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薄熙來在重慶召集集體示威 挑戰中南海

垂死掙扎 薄熙來糾集文人墨客重慶「示威 "

2010-04-01 22:37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前香港文匯報駐東北辦事處首席代表、高級記者姜維平3月28日發文表示:今天的重慶新華網報導說,200多位作家今日來到重慶召開大會,將討論中國文壇的十大問題,但我認為這是一個表面上的幌子,慣於挂羊頭賣狗肉的薄熙來,實際上是利用中國的作家為自已造勢,企圖在中共18大之前大造輿論,與其說這是中國作家的一次行業聚會,不如說是十八大爭權失勢的薄熙來,求助於文人墨客的一陣哀鳴,一次集體示威罷了,所以我奉勸這些著作等身,才華橫溢的作家們,切不要被薄熙來的花言巧語所迷惑,不要被金錢美女所打敗,不要被美味佳釀所沉醉,總之,對薄熙來應當保持高度的警惕。

文章道:今天的重慶新華網說,張賢亮、張抗抗、賈平凹、阿來等作家,從今日起一起出現,中國作協七屆九次主席團會議和中國作協七屆五次全委會將在重慶拉開帷幕,200多位國內頂級作家將陸續來渝,連重慶作協主席黃濟人也感嘆:「自抗戰後,重慶就沒有一次性來過那麼多的作家了!真是一場文化盛會!」這句話已經道破了天機,他以抗戰劃線,強調作家雲集的陣容和氣勢,實際上是中了薄熙來挑戰北京中南海的計謀,它打破了同類會議在北京舉辦的傳統作法,其目地是顯示薄熙來開啟了一個新的時代,並問鼎國家的未來,它突顯了太子黨薄熙來失勢後做困獸決鬥的掙扎。

該報導說,據瞭解,本屆大會為期7天,在大會上,作家們將暢所欲言,探討中國文壇的各種問題,並為重慶文化發展進言獻策。昨日傍晚,著名作家何建明、阿來、張賢亮、賈平凹陸續抵渝,為這場盛會提前預熱。我認為,做為一次作家聚會,討論文壇的各種問題都是份內之事,而一下子集中這麼多的人親臨現場,為重慶進言獻策,就大可不必,它充分暴露了這次會議的言外之意:薄熙來承偌解決全部會費的開支,並提供遊山玩水的條件,反過來呢,做為交換,文人們團結起來,舞文弄墨,要為重慶的政績大造輿論,為薄熙來重塑形象塗脂抹粉,為他18大前往上爬出謀劃策,總之,這是一次規模很大的公關活動,並耐人尋味地處於西南一隅,以巧妙的方式出場,似乎興師動眾,一呼百應,但我認為,這只能是幫助薄熙來張顯野心,聲嘶力竭,力不從心的最後一次衝刺而已。其實,在我觀之,這是一筆赤裸裸的政客和文人之間的骯髒交易,或許大部分作家混吃混喝湊熱鬧,心裏有數吧,但是,我還是有必要解析一下薄熙來繼「美術界十大掌門人聚會」之後,所搞的又一次表演,分析這次文人云集的利弊得失,或許對較正中國政局的走向是有益的。

其實,薄熙來從骨子裡瞧不起作家以及廣大知識份子,這一點頗像毛澤東,但為了籠絡人心和附庸風雅,他有時也和名作家,名詩人交往套近乎,也許大連的工人出身的作家鄧某的經歷最能說明問題。筆者80年代初在大連日報文藝部做編輯,與剛出名的鄧某頗有交情,一度來往頻繁,密切。 那時鄧某是大連市機電安裝公司的工人,非常喜歡寫小說和詩歌,上海出版的文學期刊《上海文學》首先發表了他的處女作《迷人的海》,筆者在大連日報第一次以嚴嶺筆名推介過他,當然,文壇最早最有權威肯定他的評論家是馮牧,政壇最早幫助他的地方官員是大連市委副書記於學祥,因為鄧某是工人編製,是於書記力排眾議,破格提拔他當上了大連市作協主席,由此人生命運徹底改變。這就是說,他的成名,社會地位的轉變,和薄熙來沒有任何關係,但他當了大連市長之後,貪天之功歸己有,不僅把經濟發展的成績虛構於自已名下,而且利用媒體大造輿論,把文化成果也據為己有,彷彿是他發現和重用了鄧某,為了通過鄧某等文人為其造勢, 薄熙來在各種場合搖唇鼓舌,收買作家們的歡心,並讓太太谷開來,恬不知恥地直接插手文藝界,主動和鄧某走得很近,企圖利用名作家為薄熙來捧臭腳,在遭到其婉拒之後,又翻臉不認人,後來鄧和他若即若離,如履薄冰,據說鄧某根據原前蘇聯間諜,大連普蘭店知青白平的親身經歷,深入採訪,筆耕多年,撰寫了一部生動感人的長篇小說,它集中表現了一代知識份子在一黨專制下苦難的心路歷程,和悲慘命運,但薄熙來的看家犬,大連國安局黨委書記車克民,局長萬國濤等人,極盡威脅,恐嚇之能事,阻止其出版問世,鄧某連談論它都不得不三緘其口,相反,他們三番五次地做工作,要作家們歌頌所謂主旋律,其真實用意是要鄧某為野心勃勃的薄熙來樹碑立傳而已。據大連多位作家披露,在被婉拒寫所謂「遵命文學」之後,薄熙來很是生氣,只好另外找人代言。中共15大召開之前,薄熙來一方面讓父親薄一波給山西希望工程捐款30萬元,為自已鋪路,另一方面,通過中南海某個要人,搞到一個列席代表的名額參加大會‘有後補中央委員的被選舉權’,他為了達到目地,安排馬仔進京把著名報告文學作家陳某某請到大連,提供各種採訪和寫作條件,向其提供了一面倒的虛假信息,使其撰寫了洋洋10幾萬言的報告文學《世界上什麼事情最開心》一文,由國內的大出版社隆重推出,企圖乘風借勢為自已爬上候補中央委員的寶座,營造有利的輿論環境,結果適得其反,弄巧成拙,在聞世震等遼寧地方官員集體抵制下,他以慘敗告終,一度病倒在大連友誼醫院裡,險些一命嗚乎。

現在,薄熙來的處境,不利的因素很多,一是自父死後,中南海沒有強勢人物撐腰,二是共青團派年富力強,後來居上,咄咄逼人;三是他假公濟私,恂私枉法,運動式反貪打黑得罪了很多人,其中也包括利益集團內部的強勢人物,所以在寡不敵眾的情況下,他別無選擇,必須也只能進一步操控媒體,廣造輿論,特別是利用文人們的筆,為自已壯膽張目,挽回頹勢,特別是扭轉海外輿論對他的真相的揭露。總體來看,與10幾年前相比,最明顯的不同是,那時他是錦上添花,現在是垂死掙扎。因為他深知自已所犯下的罪行,如被清算,槍斃十個來回都不過份。

眼下,被薄熙來忽悠來重慶的作家們,應當從陳某某的經歷找到前車之鑒,陳某某發表了所謂記實作品《世界上什麼事情最開心》之後,不僅未推動薄熙來再上一個臺 階,而且還使他廣受指責,因為她走馬觀花式的採訪,聽信一面之辭,多有失實,故招致了作家同行的痴笑。90年代中後期,有一次在大連星海會展中心開會,筆者親眼看到,有一個崇拜薄熙來的女大學生粉絲,拿出一本早已準備好的書《世界上什麼事情最開心》,興致勃勃地擠上前請薄熙來簽字,他竟抓過來使勁地丟在地 下,臉色鐵青,兩眼斜視,特別難看,可見他對15大失利的慘敗,記憶猶新,痛徹骨髓,以致情緒失控。由此判斷,薄熙來並不真心尊重作家的勞動,他的腦海裡只有「利用」兩個字。

也許有的作家會想,我吹捧薄熙來可以發財,但另一個大連文人宋某某的遭遇已作了有力的回答。他原是80年代初,我在大連日報「星海」副刊工作時幫助過的眾多業餘作者之一,其才華出眾,後來任《東北之窗》雜誌的副總編,他的流暢文筆被薄熙來看中,薄曾親自提議他當上了副局級幹部,他也感恩戴德地為他的宣傳工作做出了巨大貢獻,此外還捉刀代筆,為薄熙來的岳父谷景生撰寫了有關一二九運動的回憶錄,但後來他的晚景並不妙,由於有人在香港《前哨》雜誌以筆名發表了題為《谷開來和馬俊仁的一場鬧劇》一文,他被薄熙來所懷疑,立即失寵了,此後鬱鬱不得志,患上了胃癌,薄熙來利用谷開來大辦律師所,變相受賄,發了橫財,但對宋某某也不伸出援助之手,以致其貧病交加,不得不撤回在大連某企業的小額借款,而此企業當時效益很好。2007年,該企業老闆於某某氣憤地對我說,這就是薄三的為人,宋某某給他賣命,賣了多少年?還給他岳父擦鞋,寫了數十萬字的傳記,現在得了絕症,他就不能贊助他一點錢治病嗎?!這件事充分說明瞭,宋某某給他搖旗吶喊,既未受到重用,也未能發大財,也就是說,薄熙來不過是把文人當成「革命的螺絲釘」,利用一下而已。

但多年來由於新聞媒體的謊言,像我耳聞目睹的這些事實,都被薄熙來等高官操控的鐵幕政治體製冷凍了,窒息了,歪曲了,不為眾人所知。很多作家,只能從官方的媒體上認識薄熙來的言行,故很容易受騙上當,既便是網上「翻牆」得到的信息,也由於身處體制之內,被其強權束縛和綁架,作家為了養家餬口,而不得不裝聾作啞。這更使薄熙來這樣的壞人肆無忌憚,屢屢得手。

據重慶媒體報導,本屆大會將對2009年度中國文壇進行盤點。明日,在中國作協主席鐵凝做完開幕主題報告後,作家們將對新世紀文學十年的走勢及其問題,當前小說創作的影視化傾向及其問題,當前小說創作的問題及突破方向,當前詩歌創作現狀,散文雜文創作的問題,大眾文化時代高雅文學存在的價值、意義和方式,影視政論片、影視劇創作的時代性與文學性,純文學的價值與市場關係等十大專題展開討論。此外,4月2日上午,大會還將專門就「網路、權益保護專題」的話題展開討論。我認為,上述這些議題都很有意義,但該報導至此,筆鋒急轉,又說,大會還要「為重慶文化發展建言 」。雖然做賊心虛,報導加上了一個「文化」的限定詞,但其真實目地已呼之欲出,昭然若揭。

報導說,據瞭解,本屆大會的一大特點是,大作家們將給重慶文化發展建言獻策。4月1日上午,與會作家將分成5個小組,討論文壇發展問題,下午,重慶市領導將與作家們進行座談,探討文學發展。‘我估計薄熙來又要表演一番了’屆時,中國作協副主席、天津市作協主席蔣子龍,中國作協副主席張抗抗、葉辛,中國作協主席團委員、江蘇省作協副主席周梅森,中國作協主席團委員會、海南省文聯主席韓少功等人,將就「文學的地位和作用」、「重慶印象」、「談文學與城市的關係」、 「談文學與現實的關係」、「談文學創作與經濟建設反腐問題」等議題展開討論。看來,中國作協拉開了強勢陣容,要為薄熙來領導下的紅色革命根據地重慶斗膽做大事了。薄熙來去年邀請了以張某卿為首的海外媒體老闆,在重慶搞了某協會年會,爾後多有報導在海外為其大造輿論;現在,不久前美術界的所謂「十大金剛」雲集山城,被筆者猛擊一掌,不知他們是否有所醒悟。薄熙來企圖一步步實現篡黨奪權的狼子野心,卻得到了一些不明真相的作家的響應。

難怪同版的另一篇文章說:「在這裡你會與作家相遇,作家們還將在會議期間觀看川劇《金子》,欣賞山城夜景,並兵分兩路深入到重慶的街頭巷尾進行采風,體會重慶的風土人情。那麼,作家們究竟會去哪些地方呢?讀者朋友們可要注意了,趕快準備好紙和筆,跟隨作家一起來個文化之旅吧!」原來,薄熙來已精心安排作家們去看一些革命景點,意在喚起他們對其父輩「豐功偉績」的懷念,目地是要為他和胡溫爭奪領導權尋找合法性,所以,在「作家談重慶」一欄裡,媒體引用了陸天明的話 (《大雪無痕》的作者):重慶是一座讓人尊敬的城市,我這個人很少對人低頭,但是,這次重慶的打黑行動讓我低頭。這一事件的重要性在於,它給了更多中國人以信心。

但陸天明不知道,更多的中國人得不到完整真實的信息,自然被薄熙來所欺騙,他自已也不例外。假如人民日報敢於刊出我寫的《薄熙來與北京昂道律師事務所》一文,相信追隨妄信薄熙來的人會風流雲散。我不認識陸天明,但張抗抗,何建明等許多作家則見過面,我還相信大部分作家不會像陸天明那樣輕意向權貴低頭!如果哪個作家有骨氣,有志向,就先不要下結論,更不要人云亦云,而要深入採訪,親自到監獄去聽聽黎強怎麼說,再聽聽王立軍怎麼說,再仔細想一想,為什麼薄熙來平息出租車罷運事件時,聲稱司機們「通情達理」,為什麼不久後他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讓黎強變成了」黑社會「老大?我奉勸作家們, 深挖一下薄熙來反貪打黑的真實動機和譁眾取寵,恂私枉法的罪行,而且首先要把他在遼寧貪腐護黑的內幕寫出來!所以我認為,陸天明之言差矣,文人的頭可斷,血可流,高貴的頭顱不可低!

来源:讀者推薦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