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紅顏知己舉報了於幼軍(組圖)

2008-11-19 01:01 桌面版 简体 11
    小字
有傳言稱於幼軍是在為其包工程的弟弟,在與黃麗滿承辦工程的丈夫爭奪項目時結下矛盾,導致最後黃麗滿在背後使壞,舉報於幼軍。但其實不是。在於幼軍被正式處理的結果出來之後,據稱黃麗滿告訴朋友,說她終於舒了一口氣,終於還了她清白。

剛剛結束不久的中共十七屆三中全會,作出了對十七屆中央委員、文化部黨組書記、前山西省長於幼軍的處理決定。紛紛揚揚流傳了兩年多的於幼軍故事終於有了最終的結果。

1

早知今日,悔不當初的於幼軍

據已經證實的消息顯示,於幼軍此次落馬,與其在深圳擔任市長期間的事情有關,但並非其當時的拍檔、前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的舉報。此前曾有傳言,於的落馬與他和黃麗滿的矛盾有關。據稱,於幼軍擔任深圳市長期間,由於其率直的個性和敢言的風格,很多場合不給市委書記黃麗滿面子,甚至蓋過了黃麗滿的風頭,使得黃很是不滿。因此,黃與於幼軍的矛盾在當時的深圳市當局,已經是公開的秘密。而據稱黃也處處給於幼軍難堪,兩個人在深圳高層形同水火,各自拉攏親信,培養勢力。

於幼軍鬱鬱不樂離開深圳

但在政治手腕和政治後臺方面,率性的於幼軍顯然不是黃麗滿的對手。由於黃麗滿作為黨的書記,"黨管人事",掌管著深圳的人事生殺大權,官員都看得很清楚,因此在較量中,西瓜靠大邊,於幼軍就顯得勢單力薄。深圳市政府知情人士表示:"於幼軍儘管是一市之長,但在市政府威望不高,說話很少人聽,甚至連一個處長都敢和他頂嘴。"尤其是在他市長任期後段,有消息傳出他將離開深圳,更造成眾叛親離的效應,因為官員都知道黃麗滿才是真正的老闆。

2

在政治手腕和政治後臺方面,於幼軍不是黃麗滿的對手

於幼軍就是在如此鬱悶不樂中,在與黃麗滿的較量中,敗下陣來,隻身離開深圳,前往湖南擔任常務副省長。但就在於幼軍離開深圳的同時,有一個黑影也如影隨形,跟著於到了湖南,並在之後一路跟到了山西,為於幼軍後來的落馬埋下了禍根。

消息人士表示,有傳言稱於幼軍是在為其包工程的弟弟,在與黃麗滿承辦工程的丈夫爭奪項目時結下矛盾,導致最後黃麗滿在背後使壞,舉報於幼軍。但其實不是那麼一回事。在於幼軍被中共中央正式處理結果出來之後,據稱黃麗滿告訴朋友,說她終於舒了一口氣,終於證實不是她舉報,還了她清白。

事實上,於幼軍的弟弟和黃麗滿的丈夫承辦有關工程並非傳言,而是確有其事,而於幼軍也確實是因為他弟弟因為他的關係承包了深圳市的有關工程,涉及利益衝突,調查證實之後,成了中紀委開鍘的對象,但並非黃麗滿的舉報。消息人士表示,舉報於幼軍者並非他人,而是於幼軍當年在深圳市長任內的紅顏知己。

深圳電視臺紅顏知己種下禍根

於幼軍的紅顏知己,是深圳電視臺的一位節目主持人,當年,她與於幼軍兩人瞞天過海,如膠似漆,感情還算單純,沒有多少的利益交換。但在於幼軍離開深圳到湖南擔任常務副省長之後,她就開始有所要求了,希望這位大權在握的省長給她和家人帶來幸福,最少有點利益吧,比如給她家人介紹關係、照顧項目或生意等。但由于于幼軍的地位敏感,而且並非大權在握,她未能如願以償,開始產生了不滿。

之後,於幼軍調到了山西,正式成了一省之長,應該說是可以說話算數了,況且,山西是資源大省,尤其是煤炭,更是全國的緊俏商品,隨便一張條子或一句話,就可以讓她吃一輩子。她於是加強了與於幼軍的聯繫,提出了各種要求。而這個時候的於幼軍,已經隱隱感到了威脅。他是個在仕途上有遠大抱負的人,為官以來,除了在深圳期間為了弟弟曲線謀取了一點利益,走了一點灰色地帶,還有與這位紅顏知己的關係之外,他的為官還算清白,讓人抓不到大的把柄。

而他與她的關係,如果她不說出來,也幾乎就是神不知鬼不覺,即使是傳言,如果當事人否認,也不能算數,當然無法獲得證實。但恰恰是在這個當口,當他正準備在仕途上大展宏圖之時,她與他的聯繫加強了,讓他感到了莫大的威脅,似乎預感到將栽在這個女人手上。

他與她見了面,希望好言相勸之後,兩人成為好朋友,讓過去的一切成為過去。但她不依不饒,覺得不能這樣便宜了於幼軍,多少年了,付出了青春,付出了感情,到頭來什麼都沒有得到:沒有名分,沒有金錢,圖個什麼呢?在她看來,於幼軍是省長,隨便給她一個項目,比如批個小煤礦什麼的,或買賣幾萬噸煤炭,是個輕而易舉的小事。但於幼軍沒有答應,他沒有那個膽量----成克傑等人的前車之鑒,那是要殺頭的。

要挾未遂向中紀委舉報

她威脅於幼軍,如果不答應,她將向中紀委舉報她所知道的一切。於幼軍繼續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但她還是不為所動。而這個時候,於幼軍當選中共十七大中央委員,而有關於幼軍上調北京準備進入第二屆溫內閣成為文化部長的消息也已經傳出。於幼軍在官場還算是個清醒之人,天人交戰下,在衡量了一切厲害得失之後,他還是沒有答應她的任何要求,只是希望兩人的關係到此為止,並靜待命運對他的懲罰。

3

安聯大廈這塊肥肉誰都想搶

悲憤交加的她,終於忍無可忍,她要玉石俱焚,與於幼軍同歸於盡。她終於向北京中紀委送交了舉報信,很詳細地舉報了於幼軍在深圳市長任內以權謀私的四個事證,因為從事新聞工作的她,知道泛泛舉報沒有用,必須要用事實說話。

她向中紀委舉報的四個例證,最重要的是位於深圳市中心、市政府大樓對面黃金地帶的安聯大廈裝修工程,據稱是於幼軍市長任內以政策性的批地,換來他弟弟最終獲得。

以權謀私指控被證實

安聯大廈與附近著名的鳳凰大廈一樣,都是深圳市政府以政策性的優惠批給有關係的開發商的,地理位置優越,並享受政府各種稅費的寬減政策。中紀委在接到有關舉報信之後,由於涉及將進入政府內閣的於幼軍,感到非同小可,在請示中共高層之後,立刻啟動調查程序。

但恰巧這個時候,安聯大廈的開發商離開深圳,返回居住地澳大利亞,並長期沒有回國,給中紀委的調查帶來很大的不便。

於是,有關的調查只有透過書信和外交管道進行,這也是於幼軍擔任了一年多的文化部黨組書記,案子一直掛著的原因。但中紀委最終還是獲得了這位開發商的書面證明,證實了安聯大廈批地在先,於幼軍弟弟獲得該大廈裝修工程在後的邏輯關係,對於幼軍以權謀私,利益輸送的指控成立,再加上於幼軍與這位紅顏知己的生活作風敗壞問題,中紀委終於作出了撤銷於幼軍黨內外一切職務,撤銷其中共中央委員,留黨察看兩年的處分決定,並報剛剛結束的中共十七屆三中全會確認。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