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觸目驚心的傷痕(組圖)

2010-03-30 03:53 作者:李若水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看中國記者李若水綜合報導】因多次遭關押而導致其患有肝腹水、心臟病的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民潘本余,在生活無法自理的情況下,於2010年2月21日被黑龍江齊齊哈爾市泰來監獄以體檢名義帶走後,目前仍毫無音訊。

據其家屬表示,2月21日上午,齊齊哈爾北局宅派出所兩名警察,其中一名姓邢,及泰來監獄三名獄警,同時來到他們的住處,表示受泰來監獄指示,保外就醫人員每年體檢一次,讓家屬出醫藥費4000元。之後,獄警帶潘本余到齊市第一醫院體檢鑑定,又說到泰來監獄做體檢鑑定給報銷,到齊市第一醫院體檢不給報銷,當下他們不知如何是好,就讓人讓泰來監獄獄警給帶走了。

十年輾轉各獄所 屢遭酷刑折磨

潘本余由於學煉法輪功,自1999年中共開始鎮壓後,屢次遭中共當局抓捕、勞教甚至判刑,先後被齊市碾子山勞教所一中隊、富裕勞教所、北安監獄三監區二中隊、泰來監獄等處關押。

據其之前自述過去屢次遭關押的過程,1999年,他先被關押於齊市碾子山勞教所一中隊,警察隊長姜佰利指使犯人踢他「窩心腳」,把他多次踢昏死過去,用涼水澆他,把他凍得抽搐成一團,用煙燙他,每天用塑膠管(小白龍)打他頭,把他的頭打得腫的老大,當時腦子都被打傻了,連簡單的查數都不會。姜佰利還對他叫囂說:「你學‘真、善、忍’我就打殘你,不給你飯吃,夏天把你銬到樹上餵蚊子。」

2001年2月,在富裕勞教所四大隊時,隊長賈維軍指使犯人將他弄到豬舍,對其毒打三、四次。一次在他被打了近一個小時後,又用板凳子打在他頭上,板凳都打碎了,導致他昏死過去。最後則是因為不斷用開水往他身上澆,身上被燙傷後才醒來。賈維軍常對他說:勞教所死幾個人算個啥!

2002年,被移送到北安監獄三監區二中隊時,副監區長張銅鑫數次把他關押小號(又稱禁閉),並且不讓潘本余睡覺,不給被褥,把潘本余鎖到地環上,一鎖就是一個月,說是要把人折磨死在小號。然後拿來讓他放棄學煉法輪功的「四書」(決裂書、悔過書、決心書、保證書)讓他簽字,他不簽,就將他的雙手反捧子,串到地環上,坐不能坐,躺不能躺,不到兩個小時雙手就腫得像饅頭。回憶起這段期間,餓昏是經常事。由於他的骼膊不過血,肱二頭肌肉都爛了,膀子骨縫長肉牙,疼痛難忍。戒具被卸下時,他雙臂仍是被鎖的姿勢,已經不會動了。當時他的血壓高六十,低三十,整日處於昏迷狀態,至2005年6月,終於獲釋。

但到2006年12月9日,他再度被抓,在派出所內被刑訊逼供,致使其吐血、臉部變形,後被送到市第二醫院搶救。後來被法院被判刑7年,於2007年4月被轉至泰來監獄。

在泰來監獄裡的情況仍非常痛苦,最後導致其引發心臟病、肝腹水、心肌梗塞、吐血、頭部腫大等症狀,生活無法自理。家屬曾多次要求保外就醫未果但獄方卻不斷回絕,直到2009年5月22日,在其生命垂危時,獄方和齊市「六一零」等部門才通知家人將人接回家中。


潘本余在泰來監獄被迫害得腹部水腫,不能進食;身體多處有煙頭燙和疥的痕跡


潘本余晝夜不能入睡,呼吸困難,只有此種姿勢才能喘息

曾經多次見義勇為

據其親友表示,潘本余學煉法輪功後多次見義勇為,在齊齊哈爾瀏園(嫩江流域)曾先後救過四個溺水之人。其中一個是齊齊哈爾建華廠三十來歲姓張的職工,當時此人在江對岸岸邊深水處嗆水喊救命,他跳下水,被溺水人死命抓住胳膊、撓掉一條肉,他還是盡全力將那人拖上岸。這個人得救後表示感謝並留下姓名,潘本余則回應:不用謝,能見死不救嗎?

如今潘本余卻不斷遭受監獄酷刑折磨導致身體異常,甚至在回家休養至今不到一年,身體尚未康復,肝腹水、心臟病仍極嚴重,根本起不了床的情況下,日前又遭黑龍江齊齊哈爾市泰來監獄以體檢名義帶走,目前仍毫無音訊,令他們焦急萬分。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