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元升值解決美國大問題

2010-05-20 14:04 作者:徐以升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自2009年底以來,美元指數從75升值16%到了目前的87。美元升值的巨大功用正在清晰顯示出來,那就是:資金湧入美國。

根據美國財政部數據,3月份海外投資者買入了1045億美元中長期美國國債,為2009年11月以來的最大買入量。中國投資者買入了187億美元美國國債,為2009年6月以來最大買入量。日本買入148億美元,為2009年9月以來最大買入量。3月歐洲投資者買入491億美元美國國債,其中英國投資者買入449億美元。

不僅僅是美國國債,海外投資者還增持了美國機構債和公司債。這是海外投資者至少一年來首次購買非抵押支持證券(MBS)機構債。3月份海外投資者買入220億美元機構債和MBS,為2008年6月接管之後的最大機構債買入量。其中,海外私人投資者買入195億美元,官方投資者買入25億美元。

這些數據還不能描述資金重新回歸美國市場的巨大轉變。

要知道,整個2009年,美國債券市場發行了淨規模1.75萬億美元,但美聯儲通過各種手段購買了其中的1.54萬億美元,市場只消化了2100億美元。

而2010年,美國債券市場淨髮行規模為2.22萬億美元,美聯儲購買的限額卻只有2000億美元。2010年的美國債券市場需要吸引2萬億美元以上的資金。由於美國不能像日本那樣由國內資金來消化,這其中的絕大部分都需要吸引外部資金流入美國。

這一度是去年底、今年初全球市場對美國金融體系最大的疑問。但卻被同時爆發的歐洲主權債務危機解決了。歐元貶值推動的美元升值,將巨量資金推向了美國市場。美國國債短債超過4倍認購、長債超過2.5倍認購,顯示出了市場的熱情。

要知道,這種熱情認購是發生在兩個市場的幽靈——美國通脹風險的加劇以及美國巨額債務的可持續性——一直沒有消失的情況下。這更凸顯了投資者對美國債券市場的熱情。

這就是美元升值給美國經濟和金融體系帶來的巨大利益。從這個角度來說,強勢美元顯然符合美國的根本利益。「出口倍增計畫」等實體經濟層面所需要的弱勢美元,顯然處於次要地位。美國3月份438億美元的貿易赤字成為2008年12月以來的最高水平,一季度累計則達到1168億美元。

行文至此,我們可以來將人民幣和美元、美國經濟和中國經濟做一類比。

由於盯住匯率機制,2009年底至今,人民幣跟隨強勢美元大幅升值,也產生了近似一樣的效果:出口競爭力削弱、資本大幅流入。

自去年底至今,人民幣對歐元從10.2升值至目前的8.3的水平,半年升值幅度超過18%。本週一,中國商務部發言人姚堅表示,人民幣兌歐元升值,加大了中國出口商的成本壓力,也將給中國對歐洲國家的出口造成負面影響。

資本流入壓力同樣嚴重,今年一季度外匯佔款增加7478億元,增幅達78%。4月份單月增長3747億元,環比增長1000多億元,流入在持續中。但由於中國沒有發達、開放的金融市場,巨額資金流入並不能像美國一樣被實體經濟直接吸收。自2003年至今,在持續單邊升值預期之下流入的投機資本,大都在虛擬市場遊蕩獲利。

從資金流入用途的角度比較中美兩國,可能從另一個角度說明,人民幣亟須從盯住美元回歸到參考一籃子貨幣。在美元升值背景下,通過人民幣對美元的貶值,來實現對整體籃子貨幣的穩定或可控。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