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城管的遊戲該怎樣玩?

2009-08-05 22:15 作者:鞏勝利(獨立學者)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焦點時論〕

據2009年7月27日《鄭州晚報》題為《河北元氏縣城管被撤銷始末 城管隊長稱處分不公》長篇報導:河北省元氏縣城管監察大隊因亂收費被中共石家莊紀委依法撤銷;縣委副書記、縣長夏生華因行政不作為被免職;同時,負責城管工作的副縣長張慶志和副縣長、公安局局長孔憲國受到相應的行政處分。其細節是:就是這樣一個無編製、無經費(元氏縣財政每月只給經費2000元)、無合法執法權、靠收刮民脂民膏而存活了11年的的城管大隊,卻莫名其妙向"村村通"客車4年來每輛車每月收取30元、漲到90元的"停車費",引發當地強烈不滿而產生動盪,一舉被上級撤銷。

事後,身為該城管大隊創建負責人、大隊長張志民覺得不公、無不抱怨說:"我們都存在11年了,怎麼還是個臨時機構?收取停車費的事縣政府早就知道,收費、堵車都是無奈之舉,是縣政府不重視、不作為造成的"。46位城管人員只有大隊長張志民為公安編製,其他都沒有任何編製,"幾十位城管隊員需要發工資,辦公場地租的是居民樓,要交房租,加上日常辦公,每個月需要幾萬元,縣財政每月只給2000元經費,怎麼活?"張志民說,5月22日上調停車費是因為城管成本上漲。一句話,沒有生存的經費和空間,城管大隊就是要利用城管的"特權--向元氏縣40萬公民來強取豪奪,沒有費用就當然要向社會來榨取。這就是所謂"法制政府"--城管執法的冰山一角。

A、就是這樣一個無編製、無經費、無合法辦公地址、無專業城管人員、無執法權的"五無"城管大隊,卻靠收刮民脂民膏生存了11年。按著張志民的說法"每月要幾萬元,加上日常辦公、房租"、執法隊46人(46人×1500元﹦69000萬元,還有46人的獎金、看病醫藥、福利等未計算在內)的工資、所需交通車輛、燃油費及其它等等,學者估算每月至少也需要10萬元以上開支,一年就是120萬元,11年就是1000多萬元(每一年減去24000元縣財政撥款)。按照"法制政府"的國家遊戲規則,執法機構,首先要有合法的授權、有專門政府編製的執法人員,當然要有足夠經費和場地;依"市場經濟法制",沒有當然"資本"的公司,就是"皮包公司",就是挂羊頭賣狗肉,當然應該依國法取締!

城管大隊沒有生存的環境,就當然該像大自然滅絕所有的物種、像恐龍那樣,當然退出地球、人類去滅絕!誰能挽救最最偉大的恐龍滅絕?!

B、"拿著手銬收費"、"以堵車收費"--成為元氏縣城管監察大隊唯一"執法"收費、的絕招,其所為的"執法"行為卻沒有任何法律、合法的執法依據,成為與民爭利、禍害地方的"黑社會"之流(見7月24日《新京報》報導)。值得深究的是:倘若元氏縣多上兩、三家元氏縣城管監察大隊這樣的執法機構,那麼四十萬人口的元氏縣又怎樣發展?怎樣讓大多數公民們富起來?

完全為著自已的生存和利益、金錢而鐵腕執法、行政,成為中國60年"法制中國"的紊亂之源。如盛行中國全國各地30年鋪天蓋地的房屋拆遷、三峽庫區大移民、還有一些壟斷集團的利益等等,都從源頭折射出"法制中國"立法艱難和執法的源頭不公。這樣的社會實踐和執法理念怎能不引起社會的動盪和持續的紊亂?中國社會到了執法、立法與一己金錢利益完全脫鉤的最關鍵時期--執法理論、實踐與公理、人心向背根源衝突,這個國家與社會又怎麼才能夠持續安定、富強?

C、一個靠即得利益--金錢而存活的執法機構,11年以來怎麼能為全體公民端平一碗水的來公平執法?將政府的公共權力,化解為全力為生存的經費、金錢,又轉嫁到為公民交通出行的"村村通"客車上,這是執什麼法?怎樣來為人民服務?又怎樣維護社會的公平、公正、公開的社會財富?社會公權,是維護社會公正運行的利器,然而社會公器成了為金錢、生存目標而存在,國將何國?何以主持和主張社會公義?城管大隊靠金錢而存活,無不打了建設一個"法制國家""法制政府"一擊響亮的歷史耳光。

與公民社會爭生存者,他怎麼不被"水可載舟亦可覆舟"的永遠覆去?

D、政府與執法機關,是國家、政府正常運行的必備公器,至今60年的中國政府,不知道還有多少靠"民脂民膏"而生存在的政府與執法機構。中國政府、各級法制機構,若真都要理直氣壯、都去以攫取金錢、為一己生存下去而執法,中國有些部門豈能不為利益、為生存而永遠巧取豪奪大亂?誰能擋住人類自己在為金錢、為一息生存而奮鬥到底?--這是一個國家"法制政府"必須去公正、公平、公開、公義實施的國略方策。

立法與施法必須各行其道,執法不能以利益而為之,這是"法制國家"最起碼的建樹。

E、在一個正常的法制國度,有兩種資源是不容置疑亂來的:一種是這個國家的政府與執法機關,都是一種不容"交易"的政治資源,政治資源是不能由任何人、任何機構自己來任意取捨交易的,而要由立法機構立法、執法機關執行來分別實施的,來規範其所有的運行體系(如批權設立政府、執法機構、銀行、印鈔等等);另一種是這個國家的經濟資源,是必須通過競爭來取得的。政治資源"交易"越激烈,這個國家就越亂、越貧窮,目無法度;經濟資源越壟斷、越沒有充分競爭,那麼這個國家就沒有財富分配的公平與公正,也就永遠、不可能有安寧之日。

60年、13億人中國要繼續前行嗎?今日擺脫了基本貧窮的中國,必須實施"法制中國"的源頭跟進,安邦興國、富庶於民,讓國家與國民利益不衝突、不悖論,有法可依的建樹生態環境,生生不息、源遠流長。

當今世界的所有法制國家、富國,莫能如是!今日中國60年了,應該汲取沒有法度的前30年、特別是類似此次城管大隊以撈錢、為生存而戰的歷史教訓,理清國家"政治資源"與"經濟資源"的人類生態環境遊戲關係,廢除國際慣例中、全球所有法制國家沒有城管、如大自然一般建樹的法制生態環境,與國際社會更多的銜接、接軌,使國家長期能"法制國家"(中國現行《憲法》規定)、經濟穩健、法度有序、人文進步的一步一步紮實的向前發展。 (作者系《國情內參》首席研究員)

(鞏勝利特別聲明:作者對本文所著內容與事實,負有不可推卸、當然的法律責任。本文謝絕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轉載、摘編、BBS和上網鏈接。若有任何見解、疑問、版權使用等問題請通過[email protected]與作者聯繫。)


------------------------------------
﹡鞏勝利 :著名獨立中國問題學家,財經、社會類評論家。其經濟、社會類尖端文章,在海內外廣泛發表。代表作有:《中國"春運":暴富了誰?掠奪了誰?》《21世紀:生生死死"新經濟"》《中國黨政軍退出市場經濟領域》等。其《來自中國彩電第一品牌的內幕》一文,引發中國1998年6月上海"長虹"股票強烈震盪,《中國投資失敗檔案》《中國股市"黑洞"》《全球911絕對防略》《撩開美國NMD的面紗》《對話全球金融危機》《中國窮人到底有多窮》等等,分解了中國社會和世界經濟的一些重大、根源問題。在國際媒體《財富》《新聞週刊》《華爾街日報》及《歐洲時報》等媒體發表過一系列引起廣泛震動的論述,也在中國最高層《國內動態清樣》《改革內參》《人民日報》《南方週末》《世界經濟研究》《財經》等廣泛發表過獨家前沿的經濟、社會類評述、論著。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應了國際、中國社會的一些尖端問題而著稱,引起中國最高當局強烈關注,也引起國際、市場經濟發達國家的強烈關注,被稱為"具有駕馭中國語言文字與事件的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國國際戰略研究網專家,四川大學錦江學院客座教授,是從事國際、中國問題研究的著名獨立學者。

欲知學者鞏勝利的一些重要文獻,請點擊以下國際網路鏈接:
http://www.google.com/search?hl=zh-CN&newwindow=1&q=鞏勝利&btnG=搜索&lr=

《國情內參》http://www.newsrefer.com/index.php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