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留學加國趣聞:從電腦盲變成電腦高手

2010-05-29 18:57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高中時代的我是一個不知不扣的"大老土",過著國內學子那種"兩耳不問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的生活,我知道的國際名牌,一個手的手指頭都數不到,現在回想起來最讓我驚訝的就是,我居然不知道"網路"為何物,要知道我才高中畢業五年,而這些年正是網路充斥著整個社會每個角落的時代,我在高中畢業以前,從來沒有個人電子郵箱,從來沒有玩過網路遊戲,也從來沒有體驗過網路交友,網上購物,甚至都不知道什麼叫Google。

對於我來說,我的生活就是教室,食堂,宿舍,和偶爾溜出校外給自己買些好看衣服。至少當時我覺得自己是幸福的,我曾經生活在一個像桃花源一般,不食人間煙火的世界,每天就是學習和畫畫,就像還沒有遇出過張生的崔鶯鶯,她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麼精彩,覺得整天在閨房裡待著也挺好。可是,高中畢業入學上海戲劇學院沒多久,我就出國了。我當時並沒有意識到一個年輕人和時代脫軌有什麼深遠的影響。我,一個"大老土"就拿著國外大學的錄取通知書,興匆匆地出國上學了,居然還報的是高電腦技術要求的電腦圖形設計專業。

還沒上學呢,我就傻眼了,學校所有的選課,註冊,下載課程表全是用電腦操作,我連上網都不會,我根本無從下手,我偷偷地用眼角瞄向我的"左鄰右舍",希望從他們的電腦屏幕上看到一些操作辦法,只見他們的雙手在鍵盤上上下飛舞,而他們的手指在鍵盤上靈巧地擊打,不要說偷師了,就連根汗毛都沒學到。等他們拍拍屁股走人的時候,我才意識到,好像選課的那張表格上已經都成灰灰的一片了,原來,好的課時和課程已經全都滿了。於是,我不得不找到電腦室裡幫助低年級學員的電腦指導員,請求他們幫我登記第一學期的課程表,於是,我的第一學期每天的課都是早上八點。在國外,一個年輕人不會用電腦就和不會說話一樣希奇,我的同學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可以隔離在網路之外,我在加拿大學校上課,所有同學都能理解我剛來加拿大英語不好,對他們的文化生活不瞭解,或者沒有任何電腦技術背景,但是,不會上網卻使我背上了異樣的眼神。

我在學校有幾個白人好朋友,他們都是義大利人和匈牙利移民,一說話就激動,還有外加很多肢體語言來配合他們說話的內容,我就謙虛地問他們,怎麼樣可以很快地提高電腦技能?他們的電腦技術是怎麼學來的?有沒有去過外面上過什麼輔導課?他們聽了哈哈大笑,倒不是嘲笑我的問題,而是,他們特別高興友人"崇拜"他們高超的電腦水平。留著大鬍子的Paul告訴我,從小打電腦遊戲打到大,你的水平也會很高超的。瘦高個的Don告訴我,從來沒聽說學電腦還要人教的,只要每天去下載電影,網上聊天,網上購物,一會兒你就變得離不開它了。我覺得他提到電腦的時候就好像講到他的情人,那股親熱勁把我的汗毛孔都激起來了。

從他們左一言,右一語中我體會到,好像他們的電腦都是無師自通,而且各個都是精通,每當學校教什麼新的軟體,他們好像都已經瞭解一二了,所以,學習起來的時候特別輕鬆,而且他們每個人都是出色的電腦維修師,每當電腦出了這裡那裡的故障,對我來說這意味著不可逾越的障礙,而對他們來說卻是小菜一疊,無論軟體硬體的問題到了他們手裡,都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淹。而他們說的"學習方法"都是國內家長唯恐避而不及的東西,什麼網聊,網上遊戲,網上購物。難道這些真的可以幫助我學習電腦麼,抑或者這些真的東西真的像國內家長告訴我的那樣,是百毒之首呢?

我覺得想要知道答案,只有自己親身體驗了。於是,在我大一的時候,我買了一臺最便宜的PC筆記本電腦,但是,我們學校裡要求的電腦是昂貴但高級的蘋果機而且,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操作系統,當我用軟體製圖的時候,所有老師教的快捷方式和我的家用電腦完全不同,就連界面也不一樣。這更加加大了我學習電腦的阻力,光是簡單的學習上網和使用電腦都讓我有些應接不暇,更不用說加入大量的專業軟體了。但是我沒有選擇,我只有努力地去適應。於是,我總結了兩個方法,一個就是多問,而且要不恥下問,我的簡單的電腦入門技巧是從比我小七歲的堂弟那裡學來的,而我的專業電腦軟體技巧不是從老師那裡學來了,因為老師總是為了符合大多數的水平的,他們講的實在太快了,我起先根本就跟不上。大多數都是從同學,和電腦室輔導員那裡偷師的。第二個辦法就是多試,軟體裡有無數個功能和小工具欄,平時我沒事的時候就東點擊一下,西雙擊一下,軟體裡的每一個小按鈕都被我試了好幾遍。俗話說,熟能生巧,巧能生精。往往一個新的軟體在我的"多試"原則下一兩個月就能攻克。而學校要求畢業前學滿十個專業軟體的要求對我而言不再是天方夜譚。

而我朋友們告訴我的"娛樂學習"法也確實起到了效果,通過在網上"衝浪",電腦硬體和基本軟體很快對我而言都不再是問題了。而且,我並沒有覺得網路是什麼黃色和暴力的源頭,正常的上網對學生絕對是利大於弊。原來中國家長那麼多年對孩子描述成洪水猛獸的東西卻是如此有用,現在我終於理解為什麼我的白人同學們的寢室裡除了一台電腦什麼都沒有,因為現在,我也和他們一樣,電腦成了我最忠實的夥伴。

最有意思的是,在我大學三年級的時候,因為電腦成績優秀,我被聘為學校電腦室的指導員,輔導課後有疑問的同學。此情此景,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同學和老師好像早就忘記了那個當年到處問"弱智"電腦問題的我。但是,我想我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忘記當年那個怯怯的我,居然連hotmail都不知道,我想這就是中國封閉式的教育給孩子帶來的深遠負面影響。
 

来源:網文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