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過渡政府第三次新聞發布會紀要

2008-06-13 23:1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伍凡:各位聽眾、各位網友、各位記者,你們好!今天召開的是中國過渡政府每週例行的新聞發布會,這是第三次。過去的兩週發生了不少大事,四川的賑災還在進行,餘震不斷;唐家山的堰塞湖將要成為大洪水的隱患,引起了全中國人甚至是西方國家關注;南方發大水,上海下冰雹。總的來說,今年的天氣很異常,其中的原因各有各的說法。在美國,中共對法輪功的攻擊有擴大的趨勢,擴大到了曼哈頓地區,美國的輿論界和政府正在採取應對措施。

上面是我就最近的事情做的一個簡單的開場白,下面請唐柏橋先生講話。

唐柏橋:上週問題綜述--

一.關於"六.四"紀念日

上週適逢"六.四"紀念日,事件發生到今年已經十九週年了,是北京奧運會之前最後一個紀念日。國際社會對這個話題的關注比較多,我們也在全球參與了各種紀念活動,我本人就在紐約參加了一個大型的"六.四"紀念餐會和燭光晚會並被邀請發言。當年鄧小平說"殺二十萬,換二十年穩定",估計他都不會料到這二十年會這麼穩定得過去。所以"六.四"問題是我們民族一個天大的恥辱,不能再拖下去了,每拖一年就會給我們中華民族增加一分恥辱。這個問題要好好討論、研究,研究怎樣討還公道、怎樣完成"六.四"先烈未完成的事業。

二.地震災害的後期問題

中共現在已經被迫承認並放出來一些信息:地震造成的大災難還沒有真正開始,地震本身造成的人員傷亡、財產損失、各方面的後遺症和給國家造成的衝擊與地震造成的後續災難相比還不是最大的。因地震形成的堰塞湖的洪水災害比地震本身造成的傷亡還要大,另外還有一個核輻射的問題,後面的問題還會更加重視。知識份子應該有種使命感,雖然我們大家現在所能做的事情很有限,只能是發出我們的聲音、講情真相,但(為了國家前途)這些事情要大量地做。為什麼堰塞湖的問題現在相對透明?就是我們反覆提到它們(中共)不能草菅人命,如果沒有我們的監督,可能這個問題也會像地震預警一樣隱瞞不報,實際上我們是在變相地救人。

三.奧運會之前的活動

奧運會越來越逼近了,我們針對奧運會也要開展一些活動。前幾天我代表過渡政府參加了西方一些非盈利組織(包括美國的、西藏的)的會議,討論了有關奧運會的一些問題,希望能聯合起來做些事情。

現在請大家提問--

提問者1:明天在瑞士要舉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會議,很多民運人士會去參加,過渡政府是否知道這個事情?有沒有人員參加?

唐柏橋:這個會議我以前參加過。這個會議基本上起不到它應該起到的作用,五十幾個成員裡面有四十多個都是人權狀況不好的國家,如非洲國家和其它一些與中共有往來的國家,發達國家、民主國家只有十幾個。這樣懸殊的比例就難免會使那些人權不好的國家狼狽為奸,以使自己惡劣的人權狀況不受批評,這個會議的職能就很難發揮。短期內,可以說這是一種不健康的民主現象(存在弊端),所以我們參加他們的活動越來越少。

伍凡(補充):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改革是去年開始的,現在改成了人權理事會。改革的目的是向好處發展,可是並不像預期那麼好,美國在昨天(或前天)就宣布退出人權理事會,不參與活動也不給予資助。可見這個理事會已經失去了主持正義的價值,成了一個專制國家的聯合體,所以美國認為在這裡沒有意義,退出去了。同樣,中國過渡政府也認為,跟這個專制國家操控的組織打交道沒有多大意義。我們願意跟一些NGO組織打交道,如"記者無疆界"、"大赦國際",這些組織是能實實在在發揮作用的,我們跟它們接觸比較多。儘管如此,一些海外民運組織、法輪功團體等可能會在適當的時機去傳達自己的聲音。

提問者2:對於地震中失去孩子的父母們的維權問題,過渡政府是否在醞釀一些措施,能否簡要介紹?

唐柏橋:地震發生後,過渡政府最應該關心的就是那些遇難者、那些死難學生的家屬,我們會盡最大的力量幫助他們。事情還在發展中,現在能做的具體事情一個是幫助他們打官司,給他們介紹一些維權律師。另外就是幫助他們通過國際媒體發出自己的聲音,希望他們能跟我們聯繫。我們還會做一些研究,研究怎樣避免類似的悲劇,所謂"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因人力物力所限,具體措施還不能出臺,但我們正在收集一些資料,為以後的工作做準備。

提問者3:中國過渡政府是與中共對抗的政府,那麼中共對中國過渡政府有什麼評價嗎?

唐柏橋:1989年以後,中共對海外民主運動、反對派運動採取的策略基本上就是全面的封殺。隨便舉個例子大家就會明白,比如唐柏橋、伍凡、魏京生等很多海外民運人士的名字在大陸的搜索引擎裡是找不到的,電腦解釋的原因是:因為法律問題不能提供信息,或者說一些其它的理由。還有國內常用的QQ聊天軟體在2003年的時候被人破解了,在這個軟體裡有一個黑名單,這個黑名單內容非常全,海外稍微活躍一些的民運人士的名字都在這裡,甚至連我們都不知道的一些民運人士的名字都在上面,而且還將中共領導人的名字也在上面。中共對民運人士封殺、監控和監視得非常厲害,而對於過渡政府依然採取的是這樣的策略。但從一些事情上可以看出中共對過渡政府是相當重視的,前段時間在新華網上登出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提到了一些海外的民運人士,都是歷史上知名度較高的,其中就提到了過渡政府的總統伍凡先生。第一個名單總共提到了五個人,第二個名單裡提到了六個人。除了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還有魏京生、王丹、王軍濤等,一個是79年的代表人物,另兩個是89年的代表人物,他們是知識份子和學生的代表。提到在海外從事民主運動的人就談到了伍凡先生。從這裡就可以判斷出,提到伍凡先生肯定就是由於過渡政府的原因,過渡政府作為一個集體,已經被中共所重視,而提到李洪志先生肯定是由於法輪功群體的問題。所以,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得出,中共對於過渡政府是相當的惱火的,但是它又不知道如何去對付。就像《九評共產黨》,中共在底下做一些非常低級的動作來進行反擊,但是從中共官方來看,國內沒有一篇反擊"九評"的文章,所以,他們對過渡政府採取一種全面封殺的策略。這個問題就回答到這裡。

提問者4:過渡政府與海外民運、法輪功有沒有什麼聯繫?

唐柏橋:過渡政府的立場非常清楚,所有的正當權利受到中共侵犯的團體和個人,都是過渡政府聯合的對象,都是關心和關注的對象。比如法輪功群體,目前是最大的被中共侵犯人權的群體,是受到人權侵犯和迫害最深重一個團體。所以,過渡政府把很大的一個關注點集中這裡,比如最近在紐約發生的法拉盛事件,中共指使的華人圍攻法輪功學員,其中被圍攻的還有些老年人。對這個事件,過渡政府就非常地關注併發表了聲明,這是第一個立場。

上面講的是過渡政府關注和關心的對象,另一個是過渡政府聯合的對象。凡是堅定反中共極權和暴政的,都是過渡政府聯合的對象。海外民運本身基本上就是以反專製作為出發點的,先有反專制,後有一系列的民主訴求。其實89年的"六.四"事件並沒有提升到一個民主運動的高度,主要是反專制、反腐敗和反官倒,還有對很多官商勾結等很多現象不滿。其中最大的是反迫害,主要是知識份子的權利受到了嚴重的迫害。這些人都是過渡政府要聯合的對象,甚至於西藏和臺灣的很多朋友,他們只要是受到過中共迫害的,我們會把其它的一些見解先放在一邊,只要大家反專制和求民主這個目標是一致的話,過渡政府都會去聯合這些力量。過渡政府不會追求一支獨大,更不會上中共的圈套,不會各自為政,這是過渡政府兩個總的立場。

提問者5:請問伍凡先生,您對中國的未來怎麼看?中國民主化的進程和前景是怎樣的?

伍凡:中國民主的前景問題是大家一直探討的一個問題,海外也探討了二十多年,這個問題要客觀和主觀結合起來看。現在中共面臨著來自於它制度本身的巨大的困難和危機,包括政治、經濟、軍事。中共製度已經走向了腐敗的道路,但它掌握了所有的資源,所以仍擁有力量。

目前結束中共統治的前景推動力量有兩個,一個是經濟力量。經濟中的矛盾,包括金融危機、房市、股市、物價、通貨膨脹,這個力量是中共難以招架的,也是非常強大的一股力量。中共不可能再掠奪所有百姓的財產去應付這個危機,因為它的經濟和全世界已經聯在一體,並受到全世界的影響;二是維權力量,包括宗教信仰、法輪功、天主教、基督教、西藏抗暴以及過渡政府等等力量的總和,具有政治、人權、民主、自由、人性的訴求。兩個力量相互結合給中共造成的危機是它所不能克服的。

我們預測,最近兩三年之內中共暴政會被結束。今年上半年以來,天災人禍接連不斷,下半年可能還要持續;經濟上的種種危機讓它無法解決;同時明年是中共"六.四"鎮壓二十週年和迫害法輪功十週年,這些都會促成意想不到的局面。分析客觀存在的事實以及人性的訴求,我想今後的兩三年內會發生巨大的變化。

提問者6: 我對無神論者、伊斯蘭教人員和法輪功人員有一種警惕性,請問過渡政府人員的宗教傾向是怎麼樣的?

唐伯橋:我個人是有神論者,接近基督教的信仰,但沒有受洗。我們不評論其他人的信仰。在西方從事政治活動或公共場合的時候,我們不會過問個人隱私以及宗教信仰問題。過渡政府有十幾個工作部,我們不去刻意瞭解工作人員的信仰,不會把信仰問題做為考慮選拔的條件,沒有宗教歧視。我們的人員中有一些在民眾中很有聲望的,比如賈甲副總統。還有很多反共份子以及中間人士。有些人因為身處國內,我們建議他們用化名參加過渡政府的工作,這些人在社會上都非常有影響力。

伍凡(補充):這是一個比較重要的問題。我個人是基督徒,我從小就有基督教的信仰,而且因為信仰,被中共清出軍隊。來到美國後受洗,但是信仰會有提升和改變,我後來對佛教和法輪功產生興趣並研究,看了很多書,這是我個人的情況。我們這裡還有一位叫熊炎,是六四天安門廣場中共定的二十名通緝犯中的一名,他現在是美國陸軍的牧師,是我們的總統顧問,在美國神學院拿到博士學位,是堅強的基督徒,也是非常堅強的反共者。

過渡政府裡有有神化者,也有無神論者,我們不為這件事爭論。我們的目的是要關懷老百姓,結束共產黨的專政,讓老百姓獲得一個正常人的更好的生活,能夠享受到世界民主國家中享受到的人權,我們朝這個方向努力。我們開誠佈公的交談政治、策略問題,以及對共產黨的分析問題等等。但是有宗教信仰並不能代表一切。有的人以宗教信仰的名義去做很多壞事,目前,我們這裡沒有。我們也看到了,中共之所以走到今天的位置,就是因為它的無神論,把所有的有神論當作階級敵人消滅。 共產黨利用無神論和有神論中的敗類來消滅有神論。作為個人來講,那(宗教)是個人的操守,作為政治活動,我們堅決反對政教合一,這條路是走不通的。但是我們要看清楚,一個人要是敬畏神的時候,他的行為是有所顧忌的,不會無所不做的亂來,他一切都會在神的旨下來做事。以神的名義來為人民服務,來為國家服務。這是正常的發展道路。毛澤東不信神、不信天、不信地,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鬥到現在,人神共憤。所以為什麼有天災?這種說法是一種敬畏神、敬畏上天的一種說法。共產黨怕不怕天災呢?它們是很害怕的。為什麼江澤民去寺廟那麼多次?領著那麼多人去燒香、拜佛。大地發怒的時候,它們沒一個人不怕的。如果這次地震能夠使宗教復甦的話,這是一個好事,不是一個壞事。所以這位先生的問題,我講的比較多,但不對宗教進行評論。

你說對法輪功有所警惕,我希望你先對法輪功瞭解一下,研究一下,接觸一下,看看他們的書,和他們交個朋友,從中才能有感受,有體會,才能做一些評論。我覺得這樣更好一 些。我就回答這麼多。

提問者7:中共在1998年簽署了《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但沒有實施。過渡政府能否就促進這個公約的實施做出努力?

伍凡:對這個問題我們一直關注,既然它已經同意了《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軌跡公約》,我們要促使他們去按照公約去做。共產黨說條件不成熟,實際上是它不願意放棄他的權利。我們能做的就是一有機會就講話,揭露它騙人的把戲。今天談這個問題也是一個講話的機會,要狠很地批評胡錦濤,他是一個膽小鬼,(下了臺以後)別人就把他忘了,他不過是跟江澤民一樣的。

提問者8:今年國內出現了大量的社會、經濟等問題,國內的自由知識份子通過這些問題認為國內在今年會出現大的動盪。過渡政府對這種看法如何評價?如果出現動盪將如何應對?

唐伯橋:這個問題提得很好,這是目前的一個焦點,西方社會也在重視這個問題。大約在一年以前,國際社會認為中共的變化會在十年、八年之後,起碼在奧運會之前不會有變化,國內的知識份子也在寄希望於中共"第五代"的習近平、李克強這些人。最近半年來,不斷的天災人禍、退黨運動、過渡政府的成立讓這種看法產生一些轉變。

至於在今年或奧運會之前會不會發生戲劇性的變化?我認為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政治的變化存在必然和偶然兩種因素,但些因素並不像自然科學那樣存在很清晰的脈絡。中共的壽命不會很長,這個必然趨勢是不會變的,但其中的偶然因素會"偶然"的什麼程度,會不會在奧運會之前出現變化,這一點不能完全肯定。中共什麼時候滅亡誰也不能具體說出,但其滅亡的趨勢是不變的,過渡政府在這個時候成立,也是為了應對這些問題,我們要加快趕上這個變化

第三個問題正好引出了我下面要談的問題。《中國國策與權力監督會議》(相當於議會)最近發了一個公告,邀請社會上的有識之士參與"制憲委員會"的工作。制憲問題已經提上了議事日程,在專制向民主轉型的過程中這個問題是非常重要的,現在要加快步伐。現在我們的人力物力是遠遠不夠的,所以我們也希望各界的有識之士積極參與進來,共同推進這些事情。

提問者9:總統閣下,我很榮幸參加過渡政府的新聞發布會。我是鳳凰通訊社特約記者,我有四個問題提問: (1)貴政府今天的財政預算情況如何,是否有課稅?(2)您(伍凡)對軍隊國家化如何看待?(3)過渡政府未來一年的工作重點是什麼,計畫如何展開?(4)過渡政府是否吸納內閣總理、部長等人才?

伍凡:第一個是關於財政預算和課稅的問題。目前只有汪兆均先生口頭上承諾過要向過渡政府納稅。除此以外,我們只有少量的捐款。我們的工作人員目前主要是義工,但義工同樣可以做大量的事。在此我們也呼籲社會各界,如果你信任我們過渡政府,請給我們捐款。我們有一個未來基金會,是在美國登記註冊的,可以接受世界各地的捐款。我們目前還沒有課稅,還不具備這樣的系統和能力。

第二個關於軍隊國家化的問題。我曾經就是解放軍的軍官,後來被中共清洗出了軍隊系統。 我一直在關注著軍隊的問題,中國的軍隊問題走到今天這一步,都是因為中共把軍隊當成私家的黨衛軍造成的,這種狀況是不可能長久的。中國走向民主化,一定要有一個國防軍,它是中立的、專業化的、不參與政治的武裝團體,擔當著保家衛國、維護社會安定、以及在天災人禍發生時救助百姓的責任。

第三個問題。 我們未來一年的工作重點是,進一步關注共產黨中國的社會走向,特別是關注中國在經濟方面和社會維權方面的走向,把中國引向民主憲政的道路。我們下一步的工作之一就是制定臨時憲法,為此我們要廣泛吸納各方面的優秀人才,來共同討論和制定。這部憲法制定完成後,在中共被推翻之前,它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中共解體之後,我們把它推薦給將來的臨時政府,經憲政之後的國會通過後,做為未來中國的根本大法。

關於第四個問題,過渡政府歡迎各方面的人才。目前我們採用的方式之一就是通過短訓班來吸納和培養一批人才,進入到中央和地方的政府部門進行工作。另外,在形勢需要的時候,我們可以通過各種會議的形式來吸納各類人才,目前還沒有這方面的計畫。但是我們聲明一點,加入過渡政府的工作人員必須是反對中國共產黨的,我們不歡迎共產黨的人來治理將來的國家。

提問者10:怎樣加入過渡政府?要什麼手續?

唐柏橋:可以把你的簡歷通過電子郵件發送到總統辦公室,我們會和你聯繫,並安排必要的培訓。培訓合格之後,根據每個人的能力進行任命。

提問者11:請談一下對"法拉盛事件"和曼哈頓中國城發生的攻擊法輪功學員的事件的觀點。

唐柏橋:從"法拉盛事件"和最近發生在"紅筷子"餐廳拒絕法輪功學員就餐的事情來看,這些人是非常愚蠢的。因為這是在美國,美國的法律不會對這種族群歧視的事件坐視不管,這些人也必將為自己的愚蠢付出的代價。

在曼哈頓也發生了攻擊法輪功學員的事件,現在已經引起了警方的關注,在那裡增加了警力,我想這件事不會鬧得很大。我們要對美國有信心,因為美國是一個堅強的民主和自由的國家。

伍凡(補充):昨天,華盛頓的"國家記者俱樂部"舉行了會議,請來美國資深的外交官、智庫、學者、專家談論"法拉盛事件",做了全程的電視轉播和報導。可見,這件事情已經上了美國的主流媒體,要告訴美國人民在美國的土地上發生了什麼。其中有一位大使是里根時期在美國國務院工作了25年的高官,他強烈要求美國國務院介入這件事情,並且有學者提出應立即驅逐彭克玉。這些態度是美國的學者和退休高官提出來的,我想這個問題可能會影響到美國大選,可以在大選中提到中國問題的時候成為一個非常好的例證。這件事情可能會慢慢發酵,請大家關注。

伍凡(結束語):今天的發布會開得很好,我們也會保持這種模式跟大家交流。我們大家都應該學會理性和文明的交流,建立一個規範。今天的發布會就這樣了吧,現在結束,謝謝大家到來,謝謝!


中國過渡政府
2008年6月12日
www.ChinaInterimGov.org
Mail: [email protected]

紐約辦公室聯繫電話:1 718-734-6037,工作時間:10:00am-6:00pm(美東 時間);

應國內民眾要求,新聞發布會時間調整為:每週一晚10:00-11:00(北京時間);每週一早10:00- 11:00(美東時間);召開方式:加Skype ID: china.government為好友,即時可接收到房間號碼,點擊號碼即可參加發布會。 特殊情況:發布會如在週一不能召開,時間將順延至週二同一時間。

中國過渡政府履行著解體中共的艱鉅使命,急需大量人力、物力、財力的支持。 在此歷史轉折關頭的艱難時刻,請聯繫總統辦公室,以共襄盛舉。

後記:

1.china.government是中國過渡政府使用的唯一官方skype ID,其他任何偽稱"中國過渡政府"的ID均與我們無關。為了保證發布會參與者的安全,建議大家不要輕易加好友,以免暴露IP.

2. 本次新聞發布會結束後,總統辦公室收到不少來信希望加入制憲委員會,在此我們感謝大家的支持,同時提醒大家,中共能夠監控國內郵箱且已設置拒收渡府發送的郵件,因此請務必通過破網軟體註冊海外郵箱(推薦www.edoors.com)後再與我們聯繫。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