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過渡政府第五次新聞發布會紀要

2008-06-27 02:54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2008年6月23日 星期一)

伍凡:各位媒體的朋友、中國大陸的鄉親父老、各位網友,大家好!現在開始中國過渡政府的新聞發布會。今天由新聞發言人唐柏橋先生做主講,他會就過去一週發生的大事談我們的看法和政策。另外一位主講人是袁紅冰議長,他要談制憲委員會的情況。現在請唐柏橋先生開講。

一週問題綜述--

唐柏橋:今天是例行的新聞發布會,主要的話題就是上個星期發生的大事件。一個是跟股市有關的,現在的股市照西方的理論看已經處於嚴重的崩盤狀態;另一個問題是南方的洪災;還有一個是四川的災民、被稱為"汶川母親"的訴求和向當局抗議請願的情況,我們要密切跟蹤;最重要的就是東海油田的事件,胡錦淘跟日本首相簽署了共同開發東海油田的協議,遭到了愛國人士的共同譴責。我們今天主要就這些話題展開交談。

關於制憲問題--

袁紅冰:我主要談一下制定憲法的問題,先談一下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制定自由中國的憲法。

現在跟中國有關的憲法有兩部,一個是中共暴政的所謂憲法,一個是中華民國的憲法。中共暴政的憲法在序言裡規定"馬克思列寧主義是中國人必須遵守的指導思想 ",這就意味著它們以最高法律權威的名義宣布馬列主義為中國的國教,而全體中國人都是馬列主義的精神奴隸。人在本質上是一種精神的存在,當中國人處在精神奴隸地位的時候,這部憲法裡所規定的其它權力都不可能得到實現。中共憲法的序言裡還規定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唯一的執政黨、是中國人必須服從的執政黨,這就意味著中共憲法以最高法律權威的名義剝奪了中國人的政治選擇權,中國人實際成為中共暴政的政治奴隸。而一個國家的公民喪失了政治選擇權的時候,這個憲法裡規定的其它權力都不可能得到實現。也就是說,中共的憲法是讓中國人變成精神奴隸和政治奴隸的憲法,這樣的憲法本質上是一部偽憲法,因為它是和近現代的憲政精神完全衝突的。

中華民國憲法是孫中山先生留給中國人的寳貴的政治遺產和法律遺產,它在中國追求自由民主的道路上當然具有里程碑的意義。但是無論如何,中華民國的憲法距離今天已經將近一個世紀了,它當時規定的很多情況和今天的實際有很大的不同,所以中華民國憲法也不能實現中國追求自由民主的全部要求。

基於以上的兩個原因,我們覺得現在應該制定一部屬於自由中國的憲法。如果從所謂的"十月革命"算起,共產主義運動運行已經將近一個世紀了,而今天的中共暴政是這場運動"最後的巴士底獄"。中國的人口佔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當中國最終要走進自由民主的時候,這不僅跟中國人自身的命運有關,也和整個人類的命運有關。因此面對這樣重大的一個歷史機遇,我們有必要首先制定一部屬於自由中國的憲法。中國現在面臨的現實挑戰是制定憲法的最主要依據,所以制定自由中國的憲法不是一次抄襲、也不是模仿,而是一次創造。基於以上的理由,我們覺得現在到了制定自由中國憲法的時刻了,所以我們決定組建制憲委員會,委員會正在組建過程中。一旦組建完成,我們將立即開始工作,以創造性的思維、以中國面臨的現實挑戰為基點,創立一部能夠體現中國的自由、民主、憲政要求的新的憲法。

關於制憲委員會的問題我先講這些,如果有朋友想瞭解更多的內容可以提出問題。謝謝大家!

提問開始--

提問者1:制憲委員會什麼時候可以組建完成?什麼時候可以推出憲法草案?

袁紅冰:我們準備在半個月之內把制憲委員會組建完畢。組建完成後,我們會先把一些朋友已經通過多年努力寫成的憲法草案拿出來供大家討論,同時著手建立制定憲法草案的程序。我們準備在今年年底之前,最終拿出一個比較完整的憲法草案。

提問者2:憲法草案完成後會通過什麼途徑公布?草案公布會如何做民意測驗?

袁紅冰:憲法草案最終制定完畢之後,會利用我們所能運用的一切媒體手段進行廣泛的公布。而且很可能會翻譯成各種外國文字,向各國也進行公布。

公布憲法草案首先是為自由中國的未來提供一個法治的藍圖,讓中國人知道自己國家將來的社會、法治目標是甚麼樣的。這個憲法大綱最後的生效要等中共暴政被趕出歷史舞臺之後,通過全民公決的形式最後生效。

提問者3:中國能否實行君主立憲制?

唐柏橋:中國的皇權早已成為歷史,中國已經走過了可以君主立憲的時期,現在如果繼續搞強權或違背歷史的君主立憲的話,也是違背中國現在所面臨的為命運挑戰的要求,所以這個問題我們認為君主立憲的考慮跟本沒有現實的可行性,如果強行的去做的話,只能是徒勞無功。

提問者4:《新唐人》的電視信號看不到了,過渡政府對這個問題有什麼看法?

伍凡:這件事情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新唐人電視臺和希望之聲用法國發射在亞洲上空的W5的衛星,同時呢,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電臺也在用這個衛星,現在大家都有疑問,為何一個星期了,這個技術問題還不能解決,美國之音可以照常播出,而新唐人電視臺和希望之聲的信號卻不能播出,一個星期都不能解決這個技術問題,這對於法國這家大公司來說是講不過去的。

所以,現在國內的各個地方,包括四川的群眾都在強烈的要求法國這家歐洲衛星公司解決這個問題,如果這家公司還不解決這個問題,人們就有理由懷疑歐洲衛星公司是在歧視和故意刁難新唐人電視臺和希望之聲電臺,對於這個問題,我已經看到李臺長已經向法國這家公司提出了要求,如果這件事再這樣發展下去,我們一定會提出抗議的。

如果這件事情法國歐洲衛星再不能解決的話,中國過渡政府將會發表聲明譴責。為何一家大型的衛星經營公司不能解決一個小的技術問題,這裡面是不是有鬼?過渡政府希望法國歐洲衛星竟快解決這個問題,不要跟著中共走,中共在奧運會之前企圖封殺所有的不同聲音在中國傳播,但是這事是做不到的,過渡政府將發動所有的觀眾和聽眾,來提出要求,盡快地解決這個問題,因為法國歐洲衛視是拿了錢的,而你不做事情,這是不對的。

提問者5:中國能否實行內閣制?

唐柏橋:中國到底實行總統制好,還是內閣制好,這個問題好比說蘋果和梨哪個更好,要說清楚確實有些困難。下面我就簡單的說一下這個問題,希望能夠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給大家一個啟發。

對於總統制來說,最成功的是美國,美國是總統制的典型,有200多年的歷史,整個國家維持得非常好,除了南北戰爭以外,國家可以說是國泰民安,經濟發展和軍事發展在世界上也是一流的,國家的文化和道德價值都是很成功的。從一個國家治理方法來看,美國的這種政治制度無疑是最成功的,它實行的總統制。 其他的總統制國家還有南美洲,南美洲絕大多數的國家都是總統制,像巴西、阿根廷、秘魯等國家。還有很多國家比如原屬前蘇聯後來獨立的一些國家,像俄羅斯、烏克蘭等等。亞洲也有很多國家也實行的是總統制,比如印度尼西亞等。

還有很多國家實行內閣制,比如歐洲的絕大多數國家,而且北歐的一些國家實行的是內閣制的君主立憲制,這些國家也是相當穩定的,但是從效率上來說就有問題,你比如日本也是內閣制,但是我們可以看到,日本的內閣經常的辭職,頻率最高的時候歷史上一年有5、6次之多,最近一些年則相對的穩定。而法國和德國比較特別,是半內閣半總統制,總統和內閣的權力有些模糊和分割。

內閣制總的形態基本上是由政黨來主導政治,比如日本就是這樣,在日本基本上是自民黨一黨獨大,由它來組閣,然後推出多數黨的領袖。這種制度的好處就是突出政黨的實力,而不是靠領袖的個人魅力來主導政治。如果你個人不在一個大的政黨,那麼個人魅力再強也不能夠當首相的。

而總統制呢,個人的政治魅力影響較大,容易形成民主制度下獨裁的作風。比如,大家可以看到,現在許多國家的總統都受到批評,比如俄羅斯的總統普金就受到了強烈批評,美國就認為他有獨裁的成份,因為雖然俄羅斯的選舉制度比較完善,但是總統可以獨攬很多的權利。

而中國未來將會是什麼情況呢,內閣製表面上好的,可以防止總統獨裁,就像中華民國初期的袁世凱時期那樣,中華民國初期也是準備實行內閣制,但後來還是擱置了。

目前,對於中國來說,最主要的問題就是中國政黨制度非常得不發達,幾乎可以說是空白,尤其是現在在中共的獨裁統治下面。國內除了中國民主黨曾經活躍了一下,基本上民主政黨是不存在的。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突然將來要實行內閣制,如果是能夠迅速的形成幾個大黨,如美國那樣有兩個大黨,臺灣那樣四、五比較大的政黨,在這種情況下,實行內閣制時有可能的。否則,湧現出很多政黨如果相互扯皮,很多事情不能達成共識,將來在聯合執政的時候會出現很多問題,互相內耗、政局不穩定等等。所以這個事情,要隨著局勢的發展,大家集思廣益,要用中華民族的集體智慧來決定,不能簡單的來講,總統制好還是內閣制好,要根據國家政治發展的的實際情況,我簡單的說了一下,但這是個重大的問題,已經擺上了過渡政府的議事日程。

袁紅冰(補充):總統制和內閣制,除了唐柏橋先生所說,還有一個基本的考慮,那就是在實行聯邦制的情況下,如何讓中央的權利顯得更有效率的問題。如果在聯邦制的前提下,中央的權力缺乏效率的話,那麼整個國家的體制從聯邦制來看就會鬆散很多,那麼整個國家權力的運作都會處於一個無效的狀態。所以,總統制有利於在中央形成一種高效的權利運作機制,所以這也是一個考慮。一個國家實行什麼制度,除了具體的各種社會的情況的考慮,還有一個基本的考慮那就是聯邦制和總統制之間的關係。

提問者6:奧運會能不能成為向中共發難的機會?

伍凡:在奧運會期間,尤其是維權人士、異議人士、民運人士都希望通過這場運動會之前來改變中國的民運和走向,這是大家一個很良好的想法,但是這個可能性有多大,我不能確定。這個想法是好的,希望通過一個和平的方式,表達多數百姓的意願,要改變中國,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但是,中共目前據我所知傾全力來維護這個奧運會,它調集了幾十萬保安部隊和軍隊部署在北京周圍,防止這個事件的發生。所以,現在就有兩股力量要在8月8日前進行交鋒,這種交鋒的可能性有多大,我不能確定,但是維權人士、異議人士、民運人士還有外國的主持正義的人士以及各種宗教人士,他們都只有一個想法,中國應該通過奧運會改變,就好像1988年當年,漢城奧運會改變了漢城的走向,改變了韓國的走向,走向了民主化的道路。同樣的道理,我同情和支持這些人的想法,但是能不能實現要看當時的具體情況。

提問者7:中國政治轉型後,如何處理共產黨遺留下來的問題?

唐柏橋: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問題,我們過渡政府有一個專門的部門:冤假錯假以及社會遺留問題的調查部,他們的主要工作是調查,至於怎麼處理,未來會有特別的專門委員會。在共產制度下遺留的問題非常非常多,但是我們中華民族有一個幸 運的地方,89年東歐和蘇聯國家跨臺後,他們對如何處理共產制度遺留的問題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教訓可以讓我們借鑒。比如經濟方面公有制轉化成私有制的問題、社會不公、社會腐敗以及官員犯罪等等這些社會問題,還有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比如六四、法輪功學員,對各種鎮壓的受害者,怎樣對他們撫恤、重新評價。這些問題需要過渡政府以及未來的民選政府用智慧來處理。主要的目的很簡單,第一,懲前啟後,懲罰前面的人讓後面的人吸取教訓,不讓歷史重演;第二,還社會一個公義。六四死難者很多,今年的汶川母親可能又會成為冤假錯案的一部分。將來我們要還歷史一個公道,給他們適當的力所能及的補償和適當的榮譽。細節方面要做大量的工作。這個問題就談這麼多,謝謝。

提問者8:中共簽訂的關於東海問題的協議有沒有賣國?過渡政府如何看待、如何促使取消這個不平等條約?如何藉此契機喚醒國內民眾?

唐柏橋:作為過渡政府的發言人,首先我們認為東海油田事件,胡錦濤和日本當局簽署東海油田對於中華民族是不公平的,東海油田以前不管是政府和民間,都是中華民族的利益,由中國在開發,東海的主權是屬於我們的,這個油田是靠近我們這一邊界限,那麼日本認為油田的界限靠近他們那邊。按照國際法的相關公約,東海油田是屬於中華民族的。它靠我們本土(大陸)版塊比較近一點,我們認為對中華民族是極不公平的。過去李鴻章、袁世凱等在簽訂喪權辱國的條約時,他們主要是面對外國入侵,在國力極弱的情況下,無法與他國抗衡,是一種變相的投降的方式簽訂了這些不平等條約。那麼這次是一個例外,中國現在的國力、財力、軍力各方面相對於日本都不弱,在這種情況下,主動簽署一個賣國性質的條約,大量出賣中華民族利益的條約,理應受到全中國、全民族的強烈譴責。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過渡政府怎麼樣去把這個權利爭取回來。首先,我們已經發了一個聲明,所有中共當局簽署的不平等條約,我們將來一概予以否認。這一點不是打逛語,也不是說大話。所有在專制社會簽署的不平等條約,在民主社會予以否認,這個事情在國際上已經成為慣例。中華民國在成立以後對清王朝簽署的不平等條約是予以否認的,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對以前政府簽署的不平等條約也是予以否認的,將來的新中國建立以後,對中共和外國簽署的一系列不公正條約我們要重新重議,很顯然的不平等條約,我們一概予以否定,東海油田的開發協議就是我們予以全面否定的條約之一。這是我們做的第一步,第二步我們會號召全中國人民起來,向當局表達強烈的抗議,要求用各種正當的方式發出聲音,包括集會、遊行、示威、罷工,通過網路全民向中共說"不"的一項運動。這是全民必須做的一件事情, 是全民的義務,否則,這個條約先例一開,中共當局會不會為了維護它的政權,把中國都賣掉?下一步它要賣哪裡,我們大家都不清楚。西藏、蒙古等地方會不會也被賣掉?它開了這個惡例,下面發生的事情就無法控制,所以我們要制止它。

第三點,我們要利用這次事件進行一次正面的、理性的愛國主義教育,國內和海外那些所謂愛國憤青的那些人,他們通過這件事情,應該得到一次沈重的教訓,誰是真正的愛國者?誰是真正的賣國者?胡錦濤們輕易就將東海油田讓給了日本人共同開發,他們過去所指責的賣國者,指責過我們的民主運動,說參與反迫害事例的人是賣國者,那麼我們在歷史上做的哪一件事情傷害了中華民族的利益?賣了哪一塊土地、油田還是海洋?所以這件事對於這些愛國憤青是一個生動的教材,希望他們能夠在這個事情上及時醒悟。把他們的愛國熱情發揮到一個正常的正確的渠道上來,向中共的賣國行為進行開火。這是對他們進行教育的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我先就這三個問題簡單回答到這裡,謝謝。

伍凡(補 充):首先第一點:百分之百肯定中共是在賣國。在沒有戰爭的情況下,你(中共)沒有打敗的情況下,怎麼把土地可以賣掉呢?怎麼可以把中國大陸架、東海大陸架52萬平方公里,其中三分之二和日本相連接的至少四十萬平方公里的一半賣給了日本,簽訂了中心線,你(中共)就默認了這一半給了日本,中共外交部副部長一再否認,說中共還控制著主權,這叫不打自招,如果你沒賣,何必解釋呢?不必解釋,人們也不會提這個問題。可見,你(中共)已經默認了你的賣國。現在中共外交部,中共高官裡面,有一大批是投降日本的,降日派、親日派,我們要號召全國的老百姓把這些賣國賊抓出來。我們中國現在的狀況是比抗日抗爭的時候要好,比滿清的狀況要好,力量比以前強的多,為什麼你(中共)要把我們的土地賣掉?你(中共)把理由講出來。它們不敢講,為什麼江澤民把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賣給了俄國?它也不敢講。所以這件事情,東海油田的簽約,胡錦濤和福田的簽約就是一個賣國行為。

提問者9:過渡政府如何評論釣魚島問題?

唐柏橋:這位先生提的問題非常及時,釣魚島這件事情,本來過去我個人並不認為那麼重要,但是這次,我認為就非常重要了。很多事情就是這樣的,當發生一件事情,當這件事情進入某一個狀況的時候,因為牽扯一些原則問題的時候,這個問題的重要性突出出來了。這個釣魚島是什麼樣的一個問題呢?實際上是中共當局把臺灣當局出賣的一個赤裸裸的典型事件。馬英九先生是保釣的積極份子,他說過為了釣魚島的問題,不惜與日本開戰。在他當總統後,也沒否認過去說過的話,所以在保釣這件事情上,馬英九的表現基本上是可以打滿分的。他要求日本人道歉,要求日本人作出理性的反應,日本在兩三天前已經就海釣船"聯合號"被撞沉一事正式向臺灣當局道歉。對於這件事情,中共當局無論國力、軍力遠遠超過臺灣,你號稱中華民族血脈相連、心手相連,你一方面跟臺灣國民黨進行和談,但另一方面臺灣單方面起來捍衛國家主權的時候,馬英九單槍匹馬,勢單力薄的時候,中共卻沒反應。反過來想,中共胡錦濤在過去幾年對於日本的許多問題上是完全沒有退讓的,在任何事情上都沒有退讓,包括抗議靖國神社等。在臺灣人民、中華同胞遭受到傷害的時候,胡錦濤主動投懷送抱,跟日本簽署這樣一個巨大的賣國條約,而對於釣魚島的事情一句不提,這是一個極端的賣國求榮的反應。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堅決站在臺灣政府這方面來維護國家的主權。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你的提問很好,談到釣魚島這個事情,中華民族不會把這件事情很快忘掉,我們靜觀中共當局的醜惡表演。謝謝。

伍凡(補充):剛才我講到中共與日本簽署東海油田的不平等條約,默認了中心線後患無窮,其中一個最大的後患就是日本所劃定的中心線把釣魚島劃到日本那一邊去了,日本堅持以中心線為底線,就是要釣魚島,這個地方一拿去,中國出口太平洋的路被封死了,這是第一。第二,下面幾十萬億桶的石油給日本人拿走了,同時日本不同意和中共一起開發釣魚島,這就是後患無窮。所以,釣魚島無論如何因為從歷史上來講,從日本人佔領臺灣的時候,釣魚島屬於臺灣的屬島,屬於臺灣宜蘭縣所有,把臺灣還給中華民國的時候,應該同時把釣魚島還給中華民國,但當時在冷戰時期,美國人把釣魚島作為一個棋子來制衡共產主義政權和中共政權,現在造成目前這個局面,所以我們過渡政府號召全中國人民起來為保衛釣魚島要進行大規模的抗議遊行,在奧運會之前,舉行保衛釣魚島的抗議行動,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時機,來抗議中共的賣國行為。

提問者10:過渡政府怎樣跟國內的民主人士合作?

唐柏橋:跟國內民主人士、維權人士合作的方式正在逐步探索,現在一個比較好的方式就是通過網路。為了安全起見,過渡政府不方便直接跟國內的人聯繫,但國內的人可以自己認為安全的、通過隱蔽的方式(電話、郵件等)跟過渡政府聯繫。至於做事,根據我們的經驗,可以先從一些比較小的事情做起,不一定一開始就做大的事情,比如開展網路籤名、聲援"汶川母親"等一些沒有很大安全風險的事情。雙方建立聯繫後,我們可以慢慢知道國內人士的思路,可能會對對方進行任命,也不排除在將來進行財物上的支持。我想這是一些可行的方式,可以慢慢摸索。

提問者11:過渡政府如何跟海外民運人士合作?

唐柏橋:過渡政府一貫的態度就是敞開門戶,歡迎一切海外民運人士參與到過渡政府的工作中來,這個態度在很多文告和伍凡總統的訪談中也反覆提到了。同時我們也要保持自己做人做事的獨立性,不會去乞求一些不切實際的事情。既不拒絕,也不乞求,形成一種特有的模式。如果這種模式能得到大家的認同,大家就可以根據這種模式來參與。過渡政府的門戶是敞開的,不一定是一定要參與到過渡政府裡面來,我們認為大家自己獨立做一些事情也是在為過渡政府做事。現在有越來越多的民運人士參與到過渡政府裡來,我相信以後情況也會發生更好的改變。

提問者12:過渡政府在中共的打壓下有危險嗎?

唐柏橋:過渡政府的工作是非常危險的,中共政府也在對過渡政府進行極力打壓。但是我們不會因為中共的打壓而不進行工作,就像過去所做過的任何民主運動一樣,中共從來沒有停止過打壓。這一點參加或支持過渡政府的人士在心理上都要有所準備。這也是我們一直強調安全問題的原因。

提問者13:關於選舉的具體操作問題。

唐柏橋:有網友提出多黨制競選的問題,他認為應該分多期競選,因為中國將來會出現很多政黨。他認為兩黨制比較好,但中國不可能出現兩黨制,所以他建議進行幾層預選,從多黨中選出兩個黨進行競選。我覺得這位朋友的思路非常好,但是這一想法如果在未來中國民選政府的初期實施,恐怕有一定的困難。原因是,中國人在怎麼樣進行選舉這方面的意識不是很清晰,如進行多層選舉,把選舉法和選舉程序制定得非常複雜,可能很多的民眾就不能夠很瞭解,他無形中不一定會選出自己中意的人選。所以我想在未來初期的時候,選舉法越簡單越好,能基本上體現出公平原則,讓老百姓都能夠理解,能看得懂這個選舉的規則,選舉出自已認為合適的代言人,這樣基本上就可以達到一種折中的效果。如果為求絕對的公正,把程序制定的很複雜,老百姓就不知道這一選舉最終所達到的後果,反而最終達不到他本身的願望。這一點在國際上是有很多先例的。我想在這一方面還待進一步的探索,我只是拋磚引玉地提一下。

在這裡我也可以提另外一個思路,把總統候選人或國會議員的門檻提的非常高,只有達到一定要求的人才能參加競選。我這裡也只是拋磚引玉,希望能夠回答你的問題。

提問者14:中國過渡政府漸漸的被我接受了。現在我有一個問題,過渡政府為什麼很少吸納"八九"民運的人士?

唐柏橋:謝謝你經過這段時間的瞭解接受了我們。吸納"八九"民運人士本身需要一個過程。例如我本人,在八九運動時就是一個學生,受了一些苦難,做過牢等,然後流亡到美國,總統顧問熊炎先生也是八 九運動的通緝犯之一,當時是北大法學院的研究生。還有其它的一些朋友,如馮海光先生,也是當時湖北的學生領袖。當年八九運動誕生的民運人士非常多, 而之後參與到國內外民主運動中的卻越來越少,我想這是一個大的時代背景下產生的現象,不是我們所能夠左右的。目前活躍在民主運動中的人,很多並不是八九運動中的人士,已經離開了八九運動的時代背景,我想他們將來會創造歷史。我們不要把希望僅僅寄託在當年參加八九運動的人身上,任何人,只要他真心誠意地從事 民主運動,他都有可能成為未來民主運動的領導者。

提問者15:加入過渡政府的人為什麼一定要"三退"?為什麼要讓法輪功辦的網站來選拔?

伍凡:關於三退的問題這與宗教信仰無關,這是一個政治選擇的問題,就是選擇中國這個國家要往那個方向走的問題,我們不是特別歧視共產黨,是因為它所做的事情實在太壞,已是人神共憤。不僅僅是"九評"上面所講的過去的歷史,我們就講"九評"之後最近的這個十年好了,它所做的事情哪一件事情能讓我們容忍呢,東海油田、釣魚島、地震、對基督教天主教的迫害、對西藏人民的迫害、出賣領土等等,這些東西如果不能從政治上跟它們劃清界線的話,我們怎敢接受這些人來參加過渡政府呢?你不要是"心在朝廷人在漢"那就麻煩了,你變成兩面搖擺的我們就受不了了,所以我們已經講的很清楚了,你要進入過渡政府,一定要宣布三退,你要宣示你退出共產黨員、退出共青團員、退出少先隊,這是第一步。這樣我們才有共同的語言,共同的立場,這個時候我們才可能一起來探討中國未來怎麼走。前面已經講過,三退與宗教信仰無關,也並不是走個形式,這其實是對未來的選擇。

有的人講"未來中國論壇"是由法輪功主辦的,我們說要麼你是誤解,要麼你是造謠。兩年前我們辦了"未來中國論壇",初期我們召集了22位發起人,發起人裡邊有法輪功的修煉者,但是他們不是多數而是少數,多數人是各方面的代表以及民運中的代表人物,包括"六、四"天安門學生時代的人,包括更早一期民主牆時代的人都在裡頭,我們的面很廣,這個論壇主要是為了研究討論中國未來走向的問題。

現在還是有少部分不明真相的人一聽到法輪功好像就頭皮發麻,其實這是沒有必要的,你最好先好好瞭解一下什麼是法輪功,不要光聽中共的一面之詞。什麼是法輪功?他的目標是什麼?他追求什麼?中共為什麼這麼多年來不遺餘力的打壓法輪功?法輪功這麼一個祥和的修煉團體為什麼能使中共聞風喪膽?瞭解清楚了你再來評論。我們跟法輪功之間的關係是一個合作朋友的關係,共同為了中國,推動中國走向一個民主人權、自由憲政的道路。這麼一個信仰真、善、忍的團體我們為什麼不能跟他合作呢?

提問者16:(1)過渡政府設在海外而不是國內,因此很多人認為這個"外來政府"不是我們國家的。如果真的有運動來臨,國人會認同這個來自國外的政府團體嗎?

唐柏橋:在專制政權控制一切的非常時期,成立海外流亡政府是非常多見的,如當年戴高樂在英國成立臨時政府、海地的流亡政府等。目前過渡政府在國內運作是不可能的,我想中國人會有這樣的智慧來理解這個現狀。

(2)過渡政府對中共破壞的經濟有什麼補救措施?未來如何改善民生?

伍凡:將來的民選政府會制定以公平為原則、兼顧效率的經濟措施。將來會進行土地改革,把土地還給農民,帶動農村的經濟增長;國營企業要把股份分配給全民;要把中共掠奪人民的財產追回來,補充國庫,在教育、醫療等領域進行投資;改變現有的以出口為主力的生產模式,讓人民享受到經濟發展的成果。

(3)過渡政府需要國內民眾如何支持?

唐柏橋:第一,可以參與到過渡政府號召的事情中來,比如"蟻力神事件"的維權問題和支持"汶川母親"等;第二,可以跟過渡政府聯繫,提出意見;第三,向過渡政府提供國內的真實信息;第四,可以在財力上支持,為過渡政府捐款。

伍凡(補充):第一,可以開展不合作運動,不向中共納稅、納糧;第二,檢舉、揭發中共的各級黨委書記。

(4)過渡政府對近來流傳的"軍中聲音"蒙難一事如何看待?

伍凡:我不認為這個傳言是事實,"軍中聲音"要做的事情有隱蔽性,不可能讓我們知道每一步的行動。但我相信"軍中聲音"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批人,而且各個軍種都有,所謂"蒙難"到底是一個人還是一批人這是無從得知的。他們的事情要做出來我們才能知道,所以對這個傳言大家不必相信。

提問者17:過渡政府如何幫助退伍軍人維權?退伍軍人對軍變成敗的作用是怎樣的?

唐柏橋:中國社會轉型的方式是"嘩變",即發生政變,這是代價最小的一種轉變方式,退伍軍人這是會發生很大的作用。退伍軍人的權益遭到了侵害,他們維權是理所當然的。同時他們擁有廣泛的人脈關係,對推動中國的民主化進程會起到很大的作用,所以我們對退伍軍人寄予很大的希望。

伍凡:過渡政府對現役和退伍軍人有著極大的尊敬,他們在中國走向自由、民主、人權、憲政的道路上將起到很大的作用,完成他們的歷史使命、對得起自己的尊嚴和榮譽。我希望退伍軍人們能秘密組織起來,發揮你們的作用和特長。未來政府成立後,軍人們的功績都會予以承認,軍人將得到尊重和授予重要的職務,這是毫無疑問的。我期望他們在恰當的時機、組織起相關的人才,在奧運會前有所行動。

提問者18:中共跟日本簽訂東海協議背後深層次的原因是什麼?

袁紅冰:中共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採取如此重大的出賣國家主權的行為?根本原因有兩個:一是將近二十年的中共所謂經濟改革實際上是權貴市場經濟,運行到今天,已經造成了極度的社會兩極分化。重大的社會問題、重大的社會矛盾正在面臨著一個大爆發的前期,中共當局很清楚的感覺到了它們的危險,現在表面上好像經濟很繁榮,搞奧運搞得每天敲鑼打鼓好像過節一樣,都是為了掩蓋它們實際上正在面臨社會危機全面總爆發的恐慌。正是在這種情況下,為了避免經濟危機、為了避免社會危機的爆發,它們想要通過出賣中國主權的辦法和日本人聯合開發屬於中國的東海油田,給就要產生經濟大崩潰的前景打一針強心劑,這是一個重要的原因。當然,我相信它們的這個辦法也不會奏效。另外一個原因,據我們瞭解,現在中國政府內部已經形成了一個外國的買辦集團,外國買辦集團的代表人物、特別是在日本的代理人在中國政府中已經佔了很大的比例,這也是這次所謂的協議能夠簽訂的重要原因。另外這次臺灣人民為保衛中國領土釣魚島的主權進行抗爭的時候,中共當局卻簽訂了這個賣國辱權的東海油田條約,在中國的歷史上,一定會記錄中共這條新的罪行。剛才有的朋友問,將來中共暴政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怎麼辦?其實很簡單,中共暴政崩潰之後,被歷史埋葬之後,對於中共當局和它們的貪官污史所犯下的每一筆反人類罪行,都要進行公正和正義的審判,這種審判並不是為了報復,而是為了恢復社會的正義。他們所犯下的每一筆罪行,無論是經濟的、政治的,無論是國內的還是國外的,無論是對日本的賣國行徑還是對俄羅斯的賣國行徑,都要受到法庭的公正的審判。謝謝大家。

伍凡:今天的發布會開得很好,人來得很多,參與規模在擴大,今天的發布會到此就結束了。謝謝大家!

中國過渡政府

2008年6月26日

www.ChinaInterimGov.org

Mail: [email protected]

新聞發布會時間:每週一晚10:00-11:00(北京時間);每週一早10:00- 11:00(美東時間);召開方式:加Skype ID: china.government為好友,即時可接收到房間號碼,點擊號碼即可參加發布會。

中國過渡政府履行著解體中共的艱鉅使命,急需大量人力、物力、財力的支持。

在此歷史轉折關頭的艱難時刻,請聯繫總統辦公室,以共襄盛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