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拆遷如殺人: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2009-12-18 09:31 作者:李泓冰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據媒體透露,國務院擬準備修改《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人們不禁感嘆,為阻止強拆而自焚的成都女子唐福珍,倘唐福珍之死,亦能終結和《憲法》、《物法權》牴觸的《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也將使國家依法保護私有財產不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空中樓閣。

然而,就在此時,又一起事件驚住了北京人:在海淀區四季青鎮北塢村,玉泉村民委員會在對居民席新柱家進行強制騰退時,席新柱自焚了。

還是強拆,還是自焚,還是自焚沒能擋住強拆的步伐,席新柱家和唐福珍家一樣,已成廢墟。不一樣的是,這次執行強制騰退的不是區政府,而是村委會。

席新柱自焚,應了那句話: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事件再一次暴露了強權對生命權的極度漠視。強制拆遷中,已經發生多起惡性事件,拆遷方認為被拆方以性命來訛詐,被拆遷方認為拼將一死或能阻止強拆。那麼,還要多少生命為代價,才能讓違背憲法和物權法的強拆行為壽終正寢?

違法強拆大行其道,帶來的另一個惡果是強拆行為的無限擴大化。人民的私有財產,似乎什麼人只要打著政府的旗號,就可以來分一杯羹,就可以隨意搗毀。席新柱事件即如此。村委會是村一級的村民自治組織,怎能行使國家職能部門的強制執行權呢?據報導,執行強拆的甚至可能只是一個專為拆遷成立的房地產開發公司所為,這就更加離譜了。

在以往發生一些的非法強拆事件中,往往是行政權力與商業利益集團公然攜手,打著公共利益、市政建設一類的堂皇旗號,行商業開發之實,其間存在著巨大的、說不清道不明的利益黑洞。而類似行為在城市化浪潮中長期受到縱容和鼓勵,哪怕執行過程中衝突頻頻,血跡斑斑,哪怕連那部《拆遷條例》都未必罩得住,也無人追究,責任人一直逍遙法外,以至於在有的地方形成有恃無恐的共識。於是,這種漠視生命權、漠視私有財產的濁氣,也無孔不入地傳佈開來。

希望成都金牛區政府、海淀玉泉村委會認真學習一下溫家寶總理在中國政法大學的講話"憲法和法律的尊嚴高於一切""一切組織和機構都要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溫總理已經找到了問題的癥結:"‘天下之事不難於立法,而難於法之必行。'有法不依,不如無法。"怎樣才能 "法之必行"?第一,違憲之"法"應改,第二,違法之徒必懲,無法無天的惡行才不敢肆無忌憚,"法比天大"才能真正遏制住"權比法大"的怪現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