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小說連載】青玉劍 (第一部, 第29,30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5-22 23:56 作者:寧漱玉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第29章 囚徒醫生
迷糊中突然來了許多異形生命。一個狗頭人身的醜怪拿劍刺他,他想躲,卻動不了,他的右肩被刺中了----好痛!他一抽搐,立時便醒了過來。

"你沒事吧?"面前是徐愛玲那張充滿關切的臉。

"唔----沒事。"他嘴裡說沒事,肩膀傷口的尖銳痛楚卻異常的清晰,被綁得緊緊的手腳也已經麻木了,全身說不出的難受。他躺在地上,低低地呻吟了一聲。

徐愛玲見他難受,也十分難過:"你----你還好嗎?"

"還好啦,就是有一點點難受。"他掙紮著坐了起來。

就在這時門開了,那馬尾女子走了進來,後面跟著昆哥----手上拿著手銬和腳鐐。

"阿成現在痛起來了,"那馬尾女子的神情很焦急,"你有沒有什麼辦法?"

"呃----如果不把我綁著的話,辦法有很多啊。"

"真的?"

"你要不信我可以先在自己身上做試驗----正好現在我也痛得很。 "

"昆哥,要不,你看----"

昆哥二話不說便給他鬆了綁,卻把他手腳套上手銬和腳鐐----這傢伙在同德堂撞自己那兩下似乎很有勁道,像是會點功夫的樣子,這房子實在破舊,可不能讓他趁夜跑了。

楊皓明掙紮著站了起來,但他半身酸麻,走得很是艱難。那馬尾女子扶了他一把: "你沒事吧?"

不等他回答,昆哥一把架住他,對那馬尾女子說: "阿虹你放心,他死不了。"

"原來她叫阿虹。" 楊皓明想。

隔壁房間裡,那阿成躺在地上,臉色煞白,看來痛得很是厲害,卻一聲也不哼。

"從一到十,一分最輕,十分最重,你現在痛到幾分?"楊皓明給他把了脈之後問。

阿成支唔了一聲,伸出了三個手指。

"痛到三分----嗯,硬漢子,要我來看,割肉挖膿之後痛感應該到五分差不多。"他一面說,一面給他針刺止痛,順帶也為自己刺了幾針。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這破房子沒有電,阿虹點起了蠟燭,把買來的湯粥飯菜擺了一桌叫眾人吃----連徐愛玲也被帶了過來。

楊皓明見桌上的菜和湯幾乎都是帶葷的,就只拿了饅頭和清水。

"有錢人家的少爺就是不同,我們這裡可沒有山珍海味侍候你。"昆哥見他只吃饅頭,忍不住出言譏刺。

楊皓明笑笑,也不以為意:"我從來不吃山珍海味----我是吃素的。"

這倒出乎眾人的意料,傻三吃得嘴裡咂咂作響,奇道:"吃素有什麼好吃的?我一頓不吃肉都不行。"

"你們覺得肉好吃,可是我覺得肉很腥,吃到嘴裡就會吐。"

"哈哈!"傻三大笑,笑聲中充滿了同情----吃不了肉的小子,就算他多麼有錢,人生也少了一大樂趣啦。

當晚楊皓明又給阿成和自己針疚了一次,阿成服過湯藥,安穩地睡下了。

三月的夜晚仍然很涼,那地板又冷又硬,儘管兩人都疲累不堪,卻好半天都睡不著。

"艾瑞克,你真的能給那個人治好嗎?"

"應該沒什麼問題吧,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病。針灸治面癱效果是很好的。"

"那----治好了之後,他們真的會放了我們嗎?"

"應該會的吧,他們看上去不像那種濫殺無辜的人。"

"你怎麼知道?你就是被他們打傷的----"

"當時那種情況----呃,他們開槍應該不是出於本意。"

"你怎麼把綁匪想得那麼好?"

"......"

"你----怎麼知道是六天?"

"最多六天那個阿成就會好了,那我們就可以走了。"

"......"

"即使他們不放我們,我也會想辦法逃的----我還有事哪!"這話楊皓明卻留在了肚子裡。

第二天阿成大有好轉;楊皓明一有精神就打坐,也恢復了些氣力;可徐愛玲卻感冒了,噴嚏連天,鼻涕橫流。

"其實單單受凍是不會感冒的啦。主要因為你體質弱,這裡又髒,細菌很多,所以才會受感染。"楊皓明替她把脈後,跟阿虹仔細解釋了一番感冒病人如何對阿成的恢復會有所威脅,並暗示放了她應是最好的辦法,然而結果卻是兩人各自有幸得到了一條毯子----當然楊皓明的毯子也很快就讓給了徐愛玲。

接下來的四天阿成每日接受兩次針灸,兼服兩碗湯藥,腿傷恢復得很快,面癱的症狀也明顯地一天天好起來了。除了出去買藥和食物,阿虹總是守在阿成身邊細心照料;傻三成天揣著槍在外面盡忠職守地把風;昆哥則常常早出晚歸----也看不出他到底幹什麼去了;楊皓明除了給阿成和徐愛玲治療之外日夜都被鎖在房裡,剛好成天打坐,恢復得也很快;徐愛玲病得有氣無力,大部分時間都裹著毯子睡覺,清醒的時候便大大方方地纏著自己崇拜的大明星問這問那。

"艾瑞克,你真的會武功啊?我爸爸是這麼說的。"

"餵,我剛坐了二十分鐘,不是說好讓我坐兩小時才說話的嗎?"

"怎麼才二十分鐘?對不起我沒表。"

"那你可以看我睜開眼睛之後再說話嘛。"

"人家無聊嘛!哎,我打擾到你,你會不會走火入魔?"

"不會----走火入魔是武俠小說家杜撰的說法,真正修煉是沒有什麼走火入魔的。很多人把握不好自己入了邪門,或者有附體上身弄得他神魂顛倒的,被人統稱成了走火入魔。寫書的人原本也是互相抄,看這個詞好,就紛紛採用,結果就成了武俠經典詞句了。"

"是嗎----小說裡不經常說運功到緊要關頭被人打岔,經脈錯亂嗎?像歐陽峰----"

"歐陽峰練的本來就是邪門。"

"那武俠小說裡還有什麼是不對的?"

"多啦!比如----常有人一聲長嘯,或者清嘯,----呃,就是大聲叫嘛----這麼尷尬的事我可沒幹過。"

徐愛玲笑翻了:"還有呢?"

"百步穿楊是說一掌打過去百步外的楊樹就會被打穿----射箭,鐵鏢之類的都不算啦!"

"哦----"

"還有又是多情浪子又修成極厲害的正道高人是不可能的,因為正道弟子一旦犯了淫戒,就會被逐出師門----"

"哦----!"徐愛玲驚嘆了一聲,"那不跟和尚一樣嗎?"

"不一樣,結婚還是可以的,但夫妻之外的越軌之舉就不可接受了----"

"還有呢?"

"呃----不同門的上乘內修之術不能混練,因為身體只有一個,丹田也只有一個,每種內修之術都會在丹田內作用,混修不同門反會起衝突。進境慢不說,就像一塊好玉,一個人要來雕頭龍,另一個人要來雕頭虎,各弄各的,結果雕成了四不像,最後哪個門都進不了了。"

"那武俠小說裡有沒有說得對的?"

"有。比如小周天是把任督二脈打通,這倒不假。有些作者是讀了點‘黃帝內經',‘周易',‘丹經'和‘道藏'之類的。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中說的一些神通也不假,比如修出嬰兒身,不壞身,飛升之類的,還有玄關----唔,這個可是天機,我怎麼跟你講開了----"

"天機?"徐愛玲又笑翻了。

楊皓明:"......"

"既然不會走火入魔,那我可以隨便跟你說話了?"

楊皓明:"......"

四天後,阿成的臉已經好了大半,說話基本恢復了正常;腿傷也好了五六分,可以拄著枴杖在破屋邊走動了。

"想不到針灸這麼神奇!不光可以治病,還可以止痛和麻醉,那個老伯還真沒瞎說!"阿虹很為他們的明智決策而高興----譚成受傷後急火攻心導致面癱,碰到了個老伯說中醫治面癱效果最好,而香港最有名的就是同德堂的徐神醫,他們才決定去"請"徐神醫來替阿成治療。誰知徐神醫那天剛好不在,就綁了個他的徒弟來,醫術還當真不錯呢。

這一天阿虹又要出去買東西,楊皓明央她為自己租一架小提琴回來。

"四天後我有一場很重要很重要的演出,如果再不練的話到時候真的要獻醜了。"

這幾天阿虹和他朝夕相處,對這個隨和能幹的少年醫生既存好感也有點愧疚,見他這樣央求自己,心一軟,就答應了。

下午她果然帶了架小提琴回來。因楊皓明指點她找琴行的行家替她挑,那琴雖不貴,但音質還不錯。

"我們都不知道,你竟然是個大明星!"阿虹把琴遞給他時興奮地說,"商店裡面到處掛著你的海報,電視裡在播你的演出,還有你演的電視劇,新聞上也在播你的消息!"

昆哥驚訝地上下掃了他一眼----這渾身血污,沒有一點派頭的少年竟是個大明星嗎?還是他偽裝得太像了?

他心裏一動:"成哥,大明星一定很有錢了,要不要敲他一筆?"

楊皓明心裏格登了一下,忙說:"其實我只算個小明星,剛剛才出道, 還在艱苦創業呢。"

阿虹皺了皺眉,轉頭看阿成。阿成盯著楊皓明上下打量,半天沒有說話。

"我只是想度過眼前這個難關。"昆哥又加了一句。

"算了,他畢竟幫了我。"阿成沉下嗓子說。阿虹鬆了口氣,朝楊皓明笑了笑。

楊皓明也鬆了口氣,拿起小提琴調音。可他手被銬著,沒辦法拉琴。

"我真想聽聽你倒底拉得怎麼樣?"阿虹說著便過來把他的手銬打開了。

楊皓明微微一笑,架好小提琴拉了起來,阿成等幾個都坐在旁邊看----這小子看上去倒還真挺專業的。

"你到底是中醫,拉小提琴的,還是演員?我看海報上還有你彈鋼琴的照片。"一個人竟可以身兼這麼多才藝嗎?阿虹真的很好奇。

"都是,"楊皓明笑道:"不要因為我也是音樂家和演員就看低我的醫術。我是天才嘛。"

阿虹不以為然地笑了,但心裏也知道他還真不是吹牛。

有了小提琴,楊皓明除了給阿成看病、打坐和睡覺之外,就是拉琴了。到了晚上,房內一片漆黑,他也照樣拉----因為他根本不需要看。只是他右肩的傷口還沒癒合,練一會兒,就得休息一會兒。

維也納交響樂團久負盛名,歐洲出類拔萃的小提琴家極多,許多歐洲大賽謝絕歐洲外的小提琴手參加,非歐洲籍的小提琴手也很難有機會和歐洲的樂團合作。這次他們來香港訪問,能取得和他們的合作機會真是不容易。

悠揚的琴聲迴盪在漆黑的夜裡,撫慰著每個人心裏的最傷感和最脆弱處,彷彿摯友間的傾訴,實在是一種溫暖的撫慰。

徐愛玲睜著大眼睛裹在毯子裡,享受著只有她一個觀眾的獨奏音樂會;四個綁匪則圍坐在燭光下,默默地各自想著心事。

到了第七天,阿成的臉已經完全康復了,但腿上的傷口還沒痊癒;楊皓明的傷也好了七八分,能連續拉琴的時間越來越長了----可是,綁匪們仍絲毫沒有要放他們的意思。

這天楊皓明給阿成扎完針後試探著說:"你的臉已經完全好了----我的治療到這裡就算結束了。"阿虹等十分高興,可對他的暗示卻沒有領會的意思。

"那麼----"楊皓明趁他們心情大好,趕緊說,"既然阿成好了,愛玲和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昆哥說:"再等幾天,等阿成的腿傷好了,我們一旦能夠離開這裡,就放你們走。"

楊皓明一聽便急了:"再過幾天我的演奏會就來不及了。今天維也納交響樂團就到了,後天是正式演出,我們今天晚上就該在一起排練的。"

"餵,這裡沒有你講條件的份!"昆哥揪住他的衣領,沒有任何商量餘地。

"你們說話要算話。當初你說我把他治好了你們就放我們走。我們保證不對警察說出這個地方來就是。"

"我不會相信你的!你還是老老實實呆著吧。"昆哥剛要把他推回房間,忽聽外面有個蒼老的聲音喊道:"阿成!"

阿成大驚,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爸!你怎麼會找到這裡來?"

"你不要叫我爸!我沒你這個兒子!"那蒼老的聲音怒斥道。

昆哥一臉驚詫,急著出去看,匆匆把楊皓明鎖回房就跑了出去。

楊皓明一進門便悄悄從鞋裡摸了小手術刀和鑷子出來,坐下仔細地捅腳鐐上的鎖眼----這種東西的原理並不是很難,力度恰到好處,把那鎖裡的鋼珠復位就開了。

徐愛玲坐了起來,楊皓明忙做了個手勢叫她別作聲----這兩天他已經開始計畫逃走了,今天趁他們不注意,從就藥箱裡順了幾樣小工具出來。

不久那腳鐐果然開了。

"難道不要等到晚上嗎?"徐愛玲低聲問。

"現在他們全都在外面,正是個好機會。晚上聲響反而大了----而且我實在沒有時間了。"說罷他攀在窗戶上,用沒受傷那隻手運足了功力拉那欄杆----那欄杆很細,而且年代久遠很不結實了,竟給他拉彎了許多。估計洞大得可以鑽出去了,他讓徐愛玲踩著自己的肩膀爬了出去,隨即自己也跳了出去。

這小窗戶在屋後,阿成等幾個人還在前面說話,竟絲毫沒有覺察。兩人悄悄以屋子作掩護朝後面的小樹林裡飛跑。

還沒到那小樹林,阿成等人便進了屋,昆哥偶然一抬頭,從破窗戶裡瞥見後院裡兩個人在飛跑----卻不是他們那兩個囚犯是誰?他大喝了一聲,跟傻三和阿虹一齊追了出來。

楊皓明一見大急----穿著高跟鞋的徐愛玲實在跑得太慢了。

"你跑到樹林裡,然後往公路跑,想辦法搭車去鬧市,千萬不要回頭!我去擋他們一下。"

"不要,我要跟你在一起!"徐愛玲急道。

"你要是想我死就跟在我一起!"他輕輕推了她一把,"放心,他們不能拿我怎麼樣。"說罷他在地上撿了幾顆小石頭,又撿了根長樹枝:"你要是想救我,就趕快逃走去叫警察來!"

徐愛玲急得眼淚都掉了出來,眼見三人追了上來,掙紮了片刻,便向樹林狂奔而去。

楊皓明往回走去。昆哥拿槍對著他,卻沒有開槍:"你們現在回來我們可以保證不殺你們。"

楊皓明並不回答,突然身子一側,向旁邊翻了幾個觔斗,同時手裡小石頭已經擲了出去。這一下又快又突然,沒有防備的昆哥手腕被石頭擊中,槍脫手而飛。

楊皓明緊接著飛身躍起,手中樹枝使出靈虛劍法攻了過去。他招式精奇,昆哥一時間被逼了個手忙腳亂,阿虹和傻三趕緊上來幫忙。這三人武功竟然都頗不弱,楊皓明肩傷未癒,又無飛龍劍在手,以一根樹枝對付赤手空拳的三個人頗感吃力。
第30章 二師兄
徐愛玲跑到樹林邊,遠遠看見楊皓明和他們交起手來了。儘管她萬分地不情願,可又知道自己在這裡只會脫累他。眼見阿成一瘸一拐地追來了,她只好轉身跑進了樹林。

阿成腿傷未癒,追了幾步便摔倒在地。

"快,先追這丫頭!別讓她跑了。"阿成叫道。

三人一聽便想分身出來,楊皓明忍著肩傷以樹枝展開靈虛劍法,總在某人以為即將脫身之前將其牢牢纏住。

四人纏鬥正酣,那老頭----也就是阿成的父親也從屋裡走出來觀戰。

"爸,他們一逃走警察就要來了,那我就得回去坐牢。我是你唯一的兒子,你幫幫我!"

那老頭哼了一聲,卻抄起手來只看不動:"你們綁架人家,人家逃走有什麼不對。我幫你我不跟你們成一夥的了嗎?"

楊皓明見這老頭並不護短,頓時放寬了心。 他偷眼瞧去, 那老頭六十來歲, 個子不很高, 頭髮雖然有些灰白了, 但身形頗為健朗, 顯是武林中人, 忙道:"老人家,他們綁架我我可以不跟他們計較;我也幫你兒子治好了他的傷和病,我也可以答應不向警察透露這個地方,可他們還是不肯放我們走。我真的是有急事要辦,不能再繼續呆在這兒了,你幫幫我啊。"

那老頭卻笑道:"我知道我兒子對不起你,但他是我兒子,天下沒有不護短的老子。我不幫他,也不幫你。大不了如果他們抓住你我叫他們不要殺你好了。"

楊皓明心中氣結----這老頭,說他明白吧,他又不夠明白;說他糊塗吧,也不算很糊塗。他沒辦法,只好勉力和三人纏鬥。

又打了一會兒,那老頭突然問:"你這套劍法叫什麼名字?"

"你想知道嗎?"楊皓明笑嘻嘻地答道,"你幫我我就告訴你。"

那老頭面色一緊:"你不說我也知道。這是靈虛劍法!"

這回嚇了一跳的卻是楊皓明自己了:"咦,你怎麼知道?"

那老頭沒有回答,出去車裡找了兩柄劍出來,二話不說便扔了一柄給楊皓明,自己手裡握了一柄便向他攻來。

"餵,你這老頭,你不是兩不相幫嗎?"楊皓明有些急了。

"我給了你一柄劍,又跟你打,兩邊都幫,也等於兩邊都不幫。"那老頭挺劍攻上,竟然也是靈虛劍的招式。

楊皓明一愣----眼見那老頭劍已攻到面前了,只好挺劍招架。他有劍在手,靈虛劍法威力陡增;那老頭劍術竟然十分精妙,很快昆哥、阿虹和傻三一一脫身出來,幾人的纏鬥變成了楊皓明和那老頭的比武了。

那老頭每招每式都似經過了千錘百煉,楊皓明肩傷越來越痛,漸感吃力。昆哥和阿虹趁機轉身去追徐愛玲。楊皓明大急,可他被那老頭纏得自顧不暇,更別提抽身出來追了。情急之下他遠遠地朝昆哥下盤使出靈虛九式中的"劍御流星"----一股功力順劍而出,直擊昆哥的雙腿。因他不知這招威力究竟有多大,便只用了一分的功力。昆哥正往樹林飛奔,忽覺一股大力直貫雙腿,不由自主撲倒在地,雙腿顫抖不停,許久不聽使喚。

楊皓明嚇了一跳,他只想阻止昆哥去追徐愛玲,也不曉得這招使出來會這麼厲害。

"哎,你沒事吧?"

"你這是什麼功夫?"昆哥雙腿感覺古怪,阿虹和傻三見此情形,上去扶著昆哥不敢再追。

剛才這一下那老頭全都看在眼裡,他手上不停地餵招,一面問:"那是‘劍御流星'嗎?你用了幾分功力?"

"一分。"

"一分?不可能!"說罷那老頭也使了一招劍御流星,向楊皓明當胸攻來。

"他也會劍御流星?"楊皓明想也不想便飛身躍開,同時使出靈虛九式中的另一招"雲龍北飛"來抵擋,手上加了兩分功力。

那老頭見楊皓明輕輕鬆松便可以飛起這麼高,詫異間手上緩了一緩。就在這瞬間,那招雲龍北飛已經夾著能量襲到了面前,他頓覺一股漩渦般的能量將自己捲了起來。

這招雲龍北飛他何止使過不下千次,卻做夢也想不到竟可以練到這個地步。他整個身體被捲起來空翻了兩轉,又被甩了下來。

楊皓明也驚訝得張大了嘴巴----除了跟常子期比試,他從沒向別人使過這些招式。和師父過招時總是他被捲起來丟下去,雖然常子期說比起其他徒弟來,只有他得了真傳,但初次嘗試,他也仍然驚訝得不敢相信。

"你到底是誰?你怎麼會靈虛九式?"那老頭從地上爬起來厲聲喝問。他右手仍然緊緊攥著劍柄,手背上根根青筋爆出,竟有些發顫。

"我是靈虛門的掌門,當然會靈虛九式了。"楊皓明笑嘻嘻地回答,但話一出口,便立即後悔了。

"什麼?你是靈虛門的掌門?"那老頭臉色大變,"七師弟,那個七師弟就是你嗎?"

"呃,是----如果你的七師弟叫楊皓明的話。"

這老頭瞪著眼上上下下地打量著這個全身髒兮兮的少年----他的襯衫上連血帶泥,原來的淡藍色幾乎都看不出來了。看他的眉目,不過才十七八歲的年紀,卻是自己這個六十出頭的二師兄的七師弟----並且是掌門師弟!

錯愕、不信、羞慚、惱怒----這老頭臉上說不出是什麼神情,卻陰晴不定,十分嚇人。

常子期九十歲大壽的時候譚明義因為要率武館參加比賽沒能去給他賀壽; 上一次常子期九十五歲大壽,譚明義臨行前兒子出了事,被警方通緝,不得不留下處理家事,又沒能成行。尚文德和梁振後來稍信說,師父歸山了,並把掌門之位傳給了他從未見過,入門才九年的七師弟。譚明義說什麼也想不通,可絕沒料到會在這樣尷尬的情況下與這個掌門師弟碰面。

譚明義冷笑道: "師父竟然把掌門傳給你,想必你一定有過人之處了?那就讓我來領教領教。"說罷一挺劍便照楊皓明當胸刺去。

"餵,二師兄,"楊皓明飛身退開,他肩膀痛得厲害,實在不想再動手了。譚明義見他飄開,以為他刻意在自己面前顯耀輕功,心中更惱,挺起長劍快步逼上。

他這一劍看似平凡,實則蘊含了多般變化。楊皓明微微一怔----這一招貌似靈虛劍法中的招式,卻已面貌全非。他記得師父講二師兄是帶藝投師,一直放不掉原來的東西,以至於難以領悟本門的精華。他見二師兄面色不善,怕他真的殺了自己,又不敢硬接,只好再次施展輕功,輕飄飄往後飛了半丈,一落到地上便還是使那招"劍御流星"----一股功能團順劍身飛出,直攻譚明義的劍身。

這一招譚明義領悟的和他所領悟的卻有著天壤之別了。這招實際是修出一個功能團,以功力加持功能,功能所到之處威力無窮,可以隔得很遠擊中對手,根本不須近身相搏,乃是真正的百步穿楊。但譚明義卻是以招式的繁雜精妙和諸般變化來取勝。兩相比較,兩人的武功自然差之千里了。

就在那一瞬間,譚明義忽覺劍身被一股大力擊中,幾乎脫手而出。他勉力抓緊劍柄,卻見楊皓明又再隔空使出一招"靈劍神遊"----這招他也會,卻不屬於他最精妙好用的招式。

然而這一招卻是靈虛九式中最厲害的一招----這靈劍是個極有靈性的功能塊,最奇妙的是他能自動尋找並打擊對手的弱點,讓人防不勝防,躲無可躲。功力越高,那靈劍就越有靈性,越有威力。但有得亦有失,這些功夫都很耗功力,若用得過度,說不定虛脫昏厥;事後也需勤修才能補回損耗的功力。

那靈劍一出,見譚明義右手僵硬阻滯,便立即飛了過去----譚明義右手一哆嗦,連劍怎樣脫手而飛的也沒搞清楚。

"二師兄,得罪了。"楊皓明忙收了劍。

譚明義面如死灰,呆若木雞地僵立在原地;阿成,阿虹,昆哥和傻三見他們眼中一等一的高手竟然兩招就敗在這個被他們囚禁了好幾天的少年手上,俱都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連去追徐愛玲都忘到了腦後。

"你----你這是什麼功夫?"譚明義囁嚅著----無論如何,他也不相信這是他領悟了半輩子的劍法。

"二師兄,這是本門的靈虛九式呀!"

"不可能!"譚明義連連搖頭,"難道師父他偏心,竟沒把真功夫傳給我?還是他晚年又領悟出上乘的武功,只因我沒去拜見,就----"

"不是的,"楊皓明走上前去,嘆了口氣,"本門功夫的精華在心法,而不在招式套路。那劍御流星乃是以劍發功能,那靈劍神遊乃是發出一股靈劍,可自行查破對方的弱點,進而找機會攻擊。二師兄,難道師父沒有對您講這些嗎?"

譚明義呆立原地,半晌說不出話來。他的確隱隱記得當年師父曾對他講過類似的話,可是不管他怎麼練,他一直無法以劍御流星,也發不出靈劍來。然而每每求教師父,師父總是讓他修心,打坐。久而久之,他結合自己以前的武功,領悟出一些招式進取的妙義,自覺留在師父身邊也沒有得到什麼,便下山闖蕩去了。幾十年裡在東南亞開武館,設擂臺,教徒弟,除了養了個老是闖禍的兒子之外,可以說是志得意滿,未曾遭遇敵手。他的徒弟們也在各種武術比賽和擂臺賽上屢屢獲獎。

這次他兒子譚成在馬來西亞殺了人被通緝,他的女朋友和兄弟們跟著他輾轉逃到了香港。他擔心兒子,也跟著找到香港來了。最近在新聞上看到兩個面具人在同德堂搶劫並綁架了醫師,整個過程竟然被一個記者用手機偷拍了下來。雖然兩人帶著面具,畫面晃動並不是很清楚,但從小看著他們長大的譚明義一眼就認出是程昆和傻三干的。他知道這四人在香港舉目無親,又沒有身份,多半會找個偏僻的地方躲藏。他在香港郊區慢慢找,竟然給他找到了。

"原來,原來,我走歪了路;竟然沒有領會師父的教誨----"譚明義慘笑道,他霎時便明白了師父為什麼要把掌門之位傳給這個小師弟----他,才真正領會了本門的精義。

在這一刻,心高氣傲的譚明義像是跌到了谷底,萬念俱灰。

楊皓明看著這師兄的樣子很是擔心,忙安慰道:"二師兄,本門是道家的修煉法門,修道為第一,武功尚在其次。我在內修上有點心得,我想師父是想我傳承修煉的心法,才讓我來做掌門。二師兄的武功,招式進取十分精妙,如果單憑武功招式,師弟自然是甘拜下風。我們是各有所長,每個人也各有因緣際遇。古人說‘朝聞道,夕可死',倘若師兄真的有修煉之心,哪怕遲些悟道,也為時不晚哪!"

譚明義卻聽楊皓明說"如果單憑武功招式,師弟自然是甘拜下風",心中似有所動,精神頓時振作了些,揚頭道:"我的確是一輩子專注於武功招式,自以為招式精妙無比,天下無敵,沒想到剛才你竟然離得遠遠地跟我打,讓我的長處根本得不到發揮。我這幾十年從沒遇到過對手,你就收起你那些奇能異術,好好陪我過一過招罷,難不成我幾十年的功夫也會輸嗎?"

說罷他拾回長劍又要動手。

"又要打?"楊皓明暗暗呻吟了一聲----他的肩膀實在已經很痛了。可他看譚明義振作起來,也替他高興,便硬著頭皮說:"好,我就跟二師兄比招式罷。如果我又使了剛才的那些功夫,就算我輸。"

兩人再次揮劍鬥到一起。這樣近身鬥劍,每舉一次劍對他來說都是在那傷口上撕拉一般,譚明義又勁道剛猛,不到二十招他便漸感不支,實在想撒劍認輸了。

"好歹陪他鬥個三十招吧,"他暗暗對自己說,"不然叫二師兄瞧不起我這個掌門師弟。"想到這裡他便咬著牙苦苦支撐。

就在這時,譚明義換上了他自己領悟的劍法---六虛劍。劍中蘊含六種變化,攻擊人六大要害,但卻只有一處是實的,只是對方難以分辨究竟哪些是虛,哪些是實。但這些招式最厲害的是招法中有後招,如果對手識破了實招,可以臨時變換其它五招中的一招為實招。 這一招攻出,楊皓明立即就識破了攻向他頭部的那招是實招。可是他沒想到這招還有後招。他正全力抵擋頭部的攻擊,譚明義突然劍柄下擊,實招變虛,攻向他胸口的虛招卻變成了實招。他來不及躲避,身子剛微微側開,劍柄剛好擊中他右肩傷處。 那力道非同小可,痛得他眼前一片昏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