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何清漣:也來算筆中共特色'專制閻王帳'(圖)

2008-05-03 04:45 作者:何清漣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也來算筆中共特色的"專制閻王帳"

近日收到一篇"臺灣,你咋還這筆民主閻王賬?"因為標題奇特,於是就看了一遍,大意是說臺灣在政黨輪替後,民進黨執政8年內共負債近13.6萬億台幣(33台幣=1美元),臺灣2,300萬人,人人負債數以萬計,"讓所謂西式民主的高昂代價,暴露無遺"。但文章並未列出"債務"構成,讓人看了不明白到底是臺灣這8年來的行政開支總額抑或幾輪選舉費用還是其它,但作者對西方民主政治的切齒之聲卻歷歷可聞。

上網查了一下,作者名為"中國之音",是網路隱形人,估計此文屬"輿論引導員"作品。讓我感到奇怪的是兩點:第一是控制輿論導向的部門智商竟如此之低,就算是要污蔑西方民主政治,也還得找自前年開始改變文風的"洗岩"之類寫手,真真假假、雲裡霧裡、曲裡拐彎地論證一番西方民主如何不適應中國國情,最後得出中華帝國只能維持現狀的結論,這樣至少可以得到部分憤青的擁戴;第二是這位寫手屬於眼盲之人,因為就算按中共當局公布的各種資料計算,恐怕也不能得出西式民主代價高昂的結論。

遠的不說,就以4月初國家發改委公布的縣財政赤字資料為例,目前,全國平均每個縣的赤字約1個億,全國赤字縣佔全國縣域的比重達四分之三。

--縣鄉(鎮)兩級財政吃緊,這是一個"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老問題。2005年,鄉鎮兩級財政負債曾經成為國內討論熱點,當時財政部確認中國縣鄉政府的直接顯性債務是4,000多億元。但這只是政府公布的數據,學者估算要嚴重得多。據北大教授平新喬2001年的計算,全國縣及縣以下的財政虧空約達 2,100億元;他根據一般情況下債務約為赤字5倍的規律,測算出中國縣鄉債務規模超過1萬億元。

這些巨額財政支出並未用來交"民主政治"的學費,中國人還沒那等福氣。這些錢用來幹什麼呢?且看以下分析:

湖南省衡南縣是個財政窮縣,歷年來財政累計負債高達7億元。一些教師工資只發70%,就連縣鄉公路改造、鄉村扶貧等都得從幹部工資中扣錢來補"窟窿"。但就是這樣一個窮縣,僅2003年就花費近500萬元為"公車消費"埋單。除了縣環保局、縣委黨校、縣紀委買的是幾萬元一輛的北京吉普、金盃麵包車之外,縣檢察院、交警隊、移民局、物價局、國土局等都將目標"鎖定"為廣州本田、帕薩特等直逼政策上限(湖南省規定公務車車價須在25萬元以內、排量2.0升以下)的中高檔豪華轎車。

另一個被列為"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的陝西省蒲城縣,近年來蒲城縣財政赤字每年都在2,000萬元以上,至2005年縣財政負債總額超過5億元,農民現金收入水平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42%。但該縣於2005年舉辦了一場歷時兩個多月的"喜迎元旦大型歌詠比賽"活動,耗資近400萬元。

上面是個案,接下來看總額。在2005年"兩會"上,有代表指出,2004年用於吃喝、公車和出國的公費開支高達7,000億元人民幣。2006年"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劉滿倉指出,每年各級政府官員公車私用費用達2,000多億元,接近2006年的國防開支。公費開支中一項重要的開支是官員"出國考察"費用,按《中國統計年鑑》,1999年國家財政支出中,僅官員公費出國一項就消耗3,000億元。由於這一數字經常被引用,此後官員出國考察者儘管越來越多,統計數據每年卻以2,000億元封頂。

以上還只計算了專制政治的3項成本:縣一級政府的行政成本、官員用於公車與公費出國考察的費用。此外還有貪污腐敗造成的損失平均每年約佔GDP的13.2-16.8%(胡鞍鋼,《中國:挑戰腐敗》);還有用於監控民眾的"金盾工程"所耗去的巨額費用;更還有那無法用金錢衡量的生命成本--不算歷史帳,只算如今死於礦難的礦工,死於血汗工廠惡劣條件下的勞工,以及每年死於空氣污染的70萬人(世界銀行報告)......

--在這位"中國之音"看來,巨額財政用於滿足官員的各種需要,遠比用於"為民主政治交學費"划算。問題在於,中國民眾雖然飽受政府愚弄,但未必就上這位"中國之音"的惡當,就此被西式民主的"高昂代價"嚇住,心甘情願地接受代價更為昂貴且附加踐踏人權的極權統治。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