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薩特與紅色中國

2010-01-08 00:13 作者:史東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薩特是二十世紀最著名的存在主義哲學家,同時還是出色的作家和評論家。他於1905年出生,1980年去世,一共活了75歲。

薩特與紅色中國(史東)

圖片:薩特(網路資料)

在他年輕的時候,薩特很崇拜現象哲學家胡塞爾,成了胡塞爾的得意門生。可是,當他讀了另一位哲學大師海德格爾的書之後,遂被海德格爾的存在主義哲學所折服。於是,薩特決定一輩子獻身於存在主義哲學的發揚光大。

正當薩特決定靜下來讀書學習的時候,第二次世界大戰於1939年在歐洲爆發。幾個月之後,納粹德國迅速地征服了北歐和西歐的大片土地,直接威脅法國。薩特很快地加入了法國反法西斯的陣營。

可是1940年6月巴黎投降,法國陷落,鬥志旺盛的薩特也不幸被德國人抓起來,當了俘虜,關進了集中營。但是,一年之後,薩特越獄成功,逃出了集中營。

戰爭結束之後,蘇聯大肆向西方推進,指使法國共產黨奪權。薩特在這個時期深受馬克思主義的影響,和法國共產黨發生了密切的關係,並希望在存在主義與馬克思主義之間作出一種調和,這在他的名著《存在主義是一種人道主義》中,得到了很明顯的反映。

六十年代,薩特越來越左,在法國幹起了類似中國紅衛兵似的極端行為,擔任法國共產黨控制的《人民事業報》和《解放報》的主編。1964年,薩特被授予諾貝爾文學獎,可是遭到薩特的拒絕,成為一大國際新聞。1968年,巴黎的學生掀起了打、砸、搶的暴力行動,薩特更是熱血沸騰、一馬當先、積極參與,和當時正在中國大陸進行的瘋狂的文化大革命交相輝映。

中國對於薩特來說是一個十分複雜的問題。五十年代中期,薩特的名聲在西方世界如日中天,他多次吹捧中國的政權。1955年9月,薩特滿懷期待與嚮往之情,到中國大陸進行了訪問。

毛澤東自認為是一個大哲學家,還專門會見了薩特和他的終身情人德•波伏娃。沒想到薩特對毛澤東的哲學素養大失所望,他發現偉大的毛澤東主席對現代哲學一竅不通,無法與之進行實質性的交談。

當時中國正在聲嘶力竭地批判胡風,薩特對此也非常反感。覺得中共對胡風的指控非常荒唐可笑。但是儘管如此,薩特還是利用1955年時的社會主義中國,來向歐洲人作政治宣傳。他說,共產主義在歐洲和中國同樣適用,有普遍的意義。

薩特在中國走了一圈之後,大大讚賞中國集體化過程中的所謂謹慎、克制的政策,認為頭腦冷靜的中國領袖絕對不會搞急功近利的強制集體化運動,絕不會有大躍進和過激的群眾運動。

可惜的是,薩特的話剛剛說完不久,中共就給薩特一個響亮的耳光,一下子扯起了人民公社、大躍進、和多快好省的總路線,這三面激進的紅旗,犯下了罕見的滔天罪行。從那以後,薩特對中國邪門的共產主義革命,再也沒有什麼恭維的話可說。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根據錄音整理,未經作者審校)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