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千里吹蘭杜

2009-06-18 09:01 作者:劉惠宜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千里吹蘭杜
 
在微妙的辦公室政治裡,職場同事能成為知心好友的例子鳳毛麟角。在十幾年起起伏伏的工作生涯之後,我很幸運竟然還會有如此的殊遇。這段美好的團隊工作記憶,發生在一家公共廣電機構。

服務於公廣之前,在新竹科學園區工作。總經理是EMBA的同學,他善意的對待與指導,使風城記憶除了IC設計業奇麗的語言與複雜的設計圖外,還點綴著科技中的人性,柔柔亮亮,像灑入竹林裡的晨光。決定離開這家友善的公司到新環境,其實有一點忐忑,因為我對弱肉強食的電視臺生態並不陌生,韓劇《愛上女主播》裡主播間的鉤心鬥角是真的。也許是大家都是百中選一錄取進來的,誰也不服誰吧。還記得當年我是辦公室中最年輕的菜鳥,理所當然地成了受虐兒。這段血淋淋的"家暴",想起來心有餘悸。

第一天到這家機構上班,我打量著我所屬的節目製作人,她伶俐而美艷,談吐風趣。共事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她是一位講理且關心組員的老闆,而且在家庭與工作的雙重壓力下,她還是那麼亮麗動人,誠屬不易。雖然她只比我大了兩歲,但她對人性的洞察使我在她面前顯得相當低能。當我聽到她對執行製作失戀時的開導,精闢的分析、吐辭成經,男人的心態像照妖鏡似地無所遁形,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小我10歲的執行製作名校留學回來,不帶浮誇之氣,願意謙虛學習,沒有心機。也許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吧,辦公室常常傳來她天真大笑的聲音,聽起來傻不隆咚的。在對待男女交往上,她小心而保守,在與她有相似背景的那個年齡層,大概是碩果僅存的了。2007年秋天,我因研究所課程出國研習一個禮拜。當我回臺步出桃園機場,收到的第一個簡訊就是這個小妹妹發來的:"Honey, welcome home. 很累了吧?好玩嗎?我們都很想你,快點來上班喲。J"

再說說與我搭配的攝影記者。他的情感細緻,作品飄散著溫柔敦厚的氣息。即便國內外獲獎連連,他謙和依舊。敏感如他曾與我討論:"你覺得這首曲子是屬於幾點鐘的音樂?是早晨、下午、還是晚上?"

出機帶著執行製作見習,是我最雀躍的時刻:只要一進採訪車,迎接我們三個的就將是一片海闊天空。有一次到基隆採訪,那時正值我生活中的低潮期,這兩位工作夥伴特地央請駕駛先生從九份回來,讓我看看好山好水,希望我可以舒朗些。在人潮中看著他們的身影,我的心中感受到春陽的和煦與希望。

有一回,三人相約去看電影《扶桑花女孩》。影片結束,燈光一亮,三個人紅著鼻子眼眶站起來。走出電影院時,擤鼻涕的擤鼻涕,哽咽的哽咽。想到這一幕,現在還是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在我準備調部門考試時,製作人主動幫我寫了洋洋灑灑的推薦信,而我的攝影搭檔認真的程度幾乎不下於我:他費心地幫我蒐集資料、惡補相關專業知識、模擬口試題目,還細心地幫我詢問面試當天有無公司車要前往該部門,讓我可以搭便車,以省去坐公車的舟車勞頓。面試那天我正要從公司出發時,忽然看見那位執行小妹妹急急忙忙跑過來,說要幫我補妝、上口紅。我望著她一手拿著粉紅格狀條紋的化妝包,一手拿著唇筆,眼睛像X光似地掃瞄我的臉,神情相當認真!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知道原來友情可以這麼美好!在我搭上公司車時,我如實地被溫暖圍繞,滿溢的感動哽住了喉嚨,一路上無法言語。

我們這個小組持續了約一年,由於公司政策變動,節目告一個段落而解散。如今大夥兒天各一方,彼此間的友誼仍然如清流般涓涓流淌。文學家托爾斯泰曾有感於席勒和歌德之間的情誼而羨慕地說:"財富非永久的朋友,朋友乃永久的財富。"在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人生裡,我知道這份美好的回憶將如映照八荒的明珠,閃耀著人與人交會時互放的璀璨光亮。

(編者註:"千里吹蘭杜"出自唐朝詩人王昌齡〈同從弟南齋玩月憶山陰崔少府〉一詩:"高臥南齋時,開帷月初吐。清輝淡水木,演漾在窗戶。苒苒幾盈虛,澄澄變今古。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千里其如何,微風吹蘭杜。")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