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上訪問題讓政府頭疼

2009-12-14 22:1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北京上訪村

北京上訪村(資料照片)

中國訪民人數眾多,上訪案例多得驚人,申訴的內容千差萬別。如何解決訪民的冤情成為中國政府最頭疼的問題之一。

越是節日或重大活動等場合,越是官方希望能將活動辦得秩序體面的時候,很多訪民就越是想讓自己的冤情受到關注,盡快將問題得到解決。然而每次北京舉行重大活動前,會形成進京上訪和所謂接訪的兩支"大軍"。

據香港大公報引述中國官方的統計數字,2008年全國信訪總量為1061.9萬次,其中紀檢檢察機關共收到信訪舉報145.2萬件次。

美國之音在北京的辦事處也經常接到分門別類的上訪電傳和求援信件。

律師:長期上訪問題也難解決

北京律師江天勇說,有些訪民上訪了幾十年, 問題也解決不了。而且他們也知道,在現行的環境下, 很多問題可能永遠得不到解決。

他對美國之音說:"由於司法不獨立,其實司法程序本身它也解決不了問題,即便你走司法程序,你會發現操縱這個案子的仍然是官員。所以說,民眾也清楚,他知道事情的解決需要官員的權力才能解決問題。所以他們多採取上訪的辦法。"

中國官方的瞭望週刊報導了信訪環節中接訪的灰色產業鏈。報導說,一些地方政府受到所謂"零上訪"指標的壓力,千方百計控制進京上訪人員。

一些地方政府花錢買穩定,派人甚至違規僱用社會人員看管上訪人員。通過上訪人員的吃、住、行,抓人、看守等行動向地方政府收取高額費用,形成了灰色產業鏈。報導批評這種作法嚴重損害中國政府形象。

有官員冷漠對待訪民

新京報日前報導河北一名鄉鎮黨委書記被免職,理由是對待上訪人員不負責。報導說,一名婦女要請求該書記聽她反映問題,無奈之下威脅說要跳樓,這位黨委書記冷漠地說,"一、二樓別去,要去就去(跳)五樓。"

江天勇律師說,中國的司法,往往不是法官根據具體的事實和法律的規定來進行裁判,往往也多受到官員的影響。而且即便是普通的案件,在下級的法院裡面,也多半有請客送禮影響公正。所以人們對司法不信任、對司法權威不認可。 第二個原因是人們對司法程序不信任,覺得還是權力在起作用。

他說:"很多幾十年的訪民,通過上訪,他說'訪明白了'。他通過上訪明白,並不是說壞官員都在下面、壞和尚把好經給念歪了。他們上訪發現,越到上面越黑。"

「地方措施違背中央精神」?

上個月深圳政府出臺了一個通知,禁止14種上訪行為,包括穿戴寫有標語的衣裝,上街示威,自殘自殺等作法,引發了公眾和法律人士的強烈不滿。

中國總理溫家寳2008年和政法學院學生談到上訪的時候說,"我平時有個要求,就是無論在什麼地方,只要群眾把我的車攔住了,一定要把信接過來,然後妥善的給他們安排和回答。"

江天勇說,在經過很多年中,有人偶爾會遇到這麼一個官員,某一個官員重視了,問題可能還就真正得到瞭解決。但這種情況實在太少。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