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共公安部都這般流氓無賴 中共人性還尚存否?

2009-11-18 06:57 作者:夏元豐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十一年前的1998年11月13日16時40分許,吉林省遼源市礦務局總醫院門前北側還不到200米處發生一起酒後超速逆行撞傷不拖救的惡性交通殺人案件。

這起案件是由遼源市公安交警支隊支隊長楊海軍的屯親徐紹起"酒後、超速、逆行"狂奔駕駛兩輪摩托車將正常推著自行車過道行走的遼源市煤機廠女工受害人夏連群撞飛腦部受傷四十多分鐘後,才在圍觀群眾的勒令協助下送往離肇事現場還不到二百米的遼源市礦務局總醫院。終因肇事者徐紹起消極不作為的拖延搶救時間故意殺人,致受害人流血過多未能得到及時救治離開人世。
  
然而,公安事故處理部門放了肇事者,認定拖延搶救時間的故意殺人肇事者無責無罪。為此,受害人弟弟由中央又到地方逐級上訪到了公安部。中共公安部又公開袒護下屬公安機關徇私枉法,又極力為其下屬違法開綠燈。又上演了在中共獨裁專制下公安警察欺壓人民淫威不斷的可悲一幕。

撞人時,能見度是肇事者徐紹起稱當時在二、三百米的視線良好、地域開闊。並有時速限制20公里/每小時的三叉路口處發生的事故。

"酒後、超速、逆行"狂奔駕駛兩輪摩托車撞傷人後,肇事者徐紹起還在肇事現場跟前的公用電話亭給他人打過電話。卻見死不救,袖手旁觀,不採取救治措施,不履行必須負有的責任和應該履行的義務。其結果導致被撞飛致傷頭部的受害人終因拖延四十多分鐘沒有得到及時救治流血過多身亡。

案發時間是:1998年11月13日16時40分許。醫院的接診時間寫的是在:17點20分接診。肇事者要跑,被圍觀群眾將徐紹起扭送到了礦務局總醫院保衛科。同時,並撥打了110、122和遼源市公安局泰安派出所。結果是122事故處理大隊來了三個人把肇事者帶走的。

第二天,事故處理大隊通知受害人弟弟夏元豐時。卻謊稱肇事者在他們事故大隊跑了,他們昨晚出動三夥人,一宿都沒有抓到。而後,同日下午在事故處理大隊,張科長對受害人家屬說,肇事者沒有賠償能力,你們自己去找肇事家屬協商賠償事宜。受害人弟弟聽此後當時表示:肇事者沒錢賠償,經濟賠償可以一分錢都不要,但是,肇事者已構成刑事犯罪,該判幾年就判幾年!

可是,張科長卻忠告:"你們認了吧!要不!你們是不撞南牆不回頭。最後會撞得滿頭是包,還得跪著求他們"!張文江科長同時還告知:重大交通事故的責任認定是他們集體研究決定。
  
交通事故處理大隊隨後在同月30日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明明白白寫著:肇事者徐紹起"酒後駕車、超速行駛"將受害人夏連群撞傷頭部致死。認定肇事者是"引發此事故的次要原因",認定其負此事故的"次要責任"。對已故無責任被害人卻強加"主要責任",並向亡靈開具100 元罰單送到受害人弟弟夏元豐的家裡。

一個活人難道說就這樣的白讓酒後超速逆向違法駕車撞死嗎?能撞了白撞嗎?可能就這樣息事寧人嗎?

受害人親屬為討回公道,初始力圖經渠道滲透公安部。

據悉市公安局第一副局長交警支隊支隊長楊海軍是一個膽大包天,在錢色驅使無所不為的共黨分子利用權力欺壓人民的狂徒。

二年後的2001年3月21日。吉林省公安廳、省交警總隊四人受省公安廳副廳長委派,在遼源市交警支隊三樓小會議室,卻矢口否認根本就無法再改變的當初已作出的《認定》結論。

吉林省交警總隊事故處理權威專家傘國才處長覆核此案時,卻因果倒置,邏輯混亂的說:"酒後駕車是違章,違章不能承擔本事故應負的主要責任,因為酒後駕車與被撞死人無因果關係"。

同時,吉林省公安廳控申處長還說:"酒後駕車是事實,超速行駛沒法認定"。
  
對顯失公平為所欲為作出的說法,受害人親屬理性的不會接受。受害人弟弟因此,由地方各部門逐級再度上訪到了中共公安部公安部法制局、公安部督察局等多渠道多職能的中共其他全部信訪部門。最終,他們相互推諉,說管,又不管。久拖至今。

多年中,雖然公安機關先後作過了四次"道路交通事故責任重新認定決定書"。但是,"認定"的結果還是瞞天過海,依然不公平、不公正。
  
為什麼四次作出的"重新認定決定"還會不公呢?從另一側面,足可見中共貪腐遍地顯現出的原委。

當年曾有人這樣電話對人說過:"你們交警沒錢花了?";"交警有學習材料了";"改為同等責任還是有人替你說話了,要不還改不了呢";"要改‘責任認定',遼源市要損失一批交警......"
  
吉林省公安廳又聲稱:"責任認定"他們已改過兩次了,再改,只能由公安部改了。

依據《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第四條:公安部是國務院處理交通事故的主管機關之規定。並根據《事故處理》的有關:"雖然《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中明確規定,交通事故責任的重新認定結論是最終決定,但這並非是絕對的。人民警察的上級機關對下級機關的執法活動進行監督,上級公安機關發現下級公安機關的重新認定結論確有錯誤的,可以按內部監督程序要求下級機關改正或直接予以變更或撤銷"的規定。夏元豐請求公安部能對這一顯失公平的"責任認定"遵循上述明文規定直接給予撤銷或變更。

2003年7月7日夏元豐又再次上訪到公安部信訪辦。警號為《000324》的工作人員接待了他。可是,《000324》號接談員說:"責任認定書,我們信訪改不了,這事,規公安部‘交管局'管"。

可是《000324》即不將本案上報"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審核,也不給出具任何手續與公安部交通管理局溝通聯繫。只是口頭告訴夏:"你去公安部,也沒人接待!"

2006年5月9日在夏無數次進京再次到公安部信訪接待室時,警號為023128號接談員沒有同夏談話。該接談員告知:"18號由公安部交(通)管(理)局的人接待你。"

18號夏又到公安部信訪接待室時,《023128》對夏說:"接待你的人沒來"。夏問:"什麼時候能來?",《023128》說:"不知道!"。

中共公安部也是有法不依,違法也不究。包庇縱容下屬。
  
中共高層國務院下屬公安部放縱其下屬公安機關違法辦案、耍弄欺壓無權的百姓。過去的十一年,在中共體制制訂的所謂依法上訪的"正常上訪渠道"至今卻不能給一個公正說法。

夏元豐替姐姐伸冤,進京上訪,所導致的結果卻是遼源市市長也在縱容無視"中共國法"的公、檢、法,叫囂(奧運會前夕):"只要夏元豐進京就抓,還教養他,遼源市有的‘是錢',賠得起!"

婦孺皆知:酒後、超速、逆行駕駛機動車致正常行走的行人死亡,就應當負事故的全部責任。依據中共的法律就理應依法負刑事責任。

據悉遼源市市長是公安交警支隊支隊長楊海軍的親家;曾與遼源市市長一同共過事的原遼源市委書記又是吉林省政法委書記兼省公安廳廳長(後又高升)。

也正因肇事者徐紹起同交警支隊長是同鄉的特殊關係,及楊海軍的社會背景,使初始極為簡單的一起交通肇事故意殺人案雖經公安部週旋卻人為搞的更加複雜化。
  
中共遼源市政法委書記也在同步叫囂:"你的事在遼源市是小事!你告到公安部八年了!你再告八年能怎的!?你‘息拆'吧!要不!你再告!‘還教養你!'"
  
中共公安部的直接不作為。公安部不糾正下屬錯誤,包庇違法犯罪, 卻一再對夏元豐維權打壓。在受害人弟弟多年上訪中,慘遭政府三次拘留三十五天、 兩次非法勞動教養二年。

政府罪惡加劇

由於中共公安部放任下屬違規,突顯黑暗腐敗流氓中共、政府的無賴再次的耍弄欺壓人民。

奧運會前夕,遼源市公安局信訪室負責人郭主任在公安局向到該局上訪的人們宣稱:"王連英、夏元豐,還讓他們‘卓'(告)還拘留、勞動教養他們!市長說了,遼源市有錢,賠得起!"
  
2008年奧運會前的7月14日下午四點多鐘,在夏元豐外出回其臨時住處北京大興區壽寶莊村對過的老三余村途中的村入口處。三個不明身份的人青天白日不由分說的將夏強行推進車裡送進大興區大白樓村派出所。後關押馬家樓收容中心,又由吉林省公安廳四人把夏從北京強制遣送回了遼源市公安局非法拘留十天。

市局警察給夏元豐加戴手銬 ,口口聲聲 :"接你回來,我們花了三千"。"前些日子你上因特網了"。"夏元豐啊!夏元豐啊!這回你告到頭了!教養你兩年!"。
  
在拘留所,市勞教委的人對夏元豐說:"公安局把你‘報教'了"。夏質問其為什麼勞動教養?答:"你越級上訪"。

夏元豐是在已有吉林省公安廳、省交通警察總隊作出仍然不公平的處理意見,及吉林省公安廳聲稱:責任認定他們再改不了了。再改,只有公安部能改了!中國的公安部在北京。
  
勞教委沒有給夏"勞動教養聆訊告知書"。 在"教養決定書"中既未體現上因特網,也沒有越級上訪之辭。

警察公然地向亡靈開具罰單。喪盡天良的中共警察比強盜土匪還強盜。

在這樣一個無法無天沒有民主、專以人民為敵的國家,無權的百姓伸冤維權只能遭到滅絕人性殘暴專橫的流氓政府的打壓。在抵制民主化專權的中共政府不作為百姓卻無處伸冤。中國的法律不是保護無權的百姓,只是中共為了維護其獨裁專制長久統治愚弄欺騙、欺壓人民的工具。

中共公安部放任下屬為所欲為欺壓百姓。官方無所顧忌向受害人親屬宣稱:你們告到聯合國還是這樣!

十一年來,受害人遺體一直冰置殯儀館,受害人弟弟為姐姐的冤案上訪,根本就無心從事其他,職業,在專業打這場官司。多年來未得到任何經濟補償,現已外債纍纍傾家蕩產。由於中共公安部縱容其下屬徇私枉法,造成夏元豐也只能是看著自己兒子的大學入學通知書望洋興嘆,無錢讓自己的兒子就讀無法完成高等學業。

就是這樣簡單,瞎子都可一目瞭然的酒後超速逆向交通殺人案,卻讓沒有人權的中共政府上下勾結狼狽為奸拖至如今使受害人親屬困苦的煎熬了十一個寒暑中共都不給公正說法。當然,不否認打壓也是"一種說法"。請中共睜開異想天開的眼睛再理智權衡仔細想想看,靠打壓能征服得了不畏強暴有堅信正義感的人民嗎?

受害人夏連群遺體至今冰置殯儀館(1998.11.13-2009.11.13)十一年(10元/每小時)沒有火化。
在中共為了慶祝60週年時,黑暗流氓腐敗的政府投入人力、物力對夏元豐實施24小時全天候跟蹤設備監控50多天。

告誡沒有人性的中共惡棍們放下屠刀,中共停止對維權人士打壓。期待國際社會不要再漠視姑息和縱容中國對人權的無視、對維權人士的一再打壓不斷。

在美國總統歐巴馬訪華,政府又對受害人弟弟夏元豐進行又一輪監控,力阻其進京。

伸張正義、爭取民主、言論自由,是煎熬生活在沒有人權的中共統治下的每一個人的心聲。
  
在受害人遇害十一週年歐巴馬總統訪華:
呼籲歐巴馬總統訪華,能夠關注中國惡劣的人權狀況。敦促中國政府能盡快改變言行不一落實憲法。

支持為了改善中國人權狀況爭取民主自由為正義勇於自我犧牲的仁人志士們,聲援為了實現中國的民主勇於獻身的高尚義舉!
  
夏元豐在多年上訪無果情況下,已真名退出中共一切組織,抗擊中共欺壓人民。


来源:看中國來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