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晚年毛澤東令人震驚的話:我要和江青離婚,到哪起訴?

2010-04-27 23:15 作者:孟錦雲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1976年毛澤東的身體每況愈下。隨著身體時好時壞,他的情緒也隨之變化,變得急躁,容易發火。

這天上午,毛澤東提出去大廳裡坐坐。小孟扶著他穿過十幾米長的寬寬走廊,來到了會客廳。坐在大廳裡,毛澤東提出要看看當天的大參考報。小孟趕緊把報紙拿來,又給毛換上看書報用的眼鏡,然後搬過一把小沙發椅子,坐在毛對面,用手舉著報紙給毛看。

這是習慣的做法。因為毛澤東的手抖得厲害,所以自己看書看報時,就讓小張或小孟給他舉著。小孟一邊舉著報紙,一邊注意著毛的目光所及,隨時調整著位置。不知是累了還是疏忽,上升的速度超過了毛閱讀的速度。「啪」的一聲,毛澤東用手把報紙打掉在地。小孟嚇了一跳,趕緊從地上撿起報紙,連忙說:「主席,對不起,是我不好,您別生氣。」「滾出去。」毛澤東大聲地吼著,臉也漲得通紅。

小孟當然沒就此「滾」出。她知道,這是毛心情煩躁的表現,他常常喜怒無常,一點兒的事情,就使他激動。晚年的毛澤東,內心世界更是矛盾重重,各種心態交替出現。

這天,毛澤東又在那裡似睡非睡地靠在沙發上發呆,右手的拇指還在不停地彈著食指。心裏裝不下事的小孟,終於壓抑不住好奇,輕聲地問:「主席,您怎麼啦?是不是身體不舒服?還是有什麼事?」

毛澤東把微閉的眼睛睜開,苦笑著回答:「要說不舒服,這段時間是天天不舒服,許多事情,身不由己噢。身體是革命的本錢,看來,我的本錢已不多囉。」

在十幾分鐘的沉默之後,毛澤東突然對小孟說:「孟夫子,你看我發愣,覺得奇怪?我自己也覺得奇怪。我這個人,不願在回憶中過日子。可最近,不知怎麼的,一閉上眼,往事便不由得全來了,你說怪不怪?」

「主席,我聽人家說過,只有在現實生活中不痛快的人,才愛回憶往事呢。」這脫口而出的話,儘管在毛澤東的臉上沒有現出不高興的神態,但小孟隱約地感到了不妥,突然停住了話頭。

看小孟突然不講了,毛澤東蠻有興趣地說:「孟夫子,講得不錯嘛,我還想聽下去呢。」

聽到毛的肯定,小孟就和毛澤東探討起來:「主席,我覺得您除了身體不好之外,其他方面都挺好的。您這個人就是怪,不愛治病,有病哪能不治呢?我要是您,我就趕快治好病,整天都會高高興興的。」

「整天都會高高興興,那是你小孟,我的孟夫子噢。」

「您是主席呀,您什麼辦不到啊。您忘了,決定華國鋒當總理,您也不用商量,只在床上躺了兩天,就決定了。」毛澤東被小孟的坦率感染了,竟然哈哈大笑起來。

毛澤東忽然沉默了一會兒,便又接著說起來:「有人說,我的話一句頂一萬句,言過其實,說過了頭嘛。不用說一句頂一萬句,就算一句頂一句,有時也辦不到。我說要把有的人攆出政治局,分道揚鑣,硬是攆不動,分不開嘛!」

聽到這裡,小孟知道毛是在講江青了,這是小孟始料不及的。突然,毛澤東向小孟提出個意想不到的問題,語調依然那樣緩慢而平和:

「孟夫子,如果全國人民都知道了我和江青離婚的消息會怎麼樣?」

好像並不等小孟回答,接著便自問自答了:「孟夫子,你是答不上來的。離婚,我到哪裡去起訴喲。離婚,總要辦個手續吧。到那時,不知道是法官聽我的,還是我聽法官的,那可能要大大熱鬧一番。」

這是小孟自進中南海以來,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聽毛主動談江青。


 

来源:《走進毛澤東最後歲月》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孟錦雲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