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薛顛像形術--李仲軒說劍

2009-09-13 21:5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編者按:傳統武術是中華神傳文化的一個瑰寶,現在中國大陸產生的所謂的新武術,強調表演性缺乏實戰性,更沒有修煉的內涵。定於今年 下半年開賽的第二屆《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是全球武林的大盛事,其宗旨是:"以繼承中華傳統武術精華、促進交流、弘揚中華神傳文化、提高武術技藝和武德為 目的﹐通過中華傳統武術比賽﹐展現中華文武道德的傳統理念。"

那麼,什麼是傳統武術呢?

被譽為『中華武學最後一個高峰 期,最後一位見證者』李仲軒,口述的和與之相關的文章,希望對我們認識什麼是傳統武術有所助宜。

全文包括李仲軒老前輩,生前所發表的全部24篇文章,和在李 老去世後才得以發表的遺作五篇,以及唐家後人的一篇《唐傳形意八卦掌》,總計30篇。分為:尚式形意、唐傳形意、薛顛像形術和李仲軒前輩遺作、形意拳相關 文章五大類。

李仲軒前輩遺作 -- 《李仲軒說劍》

整理者言:

李仲軒先生辭世後,停止了整理。原因如下:

一、得不到李老的確認核實,恐怕有誤。

二、李老已辭世,再出文章恐怕畫蛇添足。

三、出於個人心情,不想再經歷追思之苦,不管是險惡故事還是水月功德,都不願再提了。

轉眼又到三月,李老已離去一年。新整理的小文希望讀者不計唐突,僅看作是對李老的一種緬懷吧!李老一生沒有武學傳人,在師徒傳承上李老這一脈算是斷絕了。但李老的談拳話語,在廣闊後學中能有人去體味,便是李老餘音未絕。

正文:

(李老當年說:劍法只談一次,好壞就是這一次,從此不負責了。後來在2003年春節李老又說了些典故,便整理在一起了!)

形意拳能練到什麼程度?

唐師(唐維祿)跟我打比方:說從懸崖峭壁跳下,快撞到地面時用手在石壁上一拍,人橫著飛出去了平安無事。與人較量時,一搭手能把對方的勁改了這個本領算好的。還有更好的,在自身失控時能把自己的勁改了。

比武,失控的時候多都是意外,得把這手學會了。這手功夫不是跳懸崖跳出來的,是練大桿子練出來的。形意門有「十三槍」,所謂十三個用法,其實胡亂一輪就都有了。練大桿子得亂來,扎一槍有一槍的講究,這不是入手的方法。

大桿子要挑份量沉的,三人高的,還要有韌性,勁一使在桿子上桿子活物般自己會顫,越不聽使喚就越是好桿子。拿上桿子,人會失控。沉、長、顫,都是為了失控。

桿子失控了會帶著人走,這時正好改自己身上的勁,改好了桿子就在手裡穩住了。練桿子跟訓服烈馬一個道理,得先讓桿子撒野,桿子不聽你使喚,反過來還要使喚你,你也不聽它使喚 -- 這個過程盡量長在桿子上求功夫,最後這功夫都能落在自己身上,一開始就想著怎麼使,讓它乖乖的就沒的玩了。讓根死木頭變成活馬,這個練法是老輩人的智慧。

炮拳是從十三槍的"扎"法裡變出來的

炮拳後手架在腦門,前手斜刺,正是下扎槍的架勢。形意拳動起來輾轉不停,永遠有下一手,下扎之後必有回彈,下扎槍的下一手,是就著回勢上挑。炮拳出手後,要向後一聳就是上挑的槍法,所以炮拳裡有兩個傢伙:明顯的是下扎槍,隱藏的是上挑槍,一個在形上一個在勁上,以下扎的拳形來上挑,所以才妙!

炮拳要到桿子上去體會 -- 這是以後的事情,那時候便要扎一槍有一槍的講究了。唐師腿快,交手步法是唐傳形意的獨到處。步法粗分為橫縱斜轉,要擦地而行,越是腳不離地越能變化,憑空一跳變化就沒了。

練拳和比武時,感到憋悶就錯了!兩腳一跳,好像痛快,跳多了會感到非常不痛快,就是憋悶了!不要輕視形意拳的小步一,難看是真難看,巧妙也是真巧妙。

傳說練形意的人能踏著荷葉過池塘,這是神話,但也把煉功的方法比喻在裡面了。荷葉桿輕脆,只有一點韌勁腳下要很細膩,去找這一絲僅有的韌勁,在一根絲上借勁。

橫拳的練法,是斜著進一小步橫著退一大步,橫拳等於是倒著打的,正好練這"踏荷葉",腳伸在地上,要感到踏在荷葉桿上只有一根絲能支持,要用腳的肉感把這根絲探測出來。不敢踏,輕也不是重也不是,腳底板最嫩的皮膚,和這根絲一揉合,一星水花似的,有那麼一星彈力人就彈開了。

腳底板是練形意人的臉面,嬌嫩著呢!什麼時候感到腳底板會"臉紅",才算上道了。練形意要養成"上虛下實"的習慣,上身永遠鬆快不著力,功力蘊藏在下身。上身如天,下身如地,這就符合自然了。

電視裡練拳擊的外國人,上半身太過緊張該虛的地方實了,在中醫講就是病態。而形意功夫出在腿上符合自然,所以不傷身不勞神。也別把"上虛下實"理解偏了,站樁時刻意地把全身重量壓在兩條腿上,便不對了!

"實"是充實有內涵,不是死硬。所以劈拳裡的"前腳外撇的大跨步",非常好,能把兩條死腿弄活了,把體重轉化成活潑的勁。世上永遠是強者影響弱者,交戰步法的原理也如此。

你的步法強了能影響別人,別人不自覺地一學你就敗了!模仿是人的天性,養狗的人像自己的狗,養貓的人像自己的貓,張三總和李四聊天,最後張三臉上出現了李四的表情,李四帶上了張三的小動作,都是不自覺地模仿。

比武時,情急之下,人的精神動作都太更容易失控,一受驚就模仿對手了。電視裡獵豹追羚羊,獵豹受羚羊影響,隨著羚羊的步子跑了,便永遠追不上了。比武的情景很像拍花子(誘拐兒童的迷魂術),太容易腦子迷了,腦子一迷,就跟小孩似的,隨著壞人走了,受對手控制了。

就看你能不能讓別人模仿你了!練形意的要有自己一套不去希罕別人。強,指的是能有自己的節奏,這種節奏不是跳舞般外露,而是潛在的。劈拳是形意頭一個功,從開始便要練這種潛在的節奏。這種潛在的節奏,是從呼吸裡出來的,要以步法練呼吸。

形意拳是歪理處處和別人相反,別家練拳是"外向"的,形意練拳是"內向"的。別家打拳出拳時使勁,呼氣越猛出拳越猛。而形意不練呼,要練吸。出拳時不使勁,很輕很緩地比劃出去就行了,這樣的動作,必然令呼氣很輕很緩。而在收拳時,要使勁,吸得猛一點。

用動作的"輕出重收",來自然造成呼吸的「輕呼重吸,長呼短吸」這是以動作來改呼吸,主要由腿來完成。

劈拳是只進不退的,腿上的"輕出重收",體現在收拳時腿部讓人看不出來的後顫上,勁收腿不收。劈崩炮的基本型都如此,而鑽橫的基本型就把這個"重收"耍在動作上了,鑽拳是進一大步退一小步,橫拳是進一小步退一大步。而在變化形中,劈崩炮都有退步法,最有名的是崩拳的"退步崩"了。

也許形意在打法上是只進不退,但在練法上是"不求進步,不斷退步"的。這樣練拳的好處大了,練武時練吸,等真比武時,就沒有吸氣只有呼氣了,你一吸氣就有了破綻。要連續不斷地進攻連續不斷地呼氣,你一口都呼出去了,便沒有後勁了。

形意的雷音,在練法上是養生之道,在打法上是一種特殊的呼氣法,用於連續戰鬥。真比武,生死都不管了,哪還顧得上吸氣?達不到雷音境界的人,在比武時鼻腔也哼哼,這是強迫自己呼氣,沒有辦法的辦法。

練法和打法往往是反的,練的東西,在打時呈現出來一種反面效果,真是恰到好處。按照"輕出重收"來練五行拳,你就有了自己的節奏,五行拳是一個動作一條直線地打下去,無限重複,不是為了"一招熟",是為了練那個潛在的節奏,有了節奏,人才會越來越強。

"輕出重收"時,每個人和每個人還不一樣,總有差別,越練就越和自己的天賦、形體般配,所以練形意拳是越練越有自己。有了自己,人就越來越強。也因為有了自己容易上癮。不能隨便教人形意,否則一上癮整個家當賠進去了。

眼鏡程有個徒弟(忘了名字),一下上癮了,他本是個小本買賣人結果買賣沒心做了,賠光了家當最後當了乞丐。當上乞丐後反而有了時間,但練成了更不想作買賣了,只好投奔師父。程廷華一看,覺得:"挺好,難得!"結果是程廷華養著他。

唐師是個農民,沒有家底年齡又大,怎麼也沒理由是他練出來。唐師只是上癮了,李存義不收他,他也一天到晚呆在國術館,日後能不能吃上飯,都不在乎了。這時候,人不想未來的一塌糊塗!

李存義實在看不過去,讓唐師到國術館傳達室,作收信和郵寄包裹的事能領一份錢,可唐師又不識字真是沒法辦!但唐師一天到晚樂呵呵的,自己不識字就請教別人,問明白了這是誰的信就挺高興的,跑著給人送去。這麼一個糊塗人人緣還挺好。

後來,唐師是燒水、搬運什麼活都干了,什麼都不計較了,也是難得糊塗!結果李存義手把手教的沒練出來,這個跟著混的卻突飛猛進了,贏得了李存義的另眼相看,正式收唐師作了徒弟。

老輩人都經歷過一段顛倒歲月,從大辛酸裡爬起來的,只是當時不知道是辛酸傻樂呵地就過來了!《紅樓夢》是"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荒唐言是假事辛酸淚又是真哭,真的假的在一起,練形意也是真的假的在一起。形意的功夫要在身內求,劈崩鑽炮橫聯繫著心肝脾胃腎,但有時也要在身外求,炮拳要在桿子上求出來,還有一個求法,便是練"泥巴小人"。

下面的是怪話,只說一遍權且一聽。

假想有個泥巴小人,鑲在遠處的風景裡,只是略具人形有個大概的胳膊腿,但是要有五官,有五官就有靈氣。這個泥巴小人懸在半空,它的眼睛和你的眼睛是平齊的。你睜眼閉眼都可以,只要動上心思,讓這個泥巴小人打起拳來。打起拳來,連泥帶水的,這塊泥巴時而粘膩時而松滑。

這是做白日夢,小人是假的。但你又能感到泥巴由粘膩變鬆滑,由松滑變粘膩又很真。這便是"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了,假亦真來真亦假。

形意拳是"有感而發,隨感即應",練出了初步的勁道後,要趕緊往"敏感"轉化,否則便練偏了,泥巴小人是敏感的練法。形意的劍法名"六部劍",便是在四維上下裡找感應。六部劍沒有招式,如果非要說招式,就套上五行拳的拳招,來濛濛外人。

六部劍不要求站姿,立正的樣子就可以了,只是在拔劍的時候有一點講究。拔劍時的瞬間,要感受到全身的毛孔都張開了,週身都在聽附近的動靜能聽得遠,當然更好。六部劍如老道作法事,將劍探到空中,上下左右前後地慢慢划動。那個泥巴小人,此時要沾在劍尖上,要想著:它比你敏感十倍,探測著周圍。如此這般地劃圈,泥巴小人不知道怎麼回事,變成了塊翡翠,晶瑩透亮。

再繼續劃圈,在劍尖上的翡翠小人,轉瞬間變成了一星劍光,劍光鮮亮潤澤,隨著劍的劃圈,在劍脊上來回滑動。持續一段時間,如果附近沒有動靜,劍光就是流暢地來回滑動,如果略有動靜,劍光如同人的脈搏般,會很輕微地跳一下。如果周圍的動靜異常,不管遠近,劍光都一下出去了,心思不要跟著劍光走,只要用整個身體去聽劍光的回聲,就行了。

用整個身體去聽--對此,常人也有體會,比如第一次擁抱女人時,會感覺非常異樣,那就是用整個身體聽了一下。以後往往沒這感覺了,因為不慎重了,所以就不敏感了。又歡喜又害怕,這是出敏感的狀態。

練此劍法,要像小孩做遊戲般鄭重其事。女孩給布娃娃看病能在布料上摸出心跳來,男孩扛木頭槍能扛出鋼管的重量來。六部劍太怪了不好理解,只當是個遊戲吧!

六部劍的收勢:是將劍插回劍鞘,此時丹田小腹中要微微吸一口氣,全身的毛孔也收斂了。劍身完全入鞘時,要想像劍柄彷彿是自己的師傅非常恭敬,如同師傅真在。懷著恭敬之心將劍在牆上挂好,才算完畢了。

另有三個小玩意,可以融在上面一套中練,也可以專門單練。

一、泥巴小人在劍尖上,很粘,甩也甩不掉。轉劍時要時不時地兩膝一頓,看看能不能把它震掉,兩膝一頓,是半步崩的樣子,結果任你怎麼震也震不掉。

二、翡翠小人在劍尖上,很滑,太容易掉了。轉劍時要時不時地調調手腕,以免掉下來,緊急時,手腕子要抖的,是轉環崩的樣子,結果有驚無險,就算掉了,也要能把它在半空中撈起來。

三、劍掛在牆上,自然地傾斜,猶如北斗七星斜掛在天上。挂好劍後,自身就成了北極星,是七星的中心,不管走到哪裡,牆上的劍都要跟著你轉。有時能帶動挂劍的整面牆一塊轉,有時只是劍轉。這都是精神飽滿、內氣充沛時的遊戲,如果身體有病、精神萎靡,就玩不起了,一玩便傷。不管劍法多麼奇怪,最後都要回到五行拳中來。練形意始終以五行拳為主,便不會有偏差了。


【第二屆新唐人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網址:http://martialarts.ntdtv.com/


来源:武林志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