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旒生專欄】記得一座老廟(圖)

2010-07-15 23:53 作者:林旒生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我記得在我讀小學的學校的背後,有一座老廟。

但說是「廟」還不如說是一個土堆,事實上它就是一個土堆,只不過上面蓋著瓦。

老廟的門是關著的,從門外望裡去,會看見蒙著紅布的土偶,自然是古人的打扮,好像是位知縣。

老廟的前邊有一些太陽花——不知道是誰種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生出來的?

我喜歡看那裡的太陽花,因為我曾與我的阿姨在家裡看過眾多的太陽花,這讓我有所依戀,而且,在我讀小學的那個小鎮上,太陽花還不多見。

有一個春天我們幾個同學逃課逃到這裡,老廟的背後。

天下落著小雨,我們背靠著老廟的土牆,互相討論著彼此聽過的奇聞異事,也吸起煙——幾分錢的經濟煙。

二娃,我們的「頭兒」,做起了煙桿,材料就是旁邊的嫩竹。

這種菸桿有竹子的清香,於是大家都嚷了起來:

「二娃,給我一個!」

「我也要一個!」

「你剛才要了一個的嘛!」

「哎喲!你坐過去點喲,你看嘛!你那邊那麼寬!」

「哎,你莫說拿竹煙桿抽煙還有點味道呢,有種香味。」

二娃老老實實的一一滿足了大家。

老廟前一陣雲霧裊繞,過了半響兒,忽然響起一個聲音:「我早就曉得你們在這裡!」

抬頭一看,居然是況「寳寳」,一個清秀的、有酒窩的、小孩子正氣吁吁的跑上來。

「郎個嘛,寳寳?又不是去殺豬兒!」

「寳寳」是班上的學習尖子,也是一位好學生。

「況寳寳,吃煙不?」有人招呼他。

「來我給你我的地盤」有人站起來。

「你們不曉得,剛才課改了,改成李老師的課了,李老師喊我來找你們,我猜想你們就在這裡。」

大家動搖了,於是有兩個要回去上課。

「況寳寳,你如果敢回去說我們這裡,你就是叛徒。」

「那倆個不是叛徒?」有人憤憤的說。

老廟的前面還是一片田,春天長滿金黃色的油菜,夏日種上玉米,秋天結著紅紅的番茄——而我卻在一次捉蝗蟲的機會,在中午偷過幾個它仍是青色的番茄。

於旅途中

http://bbs.kanzhongguo.com/viewtopic.php?f=31&t=8631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