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旒生專欄】《文成天下》之花神宮(劇本)

2010-05-02 15:15 作者:林旒生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本故事純為虛構。

第一

宋為元所滅時,有些有見識的貴族舉家遷隱於大山之內,修建宮室,不為外人所知,花神宮即為其中之一,本劇中的花聖宮,坐於某山谷之下,有房五間,中間者為主房,主房上有殘匾上書南離妙花神宮,乃系篆文寫成,體若飛鳥之形;花神宮原有院牆,但已傾圮,牆內外環生海棠、芍藥、芙蓉、石榴、蜀葵、桃樹、梅樹眾花,桃樹佔多,此外還有不知名者;神宮外略十步有小溪,迤儷自去,溪上長紅葉,皆矮小若箐,枝椏茂密,偶爾有水鳥遊戲;神宮之左右皆為山谷,高百丈,峭壁直立,故不為外人所知也;神宮前後有空地,白天有日照,晚上見月,門前有一彩塑之獸,須毛怒起,即所謂「抓天獸」者。

第二

於玄天某一天境,有一道冠仙人,冠為蓮花,衣服上火焰之紋,流明渙彩,伏闕不動,左右有神將脅持;神將者一為青龍星君,一為白虎星君,青龍持劍,白虎持斧,光焰煥發;良久,有一帝君為諸仙所圍出來,帝君侍眾為八卦眾神,各自頭頂有八卦之形;帝君道:太陰真君,今罰你到南贍部洲作三百年值日花神,主持六道草木毓育,你甘心否?那伏闕仙人頷首道臣犯天律甘受其罰,但請我主寬赦,帝君見此,轉身迴鑾,身後諸仙一一依次跟進,有捧龍寳者,有持仙芝者,有舉神果者,有提鼎爐者,有張日幡者,有轉火輪者,如是不等。

第三

太陰真君被神將脫去道服免去道冠,跣足落在一青雲上,隨神將來至花神宮。

神將道:太陰真君,此為你受罰之所,你因犯殺戒,上帝故貶你至此體會上天好生之德主持人間花事,請好自為之,你之殊大神力上帝命我也將收了。說畢,太陰真君身形登時變小,略與人類無二,且成女身。

神將亦苒苒隨雲而去。

第四

太陰真君既已為謫,離原神位遂自改號為百花宮主,居於此南離妙花神宮,每日掃除庭院。

花神宮外之眾花一時亦競相開放不似人間,諸類寳萼,香瀉一地,儼然花蕊之國,雖然空山寂寂,但上下天籟愜合,百花宮主也慢慢習慣了。

第五

百花宮主於每月元日子午之時都要擬表上奏。

其時花神宮內外都很安靜,但聽百花宮主祝道:於皇在天。恭列下土。南離妙花神宮仰瞻上聖。時日協和。諸蕊咸成。謫仙攝位。當供厥功。不負高穹。

祝畢手中有一道神符飛至天上。

第六

不久百花宮主感到一點孤獨,竊想自己的變化、飛騰之道術仍在,何不點化此地之精靈,以為雜劇伎樂,一則可以解悶,二則也是體會萬物有靈,於是口吐神光,將南離妙花神宮左右眾花一一賦予三魂七魄,只見從桃樹跳出了小兒模樣的小兒,從芍藥跳出了女孩摸樣的女童,從芙蓉跳出了玉女,從海棠跳出了羊鬢道童,從石榴跳出美少年,至於蜀葵卻變化為孔雀,大家濟濟一堂,眾口鼓噪,偌大的花神宮立刻熱鬧起來。

桃樹小兒尚無法言語,但會嘻嘻哈哈的笑;玉女共舞蹁躚;美少年們各作書生之態;羊鬢道童卻會轉經誦道;孔雀卻徊翔於上下。

諸等精靈一一向百花宮主唱諾行禮道:我等草木,居茲百年,今沐宮主之神以成人形,此日月之丕德,勿敢忘也,請獻雜劇以為讚頌。

百花宮主微笑致意。

第七

諸等精靈變幻雜劇,各陳其妙:桃樹小兒口噴焰火,或各拿蓮花踴躍潛行,或飛竿上樹,或騎於孔雀之身;玉女持箏曼謳,裊娜踏步,顧盼自如,或分花如雨,繽紛璀璨,回光流波;美少年們吹笛和樂,排成隊列演奏文成之曲;羊鬢道童竭力變化,變為天尊列宿諸真,俱作朝元仙仗,又備現出海陸七珍,一時雲氣氤氳,眩目非常。

俄而整個南離妙花神宮霞翻騰,驚得附近諸地祗也騎著白鹿、山豹、木蛟、水獸前來觀看。

第八

地祗齊往百花宮主頓首道:不知真仙駕到,有失遠迎,不知真仙來自哪處仙鄉?百花宮主道;我亦不知來自哪處仙鄉,戴罪之人,在此自娛而已。地祗中有一青衣老者,類水中仙也,趨前再拜道:我類想請教於真仙道德之術,真仙可否賜教?百花宮主道:我何有什麼道術?現惟知奉真性。地祗再問,百花宮主甚惡之。於是彼此不歡而散。

第九

自是未久,天上烏雲傾倒電火奔馳,空中有金甲神作聲道:上帝念你道德致遠,故罰你在此思過,你竟在此逞妖,昨本地功曹參你放誕法軌繼作不道,今我十二丁甲神奉雷府教敕著你速死,轉為人間為人。言訖,諸雷火擊,百花宮主化為齏粉,南離妙花神宮亦起火,泰半為毀,惟余一閣,百花亦為之所傷有沮謝之狀。

第十

大明神宗萬曆年間某一年某一月某一日。

穀雨。

不知從何處得得而來一老一少。

第十一

一老一少來至花神宮。老者道:青兒,就在此停一宿如何?少者臉上有麻子,也親切道:阿爹,這裡居然像南都的宮殿一樣,不知道是誰造的?老者狀甚貧苦,臉也有麻子。老者道:阿爹又不能辯字,青兒,你上過幾天學,能知道這匾上寫的甚麼?老者抬頭望匾額。少者道:有些缺了,那好像是「妙」字,那好像是「神」字。

第十三

老者在閣房內歇息。

少者走出來看月亮,花神宮外月影斑駁,諸花如七寳之奕奕,前面亦不知何時長出一鬆樹,松甚葳蕤,松樹下有松鼠跳躑,左忽右閃,少者欣喜的看著,然後對著松鼠吐舌頭。

兩個桃花小兒見的真切,互相問道:他在做甚?

少者忙回頭道:練舌功。

忽然又吃了一驚:誰,是誰啊?

桃花小兒忙隱去。

少者回到房內,假裝睡了,又聽到外面有聲音:哎,你這麼大聲,都怪你啦。

少者害怕了,嚷道:阿爹!阿爹!

老者仍然熟寐。

少者把自己抱得緊緊的。

月影竟不見矣。

第十四

大明崇禎十年。

驚蜇後之三日。

花神宮已為諸花林所圍繞,春雨霏霏,青鳥徘徊。

某一日來一羊鬢道人在此停留,嘆道:幸蒙真仙提拔,自今已二百年,真仙受天譴,我竟脫逃,遷去東蜀藏於洞內煉形已成小道,今望舊宅,何其惘然也歟?

羊鬢道人題詩於壁。

兩桃花小兒聞聲顯形,羊鬢道人見了呵呵一笑,說道:劫余百年還有爾等老貨,也罷,且隨我去,也是上蒼造化,不久真仙轉識之體亦當來此一遊。說完袖了那兩桃花小兒,從容而去。

第十五

大明崇禎十年。

八月。

你如何知道還有這個地方?——一老者問一青年。

俺就好像這個地方跟我很熟——青年為老者做好一個可以睡下的草榻,一邊道。

青年神宇之見若有若干陰恨之氣,腰身佩劍,怒發若戟,踏步如虎。

老者卻有些老態,動作緩慢。

秉忠——老者輕咳了一聲,對那青年道:你說說,為甚我們老被官軍打敗?

青年猶豫了一陣道:闖王,你老太老實了,大家都哄你,你還當寳,作戰是詭道,太老實了不行。

老者道:秉忠,這樣吧,如果這次我們還能東山再起,我就把十營的老兵交給你,聽你調度,我想你是可以打下谷城的。

青年有些高興,但忍住了,對老者道:闖王,我不想去做,自成不服我,而且我們這次的慘敗也全是他的功勞。

老者想了一會道:秉忠,你才是我的根本,你的忠心我不是不知道,不過,我對他另有安排。

第十六

青年走到一大桃樹下,舉劍亂砍,口裡大喊道:殺!殺!殺!殺!殺!殺!殺!

桃樹為之而斷,忽然天上響了猛雷。

第十七

青年夢之一境,其有宮殿,上書大赤天,只見仙嬪無數各持花囊向他撒花,他正陶醉,突然閃出一位天將舉起一對金錘就向他開打,他回身撥劍還擊,不想被天將打在身上。

哎呀——他渾身是汗的坐了起來,一邊摸劍。

秉忠,你又做惡夢了?——老者也被驚醒。

這次不一樣,太真切了——青年道。

回去我叫張道士給你驅邪——老者仍帶著睡意道:魔障!又是魔障!

第十八

青年在花神宮旁的小溪一邊挽發一邊看著自己的影子,影子變成一位戴平天冠的帝王;接著他抓了一把青長如秀鬘的香草如狼一樣的狠狠嗅了一陣。

第十九

青年與抓天獸彼此對視,抓天獸更為高大但青年更為傲慢。

第二十

大明弘光二年。

小寒之前五日。

略有幾十人之兵士於花神宮外建帳宿營。

兵士們皆著鎧甲。

其中有將軍者,類王侯,此外有一大麻子先生,將軍者甚敬之。

第二十一

兩將校外出拾柴,埋怨道:那個大麻子,正路不走,偏要我們走這山谷,天氣這麼冷了,這哪裡找得著乾柴?

將校甲道:你還說呢?你還不是想走近路。

將校乙道:難道你不想走近路?不過,沒有人會想到這裡還有一處花林,也不知道誰在這裡修房子,說實話,這房子還整齊,可惜只有一間,傍邊那些像被火燒了,你說這裡那裡來這麼大的火呢?

將校甲道:我又如何知道?大麻子說他以前來過。

將校乙道:大麻子本來就是這裡的人嘛,他幹嗎要到到處去說書呢?難道他去南都就一定可以封侯拜相不成?也只有我們大帥把他當個人,他一個說書的,就能安邦定國?

將校甲道:還別說,大麻子說書說的真好,我也聽進去了,感覺在吃狗肉一樣,爽利得很,哎——你那裡有一根柴火。

將校乙道:我也聽過,他說武松打大蟲那一段,百聽不厭。你說,餵,你說這個地方會有大蟲嗎?現在這麼大的雪?

將校甲道:難說,不過我們打過這麼多次仗,還怕大蟲嗎?靼子我都殺過幾個。

將校乙道:靼子就是氣力大,它奶奶的,它們氣力大。

第二十二

麻臉先生與將軍者烤火吃酒。

將軍者道:先生打的譬方,說到我心坎上去了,福王太無能,老子早就曉得他不是當皇帝的料,加上一些沒有鳥的東西挑撥,大明遲早會毀在這些人身上,這次出去就是要清君側,這次,我聽先生的。

麻臉先生道:大帥就是現在的關羽,講義氣,我讀了這麼多書,我常在想,從古到今,江山換了無數,帝王將相也換了無數,唯一不變的就是義氣,大丈夫的義氣,那是與日月星辰一樣不會改變的東西,是我們大丈夫的大傢伙,沒有它我們就是油蚱蜢,就是娘娘腔的小不二,活著也沒有甚麼意思,來,大帥,我們再喝一杯。

將軍者道:說的好,如果我左良玉不講義氣就是油蚱蜢、小不二——來!來!我們干了!

第二十三

麻臉先生在花神宮外散步,雪地裡有幾隻寒鴉,眼力所及,從遠到近,俱為白雪所染,花神宮儼然一冰壺世界,惟見宮外積雪堆中有梅花幾枝,如矮珊瑚樹,不時傳來冷香陣陣。

麻臉先生折了梅枝在雪上寫字,字是精忠報國。

寫就,嘆了口熱氣。

第二十四

兵士們列隊繼續前行。

將軍者領軍,麻臉先生邊走邊回望花神宮。

幾隻寒鴉立於枯樹上。

第二十五

大明永曆七年。

立春之第二月

花神宮不知從何時又來了一隊人。

有一些宮女卻在花神宮之花林嬉戲。

花神宮之桃樹已著綠萼。

宮女皆靚裝,皮膚白而艷瑩。

有宮女在花林內用吳語歌唱。

其詞道:

江南何處桃花開,桃花一去不復還。

桃花偶看江上月,月下雙影共徘徊。

綠波曾經春為水,春江桃花落碧苔。

桃花明月當相識,月下桃花美人來。

第二十六

花神宮外眾文臣皆緋衣跪在一位體態略胖之中年漢子面前。漢子左右立兩金甲武士,狀軒昂若無敵者。

文臣之一為一老夫,鬚眉為雪,只聽在向中年漢子說道:陛下,老臣與寧南侯同李逆大小數不百戰,豈為愛此老命歟?今天下宰割,胡虜犯國,正是臣等效死之秋。然事其有為有不可為者。事其有為者陛下當經營根本重地以圖復興。事其不可為者陛下豈以胡虜輕易播遷。故古之造鼎者,定也。今陛下去楚甚易,而將來再入楚難也。國家無定,百姓又何以安?洪武之季我大明雄起江南,為有根本之鎮,遂能征服九域,啟萬世之道禎。自陛下肇興以來,我朝擁麾百萬,握圖千里,然與戰,節節抵抗,節節敗退,形勢非我所主,其在陛下無有根本,今陛下如守根本之地,再以此勤四海之師,必能再擊北虜,一舉而攻克之,如此天下必望賢迎駕於陛下,國家必可光復,陛下前年春去吳越夏去廣州,今年又去楚,正所謂節節抵抗節節敗退者,老臣不知天下猶可為乎?

中年漢子不住點頭道:愛卿所言,朕當嘉納之,如是請愛卿早日休息,明日再做長計。

緋衣之眾議論紛紛。

中年漢子退入花神宮房內。

第二十七

中年漢子在房內與兩宮議論。

第二十八

日暮。花神宮之花林落葉翩動。

中年漢子觀賞宮女跳舞,眾文臣隨之。

中年漢子在大宴眾文臣。

花神宮外一片狼藉。

第二十九

翌日中午,有赤鳥站於花神宮殘匾上鳴叫不止。

眾文臣有人慵然醒來。

啊!皇上與兩宮走了——有一個人驚呼道。

眾文臣先後醒了,前後左右一看喊道:皇上他們先跑了,我們被皇上騙了。

於是有人哭了起來。

天啦!——那鬚眉為雪的老臣跪了下去——太祖洪武皇帝,臣惟盡臣節去了!

眾文臣有的泄氣道:皇上都不要這個國家了,我們還要甚麼?走吧!大家散了。

有一人怒道:老子乾脆去降清了!這個爛皇帝。

第三十

翌翌年之翌年,亦不知奉何為正朔也。

芒種之翌翌日之翌翌日。

有一老者杖行至花神宮,老者衣服破舊,滿臉麻子但皮膚有些黑,嘴角不停的動著。

老者表情茫然,口裡道:我們大明完了!我們大明完了!我們大明完了!我們大明完了!

走到花神宮旁的溪水上仍念叨著:大明完了!大明完了!大明完了!大明完了!大明完了!我們大明完了!

第三十一

花神宮溪水旁有一團青簇簇之野卉,中有小花,花若喇叭,從一枝所生而衍發四朵,其色微紅,纖條柔弱,當風不勝裊娜,麻臉老者摘下一朵,手裡戰抖著凝視之。

第三十二

花神宮依舊如是,一日復一日,一年又一年,終於有一日又有故人來訪,只見一道士踏歌而來,立於花神宮外祝道:伏以太一之道,共生六途之祥。真君下世,爰有勝因。此辰即到,神符歸位。敕命天丁六甲急急如律令。本地地祗觀得真切,只見有一道碧光從花神宮衝出,落於道士手上。

地祗趨前作禮一看,原此道士即為逃出去之原羊鬢道童者。

因問羊鬢道童者道:所為何來?

羊鬢道童道:先真君下世,我上帝暗予一神符藏於此宮之內,以鎮真君魔性,今遣我來收之。

地祗見其碧光漣漣火焰非常問道:此神符何字也?

羊鬢道童道:成,住,壞,滅。

因相與大笑,故又與地祗共住花神宮月餘。

http://bbs.secretchina.com/viewtopic.php?f=31&t=5934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