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富士康與本田職工對社會不公的不同反應

2010-06-04 00:4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台資富士康職工自殺事件以及廣東佛山本田汽車配件廠職工罷工事件在海內外激發巨大的反響,與富士康有業務往來的美國企業紛紛提出要求對富士康職工的工作條件展開調查,中國的重經濟輕人權的發展模式也因此再度受到輿論的質疑。

路透社週二的報導指出本田汽車配件廠工人罷工事件意義深遠,顯示了中國的新一代的農民工正在重塑中國勞工的版圖。報導特別指出,中國新一代的農民工受過教育並且有很多是在城市長大,他們對官方支持的工會越來越失去耐心。路透社報導就此評論說,中國的罷工形式與其他地方截然不同,工人們通過罷工要求增加工資,而工會則極力阻止罷工的舉行。路透社認為中國的工會似乎沒有起到工會組織所應該承擔的調解勞資糾紛的作用。

中國勞工通訊在法國的代表蔡崇國先生向本臺介紹了他的看法:

雖然富士康與本田職工面對的都是工資待遇不公平這同一個問題,但是,他們所作出的反應卻截然不同。體現了中國農民工,中國民眾面對不公正的兩種不同的態度。一個是忍氣吞聲,陷入絕望;一個是據理力爭,捍衛自身的權益。

就富士康員工自殺事件而言,富士康職工的工資待遇十分低下,他們的最低工資只有九百多塊錢,職工如果不加班就無法維持生活。再加上富士康在企業管理上採取僵硬的軍事化管理方式,導致職工的生活、工作環境十分壓抑。況且新一代的農民工同他們的父輩不同,他們嚮往城市居民的生活方式,希望能夠繼續留在城市。然而,他們的工資收入卻使他們無法勾劃未來,這就使富士康職工的自殺率極高。

當然,富士康職工墜樓事件是否都應被定性為是自殺這一結論似乎目前似乎還沒有獲得一致公認,我們姑且認為他們是自殺。這些自殺事件引發中國社會的廣泛討論。中國的農民工究竟應該在中國社會佔據什麼樣的地位?應該如何解決上億名農民工的生存問題?中國的工會組織在哪裡?

廣東佛山本田汽車配件廠工人罷工的原因主要是由於工人工資收入過低,據瞭解,廣州本田工人的工資超過兩千兩百元,而佛山本田工廠工人的工資僅為九百元,還不到同行業企業職工工資的一半。而他們的工作強度相等。本田工廠的職工有許多都來自中小型城市,因為,我們知道,中國城市青年的失業現象嚴重,即使是大學生,都難於找到工作。這些年輕人是網路的一代。他們往往通過網路,通過QQ網與外界聯繫,尋找工作,他們彼此之間聯繫密切,利益一致。面對困境,他們並沒有選擇自殺,而是選擇了抗爭。這實際上顯示了中國民工也是中國民眾面對不公正的兩種態度,一種是因為控制嚴格而忍氣吞聲,選擇自殺的道路;一種是進行理性的抗爭。

這兩起事件都凸顯了目前中國企業所存在的嚴重問題。首先是工會名存實亡的問題。

這兩家企業的工會都由老闆任命,受到老闆的左右。本田企業所在的鎮工會居然毆打罷工工人,這在全中國幾乎都是獨一無二的,激發全中國的憤怒和蔑視。

其次是勞資談判缺乏機制。本田工人罷工活動持續了多日其中原因之一是廠方沒有及時找到對話的對象。工人遲遲不敢選派自己的代表,無法統一不同的意見,資方也無法同勞方進行談判。

當然,最後在工人、輿論以及經濟利益的壓力下,廠方似乎部分接受了工人的加薪要求。因此,這兩起事件的經驗教訓應該能夠為中國未來的勞資糾紛提供參照。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