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重慶蟻族超10萬 「驕子」過年想家不敢回

2010-01-26 05:3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訊】據中國大陸媒體報導,他們被稱為"蟻族"——大學畢業的低收入聚居群體,拿著800-1000的月薪,合租狹小的房子,每天還得省吃儉用。按照"蟻族"的地域性劃分,重慶的"蟻族"可稱為"渝蟻","渝蟻"的數量,可能已經超過10萬。如今年關越來越近了,回家過年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但對"蟻族"來說卻是一大負擔。

據《重慶晨報》報導,這個定名來自於北京學者、北大博士後廉思。之所以將他們稱為"蟻族",是因為他們和螞蟻有著許多相似點:高智、弱小、群居,是猶如螞蟻般的"弱小強者"。他們曾經是"天之驕子",一走出校園,走進社會,就會是社會的"香餑餑"。而現在的他們,卻處在社會的底層,早出晚歸地工作著,日子過得如民工一般。

居:70平方米住六個人

樓道內燈光昏暗,發黃的牆壁貼滿了小廣告,這就是李立和幾位室友的家。去年6月大學畢業後,李立就和幾位素不相識的"同學"住進了這裡一套三室一廳的出租房裡。

李立家在陝西,畢業前就在石橋鋪一家電腦公司應聘到了一個銷售的工作。"大學是計算機專業,也算是對口吧。"李立現在是店面銷售經理,"800底薪,其他就要靠業績了。"

"一個月380元,加上水電氣要400多點。"這個三室一廳裡幾乎沒有更多的裝修和傢俱,主臥和次臥裡有兩個以前租客留下的簡易衣櫃,客廳的沙發已經露出了裡面的彈簧,唯一的空調在客廳裡,一到夏天這裡就成了最好的納涼"聖地"。

行:出門只敢坐月票車

來自四川資陽廖翔2009年畢業後,他就在沙楊路上找了一個合租的兩室一廳,學自動化的廖翔找到的工作,卻是在一家房產中介做置業顧問。

每個月基本工資600元,雖說有提成,但一個月最多的時候也就1000塊錢。加上房租分攤下來的300多塊錢以及水電費、手機費、伙食費等,基本上是入不敷出。"日子過得緊巴巴的,我又不敢跳槽,因為現在工作不好找,如果找不到工作,那我可就慘咯!"廖翔自嘲地說。

"上班就是走路到陳家灣,去看房的話,盡量選月票車坐。"廖翔說,自己只在第一個月簽了一個單,最近幾個月幾乎是白板,一個月的收入只有600塊錢,自己最近幾個月都找朋友借了錢。

食:中午晚上只吃小面

"年輕人怕什麼啊,隨便吃點也沒什麼太大關係的。"雖然很艱苦,但廖翔一點都不沮喪,為了節約錢,他早上只吃幾個包子,中午晚上就吃小面,"能省盡量省,現在找錢不容易啊。"

"生活苦是苦了點,但是有時候還是挺好玩的。"廖翔說,自己平時的休閑娛樂活動很簡單,就是跟朋友打打撞球,或者上上網,其餘時間就窩在家裡看電視。

思:過年想家卻不敢回

各大企業公司也都快放假了,但是這對廖翔來說並不是值得高興的一件事。廖翔說,自己已經一年多沒有回家了,同住的張志強也已經3年沒回家了。"想家,但是現在回去,指不定要被人笑呢!"

"我那些朋友回家,一堆一堆地帶著禮物,我總不能空著手回吧。但是親戚又那麼多,我又沒那麼多錢。"回家是件令人興奮的事情,但是在廖翔這群人看來,這反而成了他們的負擔。

渝蟻或超10萬

按照廉思在《蟻族》一書中對"蟻族"的地域性劃分,重慶的"蟻族"可稱為"渝蟻","渝蟻"有多大的規模?這是一個很難精確統計的數據。

在"渝蟻"較為聚集的石橋鋪石新路、石小路、渝州交易城片區,兩三平方公里的區域內,流動人口超過10萬人,其中不少都屬於"蟻族"。算上分散在其他各個區的"渝蟻",重慶蟻族數量或在10萬以上。

分布在不斷擴大

和成都蟻族聚居在高校附近不同,重慶蟻族的分布很散,一部分聚居在各大高校校內及周邊,以九龍坡黃桷坪,沙坪壩童家橋、磁器口、沙楊路,南岸四公里、回龍灣等地為主。而另一部分蟻族則主要聚居在中心商圈附近的城中村或城鄉接合部,以石橋鋪、白馬氹、高廟村,渝中區九坑子、十八梯等地,他們選擇住所主要為方便上班,在他們微薄的收入中也能節約下不少路費。

隨著城市改造的加速,"渝蟻"分布的區域也在變化,住房價格相對低廉的李家沱、兩路、一碗水、井口地區也有部分"渝蟻"聚居。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