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國嬰兒生命凝結起人類認識中共的視角(組圖)

2008-09-30 09:24 作者:林輕舟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腎結石患兒


顧客在退三鹿奶粉

【看中國記者林輕舟採訪報導】三鹿毒奶粉事件曝光近一個月來,除不斷爆出中國大陸結石患兒的人數劇增。截至目前有報導確診結石患兒累計7萬多例外,在國際社會更是隨著與毒奶粉相關事件的披露連連引發震動。

事發初期,紐西蘭一家名為Radio Life的電臺曾首先採訪了香港大紀元時報的一位發言人,瞭解對此事件的看法。該發言人對本報記者表示,因為大紀元經常報導中國大陸的消息,所以認為他們比較權威吧。

有評論認為,國際社會無論是媒體還是政府對中國大陸一些事件的發生時常是在經濟利益和中共體制上難以判斷衡量,尤其是近幾年外資企業在中國的投資,持續出現狀況。在中共的這個"大餐桌"上,想分一杯羹,卻連連敗下陣來,他們損失的不只是金錢,還有信譽和良知。或許三鹿事件給國際社會和中國人展現了認識中共的又一個視角,是用7萬多中國嬰兒的生命凝結的視角。

恆天然公司的無能為力


恆天然公司總裁Andrew Ferrier在記者會上回答提問

恆天然公司(Fonterra)是紐西蘭,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奶製品公司,於2005年12月購買了中國河北省石家莊市三鹿集團43%的股份,註冊資金為8.64億元。在8月2日,該公司得知三鹿嬰兒配方奶粉中含有三氯氰胺有害成分,可引發腎結石等病症,隨即向三鹿集團中方及中國官方提出要公開召回。紐西蘭政府在9月5日獲悉後,再次向中共高層反映,但6個星期後,這一請求才得以實施。

事發後,恆天然公司(Fonterra)在紐西蘭奧克蘭市的公司總部召開兩次新聞發布會。恆天然公司總裁Ferrier 表示,由於受限於中方的體制運作,恆天然公司在整個事件中,一直處於被動局面。雖然不斷給中方施壓,讓其早日公開收回(Public Recall)有毒奶粉,但是,在中共體制下,他們感到無能為力。他說:"我們只能在中方的系統下運作,我們已經做了我們認為應該做的一切。"並宣布該公司因三鹿毒奶粉事件,將損失1.39億元。包括支付產品召回費用,以及因三鹿奶粉品牌的倒閉而給公司帶來的損失。

本報駐紐西蘭特約記者瞭解到,恆天然公司在三鹿公司有三名董事會成員,其中一人會講中文。三名董事的辦公地點安置在上海, 恆天然公司在中國有自己的養牛農場。當記者問到,此事件的發生,該公司對中共的體制和商業運作是否還有信心時,董事會主席Henry van der Heyden表示,我們要更加瞭解這個體制和運作系統。

賈甲:和中共打交道,最終損失的是外國人



恆天然公司總裁Andrew Ferrier 在新聞發布會上回答記者提問

剛剛來到紐西蘭定居僅三個月的,原山西省科技家協會秘書長賈甲先生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講到,中國與紐西蘭合作是要藉助紐西蘭的奶製品業在世界的名望,和中共打交道,最終損失的是外國人:

"當然紐西蘭的奶製品業在世界是非常好的,非常知名的,所以中國要藉助它的名望,打開它的財路。看起來紐西蘭政府這個民主國家還不太瞭解中國的實際情況,好像認為能夠在中國取得一些,中國老百姓也能得到一些便宜,但實際上是不可能的,和中共打交道,最終損失的是外國人。所以通過三鹿奶粉,我想世界所有的外資企業和民主社團和中國共產黨打交道,都應該得出一個結論,最終損失都應該是民主國家,民主企業。所以說三鹿奶粉事件應該給世界所有的民主世界,所有的外資企業敲響一個警鐘。不要和中共合作,不要和大陸去合作,因為大陸的體制是不一樣的。"

賈甲還講到:"中國的問題不是三鹿奶粉問題,它是中國千萬個,上億個問題中的一個問題。不是唯一的問題,就必須解決它的根源,它的根源就是一黨獨裁,因為這個問題,是軸承,是中心,是軸心。我們必須抓住軸心問題,其他自然就解決了。"

這些天賈甲也親自比較了紐西蘭的牛奶和中國牛奶的不同,他說:

"我喝這裡(紐西蘭)的牛奶,我有一種感覺,好像這的牛奶沒有國內的好喝,我們喝到紐西蘭牛奶的時候,這嘴裡沒有非常甜丶非常香的奶香味,它就是奶,沒有香甜。但是喝中國的奶,當一打開中國所謂知名品牌的奶之後,你喝到嘴的時候,刺鼻的香氣,奶香之濃。現在我們就可以得出為什麼中國奶有這麼香甜的口味,明擺著是用一種調解劑丶或者一種化學成份來調配出來的這種奶。紐西蘭這裡就沒有這麼強烈的奶味。等你回去再喝的時候,你喝中國大陸奶,它非常清香,清香的讓你感到很神奇,就是香甜香甜的,出奇的香。奶粉怎麼能出現這種味道呢?很明顯是調配出來的。這種調配就像我們用的香皂一樣,你拿到香皂一洗,渾身都是香的,但實際這個東西是傷害身體的,因為它是化學藥劑調配出來的。"

薄熙來與三鹿內幕


薄熙來考察三鹿乳品三廠

一位署名草蝦的作者在,'三鹿白粉,薄熙來與黨媽媽的和諧結晶'一文中說到:"三鹿白粉成了當代的觀音土,惡毒甚於四川學校建築豆腐渣。中國經濟膨脹的結果,最終讓最大多數的中國嬰兒吃上了白粉"。

文中講到:

"2004年6月,薄熙來上任商務部長,因為與其父薄一波擁立江澤民有功;2005年底,薄熙來批准了新海州最大的乳品企業恆天然集團投資8.6億元獲得三鹿集團43%股份;2006年4月,薄熙來隨溫家寶造訪新海州,與海倫.克拉克總理共同確定雙方自由貿易協定目標。其後,薄熙來主導了15輪談判達成一致。"

"2008年1月8日,北京人民大會堂,國務院隆重頒發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給三鹿"新一代嬰幼兒配方奶粉",雖然涉嫌拿買來的新海州恆天然的技術糊弄黨和國 家,卻也如同賈母慶壽的迴光返照,因為薄熙來們早就把三鹿的家底淘空了,精密的成本計算結果是,三聚氰胺多乎哉不多也,再往裡和諧一點,終於超過了結晶的 限度;喜迎奧運,發現結晶也得像地震預報一樣壓著,讓孩子們繼續吃白粉。"

"三鹿獲得新海州恆天然的投資,只是一個誘餌。中新自由貿易協定是一個雙輸的賣國協定,出賣了中國的國家利益和農民利益。那麼,冒天下之大不韙批准田文華獲得恆天然投資,薄熙來豈能白干?"

"只要人民認清了目標和障礙,他們會毫無猶豫地踩扁那些攔路的螳螂。"

中國人已經找到擺脫中共的方法


石家莊市民到三鹿集團瞭解情況

在大陸一位關注民主改革的王先生對本報記者表示,從三鹿假奶粉事件中找出根源,中國人才能找出解脫的辦法:

"我們的根源不是監督機制不到位,不是人民喜歡去造假,是這個黨強姦了,綁架了中國人,這個黨必須下臺,這才是問題的根本。因為這個黨不下臺,其它的人丶任何人上臺當這個黨的領導人,顯然沒有任何人能夠解決這個問題,就像胡錦濤領導這個黨,他沒想過怎麽解決嗎?他上臺了,他又不是神精,他肯定想過搞好這個國家,但是沒辦法,因為這個黨決定了,這個黨也必須讓他虧心的去走,這就是這個黨的性質,就決定了,這個黨是甚麽?這個黨是馬克思的理念為治理的,馬克思就是邪教的老祖宗,它的理念就是強盜邏輯,那麽找到這些問題的核心,對我們國家發生的一切事情都好解決,都好解釋,解釋的很清楚。所以你讓它交出這個政權不可能,要想讓它去改革,通過政治改革丶體制改革,和平的過渡這是痴心妄想丶水中撈月。"

王先生還認為,中國人擺脫的方法就是戳穿和解體中共:"能說是不法份子賺黑心錢,這句話就可以解釋的通嗎!都不行,都解釋不通,為甚麽,沒有這樣一個體制在支持它,他不敢明目張瞻的去做,就算它是一家,但不應該這麽普遍,太多了這麽多,你怎麽去用腐敗和這個不負責任和把關不嚴能夠解釋的通呢!他們又為甚麽能夠去把關不嚴呢,他們為甚麽敢這麽做呢,這就是這個體制在後面做為他們的後盾,這個體制的後盾就是這個黨。現在我們被黨欺騙了,最好的辦法就是戳穿,然後解體它,在這些問題上面,這個我們應該毫不猶豫的支持誰?支持法輪功,支持誰?支持過渡政府,我們都要支持,為甚麽要解體,因為中共是個邪教。 "

大陸著名專欄作家,學者荊楚先生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認為:

"這個民族把自己的孩子,把自己的後代作為牟利的工具的時候,這個民族已經沒有希望了,他非常可悲啦,因為共產黨他幾十年來,他是靠兩手,一個是筆桿子,一個是槍桿子,筆桿子是編織謊言,來欺騙你全國人民,從來沒有誠實過,那麽編織的謊言失效以後,他就用槍桿子逼著你,這完全是一個血腥恐怖的社會,不容思想自由丶不容獨立人格,不容批判精神,這樣的社會只是一個豬的社會,是沒有任何國力的。那這整個社會就是沒有一個基本的信譽啦,這個信用體系,人與人之間的信譽已經土灰瓦解了

你看有幾年共產黨中南海出現過提倡"誠信",那時候我聽到心裏就感到可笑,共產黨什麽時候誠信過,共產黨整個宣傳教育體系全部是謊話聯篇,從來沒有一句實話。共產黨講誠信那完全是一個國際笑話。

在目前國內普通老百姓對當局可以是恨的咬切牙齒,可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是罵共產黨,那是共產黨用鐵碗用槍桿子來掠取這個政權,不讓人民說真話。

在共產黨整個核心裡面它是與人民為敵與整個民族為敵,如果它不與民族為敵不與國家為敵不與人民為敵它就不是共產黨了。"


来源:看中國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