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原雲南省委書記高嚴已外逃至澳大利亞

2008-10-28 07:08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2004年的11月26日,副廳級幹部、河南電力公司原副總李俊傑正在鄭州市看守所中,等待即將到來的判決。而同為河南電力公司副總的黃永皓,也在接受安陽市檢察院反貪局的調查。

李、 黃兩名副廳級電力官員的相繼落馬,再次將人們的目光聚焦到國家電力公司原總經理高嚴身上。高嚴已62歲了。之前他先後擔任吉林省省長、中共雲南省委書記;1997年8月任電力工業部副部長、黨組書記兼國家電力公司副總經理、黨組書記;1998年4月任國家電力公司黨組書記、總經理。

2002年9月,高嚴在其任上「神秘失蹤」。一個月後,有關高嚴失蹤的傳聞開始見諸報端。有媒體報導稱高嚴已經逃至澳大利亞,但澳大利亞官方沒有證實高嚴是否入境。

有關人士向記者表示:「中紀委一直沒有停過對高嚴案的調查,在高嚴案逐漸深入的過程中,順籐摸瓜,查到了李、黃二人的問題。」而李、黃二人的落馬,都與同一 個人有直接關係,「這個人是李、黃與高嚴之間的中間人,你根本想不到,這個人只是鄭州市下轄縣級市滎陽市當地的一個無業遊民,我們當地管這個人叫‘混混 ’。」

據這位人士透露,這個「無業遊民」是國電公司一位處長的親戚,而這位處長又和高嚴及高嚴之妻關係較好,所以後來這個「混混」就通過這個處長認識了高嚴的妻子。中紀委在查高嚴案的時候,就牽扯出了這位處長,而這位處長又供出了這位「混混」,「混混」進去後,就全部招了。

李俊傑、黃永皓和這位「混混」是在一次飯桌上經國電公司的這位處長介紹認識的,「底下的人都想得到認識高嚴的機會,這種心態很好理解。」而李、黃二人見這位處長和「混混」與高嚴及其家人關係非同一般,「自然極力想巴結」。

而「混混」就利用李、黃的這種心態,開始當起中間人,通過給建築商介紹生意牟利,而李俊傑、黃永皓也以此接受賄賂。

附:貪官高嚴的廬山真面目摘自《新消息報》

2004年6月23日,國家審計署李金華審計長所作的審計報告公開。 「審計風暴」使畏罪潛逃的原「國電」領導人、前雲南省委書記高嚴進入了公眾視線。

青雲直上包養情婦

1997年8月,55歲的高嚴被任命為電力部黨組書記、副部長兼國家電力公司黨組書記。次年,擔任國家電力公司總經理。從大學時代學電力專業,到擔任國家電力公司的老總,他用了40年的時間。

1995年6月,53歲的高嚴從遙遠的東北來到雲南擔任省委書記。幾年後,他擔任了國家電力公司的總經理。

高嚴從雲南赴北京上任後,心裏老是七上八下,他牽掛著情人楊珊。

那天,某電視臺的一位女主持人楊珊與就任雲南省委書記不久的高嚴認識。經人引薦,見慣了東北女人的高嚴面對如此水靈的南方女子,眼睛頓時一亮。

透過高嚴的目光,這位名叫楊珊的女主持人知道又一個男人被她的美貌俘虜了。在宴席上,楊珊頻頻端杯,暗送秋波,使出了渾身解數,53歲的老「帥」成為倒在她石榴裙下的「馬前卒」。

很快,高嚴就與楊珊倒在了雙人床上。

「別的女人沒有我對你好吧?」楊珊故意這樣問被她弄得神魂顛倒的高嚴。

「不虛此生,真是相見恨晚呀。」高嚴氣喘吁吁地說,她是高嚴見過的最美的女人,最性感的女人,最會體貼他的女人。他要擁有她,要長久地擁有她。

楊珊滿意地笑了,說:「好吧,對我是不是真心,以後就看你的行動了。」

高嚴果然「不負」楊珊。不久,他就開始著手為她搞房搞車並提供生活費用了。

極盡奢侈秘密潛逃

高嚴在雲南包養了楊珊幾年,確實魚水情深。猛然調到了北京,大有魂不守舍的感覺,朝思暮想、心迷神慌,根本無法做到氣定神閑、坐班理事。

為了逃避監督,高嚴在上海設立「行宮」,與楊珊共享奢華。 1999年至2001年,高嚴多次去上海「治病」,為追求享受和私自活動方便,他要求下屬公司為其在高級賓館包租房間,每天食宿費高達1萬元,共花費84 萬餘元。 2001年起,高嚴還在上海佔用下屬公司花費300多萬元裝修的一棟佔地558平方米、價值650萬元的高級別墅,並由該公司承擔管理費用。同時,他自己拿出贓款293萬元人民幣在上海購買了一套豪華住房,為兩人同居營造安樂窩。

身為國家電力公司總經理的高嚴,就這樣以養病為由,長期居住在上海的「行宮」裡,經常在床上擁著楊珊,用電話遙控著國家電力公司的日常工作。

高嚴的貼身秘書叫黃雨,高常常是「高屋建瓴」地向黃雨提幾條重要的提示,然後就由黃雨向國家電力公司的黨組班子下達工作任務。於是就出現了這麼一種怪現象: 電力公司的副總經理、黨組成員們,要想親自向高嚴匯報工作,見一面,比見皇上都困難,只能通過秘書才能接聽他的電話。

以秘書遙控領導班子成員的做法,引起了其他領導的不滿。同時,有關高嚴任人唯親、以權謀私的舉報材料,不斷匯聚到有關部門。

高嚴知道自己已走到難回頭的一步,也預感到早晚會有清算的一天,便早早設計好了退路,預備隨時出逃海外以避免牢獄之災,用化名和楊珊辦好護照。一有風吹草動,就一走了之。

2002年7月,形勢對高嚴越來越不利。有關部門已經向黃雨瞭解有關他的問題,敏感的高嚴加快了出逃的準備工作。

2002年9月佈置完「後事」的高嚴神不知鬼不覺地失蹤了。

黃雨三番五次聯繫不上老總,也真急得團團轉。幾個副總非要向高嚴當面匯報工作。黃雨被逼無奈,胡謅應付不過去了,他就杜撰高嚴批示,冒充高嚴的筆跡,依樣畫葫蘆地寫條子。

拖到10月份,證實高嚴失蹤的消息,已經晚了一個多月了……

貪贓徇情難逃法網

1995年6月,高嚴就任雲南省委書記。雲南和吉林差不多,在中國都不屬於發達省份,不過,雲南是菸草業最發達的省份。高嚴明白,要想在雲南發財,就不能不在菸草上打主意。

說起雲南的菸草,不能不提紅塔集團和褚時健。人稱「中國菸草大王」的褚時健,在將要退居二線之時,利用手中的權力,瘋狂吞噬國家和集體資產,最後從高高的「紅塔山」上墜落。

還在高嚴到雲南之前,紀檢機關就把目光盯向了褚時健。針對褚時健的外圍調查工作正在悄悄地展開之際,高嚴來雲南就職,也把目光盯向了褚時健。

然而,高嚴盯上了褚時健卻不是為了調查,而是為了搞錢。

1996年1月,高嚴應香港某公司總經理韓某的要求,約見雲南紅塔集團董事長褚時健,請褚時健對韓某的捲煙生意予以關照。在褚時健的積極安排下,韓與雲南紅塔集團下屬某公司簽訂了12800箱捲煙成交確認書。韓某憑著高嚴一句話,就獲利960萬港元。當然,韓某也沒有忘記報答,他拿了2萬美元送給了高嚴。

褚時健很快栽了,但高嚴沒有從褚時健的問題中吸取教訓,反而從上次的好處中嘗到了甜頭,繼續想辦法從紅塔集團搞錢。他向紅塔集團的新任領 導打招呼,讓其秘書黃雨出面週旋,主僕二人合唱雙簧,購得7500箱香菸銷往香港。黃等人非法獲利400餘萬港元,高嚴從中抽頭,拿到l80萬港元。

到了電力公司,搞錢得換換法子。電力系統每年的投資都是幾億幾十億的,電廠電站等各種設施紛紛上馬,造價都高得驚人。

打仗親兄弟,上陣父子兵。這回,高嚴沒再讓黃雨出面撈工程了,決定讓家裡人出面,把寳貝兒子抬出來一起撈錢。儘管中央屢次禁止領導幹部子女經商,但高嚴視之為耳邊風。

高嚴的兒子高新元開始頻頻向電力系統的工程項目插手。高嚴在明裡暗裡支持兒子撈工程,然後一轉手就換成嘩嘩的票子。

在高嚴的支持和縱容下,l998年至2002年,僅4年的時間,高新元在國家電力系統為他人承攬的項目造價高達近3億元人民幣,涉及6個企業。僅此一項,高新元就收受請託方所送人民幣共計1080萬元、美元5萬。

此外,高嚴還很有「親情」,對親屬非常「照顧」。在他的「關心」下,他的七姑八姨統統殺向「錢場」。高嚴的弟弟、妹妹、女婿、舅舅、表弟和一些朋友,共在國家電力系統承攬了18個工程項目,總計涉及金額5億多元。

自從2002年9月潛逃以來,高嚴像是在人間蒸發了一樣,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貪贓枉法的大貪官最終逃不過正義對他的公正審判。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