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劉曉蓮老人之死再曝驚天醜聞(圖)

2008-12-03 00:24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劉曉蓮老人

湖北省赤壁市赤壁鎮,離長江堤岸200米,有一座新墳,裡面安置著劉曉蓮老人的骨灰。

劉曉蓮老人,一位耿直、善良、與世無爭的農村婦女,僅僅因不屈不撓地堅守"真、善、忍"道德信仰,先後四次被中共集團非法拘禁,拘禁時間累計長達5年零4個月。在這5年零4個月時間內,老人受盡了飢寒迫害、"五馬分屍"酷刑、50斤重的鐵鏈腳鐐輪番毒打、毒針注射、灌毒藥丸子、高壓電擊、男精神病人污辱等種種駭人聽聞、令人髮指的折磨與摧殘,終於,於2008年10月26日下午含冤離世,終年68歲。讓人欲哭無淚的是,面對老人的悲苦離世,老人的家人、親朋好友竟然全都感到十分欣慰,說,死了好,死了好,死了再也用不著受那生不如死的活罪了--這究竟是一種怎樣令人揪心的無奈與傷痛呢!劉曉蓮老人的非人遭遇經海外媒體相繼披露後,引起了廣泛的震驚與同情,無數善良的人們為之淒然淚下、義憤填膺。

本文所要揭露的是,劉曉蓮老人之死,尚不能簡單視作死於為了讓其放棄信仰而施加的折磨,更為準確地說,根本就是死於中共邪惡集團從2003年12月就已開始實施的蓄意謀殺!

2003年12月28日,是劉曉蓮老人第三次被中共集團非法綁架的日子,離海外媒體發表文章《永不凋謝的蓮花》剛剛過去十多天。《永不凋謝的蓮花》一文真實詳盡地披露了中共施加於劉曉蓮老人身上的種種醜惡殘暴行徑,其中包括慘絕人寰的"五馬分屍"酷刑,並將挺過九死一生仍然堅貞於道德信仰的劉曉蓮老人比作了"永不凋謝的蓮花",這使得中共政權驚恐交加、惱羞成怒,於是撕下所有偽善的嘴臉,開始了對劉曉蓮老人進行喪心病狂的瘋狂報復。

2004年1月10日,劉曉蓮老人被"610"與"國安"人渣從拘留所轉到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還沒進高牆內,看守所所長鄧定生就當眾邊擊打她的頭邊對她說:"還要給你‘五馬分屍'!"而鄧定生是誰呢?就是那個於2002年12月6日率眾對劉曉蓮老人實施"五馬分屍"酷刑的畜生首惡!才被海外媒體披露得臭名昭著了,如今就毫不迴避地公然叫囂要故伎重演,這無法用人類語言描述的邪惡獸膽,很顯然直接授意於中共高層,不然,料不敢如此明目張膽、無所顧忌。

更讓人瞠目結舌的是,就在這次非法綁架後,竟有赤壁鎮副鎮委書記周新華找到劉曉蓮的丈夫進行"商量",赤裸裸地說:"永不凋謝的蓮花"這回是"凋謝"定了,如果把她搞死,你打算要我們補償多少安葬費呢?--無法不讓人出離憤怒!這個向來自稱"為人民服務"、"權為民所用"的中共政權,在自稱享有高度信仰自由、人權與法治最好的時期,竟敢於無恥至此、醜惡至此!

為了讓劉曉蓮老人如期"凋謝",中共政權無所不用其極地對劉曉蓮老人實施了種種喪盡天良的摧殘與謀害。好在,2004年2月4日,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波文(Theo vanBoven)為劉曉蓮老人發出了緊急呼籲,並向聯合國負責言論自由特別報告專員送出了一項聯合緊急控訴。或許因此,才使得中共集團有所顧忌從而將虐殺行動暫緩了一段時間。但常規的瘋狂折磨一日也未曾停止過。

2004年2月19日,看守所副所長錢玉蘭用大頭皮靴瘋狂的打劉曉蓮的頭部,致使她兩眼流血,雙耳出血,血像自來水一樣從鼻子和口中噴湧而出,打濕了她的全身和監室裡的棉被。長期的非法關押與折磨使劉曉蓮老人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成天癱倒在監室的通鋪上。看守所的凶手們害怕承擔責任,於2004年5月29日將劉曉蓮老人抬回了家裡。

2006年4月26日,劉曉蓮老人被中共集團第四次非法抓捕,這次抓捕,並沒有送進拘留所和看守所,而是直接綁架到赤壁市蒲紡精神病醫院。這次的拘禁,目的十分明確,那就是非要置劉曉蓮於死地!下面是劉曉蓮老人生前留下的一段文字:

"......我叫劉曉蓮,67歲,2006年4月26日身陷魔窟,3月有餘邪惡傷我命數次、要我配合(本文作者註:所謂‘配合'想必是指放棄信仰、為邪黨歌功頌德並主動聲明蓮花已經‘凋謝')免遭迫害。我拒絕並回答說:正道絕對不配合邪道。惡醫張主任與赤壁鎮政府、派出所做交易,要赤壁鎮拿6000元錢來殘害我的生命。惡醫張主任及其幫凶使用高壓電擊、電針我4個小時、並指使年輕男精神病號侮辱、打罵、侵犯我。使用毒藥灌食、吊針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藥水10斤,毒害我的生命。這次注射後,我整個身體發黑,與黑人沒什麼兩樣。這次我被邪惡毒昏了兩天兩夜,待我清醒時突然不能說話了,成啞巴了......"在拘禁於赤壁市蒲紡精神病醫院的兩年半,劉曉蓮老人受盡了精神和肉體上的百般折磨,全身浮腫,進食困難,生命奄奄一息,醫生確信只能活二十幾天了,於是在二零零八年九月將她放回家。

從醫學常識看,劉曉蓮老人這回的身體狀況比起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被摧殘得更為徹底。在前幾次拘禁結束時,身上的毛孔還往外滲血、結痂,可這回,就連血也滲不出來了,尿也不排,全身浮腫,透過皮膚看去,那氣色就像全身的肌肉已經被腐蝕成了水一樣。上醫院做彩超時,連醫生也忍不住說,真是太慘不忍睹了,心臟被打移了位,幾個心室被打得全都合不攏。

在過去累計長達5年零4個月的非法拘禁與折磨中,劉曉蓮老人多次奇蹟般地死裡逃生,已經一再讓中共領教過。赤壁鎮派出所一個何姓警察也曾對人說,按道理劉曉蓮早就應該死多少回了,如今居然仍活得好好的,這真是個奇蹟!

有心人注意到了一件事:劉曉蓮老人在被家人送到醫院治療期間,陳姓主治醫生曾詭異地離開過兩天一夜。而且,從醫院出來之後不久,劉曉蓮老人全身的皮下組織就出現了大量肉眼可見的水泡。於是,有心人懷疑,在住院治療期間,中共集團是不是也曾幹過某種不可告人的醜惡勾當呢?

在飽嘗了中共集團累計長達5年零4個月的非法拘禁與非人折磨後,在抗拒了中共集團數年以來處心積慮的無恥虐殺後,公元2008年10月26日下午,劉曉蓮老人終於離開了人世!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