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岳照松:生活在共產邪靈陰影下的人們

2009-07-01 17:02 作者:岳照松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曾經在網上讀過一篇文章。作者曾作為中國留學生在北韓讀書。有一次,他們幾個留學生一起去修鞋,說說笑笑。一直沉默不語的老鞋匠看四周沒有人,悄聲用中文問他們:"你們是中國來的留學生?"這一句話讓他們大吃一驚。簡短而小心的談話中,他們得知,這是一個參加過韓戰(中共稱為抗美援朝)的老兵。不知因為什麼原因留在了北韓。

後來,作者他們又來過幾次。但是不論他們在旁邊用中文說笑什麼,如果有北韓的人在,老鞋匠就像根本沒有聽懂一樣,毫無反應。

作者感嘆,在北韓到處是密探,一點自由也沒有,人人生活在恐懼之中。深感作為中國人的自由和幸福。

果真如此嗎?中國人的生活水平比30年前是有很大的提高,也比隔壁的金老二統治的北韓好很多,人們可以在飯桌上拿某位高官的緋聞開開心。那麼中國人就沒有恐懼了嗎?和北韓的百姓相比,中國人只不過生活在一個更大的籠子裡。人其實是很能適應環境的。生活在當今中國的人們知道什麼是敏感話題,什麼話只能在私下裡表示自己的真實想法,否則就會有麻煩,比如對於89民運,對於法輪功。這其實是幾十年來由於對共產黨邪惡統治的恐懼和出於對自我的保護而逐漸形成的"被體制化"了的習慣。

電影《肖山克的救贖》中有這樣一段話:"體制化是這樣一種東西。一開始你排斥它,後來你習慣它,直到最後你離不開它。"

最可怕的是,這種"體制化的"對共產黨的恐懼甚至延伸到了國外。剛到美國時,住在洛杉磯的一套公寓裡。公寓中也有一些中國來的移民。有一位來自南方的老人每天推著孫子在院子裡玩。時間長了,就認識了。我也逐漸知道了他的一些事情。他的父親當年受共產黨的欺騙,放棄海外優越的生活,回到國內。結果不久就被打成右派,文革時被迫害致死。所以當他的孩子在美國定居下來以後,他馬上就來了美國。他說:"共產黨搞得我家破人亡,我恨死共產黨了。"

新年時,我們那裡有神韻演出。我們知道消息後買了票,也把神韻的消息告訴了老人。沒想到他說:"我真的很想去看,我知道非常好。可是你們知道嗎?神韻演出是法輪功辦的。我聽說劇場外邊都有中共的攝像頭。他們會把每一個人都錄下來的。到時候我們回國就可能有麻煩了。"我說,那怎麼可能,美國是一個自由社會。怎麼能允許中共明目張膽的拍攝觀眾。而且一場演出幾千觀眾,即使有人偷拍錄像,怎麼可能就知道你去了呢?而且你去看演出,有什麼不行?但是出於害怕,那位老人最終還是錯過了精美絕倫的神韻演出。

原廣州南方報業集團《南方都市報》兼《新京報》前總編程益中先生,在經歷了報導孫志剛事件和自己被抓、被放等一系列事件後,由於他秉持媒體人的職業準則, 2005年,程益中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了"世界新聞自由獎"。

程益中先生在題為《在恐怖和謊言中堅持常識》的獲獎感言中說:
......
我們需要一個美麗的世界。
豬圈不是美麗世界,哪怕是豐衣足食的豬圈。
.......
所有的問題就是,我們在恐怖和謊言中迷失已久。恐怖無處不在,謊言無處不在--我們在自欺欺人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回望過去,我們一定會為這個瘋狂和荒謬的歲月感到不可思議。如果對盛行的邪惡習以為常,那麼我們就是迫害我們自己的同謀。北島的詩說:"我們不是無辜的。早已和鏡子中的歷史,成為同謀。"
......
哈維爾1975年在《給捷克總統暨共產黨總書記胡薩克的公開信》中說過這樣的話:"如果生命不能被永遠消滅,則歷史同樣也不能被完全阻止。在慣性和假象的深層底下,一條秘密的小河仍在慢慢流淌,緩慢而不為人注意的在侵蝕這深層:這可能是一個很長的過程,但終有一天它會發生:那深層會開始斷裂。"

--這也肯定會是我們的未來。

其實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正在擺脫恐懼,覺醒過來。只要大家都能克服對共產黨邪惡政權的恐懼,說出你內心的真話,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中國的百姓就一定能迎來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迎來一個美好的新世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