,然後一言一行都有人意味深長的關注,你就在這種狀態下生活。馮亦代監視的是張伯鈞,翻版到我身上。我曾經在一個會上發言,會上的發言和會下的聊天被上報、最後到鄧小平哪兒,還上了簡報;我去年去探望新疆支教的賀衛芳,人未到,校方已經通知賀衛方說章詒和要來看你;北京政法大學一名教授去年五月三十一還是六月一號下課時說,過幾天是一個日子,我希望你們能穿白襯衫,我也會穿白襯衫。一出門校長就在門口,學生中就有信息員,這就叫臥底,傳了代了。我一向認為這是我們這個制度中最落後的,如果終結了我可以不寫,但問題是仍然在延續。」

章詒和回顧了由父親張伯鈞帶領的民盟在內的民主黨派如何在協助中共獲得政權後一步步演變成目前的政治花瓶:「現在不需要那麼多臥底,因為所有民主黨派直接由統戰部掌控,開會、議題、出席者、經費、規模、發言、連發言稿都要送到統戰部。現在各黨派的主席副主席都是中共內定的。我覺得民主黨派真是完蛋了,都看不起。現在各民主黨派叫參政黨,這是世界政治學上的首創。最悲哀的是民主黨派在創建初期的民主憲政被淡忘了,政黨特徵基本沒有了,監督上無所作為,而且自身也已腐敗。 」

她認為中國的政治從未進步過:「我覺得中國政治從來沒有進步過,都是在這個專制前提下,言語的松和緊中較量,沒有進步,也就無所謂後退。」

章詒和與賀衛方週日還應香港光華新聞文化中心「名家系列」邀請舉行演講會,分享了兩人被禁止出版、發表的經歷和思考。出生背景和學術領域完全不同的兩人,由 2005年冰點事件後一同起草抗議打壓新聞輿論自由的公開信起,成為「戰友」,合著的「四手聯彈」今年初先由香港牛津出版社出版,其後在大陸出版了經過刪節的版本。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