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紅冰: 中共黨內高層人士揭秘新疆7.5新證據

2010-07-07 21:14 作者:袁紅冰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據報導,在新疆7.5大規模流血事件一週年之際,中共派出大批公安及特警進駐維吾爾族人聚居點,使烏魯木齊市進入一級戒備,並籠罩著緊張和恐怖的氣氛。對此本臺記者日前採訪了旅居澳洲的著名法學家袁紅冰教授。袁紅冰教授透露,來自中共高層內部良心人士的消息,新疆7.5事件是中共蓄意製造的政治陰謀。中共當時派出大批便衣特務蓄意挑逗維族和漢人矛盾,並同時在全球散佈是新疆的所謂「東突分子」 等所為, 以此進一步掩蓋和繼續它的罪惡。7.5事件後,中共想通過對新疆的所謂投資以達到它全面及長期控制維族的真實目的。下面請聽本臺記者對袁紅冰教授的採訪。

記者:袁教授,您好!7月5號是新疆烏魯木齊發生大規模流血事件一週年的日子。中共當局在7月5日這一天不但有大量武警在街上巡邏,還在烏魯木齊市安裝了4萬個監控攝像頭。不僅如此,中共當局在烏魯木齊部署了大批警力開展為期一個月的安全「專項行動」。您是怎麼看中共的這些行動的?

袁紅冰:從中共的這些行動來看,可以形容為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那麼在烏魯木齊這一個月的所謂‘嚴打’,我們應該放在更大的背景上來看,也就是中共現在要展開為期7個月的在全國範圍內的所謂‘嚴打’。這說明瞭什麼?‘嚴打’本身實際上是一種變相的戒嚴令。所謂嚴厲打擊各種刑事犯罪,在中共的政治詞典裡就意味著社會戒嚴。

那麼在所謂的胡溫新政推行了這麼多年後,所謂的‘和諧社會’建設了這麼多年之後,中共不得不在全國範圍內實現所謂的7個月的‘嚴打’,也就是實行7個月的戒嚴期,說明瞭什麼?說明現在的社會根本就不和諧。整個社會矛盾已經發展到了總爆發的臨界點。那麼在這樣一個背景下,又特別提出在新疆地區,要實行一個月的‘嚴打’。也就是實行一個月的特別的戒嚴。這說明一年以來新疆的局勢不僅沒有得到任何真正意義上的緩解,反而矛盾越來越激化,社會的緊張程度越來越提高。

記者:7.5事件發生後,中共一直將這一嚴重的暴力事件歸咎於「境內外的分裂主義勢力」所為,但卻沒有提供任何有關的證據。中共為什麼拿不出證據?

袁紅冰:原因很簡單,因為它們提供不了證據,因為它們說的是謊話。那麼7.5事件發生的真正原因是什麼?根據我們現在得到的信息,去年的所謂7.5事件確實是一個政治陰謀。但是這個政治陰謀不是來自於共產黨所說的敵對勢力、分裂勢力,而是中共暴政本身。中國共產黨當局就是這個政治陰謀的來源。

根據中共高層的一些良知人士透露,為什麼會發生7.5事件?因為在中共內部很長時間就醞釀著一個計畫,就是要找一個恰當的時機,對它們所說的新疆的分裂主義分子進行嚴厲的打擊,它們一直在尋找這個機會。後來由於尋找不到這個機會,它們就製造了這個機會。所以,7.5事件我們可以看到在最初的10多個小時之內,一些維人群體在廣場上抗議的過程中,沒有任何警察去維護次序。而且這是從表面現象表達出來的情況。那麼根據我們所從內部瞭解的情況就是:當時實際上在維族人的內部,它們混入很多中共的便衣特務,故意的激化事端,挑逗事端,擴大事態。最後造成這樣一次7.5流血事件,從而給中共全面的在新疆對維族人進行殘酷的鎮壓找到了一個新的藉口。我想這就是75事件的真相。

記者:您剛談到新疆7.5事件實際上是中共的政治陰謀,那您能談談中共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候製造這個7.5事件?有什麼具體背景麼?

袁紅冰:我希望聽眾能夠明白,我們說這個7.5事件是中共暴政的一個政治陰謀,並不是我們的一種猜測,或者推斷,而是中共黨內高層的良知人士傳達出來的一個有確鑿事實根據的情況。當然為了保護這些黨內高層良知人士的安全,我們現在沒有辦法說的更具體,但是我們可以對歷史和人類很負責任的講,將來總有一天,我們會把這些材料公布於眾的。也就是說,7.5事件這個導致了維漢兩族大規模流血的事件完全是中共暴政的政治陰謀操作的結果。中共暴政操作的這個政治陰謀就是為了到達兩個目的:一個就是挑撥維族人和漢族人之間的民族矛盾,製造矛盾,然後它們來利用矛盾,維持它的統治;另外一個就是它們試圖通過這一個事件找到對維族人大規模的血腥鎮壓和新一輪嚴酷政治迫害的藉口。從而維護它們已經很危機的一黨獨裁專制的政權。

其實是有很多的背景的。其中的一個背景比如說是中共黨內派系鬥爭在這時候也趨於激化。王樂泉當了10多年的所謂新疆王,將要被撤換。他自己又處於不甘心被撤換的這樣一種處境。所以,他也想要通過製造7.5事件,一個流血事件來顯示他的這個存在對中共暴政的維護統治的重要性。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沒有辦法把那個事態控制的恰到好處,搞成這麼一個很具有全球震撼性的事件。這是他們始料不及的。

記者:據人權組織國際特赦近日透露稱,有至少26人因參與7.5事件被中共判處死刑,其中至少9人已被處決。國際特赦要求就7.5新疆事件展開獨立調查。美國政府也要求中共當局「透明」處理新疆7.5事件。您認為能實現嗎?

袁紅冰:中共暴政的本質我想至少有兩個,一個就是它的暴力,國際恐怖主義性質的暴力,另外一個就是謊言和欺騙。那麼所謂的獨立調查,所謂的要求更公開透明,無非是想讓它不再去撒謊,讓它把事情的真相呈現在世界面前,這種要求無疑是與虎謀皮,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的。除非中共暴政像前蘇聯共產帝國一樣徹底的崩潰。在中國根本就不可能實現信息真實化,透明化。當然這所以我覺得這種要求本身是有積極意義的,它可以從一個角度揭露中共暴政的本質。但是呢,只要中國共產黨還存在,只要共產黨還沒有解體,那麼所有的這些要求都不可能真正的實現。我想對這一點,無論是中國人也好,新疆人也好,還是世界的各國的政治人物也好,都不要再抱有幻想。

記者:新疆7.5血流事件近一週年的時候,有報導稱,中共當局將採取大規模經濟措施。中共官方媒體披露,北京擬透過擴大「對口支援」機制向新疆提供超過100億元人民幣資金,以所謂的「加快新疆發展、維護新疆穩定」。您認為這樣做有效嗎?

袁紅冰:這種做法跟實際發生的情況完全是南轅北轍,是風馬牛不相及。少數民族現在所有的抗爭最根本上講,就是為了保證自己做一個文化性的民族的存在而不被滅絕。他們需要保證自己的文化傳統,需要保存自己的精神價值。因為人活著,在本質上是屬於精神。而中共暴政恰恰是從文化上滅絕少數民族,這同時也是中共暴政的一個主要的罪惡之一。這是問題的一個方面。問題的另一個方面就是中共所謂的經濟發展最後都歸結於要維護中共暴政一黨獨裁的專政統治,而不是為了給人民幸福,那麼中共對新疆的投資,它的目的也是如此。

它是為了把新疆變成一個中共統治之下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精神和文化的殖民地,變成一個東方的巴士底獄。它進行經濟發展的根本目的不在於給新疆人民,包括給維族人民帶來幸福,所以我說結論就是這樣的,中共現在所謂在新疆的經濟發展,第一不會有利於維族人,它根本是只會有利於在新疆地區維護、給維族人造成巨大苦難的中共暴政的政治獨裁政權。另外,這種經濟的發展也不會解決新疆的少數民族問題。因為新疆的少數民族問題關鍵就在於中共要對維族人實現文化上的種族滅絕政策。不改變這種政策,那麼維族人的問題就得不到解決。

記者:世界維吾爾人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曾指出,中共不可能從根本上改變「以鎮壓手段」的方法治理新疆。所以,他再次要求中共當局「無條件尊重維吾爾人的政治訴求」。據您所瞭解,維吾爾人到底有怎樣的政治訴求呢?

袁紅冰:根據我所瞭解的實際上新疆人和共產黨的矛盾關鍵就是我剛才說的那個問題,共產黨要從本質上消滅維族人作為一個文化的存在,作為一個信仰的存在,這是問題矛盾的焦點。我們知道,宗教信仰自由,文化發展自由,每個民族保護、保存自己文化的傳統這都是人最基本的權利,因為人畢竟是一個心靈的存在,人是一個精神的存在,一種意志的存在。所以文化性的要求,宗教信仰的要求對於人來講,那是最關鍵的東西,那是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是超越生死的問題。所以我覺得維族人當然有權利要求共產黨尊重他們的精神信仰,尊重他們的文化傳統。但是我同樣認為這種要求是沒有用的,因為共產黨不會改變它們的一黨獨裁的專制統治,也不會改變它們把國家恐怖主義發揮到極致,來對新疆的維族人進行種族滅絕的政策。要想改變這一切,只要一個辦法,那就是徹底的瓦解中共、解體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實現自由民主。

記者:中共說新疆問題是民族矛盾, 您是怎麼認為的?

袁紅冰:現在共產黨為什麼要通過它的政治陰謀來發起7.5事件,製造7.5事件?當然它的原因,我們剛才講,是想找一個藉口,對所謂的新疆人的民族情緒進行一個強有力的政治迫害和打擊,這是問題的一個方面。另外一個方面它還想通過7.5事件來製造民族矛盾。也就是製造維族人和漢人之間的民族矛盾。一旦這種矛盾激化以後,中國共產黨這個官僚集團它就可以從凌駕於這種民族矛盾之上,來進行操控,從而利用矛盾,製造矛盾來維護它的統治。

那現在看來相當的一部分人已經中國共產黨的這個政治陰謀所欺騙,很多人把新疆的問題認為是一種民族的矛盾。共產黨御用文人和它們的網特也不斷的想把新疆的問題描繪為一種漢人和維族人之間的民族之間的矛盾。我們承認漢人和維族之間確實是有一些衝突,但是這些衝突在相當程度上、在本質上是共產黨的政治陰謀所挑逗的。

那麼如果我們從整體上看,實際上維族人也好,漢人也好,都是中國共產黨一黨獨裁集權專制的受害者。而且是漢人的文化首先被共產黨官僚集團所滅絕。所以新疆問題的實質不在於維族人和漢人的矛盾;而在於共產黨要在新疆地區推行滅絕維族人的文化傳統和宗教傳統的文化性的種族滅絕政策,這才是問題的關鍵。所以我們說中共暴政才是中國苦難的根源,是中國各民族的苦難的根源,是整個中國人,包括維族人在內的人民的公敵。

記者:新疆的出路到底在哪裡?

袁紅冰:所以我想通過7.5事件,大家一定要認清共產黨試圖挑逗維族人和漢人之間的民族矛盾的險惡的用心。認清中共暴政的這種獨裁專制的反人類的本質,那麼這種認識才是解決新疆問題的第一步。那當然新疆問題的徹底解決只有一個,那就是用人類理性和良知所能允許的一切方式和方法,徹底的否定中共暴政,然後在中國的全境之內實現各民族的共和。只有如此,才能從根本上解決新疆的問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