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國際熱錢大出逃徵兆已現

2010-07-05 14:23 作者:張庭賓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人民幣升值刺激A股上漲的神話已恍若隔世。

人民幣再一次升值了,從6月21日至7月2日,10個交易日上漲了0.824%。快於上一輪任一時段。如果按照前一輪人民幣升值經驗,A股上證指數必定大幅上漲。然而,市場讓絕大多數人大跌眼鏡的是——A股慘烈下跌。除恢復彈性首日上證指數上漲2.9%外,其後9個交易日,最大下跌10.07%。

與此同時,人民幣升值的樓市上漲效應也神奇消失了,自從此輪房地產調控政策出臺後,樓市就進入了觀望期,價格有所鬆動。近日,北京、上海等地的二手賣盤開始集中湧現,房地產商新盤也開始降價,尤其是萬科,個別樓盤降幅達20%,給地產商以較大衝擊,樓市恐慌情緒明顯升溫,房價可能不久將進入快速下跌通道。

為何同樣是人民幣升值,前一輪和這一輪,股市和樓市的表現如此截然相反?這對中國和投資者意味著什麼?

前周,人民幣被宣布恢復彈性當日,筆者與一位基金公司的老總交流時,這樣談了對後市的看法:最關鍵在於人民幣升值與股指的關係,如果上證指數漲速超過人民幣升值,則A股仍有重回牛市的可能;如果上證指數明顯弱於人民幣升值速度,甚至人民幣升值、A股跌,則筆者的推斷——股指期貨:戰略做空中國的拐點——就已經沒有懸念。中國正在被戰略做空,決策者已經不能再抱有任何僥倖心理。

還有新的壞消息,比如中國地方債務的審計顯示,有7個省、10個市和14個縣本級超過100%,最高的達364.77%。這無疑是一個繼房地產調控、股指期貨、歐元危機外需收縮等之後另一個看空中國的重磅炸彈——在主權債務危機備受關注的時刻,364.77%的數據,遠超過歐洲的希臘和美國的加州,這會令所有投機嗜血的國際熱錢非常興奮。

戰略做空中國的條件都已經具備了,剩下的懸念是國際熱錢以怎樣的先後次序最大化鎖定在中國的收益。

從2004年後陸續進入中國投機的國際熱錢,規模巨大,據筆者測算,其本金在9500億美元上下,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平均為1:7.8測算,迄今,其平均匯率收益為15.1%,約1400億美元,其間,中國股市從1000多點上漲到6124點,樓市價格翻了幾倍,以其平均投資收益率為100%計,又是一個9500億美元,即熱錢在中國的總量超過2萬億美元。

這麼一筆巨大游資,其天生本性是如何保值增值。如果留在中國,必定要有利益空間可圖。可現在國內A股大跌,熱錢能做中國散戶基民的救世主?樓市拐點出現,很可能進入加速下跌階段,在過去10年中國大都市樓價已經漲10倍的情況下,它們會接盤?中國當前的PE泡沫已經達到最高峰了,再加大投資?不可能!除了爆炒大蒜、綠豆等糧食農作物外,國內已難有滿足巨額游資資本增值的大空間了。

國際熱錢不是烏龜,它們是狼群,嗜血聞風而動。因此,這些熱錢就很可能大幅外流,以保存投機中國的戰利品,並去尋找更有增值空間的國家和市場——儘管這在當今世界並不容易。

現在中國很有可能已處在熱錢大規模外流的拐點上!端倪其實已現。5月份,在貿易順差、FDI繼續上漲的同時,新增外匯佔款卻大幅下降,當月「新增外匯佔款—貿易順差—FDI」也由正轉負。

近日,《第一財經日報》發表的《人民幣美元供需瀕臨逆轉》一文所述情況進一步印證了筆者的推測:某大型商業銀行結匯、售匯額累計出現的淨結匯規模,今年前四月同比均正增長,但5月同比負增長35%,6月同比負增長49%。這說明銀行的客戶傾向於拋出人民幣持有美元。這個情況並非個別,最近,筆者接觸了兩家國內銀行的高層,他們都反映近期銀行內的美元突然緊缺。

假如國際熱錢大規模外流,怎樣的節奏和操作最符合那些最聰明的熱錢之需呢?即製造最後一波人民幣升值,在他人盲目追漲跟風時,它們可以以人民幣最高價賣出置換美元;對於中國,最糟糕的是,美元勢力威逼人民幣升值,市場人民幣買盤不足,央行或國內商業銀行出面購買人民幣,對於國際熱錢而言,這將是最高位脫手人民幣的最理想狀態。

當人民幣開始貶值,盲目跟風者恐慌拋售,人民幣從升值到貶值的拐點就會出現,乃至進入快速貶值的階段。人民幣貶值的幅度將主要取決於樓市股市下跌幅度和經濟基本面變糟的程度。人民幣對美元貶值10%是相當有可能的。

中國的當務之急:一是做好隨時向金融系統大規模注入流動性的準備;二是防範國際熱錢大規模集中離境。筆者在2008年6月《反熱錢戰爭》一書中就提出了對策:實施資金集中出境的浮動稅率制度,宣布對集中離境的資本徵收「外彙集中離境稅」。這可對熱錢集中外逃起到「一劍封喉」的作用。

從法理上說:由於中國並沒有開放資本項目自由化,大部分國際熱錢是非法的,中國有權增收上述稅收。然而,外部勢力必定反彈,甚至不排除動用外部軍事威懾。

而最直接有效的方法是,在人民幣開始貶值時,宣布人民幣一次性貶值10%,熱錢將渡河正半,進退維谷,達成最佳反擊效果,不過,那時中國需要極大的政治勇氣和金融鐵腕。

還有另外一種情況,即在國際熱錢做空中國的關鍵時期,美國國內出現了重大金融或者社會政治動盪,則中國有可能逃過一劫。但無論如何,我們應該徹底解決權貴既得利益擴張、內部人向外利益輸送、社會財富分配不合理的根本問題。

希望現實證明這是憂天的杞人。

来源:第一財經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