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劉曉竹:2009年的乾柴野火與亂風

2008-11-27 01:27 作者:劉曉竹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09年將是中國的政治轉型年,轉型的動力機制已經形成:一是群眾上街,二是經濟蕭條,三是高層內鬥。三者相互糾纏,相互激盪,就像美國南加州的大火一樣,風借火勢,火助風威,誰也擋不住的。在中國,民間積怨,百姓上街,這不就是遍地乾柴嗎?金融危機,經濟蕭條,野火亂竄。高層內訌,權力鬥爭,這就是亂風襲來。如此一來,中國政治要改朝換代,有誰能擋得住呢?

首先,群眾上街。從瓮安到深圳,從吉首到重慶,從西安到隴南,可以說大江南北,街頭就是老百姓的政治平臺,群體事件人數越來越多,規模越來越大,聯合的趨勢越來越明顯,連北京最近都可以聚集上千人到市政府抗議。再看胡錦濤的對策,一是扼殺於萌芽狀態,二是加強武力鎮壓。但是,時令到了,春風要綠江南岸,漫山遍野都萌芽,你怎麼去扼殺呢?大江南北到處是燜燒的火頭,你怎麼去救火呢?慌亂之中,胡錦濤又想搞安撫,太晚了!安撫只能促進燎原。

其次,經濟滑坡。珠江三角洲已經垮了,長江三角洲岌岌可危,胡溫回天乏術。金融危機發端於外,但應了古人的一句話: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今天,你救一個國企就增加一筆壞賬,倒一個企業就增加一批失業,左右為難也。在銀行壞賬與企業倒閉之間,在金融危機與失業危機之間,一黨專制搖搖欲墜。其實,美國金融危機,經濟滑坡,但在民主法制之下,該改就改,該變就變,秩序井然。反觀中國,要人權沒人權,要法制沒法制,要人治沒有像樣的人,除了假大空,就是馬屁精,無官不貪。如此一來,一黨專制就變成了民怨集中制,叫做集中起來好變天。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變天;國事家事天下事,事事變天。

第三,高層內鬥。胡錦濤治國有一個總體思路,叫做貪污承包責任制。意思是:地方貪污多少我不管,怎麼貪污我也不管,只要你能保持可持續貪污就行,一切由地方做主。但作為交換條件,各省第一把手要由胡錦濤的親信來擔任。就這麼一個小伎倆,胡錦濤十七大前與上海幫鬥,其樂無窮;十七大後與廣東幫鬥,其樂無窮;十八大還要與太子黨鬥,其樂無窮。然而,經濟不滑坡,其樂無窮,經濟一滑坡,刀光劍影。今天,廣東經濟滑坡了,利益不平,不已經刀光劍影了嗎?畢竟,胡錦濤權力小集團圈子太小,王倫之輩太多,林沖之輩太多,能不火拚嗎?

政治轉型,有破有立。一黨專制要破,胡小集團要破,假大空要破,高層破局,地方破局。但更重要的是立。立什麼呢?一百年前,嚴復提出強民力,開民智,新民德。要立的就是這個"民"字。在我看來,老百姓上街就是強民力,老百姓言論自由就是開民智,老百姓幫老百姓就是新民德。一句話,乾柴遇野火,高層吹亂風,人民齊上街,中國就轉型。時間就在2009年。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