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杭州鞭炮脫銷 山西萬人簽名 從兩案看官場

橫河:杭州鞭炮脫銷和山西萬人簽名

2010-01-30 14:15 作者:橫河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今天和大家一起來看一下中共杭州市委書記王國平被免職的消息,以及山西省二萬多人簽名為一個殺死村支書的19歲的年輕人,要求保他這件事情。

內容摘要 :

1.杭州市委書記為何被免職

2.引起國際媒體關注的山西殺村支書案

3.從兩案的異同看官場

第一件事情就是中共杭州市委書記王國平在1月20號被免去了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的職務。在這個免職的會議上沒有提到為什麼免職的,一般認為他可能是因為在全國各個城市當中是最高調的力挺高房價,而導致民憤過大下臺的。民間也有人認為和他以及他的家族貪腐有關係。

王國平本人是高房價的最熱心鼓吹者和支持者,早在2008年10月20號的時候,王國平就在杭州市委黨校一個報告,就是叫作深入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活動宣講報告會上的講話,就在這個報告上他大肆宣傳高房價如何對國民經濟以及對老百姓有好處,他甚至聲稱房價大跌以後,最終的受害者是老百姓。當時引起了民間很強烈的反應。

以此相對應的、符合的,是王國平他是杜拜經濟的追隨者。杜拜是建立在中東沙漠上的一個所謂經濟奇蹟,完全是在沙漠上建起的一個夢幻般的城市。兩年前王國平到杜拜去走馬看花跑了一趟,馬上就被它的這一套發展理念和發展速度吸引,回國以後他凡是開會講話都要談學習杜拜。在他的倡導下,杭州市有上千名官員以各種名目到杜拜去參觀、訪問、學習,隨之而來的就是杭州市大興土木,搞城市和房地產的開發。

目前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國外,都認為中國大陸經濟目前有泡沫化的傾向,或者是泡沫化已經很嚴重了,那麼都認為最嚴重的領域就在房地產上,一旦這個泡沫破滅的話,將會引發嚴重的經濟危機。這個基本上沒有什麼特別不同的意見。而杭州則是中國各個城市當中土地出讓受益最高的城市,中國指數研究院就在1月8號發布了去年的全國土地出讓金的報告,全國土地出讓金2009年總金額是 15,000億元,比2008年增加了140%,而杭州這一個城市土地出讓金就達到1,054億元,是全國第一的,上海居第二,這是全國土地出讓金超過仟億的兩個城市;北京第三,但是只有928億元。作為一個杭州市,只是一個省會城市,結果他的出讓土地居然超過了全國所有的直轄市,而位於全國第一,那麼他的土地買賣和房地產開發以及引起的社會問題,嚴重程度可想而知了。

那麼王國平會不會是由於鼓吹高房價,由於出賣土地過多而被免職的呢?僅僅是出讓土地多,僅僅是因為學杜拜,僅僅是因為大肆開發房地產,我看恐怕還不至於被免職,為什麼呢?因為第一,全國其實都是這個情況,在出讓土地金,在房地產的開發方面,杭州只是說比起相應的城市來說,他的數量比較大、規模比較大而已,在性質上其實沒有本質上的不同。

第二,現在全國各地,地方財政的收入的主要來源就是土地的出讓。自從十幾年前,中央實行稅制改革以後,把大頭的企業稅都收歸國家所有以後,各個省市包括自治區在內,他們就必須要想盡辦法自己搞錢。搞錢的主要的方法就是出讓土地。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全國房價不斷的被炒熱,因為從房價的炒熱、從土地的價值的增值,地方政府能得到很多好處,而中央政府事實上是支持這樣的政策的。因為中央政府要收稅,就必須讓地方政府能夠自己去搞錢來解決地方財政。

既然它已經成為地方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了,中央就不可能用打擊的方法來讓地方財政崩潰。因為只要各地財政崩潰了,實際上中央財政也保不住,那中共的政權也就保不住。去年的數據,相當多的城市,包括北京的土地出讓金佔到地方財政收入的比例將近50%了。在這麼高的土地出讓金的收入情況下,而且是如此普遍全國,不管是沿海還是內地城市、不管是大城市和小城市都要靠土地出讓金來收入,所以中央不可能因為這個而去打擊他。

第三個原因我看就是房地產的開發,房地產的開發另外再加上政府主導的基本建設,這些是政府救市計畫當中最重頭的重頭戲了。自從席捲全球的金融危機發生以後,不僅是美國政府,中國政府也提出了天文數字的所謂救市計畫。中國政府提出的救市計畫是4萬億,這個4萬億再加上各地配套的18萬億,加起來有20多萬億。這20多萬億投入市場以後,基本上是投入到基本建設,就是以政府主導的基本建設和道路建設這方面。房地產也由於這個原因,而湧進了大量的現金,這就是為什麼在世界經濟危機沒有恢復,甚至還在加重的情況下,2009年中國的房市一枝獨秀,就是因為大量的資金湧進去了。所以房地產開發,也是去年中國的GDP在數字上不管說實際上達沒達到,至少在數字上,已經達到了國務院提出來保八的要求。其中這個保八,基本建設和房地產就佔了很重要的成分,如果沒有了各地瘋狂的這種賣地和建房的話,中國2009年國民經濟不可能達到保八,儘管可能是數字上的。所以從這幾個因素上來看的話,王國平在杭州所實施的,在政策方面,並不足以使他被免職。

如果說不是為了房價、不是為了學杜拜,是不是為了貪腐,王國平被免職的?王國平家裡的家族性的貪腐是非常嚴重的。在民間的流傳就是說,王國平的全家都是地產商。據說是因為大規模的涉足了杭州的地產,他們的家產至少超過 80億人民幣。他的老婆、他的兒子、他的親屬都以自己的名字或者是化名,在杭州各個大的房地產公司佔有股份,而且這個並不是一個秘密,在杭州幾乎是人人都知道的。王國平的太太原來就是廣廈房地產的財務老總,據說是因為犯了嚴重的經濟錯誤,而擔心王國平當官的途徑,所以就做了假離婚。

像這樣的整個家族涉及到房地產的炒作買賣和搜刮財產這個運動當中去,可以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個民間早就不是秘密了。既然全杭州都知道,而且他的這樣子的大家族,如此大張旗鼓的去做,省裡面或者中央能不知道?杭州市委書記畢竟不是一個很小的官。如此利用房地產發財,家產聚積到幾十億,如果說上面不知道的話,上面對官員的情況達到了如此耳目不靈的程度,這種統治離完蛋也就不遠了;如果上面知道也不管的話,這樣大規模的腐敗也不管,那這個統治也快完了。

他進行房地產的運作已經有將近10年的歷史了,一直沒有處理,到今天才來處理的話,顯然並不是由於貪腐的問題而對王國平進行處理的。對王國平的處理,最可能的是什麼?不會是因為房地產,因為對中央來說,國民經濟發展保八是必須的,而土地出讓是地方財政的基礎,不可能少的,基本建設又是拉動內需的火車頭,也是一定要繼續的。

房地產過熱可能或者已經產生了泡沫,做為中央來說,它是需要適當的降溫的,但是對房地產過熱產生的泡沫進行降溫,實際上和剛才所講的這一整套經濟發展是矛盾的。也就是說如果把房地產一下子降到零的話,那麼整個地方財政,整個中國的房地產和基本建設都要垮,並且國民經濟發展因房地產和基本建設而吹起來的泡沫很快就破了,所以這個經濟發展和給房地產過熱降溫是矛盾的。

中央要降溫,但是又需要經濟發展,所以要基本建設、要房地產開發、要出讓土地。既要降溫,基本政策又不能動,在這種不可調解的情況下,怎麼辦呢?比較簡單的辦法就是找一兩個民憤特別大的替罪羊,把他們撤職甚至法辦,來給民眾消消氣,而不是改變這種土地開發的政策。這是一個比較好的解釋,也比較令人信服的解釋。王國平被解職以後,杭州市據說鞭炮被賣得脫銷。

第二個事件呢,也是最近的,就是山西的張旭平殺人案。這個案子其實在去年8、9月份就已經開庭了,而且《中青報》也做了詳細的報導,到了去年12月份的時候,又一次開庭。最近還引起了國際媒體的高度關注,美國的福克斯新聞(FoxNews)、ABC新聞都轉載了美聯社駐北京記者的報導。這個報導怎麼會突然引起國際媒體的高度關注呢?國際媒體都是在1月20日前後關注這個案子,其原因就是最近在1月份的時候,這個案子的判決下來了,判處張旭平死刑。現在他家人、律師正在進行上訴。

值得關注的是什麼呢?張旭平這個作為一個19歲殺人案的主凶,他殺的李世明是村裡面的支書。這個案子本身並不特別大,在中國,2009年第一季度就有5萬9 千起群體案件的這麼一個土地上,這個案子並不是一個特別顯著的大案,但是它引起關注的重點是在於他的家屬徵集了2萬多個簽名,要求保張旭平,保這個殺人凶手。而國際媒體的報導是說,一個殺人者怎麼會成為民眾眼裡的英雄呢?他們以這個題目來關注這件事情。

那麼我們看一下被他殺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根據《中青報》的報導,說被害者李世明在世的時候頗有名聲,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仔細看一下《中青報》的報導可以看到,報導中談到的好的,都是來自上面的表彰嘉獎和各種頭銜;而報導當中不好的都是當地群眾的評價。我們看看他有過哪些所謂好的評價?說他任職17年,獲得過無數榮譽。比如說他連續6年評為「紅旗村幹部」,曾經是離石最佳扶貧新聞人物;2001年是作為模範個人稱號,最近的一次榮譽是2008年被離石區委授予五一勞動模範稱號。

而他所治下的這個下水西村獲得過很多集體榮譽。2001年的時候是省一級的先進基層黨組織;2008年是離石區委授予四星級黨支部。這也夠荒唐的,連黨支部都要評星級了,還幾星級幾星級的,跟旅館一樣。

而民間對他的負面評價也非常厲害,這就是為什麼能夠引起這麼多人關注,有這麼多人簽名要求保殺他的人。有意思的是民間對他的負面評價,也就是他所做的一系列壞事和他受到上面的表彰嘉獎是同步進行的。他任職17年,應該是從1993年開始任職的。而他最早毆打村民的記錄是在1994年,因為一塊錢糾紛就將人家痛打,而且用棍子打,被打的人的家屬到現在還留著那根棍子。那當然以後記錄到的,被他毆打、迫害過的,從村幹部到普通的村民,簡直是多得不得了。

這兩個極端的評價,一個是先進黨支部又是先進個人;另一方面就是一個地痞流氓,這兩者怎麼能重合在同一個人身上,而且是在同一時期同一個階段?實際上並不是上面不瞭解情況,或者是底下人故意搗亂,而反映的是官方和民間完全對立的價值觀和價值標準。正好說明這位最終被殺的村支部書記的惡行是符合黨的要求的。這就是為什麼他在底下犯多少罪、作多少惡,上面就給他多少嘉獎、多少光環。這在以前三鹿奶粉、三聚氰胺事件當中,三鹿的總裁、董事長也是頭頂了無數光環,而在做著殺人害命的事情。這都是一樣的,也就是說黨對官員的要求就是這樣的。

當地發生的一件最重大的事件,也是國際媒體報導的主要內容就是毀林事件。2000年的時候,村支書李世明毀林170畝,大概有2萬4千多株。當時做的是一個什麼項目呢?叫「炸山填溝造地」,我把它叫做農村的政績工程。因為農村不可能去造一個像迪拜那樣的大房子,不可能造像浙江省杭州市那些高樓大廈,但是它也可以搞政績工程,只要能夠創造GDP,只要能夠體現戰勝自然、戰天鬥地。即使到2000年還有這個概念。

由於毀林和伐樹,在這個過程當中,村民沒有得到補償。儘管在2002年的時候,當時呂梁行署的林業局已經認定這個案子是特別重大案件,而且是濫伐樹木的案件,要求把這個案子移交公安部門立案查處,甚至要求追究刑事責任,也就是說這個案子是成立的。然而不僅沒有人追究他的刑事責任,由於這件事情而上訪的村民,在這幾年當中,很多都被以敲詐勒索、損害公私財物、擾亂社會秩序等等罪名而被刑事拘留、被判刑、被勞教。所以當地民眾對於這個村支書的被殺不僅沒有同情,而且還對殺他的年輕人表達了最大的同情,大家簽名要求赦免他的死罪。

那我們來看一下這兩個案子有什麼異同的地方?不同的地方當然很明顯,一個是在東部最發達的地區,浙江省的杭州市;一個是在山西呂梁地區,這是一個非常窮的地方。一個是省會的書記,算是高官了;另外一個是村裡的支部書記,是在十品之外的,連官都稱不上。中國以前官分九品,九品官就是芝麻官了,就是最小的官,那也是縣官。縣到村,中間還隔著兩層,還有一級「鄉」,所以他連官都不能算。但是他們有一相同的地方,他們相同的都是一方的土霸王,在他管轄範圍之內,在他的權力範圍之內,這兩個人都是橫行多年,一個是10年,一個是17年,都是橫行多年沒有人能管的。

王國平的家族從2001年開始搞房地產,形成一條鏈,這條利益鏈,他自己批地、批項目給他的老婆和他的舅子;然後老婆和舅子在房地產公司,他們就蓋房子、賣房子給炒房的人;而他舅子的兒子、他的外甥又成立貸款公司專門貸款給炒房的人來賺取高利貸。這些事情在幾年前就是公開的,杭州人都知道。那李世明的事情也是方圓幾十里的人都知道,要不然就不會有這麼多人簽名來保這個所謂凶手了,這他們相同的地方。

它們另外一個相同的地方就是民憤都極大,一個作為杭州市委書記下臺,居然把杭州市的鞭炮賣到脫銷;而另一個被殺以後,居然在一個小小的只有24萬人口的離石區,就徵集了2萬多個要求赦免凶手的簽名,也就是說參加簽名的幾乎是整個地區的十分之一人口,那就說明這兩人都是民憤極大。

因為當政者下臺而導致鞭炮脫銷這個事情,以前聽說的還真的是不多,當然有可能其他地方沒有報導或者我沒有注意。印象最深的是1976年四人幫被抓以後,各地的民眾自發的遊行、放鞭炮慶祝,我當時所在的是江西的一個城市,市委市政府門口當時一天的遊行,整個門口的路上和地面上結了厚厚一層鞭炮的碎片,可見民心所向。沒有想到30年以後,一個城市因為一市委書記被解職,也被民眾自發的慶祝到這種程度。

那麼為什麼這些事情都只有鬧到不可收拾的程度才有人管?當然還有很多鬧到不可收拾的程度,還沒人管!根據警方提供的數據,被殺的李世明所在的村子有1600 多人,在2000年以來就有12個人被刑事處罰或判刑,24個人被行政處罰,有的是多次被罰。當然《中青報》的記者所核實的數據要高於警方提供的數據。

那麼這裡就有一個問題了,誰能給村民進行刑事處罰或判刑?顯然村支書是沒有這個權力的,那麼是誰在他的背後?在這裡刑事處罰的是警方,能給他判刑的是法院,所以也就是中共的司法系統在他的背後。換句話說就是中共的政權在背後支持他,要不然一個村支書,這麼多年下來,怎麼可能1600多人的村子要舉報他,居然沒有一個舉報能夠被鄉或者縣所接受,也就是被村以上的行政機構所接受的?

我們看到在這裡,也就是所有的社會矛盾都已經沒有緩和的閥門了,不管是司法機構也好、上訪機構也好、信訪機構也好,沒有,沒有解壓閥,在社會的最基層,所有社會矛盾的解壓閥都被封死了。

村支書是個什麼官?我們講過中國歷史上行政管轄只到縣,農村裡面是鄉紳管理。就說農村是一個自然鄉紳管理的結構。中共來了以後,原來農村裡面鄉紳管理的這些紳士們,受過良好教育的而且是文明的讀書人被殺、被管、被關,然後提拔一批流氓來進行管理。這個是中共自己說的,毛澤東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所列舉的,跟著共產黨造反的就是痞子。

所以各地村一級的機構、鄉一級的機構很多都被流氓管理。這個流氓就代表這個政權和這個黨,所以黨組織和政權的組織就一直延伸到最基層的村,以前是生產隊。導致受迫害的底層農民沒有任何伸張正義的途徑,這才導致這樣的悲劇發生。

2001 年的時候,也是在山西,一個叫胡文海的農民槍殺村書記和村會計在內的14個人,後來他被判了死刑。當時也是因為村支書和主任揮霍幾百萬元和橫行鄉里,告狀沒有人理,這個事情當時非常轟動。8年過去了,同樣還在山西省,這種事情沒有一點變化。事實上也不可能變化,因為中共就是要利用這些一直伸展到中國農村社會最基層的爪牙來進行統治,所以它不可能放鬆管理,也不可能對這些最基層的爪牙的為非作歹有任何作為。

這兩者相同的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他們兩個都不是行政官員,而是黨的官員,一個是中共杭州市委書記,一個是那個村子的村支書。當然,中共一直用黨來管政,在文革時期達到高潮,那時候叫做一元化領導。改革開放開始的10年,胡耀邦和趙紫陽做了一些工作,試圖讓黨政分家。所以在那一段時間行政正職起的作用越來越大,但是到了六四以後,特別是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後,由於黨政的分工不同,政治運動、政治迫害是歸黨委管的,尤其是黨委書記的權力就越來愈大,發展到今天連炒房賣地都是由黨委書記親自出面。

中共這個系統每天、每年、每月在大量製造生產這樣的官員,中共炒賣土地的做法和鄉村一級的官員的為非作歹,不會由一兩個替罪羊,一個、兩個人被判刑或免職,或一兩個人被殺而受到任何影響,這個社會矛盾只會越來越尖銳。謝謝大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