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我在紐約租房的故事(圖)

2007-12-25 00:4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01年,我結束了三年的內科住院醫師生活,前往紐約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接受專科醫師訓練(有點類似國內的進修醫師)。紐約大學醫學院的幾個附屬醫院都在曼哈頓的中城,也就是所謂紐約市的黃金地段。因為值班時隨時有可能要被叫到醫院裡處理病人,我希望自己能住在離醫院近一點的地方。

<!--[if !supportEmptyParas]--><!--[endif]--> 在曼哈頓第一大道十五街的地方有一個叫做「史大埃文生村」的小區,離我工作的幾個醫院很近。「史大埃文生村」建於上世紀末二十年代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美國政府為了安頓一戰老兵,特地建照了一批廉價房,此小區便是其中的一部分。「史大埃文生村」由二三十棟十五六層高的老式公寓組成,深褐色的牆,給人一種沉悶和壓抑的感覺。因為年久又未經改建,那些公寓大樓沒有中央空調,也沒有門衛,遠遠看去,幾乎每個窗下都杵著一個窗式空調,那在中央空調普及的曼哈頓中城,也算是一道風景。那些廉價公寓和如今上海新建的高層相比,質量是差遠了。

<!--[if !supportEmptyParas]--><!--[endif]--> 我當時的年薪是四萬五千美元,因為兜裡沒錢也知道紐約房貴,所以在找房子的時候就沒敢去看那些中高檔公寓。我想,憑著我的經濟能力,租一個100平方米兩房一廳的廉價公寓總還是可以的吧。等我到租賃處一問,立馬傻了眼,人家要收三千五百元一個月,我掙得那幾個錢,就是山姆大叔把稅給全免了,還不夠付房租的!

<!--[if !supportEmptyParas]--><!--[endif]--> 沒辦法,那就遠點吧。紐約皇后區法拉盛是華人集居的地方,那裡也有許多五六十年的老公寓。儘管每天上班,來回在路上要花兩個多小時,也只好忍了,誰讓咱沒錢呢?!我網上找報上查,倒是有不少公寓房出租,月租一般在一千二到一千五之間,那個數儘管要花去我收入的一半以上,為了工作,只好勒緊褲帶啦。

<!--[if !supportEmptyParas]--><!--[endif]--> 於是,我便開始往各家房地產代理商打電話。一連幾天,我得到回答是千篇一律,「你的年薪多少?」「......」「對不起,你要的房子已經租出去了。」然後,「哢嚓」電話便挂了。幾天過後,我也開始發急了,只覺得紐約的房子是真緊張,早上才登出來的消息,不到中午房就沒了。直到有一天,接電話的是一位年輕人,可能是剛參加工作不久吧,對自己的顧客還有點好奇心,所以我們就在電話裡聊了起來。我告訴他,我是一個剛到紐約的醫生,在紐約大學醫學院工作,太太是做會計的,她正在找工作。他告訴我,那套房子還未租出去,我們連看房的時間都約好了。最後,他才問我的年薪是多少。「……」他停了一會兒,說了聲對不起,他不能將那套房子租給我。他告訴我,在紐約租房,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房客一個星期的工資必須超過一個月的房租,否則免談。我粗算了一下,如果我的太太找到了一個會計的工作,每年也就掙三萬塊,我們還是沒有資格在遠離曼哈頓中城的法拉盛承租一套100平方米兩房一廳的老式公寓!我終於明白了,我根本不屬於紐約。

<!--[if !supportEmptyParas]--><!--[endif]--> 在做住院醫師之前,我曾在耶魯大學工作過許多年,一是在那裡朋友多對那個地區比較熟,二來離紐約稍微再近一點地方(房價是離紐約越近越貴),我還會面臨同樣的問題,於是就在耶魯大學附近住了下來。耶魯大學在康州的紐黑文市,離紐約一百三十多公里路,從那裡去紐約有通勤火車,在上下班的高峰期,每隔十分鐘就有一班車,火車要開兩個小時,從紐約中央車站下火車轉地鐵再步行到醫院至少要花半小時。可憐的我,在紐約工作的那兩年裡,每天通勤在路上花掉的時間足足有五個小時,真可謂是天天披著星星起戴著月亮歸,苦啊!碰到倒霉的時候,剛回到家屁股還沒坐熱,就又要去醫院處理病人,一百三十公里的路,不遇到任何問題,至少也有一小時十五分鐘的車程,那晚上我就再也回不了家了。算我命好,那樣的機會不算多,病人也從未在我到達之前出什麼事情,否則的話,我真不知該怎麼辦了。

<!--[if !supportEmptyParas]--><!--[endif]--> 兩年之後,我順利地完成了專科訓練,終於可以留在紐約大學醫學院從事我喜愛的醫教研工作了。可是紐約大學只付給一個剛出道的助教授九萬塊一年,就是一個工作了二十多年的正教授也不過掙十二三萬。而2003年曼哈頓中城一套中檔的100平方米兩房一廳的售價至少是一百萬(聽說現在已是一百二三十萬了),就是在皇后區買一套200平方米的N手老式聯體樓房,至少也要五十萬。憑著一個在大學裡做助教授的醫生的收入,就算你有錢支付20%的首期的話(美國醫生剛開始工作時平均欠貸款二十萬,所以大部分人是無法支付首期的),也不可能貸到按揭。因為美國傳統三十年付清的固定利率房貸要求貸款人的年收入必須超過年還貸額的三倍。而四十萬這個數額是大大地超過了一個年薪九萬(可能還欠了二十萬的債)的醫生的還貸能力了。在紐約周圍的話,如果想在中產階級的居住區裡(你不會買到貧民窟裡去的)買一棟三十萬塊的房子的話,大概就要買到紐黑文去了(我對新澤西州那邊不熟,那裡可能會好一點),每天要在路上花費五小時。

<!--[if !supportEmptyParas]--> <!--[endif]-->最後,我只好離開了紐約市,去了一個自己可以生存的地方工作。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