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凌滄洲致溫家寳李克強的公開信

呼籲向國民每人發錢888元消費擴大內需

2008-11-19 23:2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溫家寳先生、李克強先生:

最近國務院出臺擴大內需十項措施,看得出諸公也在積極應對經濟寒冬的局面。這4萬億能否最終刺激起內需,有人翹首以盼,有人拭目以待。然而這4萬億投資的鐵路、水利工程尚未見蹤跡,媒體紛紛報導國家發改委附近的飯店爆滿,各省"跑步(部)前(錢)進"的人士絡繹不絕,這一番景象又激起國人多少聯想,多少憂慮,媒體上也偶有發出要監督這4萬億投資的使用的聲音。

這4萬億金錢的雷霆之音尚在高空隆隆,中國公民除了聽到了它們擲地時發改委附近酒店的迴響之外,也聽到了今年早些時候澳門政府宣布,撥出逾20億元盈餘還富於民,永久居民獲發一份5000元的"紅利"、非永久居民獲發一份3000元的"紅利";更聽到了:本月18日,為因應經濟不景氣,臺灣當局宣布,將以臺灣居民為對象,每人發放額度為3600元(新台幣)的消費券,整體預算需820多億,將以特別預算來推動。

同為華人,這兩岸三地的待遇咋這麼大呢?

記得早先有個主流的提法,叫吸收世界文明的一切先進經驗;又有提法,叫摸著石頭過河;現而今,身邊的舉措都出來了,拿來借鑒就是,免得被網民們譏諷為:"放著大路你不走,偏要摸著石頭過河";或者摸來摸去,摸了一塊腎結石過河;再或者,這4萬億投到河裡去,有貪腐官員又可摸到金石頭了。

還富於民,還利於民,用點簡易可行的舉措,就那麼難嗎?今年4月,中國個別財經報紙也在討論內地是否需要人均發放1000元人民幣的提議。無論正方反方,在討論問題、表達觀點,都是對這個古老文明的貢獻。儘管我對正方反方經濟學家都提出的要區別對待富人窮人的觀點均不同意,我認為要對公民一視同仁,應該每人都發。

發多少合適呢?今年的北京奧運不是定為8月8日晚8點開幕嗎?向當局裡的這些高人學習吉祥如意的心得,建議定為每個中國國民888元比較合適,突出中國必將"發發發"的意味。而且,我建議這個廣施陽光雨露的策略,除了在監的罪犯不發外,每個國民,無論男女老幼,甚至海外留學生,每人888元,不是現金,是消費券,限國民在聖誕節或春節前消費完畢。此舉既讓國民分享改革開放30年的紅利,或者就索性以此紀念改革開放30週年,也相信對擴大內需起立竿見影之奇效。

至於經濟專家們談到國家財政承受力,我想4萬億都砸出來了,1萬億落實到國民人頭,不是難事吧?如果888元覺得多了,每人88元也大快人心,刺激內需啊。4月份報刊在討論澳門發錢的經驗要不要套用內地時,一經濟研究專家表示:"發錢需經人大審議 。只有區別對待,讓低收入階層獲得實際利益才行。 如果作為政策執行,需要怎樣的程序時,需要進行收入再分配的規範流程。即由生活保障部門提出提案,經過政府的預算部門,最後交由人大審議。"

這4萬億是否已經通過人大或將提交人大通過,諸公"看著辦";而我凌滄洲的給國民每人發888元的建議,是否可以送到諸公的會議桌上討論,是否要經過人大程序,諸公也"看著辦"。這回4萬億雷霆迅猛,確實體現了這個體制"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效率,至於這個事最後辦得成效如何,世界上有識之士也可憑歷史經驗對此事作出判斷;而我本人,素來對"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大話持保留態度,大躍進,文革,哪樣不是集中力量辦了件讓文明人目瞪口呆的"大事"?

這888元對富人可能連零花錢都算不上,對中產階級也是杯水車薪,對底層人民和貧困人民卻是雪中送炭,也許能幫他們在這個寒冷的冬天裡增添一絲溫暖。富人和官員們也可以捐出這888元,但國家對國民的政策一定要一視同仁。

1300多年前,我們祖先的盛世,偉大光榮的大唐帝國。明君李世民先生就曾經拿出大量的金銀財帛交給突厥,向突厥贖回被擄獲的大唐子民。朝廷給貧困人民發衣食那也是常事。

我呼籲我們所謂的"盛世",即使不能立馬實現西方當代文明中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三權分立、民主票選和普選,也應該回望我們中華文明光榮的過去,不僅古代明君能真正做到以人為本,而且開放言路,不以言治罪;我們的文明如果真想光榮復興的話,學點漢唐盛世的胸懷,如何?而不是下作地去追溯什麼"康雍乾盛世 ",拷貝他們的文字獄策略,不僅生怕別人不給貼"警察國家"標籤的兩個傻乎乎的卡通網警在網上招搖過市、搔首弄姿,對網路言論予以恫嚇,而且一些地方製造的詩案或手機簡訊案、鉗制言論自由的地方老爺們得到何種實質性的懲處?或者屏蔽網路,鉗制言路,讓我們都唾棄這些古今同體的下作手法,不要把這些誤以為文明復興的指標,好不好?

溫家寳先生,你熟讀羅馬皇帝奧勒留的《沉思錄》,以我對羅馬帝國的膚淺研究,我們在這一點上是很有共同語言的。奧勒留身處羅馬帝國由盛轉衰的轉折點上,也算一位"救火隊長"和有道之君,但面對外患、地震、瘟疫,奧勒留也無力補天;溫家寳先生,你面對2008年中國的地震、瘟疫,你從奧勒留的內心中讀出了什麼?

李克強先生,10多年前我在中國青年雜誌社見過你兩面,一次是你到雜誌社視察,雜誌社領導做年終匯報,我作為中層幹部也在場,另一次是大約1997年秋冬,你離開團中央書記的崗位到河南履新,臨別到雜誌社,也視察來我的辦公室,我當場送給你一本我寫的書《文化人批判》。10多年過去了,你已經在中國的決策核心,我請你也傾聽民意,用你的影響力來推動這個古老的文明融入普世價值。

向國民每人發錢888元消費擴大內需的主意無論是好點子還是餿主意,僅是我個人的聲音,供你們決策時參考。

無論如何,這個體制不管它是專制的還是民主的,是特色民主的還是超民主的(作家阿斯圖裡亞斯《總統先生》中的描寫和提法),這塊土地的湖水是藍藻氾濫還是沒有藍藻的,牛奶是含三聚氰胺還是不含三聚氰胺的,終究這個祖國是我們的祖國,這塊土地是我們母親的土地,作為這個文明的後裔,這塊土地上的人民,我應該向你們表達我個人的民意;也許,在未來,你們還將聽到更多的民意表達。

凌滄洲

2008,11,19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