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冤民大同盟受壓 原來有密探(圖)

朱杏清涉借殼收料 大同盟主席瀋婷疑有人泄密緻中共打壓

2009-01-07 22:52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訪民受壓涉港記者收料泄密
訪民陳啟勇拍攝到12月9日在警察總部前以中聯辦主任身份蒐集材料的男子(中),中國冤民大同盟指該男子是自由亞洲電臺香港首席記者朱杏清。(照片由訪民陳啟勇提供)

十多名中國冤民大同盟的大陸訪民原定本週一(1月5日)到香港召開記者會申訴冤情,但因遭到上海中共當局阻撓,逐個被扣住通行證,不能成功赴港。大同盟主席、香港居民瀋婷被迫取消記者會,但她決定向外公開真相。

瀋婷向本報披露,事件涉及自由亞洲電臺香港部一名記者以中聯辦官員身份收集材料,並懷疑其後有人向中共當局泄密,以致訪民回到大陸後陸續遭打壓。她對事件發生在素以支持人權民主聲譽卓著的自由亞洲電臺身上感到驚訝,呼籲自由亞洲電臺盡快對該記者的行為進行調查及作出回應。

瀋婷向記者展示了一段去年12月9日中國冤民大同盟成立當天,一名訪民在香港警察總部前現場拍攝的錄像。錄像中顯示訪民們圍著一男子交材料,並講述自己的冤情。該男子持一個疑似手機的物件拍攝訪民,有時也拿錄音筆錄音,並從訪民手中接過個人申訴資料。其中一段錄到有訪民以上海話描述此男子:"他是中聯辦人員,他直接和中央發生關係。"

朱被指以中聯辦名義收料

據知當時有十多位訪民將材料交給此男子。部分訪民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證實該男子曾以中聯辦官員身份收料。訪民陳啟勇回憶道:"這個人五、六十歲的樣子,個子不高的,頭前面有點禿頂。他走過來也要採訪。採訪的時候,我就問他,你是哪個部門的。他說我是中聯辦的。我說中聯辦的,你有沒有名片,給我一張,他說他沒有帶。他說你們有材料吧,材料可以交給我。我當時就把材料交給他了。當時有好多人都把材料交到他手裡。"

陳啟勇當時還拍了此人在現場活動的照片,事後確認照片和錄像中的男子是同一個人。

訪民衛玉華也談到他排隊給一個男子材料:"這個人他說是中聯辦的主任,(訪民)排隊在遞交材料給他。我是最後一個遞交材料給他。這個人是穿格子襯衫、戴眼鏡的一個人。"

另一名交材料給該男子的訪民瀋永梅也形容此人穿格子衣服、戴眼鏡:"他說是中聯辦主任,拿著一個錄音機,把我說的話錄下來,然後找我要了兩份材料。"

確認身份 錄像送自由亞洲電臺

瀋婷以及多名訪民後來對照錄像、照片和目擊者口供,經反覆核對,確認錄像和照片中的男子是自由亞洲電臺香港首席記者朱杏清。對於朱杏清為何要以中聯辦名義問訪民要材料,訪民們提出很多質疑,瀋婷於12月31日將錄像拷貝送交自由亞洲電臺香港分部,但至今沒有收到該臺的正式回應。

她並表示,過去一個多星期試圖聯絡本人討說法,但對方手機都沒有人接通,直到週一晚上才和他聯絡上。對方承認看過有關錄像,而且錄像中的男子也是他本人。但就以沒有真憑實據為由,否認自己以中聯辦官員名義接受訪民材料。

本報記者多次致電朱杏清手機,但沒有人接通,也沒有回覆記者查詢的留言。週一晚上記者再次致電自由亞洲電臺香港分部,聯絡到朱杏清本人。被問到是否曾以中聯辦官員名義收訪民材料,他一口否認,宣稱"我不僅沒有,不可能,而且永遠不可能說這句話"。隨後又說"這個事情他們(訪民)沒有任何證據",並再次否認自己說過是中聯辦主任的話,當時只是"拿著攝影的東西而且錄音了"。

記者再問朱,錄像中為何有訪民指他自稱是中聯辦的人,他就說:"我相信是有心人士這麼說的。"還說"一般的訪民不會"作這樣的指控。

朱杏清表示,他當天是以自由亞洲電臺的記者身份去採訪,還承認曾親口向訪民介紹這個身份。記者其後查詢自由亞洲電臺當時對事件的報導,發現視頻連接報導中的記者是該電臺的另一位記者方媛。

對於為何訪民眾口一詞的指他自稱是中聯辦官員,朱杏清就質疑,是否當時訪民聽錯了。

訪民受壓涉港記者收料泄密
朱杏清被拍到既蒐集訪民的材料,又逐一拍攝訪民的照片。(大陸訪民錄像截圖)

訪民受壓涉港記者收料泄密
12月9日,一批訪民在警察總部外圍攏著背向鏡頭的朱杏清申訴。當時有訪民說:"他是中聯辦人員,他直接和中央發生關係。"(大陸訪民錄像截圖)

訪民受壓涉港記者收料泄密
12月9日,一批訪民在警察總部外圍攏著背向鏡頭的朱杏清申訴。當時有訪民說:"他是中聯辦人員,他直接和中央發生關係。"(大陸訪民錄像截圖)

訪民親自查證 未聞朱自稱記者

本報隨後就朱杏清的回應再次致電瀋婷,瀋婷強調,訪民的現場錄像不是經過技術處理貼上去的,這個可以鑑定。而且這批訪民是被中共打壓的最嚴重的社會底層冤民,是很希望得到外媒的報導,沒有必要歪曲事實去針對媒體記者。而且從訪民現場錄像來看,當時旁白的訪民稱"他是中聯辦人員,他直接和中央發生關係的",是一種現場真情的流露,不像是故意捏造。

而且,另外一個訪民陳啟勇本人親口證實曾經問朱杏清的身份,並向對方要名片,不存在訪民誤傳的問題。對於朱杏清稱自己向訪民介紹身份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瀋婷強調,自己多番向訪民查證,都沒有一人聽朱杏清說過自己是記者。她指訪民們都很願意作證,待他們來到香港後,將立刻再度召開記者會,並向警方報案。她呼籲自由亞洲電臺高層盡快進行調查及作出回應。

瀋婷並說,自己曾經就事件致電中聯辦,一名彭姓處長否認有派主任出來收料,並稱如果有人冒充中聯辦的人,"他的行為他自己負責"。

瀋婷:關注中共特務滲透港媒

對於為何有人不以記者身份直接收料,而要以中聯辦官員身份收料,瀋婷分析:上海政府、地方政府和中聯辦之間肯定有矛盾,那些訪民當時(12月9日)還沒有到中聯辦,他們原本是打算11日到中聯辦。冒充中聯辦人員的主要目的,可能想以中聯辦主任身份拿到訪民材料後,博一博訪民不去中聯辦,因為如果訪民把材料交給中聯辦,會直接影響上海政府的政績。她補充說,有知情人士曾經向她透露,指有人是上海幫的內線。

疑似中共特務的人物混入香港媒體的情況,過去屢有所聞。例如,瀋婷在去年9月5日的記者會上指出,《亞洲週刊》資深記者江迅3年來關心她的點點滴滴事情,包括她父母到港,而江迅也不停的勸她父母,讓她們勸瀋婷和上海幫妥協,拿回回鄉證等,關心程度"已經超出了一個記者所應有的範圍、應該做的事"。但是便揭發此人與上海國安有聯繫。

上海阻訪民來港 封瀋婷財產

瀋婷重申,自己和朱杏清也沒有私人恩怨,決定曝光事件主要是為了營救訪民。她指出,訪民多次來過香港,但上海當局最近的打壓形式很奇怪,目標主要是針對交過材料的人,要求他們拿港澳來往通行證出來,警告他們不能再去香港,然後再逐個攝相,要他們承諾不再去香港。加上最近上海當局知道她準備曝光有媒體記者冒充中聯辦官員後,立即查封她個人的財產,令瀋婷更加懷疑:"我想上海當局這樣的恐慌,又在為誰暴露而做出這樣的事情?"

她強調公布事件也是希望讓國際社會重視海外媒體被中共滲透的情況。她特別指出,自由亞洲電臺是由美國國會直接支持,宗旨是面向無法接觸自由新聞媒體的亞洲聽眾,為他們播放新聞資訊的一家非營利公司,過往多次對訪民作出客觀公正的報導,在訪民中很有信譽。她感謝該電臺在人權方面作出的努力,希望他們繼續堅持獨立自主的新聞方針,盡快就朱杏清的個人行為作出徹查,給大同盟一個說法:"訪民們想訴說冤情的對方像本身就是為中共做事的,令他們感覺受到欺騙,說沒有想到原來中共的力量會滲透這麼深。"

38名上海訪民於去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前夕陸續抵達香港,展開一連串的申訴活動,包括12月9日在香港警察總部辦理註冊手續,在香港成立民間組織"中國冤民大同盟";11日又前往中聯辦抗議,及遞交請願信。他們返回上海後,陸續受到當局的騷擾及打壓,包括逐個被抄家傳喚,訪民丁菊英被拘留,而瀋婷在上海的房產也被當局下令查封。部分訪民原定本週一再到香港申訴,但在當局的打壓及阻撓下,無一人能成功啟程。

原題目:冤民大同盟受壓涉港記者收料泄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