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民族敗類 千古罪人--毛、鄧、江、胡論(二)

2008-04-12 06:14 作者:龍勝熊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二,中共的第二號掌門人鄧小平一言喪邦,也是個十足的賣國賊

俄國是一個侵華成性的國家。中共是一個賣國上癮的政黨。俄國自沙皇建國以來,就確定要不斷侵華,直至吞併全中國。俄國雖然不斷改朝換代,一會沙皇俄羅斯,一會蘇維埃,一會是俄羅斯,國名不斷改變。但是沙皇這個侵華方針卻始終沒有變。就是在蘇維埃,列寧、斯大林統治時期,它的侵華方針也絲毫沒有變。它的侵華是一以貫之。所以說,它是侵華成性。中共則是吸食馬列鴉片上隱,潛心信奉國際主義,不要國家,不要民族,對蘇俄無限忠誠。中共為了自己的生存,俄國人要甚麽,它就給甚麽,從來不講價錢。中共是把俄國看成是它的生命原。俄國則是把中共黨當成它侵華的最好幫手,是它的搖錢樹。俄國與中共結合,就成了俄國侵華的最好時機。俄國從來不願意失去中共,也絕不願意中共垮臺。

俄國最嚴密的監視著中共。隨時時地掌握著中共的動態。

一九八九年五月中國大陸發生全國規模的民主運動,尤其是北京青年學生的民主運動,造成了鄧小平統治的危機。這時,鄧小平急了。俄國也緊張了。蘇俄最擔心的是,倘若鄧小平垮了,中共完旦了,俄國就再也不容易對中國進行侵略了。中共是俄國用七八十年培養起來,為俄所用的侵華工具,決不能讓中共垮掉。正是在這個時候,蘇俄的戈爾巴喬夫閃電式的來到北京。

戈爾巴喬夫來華干甚麽?來看熱鬧嗎?來支援人民的民主運動嗎?當然不是。戈爾巴喬夫是看到這個時候是乘人之危,趁火打劫,敲詐勒索的最好機會。他來北京,就是想趁鄧小平危難之時,向鄧小平狠狠的敲詐一筆。

戈爾巴喬夫於 5 月 15 日抵達北京,16 日就開始與鄧小平會談,是秘密會談。一談就是六個多小時。會談的中心內容就是關於中國的領土問題,關於俄國逼迫中國過去政府簽訂的不平等條約問題。也就是談的是乾貨和硬貨。

俄國過去長期侵華,曾經逼迫中國歷屆政府簽訂多項不平等條約。按中共曾經承認的也有九項是不平等條約,要俄國承認。俄國侵佔中國三百多萬多萬平方公里領土。中國當然有權收回。這是任何一個主權獨立國家都必須有的權力。

然而,就在鄧小平這次與戈爾巴喬夫會談時,鄧小平極其爽快地大行賣國。出賣了主權,出賣了領土。在鄧小平談到領土和主權問題時,戈爾巴喬夫毫不含糊,立刻舉起大棒說:關於"兩國間比較遙遠的事情,是歷史形成的。重提領土問題,邊界的改變,就會使世界不穩定,就有可能引起衝突。"這是甚麽話?不穩定,起衝突,這不就是要打仗嗎!此時人民大會堂外群眾的口號聲震天響,處在風雨飄搖中的鄧小平,聽到戈氏這個話立刻緊張了起來,馬上打斷戈氏談話,說:"我講這麽長,叫結束過去,目的是使蘇聯同志們理解我們腦子裡是怎麽認識這個‘過去'的,腦子裡裝的是甚麽東西。歷史賬講了,這些問題一風吹。"好一個"一風吹" 啊!鄧小平的這個"一風吹",把俄國過去逼迫中國簽訂的不平條約吹掉了;把中華民族三百多萬平方公里領土吹掉了!

如果人們把鄧小平與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的談話和他與戈爾巴喬夫的談話對比一下,就可看出鄧小平在戈爾巴喬夫面前,表現得多麽卑微、懦弱和醜陋。當年,鄧小平與撒切爾夫人談判香港問題時,聲色俱厲,說甚麽主權問題沒有討論的餘地。而今在俄國老毛子面前,卻癱患的軟骨症表露得淋漓盡至,主權問題不敢談;領土問題更不敢談。完全沒有中國人的骨氣和志向。

鄧小平與戈氏談話,有以下幾個特點:

第一,鄧小平完全背叛了毛澤東晚期的對蘇路線。

毛澤東拼老命,幹革命,打了勝仗,去蘇聯一趟,卻被戴上一頂賣國賊的帽子。按他的水平,他不會不知道那是賣國。他的心裏是不會平靜的。到他的晚年"批修反修",認識到蘇聯是個帝國主義國家,他堅決要從"一邊倒"下去的泥坑裡爬出來,與蘇聯劃清界限。他不願再對蘇俄讓步,不願再賣國。他提出"備戰,備荒,為人民",提出"深挖洞,廣積量,不稱霸"。提出不惜再上井崗山,都表現出他要與俄國老毛子打一仗的決心和氣概。

應該說,毛澤東這時的態度和決心是對的。說明晚年的毛澤東與早年的毛澤東有所不同。後來林彪逃向蘇聯,而不是逃向南方,這對老毛也是極大的刺激,毛澤東立時垮了下來。

如今的鄧小平僅祗是為了保住他個人霸佔的權力,竟然拿國家的領土和主權作交易,向蘇俄送大禮,求得蘇俄對他不要不穩定,不要搞衝突。這就完全背叛了晚年的毛澤東。

在鄧小平"一風吹"時,他既不是黨的最高領導人,也不是中共國行政的最高領導人,僅憑藉他霸佔的權力,就大肆賣國。這豈不喪心病狂嗎?

戈爾巴喬夫在得到鄧小平允許出賣中國的領土和主權之後,當天下午戈爾巴喬夫形式上會見李鵬。直到下午 5.40 分,也即用很短時間會見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趙紫陽過去曾與蘇方代表多次談判中蘇關係問題。戈爾巴喬夫自然知道趙紫陽的立場和態度。趙在與戈氏會談時,仍然堅持過去一貫的立場,提出中蘇關係"將以四項原則為基礎:一,獨立自主;二,完全平等;三,互相尊重;四,互不干涉內部事務。"趙還說:"這是我們黨處理同其他國家共產黨關係所遵循的原則,我們黨認為祗有把黨與黨的關係建立在這四項原則基礎之上,才是成熟、正常和平穩的關係。這是我們對歷史經驗的總結。"趙紫陽這樣講話應該說是很正確的。這表明中共黨要從附屬蘇俄黨的關係獨立出來。獨立自主。完全平等。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內部事務。這不是很好嗎!但是,趙紫陽這樣講話,顯然與鄧小平在戈氏面前下跪,求饒,"一風吹",出賣國家的領土和主權,是根本不同的。

第二,鄧小平向戈爾巴喬夫檢討和懺悔。

鄧小平對戈爾巴喬夫說:"從 1957 年第一次莫斯科會談,到 60 年代前半期,中蘇兩黨展開了激烈的爭論,我是那場爭論的當事人之一,扮演了不是無足輕重的角色。經過 20 多年的實踐,回過頭來看,雙方都講了很多空話。"鄧小平說他在二十多年的爭論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都是講的空話。鄧小平在向戈爾巴喬夫認錯和檢討。這等於鄧小平向比他小27 歲的戈爾巴喬夫求饒。

當年,毛澤東在莫斯科是被斯大林開大會批鬥,而屈膝投降。如今的鄧小平是被戈氏"不穩定","起衝突"兩句話,就嚇趴下了,馬上投降。中共確實是一代比一代更糟糕。

鄧小平在大陸干了那麽多的壞事、惡事,卻從來沒有向中國人說過一句檢討的話。而跪在戈氏面前作檢討,好不無恥。

第三,鄧小平公開賣國。論語中就講到"一言喪邦"的問題。鄧小平一言賣國。中華民族的大好河山,三百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就被他一句話"一風吹"給吹掉了。這難道鄧小平還不是喪心病狂嗎!

戈爾巴喬夫 5 月 17 日在北京停留一天。5 月 18 日下午一點,又旋風式的趕到上海,當即在上海西郊賓館與江澤民見面、會談。在當天 6.45 分,戈爾巴喬夫懷著最大的勝利和豐收急忙離開上海,飛回莫斯科。

從這次戈爾巴喬夫來華的時機、日程按排、與鄧小平密談,及去上海,完全可以看出戈爾巴喬夫這次來華的任務和目的。

1,戈氏是來參與策劃鎮壓中國興起的大規模民主運動。

現在大陸七十歲以上的人或許還能記得,在五十年代,波蘭和匈牙利曾經發生過民主革命運動。當時,中共的周恩來曾經跑去參與鎮壓波蘭和匈牙利人民,犯下罪惡行徑。周恩來欠下波蘭人民和匈牙利人民一筆血債。

如今,一九八九年,在中華大地上發生的民主革命運動,由蘇共的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親自跑到北京來參與策化鎮壓行動。這種策劃可以說是,全部在戈、鄧六個多小時的秘密會談中進行和完成的。

趙紫陽可能會知道一些鄧、戈秘密會談的內容和決定,所以,他在戈氏 18 日離華後,於 19 日凌晨即趕到天安門廣場,去看望絕食學生。

2,鄧小平在戈氏離去後,遂即踩取一系列行動。

藉口趙說:"在最重要問題上,仍然需要鄧小平同志掌舵"這句話,給趙扣上"泄露黨的機密"罪名,撤消趙總書記職務。一個普通黨員鄧小平撤消黨的總書記趙紫陽的職務。這也可說是具有中共特色的社會主義。

3,在戈氏離華的第三天, 5.20 日,鄧小平即宣布北京戒嚴。他自己親自赴各地調兵遣將,集聚北京。

4,在 6.3 日深夜,鄧小平即展開血腥大屠殺。

5,在 6.24 日,中共召開十三屆第四次會議,罷免趙紫陽總書記、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和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等職務。

同日,選舉江澤民為總書記。

從上述鄧小平一系列動作的軌跡,不難看出鄧、戈密談內容的脈絡。人們完全可以從這些脈絡中看出戈爾巴喬夫這次來華的使命和任務。

戈爾巴喬夫這次來華的主要目的是,乘人之危、趁火打劫,狠狠地向鄧小平敲一筆。

作為一個長期侵華的國家,俄國是時時事事密切注視中國大陸的形勢、動態和變化。中國八九年的民主運動已經驚天動地的開展起來,俄國人能不注意嗎?當運動已經提到要鄧小平下臺的時候,俄國人能不著急嗎!正是在鄧小平處在這種危機的時候,戈爾巴喬夫降落北京。戈爾巴喬夫來北京,不是談別的,而主要是談領土問題,談不平等條約問題。這等於是騎在鄧小平的脖子上拉屎,看你鄧小平是給,還是不給。這時的鄧小平已經是熱鍋上的螞蟻,自身難保。自然更會怕與俄國"引起衝突"和不穩定。於是二話沒說,趕快投降,爽爽快快賣國。"一風吹"就把國家三百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給吹掉了。戈爾巴喬夫勝利完成任務,圓滿而歸。

戈爾巴喬夫與鄧策劃拿掉趙紫陽,換上江澤民。在中共的老黨員、老幹部中比江澤民強的人多得很。可以說隨便拉出一個人都比江澤民強。可是鄧小平卻偏偏把江澤民拉上臺。

從鄧小平撤換趙紫陽這件事,可以看出鄧與趙矛盾的焦點所在。鄧小平拿掉趙紫陽絕對不是因為趙紫陽說了鄧掌舵那句話。那句話祗不過是鄧的一個藉口。鄧拿掉趙的根本原因,是趙不同意跟隨鄧去賣國。這應該是最關鍵的問題。鄧"一風吹"之後,需要有人去完成"一風吹"的任務。趙的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已經充分表明他的立場和態度,他自然不會去做這種喪心病狂的賣國勾當。鄧為了達到賣國的目的,自然就要把趙拿掉。

從這裡可以看出,這時鄧與趙的矛盾,不是趙同意或不同意天安門鎮壓不鎮壓的問題。所謂趙不同意鎮壓,這也是鄧把趙拉下馬的一個藉口。而鄧、趙最根本的矛盾,可以說是賣國與愛國的矛盾,是親蘇派與非親蘇派的矛盾。隨著趙被打下去,還有胡啟立、田紀雲、芮杏文,以及萬里等這些非親蘇派一起被拉打下去。而李鵬、江澤民、楊尚昆等親蘇派等都被拉上臺。這些人或者是俄國特務,或者是效忠俄國的親蘇派。這些親蘇派為了個人的私益,都會死心踏地的去幫助鄧小平完成"一風吹"的賣國任務。

戈爾巴喬夫這次來華參與鎮壓中國的民主運動,與五十年代中共的周恩來參與鎮壓波蘭、匈牙利民主運動,具有同樣的性質和作用。戈爾巴喬夫也欠下了中國人民一筆血債。

有人對戈爾巴喬夫的面目認識不清,曾提出要胡錦濤學習戈爾巴喬夫結束中共一黨獨裁。這種提法,是對戈爾巴夫這個人是何許人認識不夠,也是對蘇俄共黨垮臺的性質認識不夠。當然也有對胡錦濤是甚麽人認識不足的問題。

戈爾巴喬夫首先是個帝國主義份子。可以說,蘇俄也好,俄羅斯也罷,蘇共也好,他們的頭子都是帝國主義者。他們帝國主義的標誌,就是侵略、霸佔中國大量領土不還。這是最根本的標誌。祗有他們放棄霸佔的中國領土,才算他們改變了性質。這是絕對不能含糊的。另外從戈爾巴喬夫本人來說,他從小受的就是哥薩科式的教育,埋下了侵華的種子。哥薩科在歷史上是俄國侵華的急先鋒,屠殺中國人民最凶殘。像戈爾巴喬夫這樣一位受哥薩科教育的人,對中國絕對不會有善意。

再有,戈爾巴喬夫結束蘇共獨裁統治,不是對俄國人民有利,而是對俄國大資產階級有利。蘇共的垮臺,實質是大資產階級的一場政變。這個問題,從中共的今天現狀來看,就能夠看得清楚更清楚了。例如,如果由胡錦濤宣布解散共產黨,由溫家寶來掌握政權,這能算是結束一黨專政嗎?蘇俄垮臺後,掌握俄國政權的葉利欽、普亭都是蘇共份子。普亭還是蘇共克格勃的頭子。這種人掌權與蘇共掌權能有甚麽區別?

戈爾巴喬夫僅祗是把蘇俄政權換了一個名字,而俄國獨裁專政的本質卻沒有改變。中國人沒有必要去讚美戈爾巴喬夫。更沒有必要去學戈爾巴喬夫。

中國人結束中共的反動統治,必需走自己的路。那就是要徹底否定共產黨,徹底清算共產黨的罪行。徹底否定中共政權,也包括徹底否定中共的賣國罪行;包括徹底否定中共與外國簽訂的不平等條約,及中共與俄國訂立的邊界線。

中共與蘇共的不同在於,一,中共的罪惡比蘇共大的多得多;二,中共有一個賣國問題,蘇共沒有賣國問題;三,中共有俄國老子作靠山。俄國是中共的親爹,太上皇。中共政權是俄國的三孫子,兒皇帝,傀儡政權。俄國比中共更不願意中共垮臺。中共一旦垮臺,俄國就不便從中國這塊肥肉上凌遲了。從鄧小平"一風吹" 爽快賣國。我們中國人應該看清俄國人的地位和作用,也應看清中共鄧小平賣國賊的醜惡嘴臉。

鄧小平這個人不是個好東西。在毛澤東去世之後,鄧小平竊奪大陸政權,並沒有對中國人民做甚麽好事。一會反資產階級自由化。一會教訓越南。一會貓論。一會獨建深圳。一會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一會一風吹。等等。這些都不是從中華民族如何復興,如何建設國家著想。而是從他一己一黨的自私自利出發,禍害和壓迫中國人民,榨取和剝削中國人民。

鄧小平是個十足的民族敗類,千古罪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觀察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