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廖祖笙:工潮蔓延勢所必然

2010-06-11 13:49 作者:廖祖笙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翻過網上那面「偉大的牆」,這段時間不斷在海外網上看到圖文並茂、群情激憤的罷工消息。《蘋果日報》的相關報導,也為我們翻開了一本中國大陸近期工潮事件簿——

5月17日,佛山本田零部件廠罷工;5月31日,深圳鹽田國際和蛇口集裝箱碼頭貨櫃車司機罷工;6月3日,陝西兄弟縫紉機公司罷工;6月6日,深圳美律電子廠罷工;6月7日,江西一家生產世界盃足球的台資廠罷工,惠州亞成電子廠罷工,江蘇昆山書元機械公司罷工,佛山豐富汽車配件公司罷工;6月9日,中山本田制鎖廠罷工;6月10日,上海統寳光電公司罷工,珠海偉創力集團罷工……

罷工來得這般密集,參與罷工者少則幾百人,多則3000人、7000人……我想應該不會是「不明真相的群眾」,又讓「黑社會」給「煽動」了,不然這「黑社會」的能量也太大了。就是讓「偉光正」來作推手,短時間內恐怕也「煽動」不出如此密集的罷工事件。

是這些參與罷工的員工素質低,不安守本分,喜歡搞事嗎?可素質普遍偏高,向來守分安常,多半形同聖人的教師隊伍,在這年月也沒能遵守「聖人所為,本分之外,不加毫末」的古訓,曾幾何時許多省區的罷課潮也同樣洶湧。

教師罷課也好,工人罷工也罷,忍無可忍「撂挑子」的主要訴求,無非是要求當局或是資方增加薪酬,使他們在做牛做馬之餘,能夠真正像一個人那樣,稍微體面一點活下去。罷課、罷工說到底就是勞資糾紛,是在爭取生存權。

這就是說,當前工潮的蔓延,主要原因就是工人們每月辛勞一場的結果,所拿到的那點血汗錢,並不足以應付他們日常所需的開支。在巨大的生存壓力之下,勞作在血汗工廠之內的工人們普遍意識到要想活下去,就須有所抗爭。

工潮蔓延勢所必然。在生活成本被不斷抬高的年月,教師罷課、工人罷工等根本原因是生活所迫。他們不是冰冷的機器,他們是有血有肉、有生存需求和尊嚴需求的自然人。社會收入差距的無限拉大,也加劇他們內心的不平衡。

他們一樣知道現在的醫院張開了血盆大口;他們一樣為子女要多接受幾年「優質教育」,就得被榨干所有而發愁;他們在勞累了一天之後,一樣希望有個屬於自己的棲身之所……而嚴酷的現實令其愁腸百結,於是只能走向抗爭。

罷課罷工基本上屬於本能衝動。這擔子挑著挑著,感覺自己挑不動了,或是在吃不飽、穿不暖中即便勉強挑了這擔子,所得的酬勞和所流的汗水不相匹配,自己的勞動價值沒有得到該有的尊重,「撂挑子」的本能衝動就易產生。

而憲法也說你有這衝動的權利。憲法說「中國人民掌握了國家的權力,成為國家的主人」,罷課、罷工者就是人民的一部分,就是「國家主人」的一部分,憲法沒說他們是奴隸是豬狗,可以任由奴隸主打發、壓榨或是任意宰割。

憲法說「人剝削人的制度已經消滅」、「剝削階級作為階級已經消滅」;憲法說「廣大人民的生活有了較大的改善」;憲法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罷工是示威形式的一種。

當然,在中國拿法律說事,這未免書生氣。博訊今天就有圖文並茂的消息說,河南平頂山棉紡工人罷工,當地警方竟貼出通告,「敦促參與圍堵平棉廠區大門人員主動到公安機關說清問題」。知道沒?罷工不能去「圍堵」廠門。

平棉工人雪上加霜,當初挂出「請共產黨母親給碗飯吃」的橫額,結果「要飯」沒要著,竟得「說清問題」。這等於是說,該廠的工人們即便會餓死,也不能向「母親」要碗飯吃,就是要飯,也要文明乞討,不能「圍堵」廠門。

那麼去荒漠上「圍堵」一堆沙丘,或是去外星球「圍堵」外星生物,是否就有「情為民所系」的「公僕」確真看到弱勢群體生存的艱難,就能免於到警局去「說清問題」呢?這我不得而知,人盡皆知工人們也一樣是要吃飯穿衣。

工潮蔓延勢所必然。在根本問題未解決之前,在國人巨大的生存壓力未確實得到緩解之前,這一波接一波的罷課、罷工潮,就是出了「說清問題」的通告,該也還會是按下葫蘆浮起瓢。我常常在想,善待人民,到底能有多難呢?

寫於2010年6月11日(廖夢君同學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殺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遙法外第1427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和相關照片是「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黨國公然剝奪!)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