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上訪人員稱酷刑折磨現象普遍(圖)

2008-11-24 09:3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國否認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近日指稱中國存在大規模酷刑現象的說法,強調中國一貫反對酷刑。但是有上訪人士在講述公安人員如何對他們進行體罰和精神虐待時表示,酷刑折磨在中國仍然是普遍現象。

*北京否認大規模酷刑現象*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星期六就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有關中國禁止酷刑情況的報告表示,中國尊重和保護人權,一貫反對酷刑,認真履行《禁止酷刑公約》規定的義務,在反酷刑領域作出了不懈努力,取得了巨大成就。


上海訪民張翠平

這位發言人沒有對禁止酷刑委員會報告所說的警方對關押人員日常性地廣泛使用酷刑虐待、刑訊逼供和維權人士楊春林、胡佳妻子曾金燕以及西藏僧人尼姑等一些具體案例作進一步回應。

他只是說,遺憾的是,個別負責起草審議結論的委員,出於對中國的偏見,引用甚至編造一些未經證實的信息,蓄意將審議活動政治化,在審議結論中塞入大量誣蔑、不實之詞,有悖於公正、客觀的職業操守。

秦剛是在回答記者有關提問時這樣表示的。據中國外交部網站發布的消息,記者在提問中指出,禁止酷刑委員會在近日公布的審議中國履行《禁止酷刑公約》情況的報告中,肯定中國履約工作取得進展,但對中國存在"大規模"酷刑現象等問題提出批評。

據關注中國民間維權情況的維權網報導,禁止酷刑的特特派專員諾瓦克在他最近的報告中指出,在中國酷刑仍然普遍存在,有33%的酷刑案件發生在拘留所,近乎20%發生在派出所。

因為自家店舖遭到強行拆遷而堅持上訪多年的上海訪民張翠平對記者表示,她和丈夫田寳成被關在看守所期間都受到了酷刑折磨。

張翠平曾於2003年和2006年兩次以"擾亂社會秩序"罪名被判勞動教養,分別被關押一年和一年半。她說,她第一次勞教實際上一直關押在閘北看守所,那裡不僅受到關禁閉和不准放風以及管教人員指使吸毒人員毆打等處罰,而且遭到長時間戴手銬和用"小太陽"強光燈照射之類的刑訊逼供,追問是誰指使她到北京上訪。

張翠平說:"用燈照著我,24小時手銬銬著站在那裡,不讓我坐下,我吃不消了。我頭昏了,倒在地下的時候,他們就用腳踢我。把我拉起來,叫我站好,還說我在演戲。拉我的頭髮,推我的頭。(記者:這個時候你有沒有反抗?)我沒辦法反抗,這麼多人,這麼多警察。(記者:有沒有對他們講什麼呢?)我對他們講,我在維護我的權利。我沒有違法,沒有人指揮我。"

這位在過去5年當中被勞教兩年半的婦女錶示,她在2007年2月26號到6月8號期間曾三次被看守她的女警察姚雪梅等人吊綁在床兩頭的鐵架上,其中第一次被吊到第二天,胳膊已經完全失去知覺。

她說,不僅如此,審訊人員還在審問過程中訊問她為什麼結婚多年還不生孩子之類的不相干問題,而且擅自把她的回答從他們夫婦因拆遷上訪生活痛苦篡改成身體有病因而不能生育。

張翠平說:"他們就是用各種各樣的方法來侮辱我們,讓我們放棄維護自己的權利。"

張翠平說,酷刑和精神虐待在中國司法界是普遍現象,當局和警方當事人敢做不敢當,把犯人關起門來隨意處置,事後往往是一口否認。她指出,第二次提審她的閘北分局兩名警察刪去了當時筆錄中有關呼喊陳良宇下臺口號的內容,並且偽造了她不曾說過的記錄。她說,偽造筆錄的一名警官張建平後來被楊佳持刀殺死。

張翠平說:"他們怎麼會糾正呢?他們做過的事情從來不會承認的。所以,閘北區警察被楊佳殺掉,這個都是必然的趨勢,必然的結果。"

這位在上海市區"圈地式"開發拆遷中失去賴以生存的店面房產的訪民在網上公布的一份材料中說,她丈夫田寳成的的"兩顆門牙當場被打掉,頭部、胸口、手臂、大腿等處都是血腫和淤痕"。

張翠平說:"你說這個國家還有什麼人權?他們口口聲聲講人權,什麼構建和諧社會,建立法治社會。這個國家什麼都沒有的。這些都是虛設的,都是嘴巴講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