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秘聞:朱德、謝富治、李天祐、皮定鈞、譚甫仁死於非命

2007-12-05 07:15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共產黨不僅從來不吝嗇對手無寸鐵的百姓大加殺戮,而且在黨內的鬥爭也屢屢出現腥風血雨,中外共產黨明殺暗殺的秘聞,值得今日反思。

外國的共產黨。

# 列寧時期共有七名中央委員,除列寧已經去世,其餘五人均被誣以"人民公敵"而遭處死,只剩下斯大林一個。列寧曾被暗殺。布哈林、托洛茨基被殺。1937年 5月,斯大林家鄉喬治亞舉行黨的第十次代表大會,與會代表有644名。會議剛結束,便有625名代表遭到逮捕、流放、槍決,僅19人倖免於難。 1937-1938兩年間,五個蘇聯元帥中有三個被誣陷為"人民的敵人"而遭處決,16位司令員中的14人,67位軍團長中的60人,199位師長中的 136人,全部副國防人民委員(11人),最高軍事委員會80人中的75位,都被槍斃了。

# 1944年底,阿爾巴尼亞共產黨(勞動黨)政權建立後不久, 霍查獨斷專橫搞個人迷信, 眾人勸阻無效,黨中央的第二號人物科奇•佐澤沉不住氣了,他提議召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清算霍查同志的錯誤. 霍查事先聽到消息,於是,把科奇•佐澤等16人全部逮捕,罪名羅列一堆,判處槍決;

1960年代,巴盧庫被提拔為副總理、國防部長(阿國稱 部長會議副主席)和政治局委員。他在中共面前流露出霍查確實是到了斯大林晚年的話來,讓霍查大為反感。1975年霍查讓謝胡親自組織人馬把他逮捕,包括總 參謀部的幾位副總參謀長和國防部的全部副部長和軍隊政治工作委員會的全部主任和近衛部隊的幾個主要負責人被殺。

霍查的幫凶謝胡成為第二把手,雖然沒有露出不滿霍查的任何言行,但是功高震主,就像毛澤東之不容於劉少奇,1981年12.17晚或者前後,謝胡被霍查暗殺了。

再看中國共產黨。

再早的歷史和公開事件大家都知道不用說了。對當前有借鑒意義的是文革以來鮮為人知的黨政軍高級人物被暗殺的事例。朱德人大委員長、皮定鈞中將、譚甫仁中 將、謝富治上將、李天祐上將、李震少將等神秘死亡的原因,至今仍為中共塵封,不為世人所知。周恩來的死也是個迷。

# 譚甫仁之死:譚甫仁中將(一九一八~一九七O),廣東仁化人,參加八一南昌起義,曾任十五兵團政委,林彪心腹愛將。一九七O年十二月十七日凌晨五時,時任 昆明軍區司令和雲南省革委會主任的譚甫仁中將及其妻子王裡岩在軍區大院內的寓所被人槍殺。譚身中三彈(頸、肩、胸)。

譚甫仁為何被殺?譚甫仁是林彪線上的人物。死前曾接到一個神秘的命令,令他擊下一架某時某刻飛臨昆明軍區空域的飛機。譚沒有擊落這架飛機,而是令它迫降。飛機降落後,走出周恩來,譚甫仁驚得混身冒冷汗。隨後發生了他被槍殺事件。

# 謝富治和李天祐之死:一九七一年五月,謝富治(一九O七~一九七一)和李天祐(一九一四~一九七一)二位上將在北京東四牌樓被槍殺。謝李二人同乘一車途經 東四牌樓,預伏在東四牌樓邊修理電纜的高架車上的殺手趁謝李汽車被前面途經的數輛□囚車□擋路而暫停行駛的片刻之際,將李天祐擊中頭部當場身亡。謝富治膽 部中彈,急送首都醫院不治身亡,凶手乘坐預先仃靠在轉角處的二輛汽車逃離清b場。這二輛汽車沒有牌照,當時只有八三四一部隊才有無牌照汽車,是進出天安門 的專車。囚車也是事先安排好的。目擊證人楊澄中當時任在東四牌樓的北京第一O五糧油食品商店的會計,案發時他正巧在店內做生意,目擊了全部過程,楊現在移 居美國。

# 李震之死:接替謝富治任公安部長的李震(一九一五~一九七三)於一九七三年十月二十日上午十一時至十二時之間"吊死"於中南海通向天安門的地道內的熱力管 道上。這條秘密通道只有毛、林、週三人可用。周特許江青、陳毅、陳伯達、康生使用過。其他有謝富治、李震、汪東興可用。一九七三年十月二十一日,公安部副 部長於桑報告,公安部長李震失蹤。他的屍體發現在中南海通向天安門的秘密地道內的熱力通道室中,熱力通道室高不及一米五,僅容一人蹲坐,李震跪坐在地下, 吊繩懸於熱力管道。李身材高大,且會武功,採用這種姿勢"自殺",非常人所能。除非李震有特異的雜技功能。事實上他是在地道裡被人勒死,然後製造自殺假 像。

 李震少將出身於二野,曾是鄧小平愛將,後又成為謝富治親信。謝任部長李任副部長兼中央專案審查二組組長,謝死後李接任部長。

# 朱德之死:盧山會議朱德同情彭德懷,毛朱產生過隙。文革期間,毛澤東將朱德定位為"中國頭號大軍閥",曾被紅衛兵揪鬥。可是朱德的威望仍然依舊。一九七六 年他九十多歲高齡,健康狀況仍舊好過奄奄一息的毛澤東,朱德於一九七六年七月六日,僅早過毛澤東一個多月死去。當年官方的解釋是七月六日下午朱德以人大委 員長的身份接見澳大利亞總理馬爾梅.弗雷澤時被"空調"冷凍了一個小時,引起感冒併發症而突然病故。顯然是掩人耳目。其實朱德是被毒殺的,死後全身焦黑, 典型的中劇毒。皮定鈞中將因窺測到奧秘被暗殺(見下)。

# 皮定鈞中將之死:以毛澤東偕四人幫為首的的朱德治喪委員會規定,在舉行朱德的追悼會時,誰都不准瞻仰朱德的遺容.參加朱德追悼會的中央領導、生前戰友、親 朋好友均遵守這條"鐵的紀律",只有二個人不遵守"紀律"。一位是從朝鮮專程趕來奔喪的金日成,另一位便是福州軍區司令皮定鈞中將。皮定鈞天不怕地不怕, 你不讓我看我偏要看。不看不知道看了嚇一跳。揭開朱德身上覆蓋的黨旗,在腥紅的黨旗下,朱德面容發黑,裸露的雙手也焦黑焦黑,皮定鈞心中有了數,次日不聲 不響帶了秘書、警衛和陪送的八三四一部隊警衛乘專機返回福州。飛臨福建上空時,座機撞向漳浦縣境內的灶山,機上人員無一生還。皮定鈞遇難那天天氣晴朗,灶 山僅高四百公尺,正常飛行不會撞山。事件發生後漳州軍分區派出五十多名軍人會同漳浦公安局長以及二名蘇聯專家(飛機為前蘇聯製造)在十多公里範圍內地毯式 搜山,搜遍一草一木難覓撞山痕跡。機上死的除皮定鈞外,還有皮定鈞的秘書和衛士三人,正副駕駛員以及八三四一部隊二人。除正副駕駛員外,其餘七人中有六個 人的佩槍曾經駁火。

皮定鈞死亡真相的別種版本,但是從暴死時間看,定然是為了滅口。

# 朱德為何被毒殺?他早已不掌實權,沒有兵權,年已90高齡,與世無爭,誰要殺他----只有老毛。老毛從遼寧降巨大隕石、唐山海城。。。等大地震和自己病入膏肓的現狀,確知自己活不過1976年,我死豈能讓朱德周恩來活著?你們倆必須先死。

# 周恩來之死:

1972 年5月18日,周恩來被確診患了膀胱癌,開始了生命的最後一程。作為中共政治局常委,他的保健治療計畫需要經過毛澤東批准。醫療組向中共中央建議立即做手 術。但是毛澤東指示說:不要告訴總理和鄧穎超;不要檢查;不做手術。於是,在接下來的9個月裡,周恩來的病情沒有得到檢查和積極治療。1973 年2月,周恩來大量尿血,毛澤東終於同意檢查。3月10日,周恩來第一次做了膀胱鏡檢查。在鄧穎超的鼓勵下,醫生暗中違抗毛澤東的旨意,用電灼術燒掉了部 份癌細胞。1974年5月,周恩來的癌細胞擴散,醫生再次提出做手術,中共政治局不同意。鄧穎超只好托付周恩來醫療小組的一個化驗員直接向毛澤東解釋周恩 來尿血的嚴重程度,毛澤東終於同意周做手術。6月1日,周恩來接受第一次膀胱癌手術。但是不久病情復發,8月10日又接受了第二次手術...

在 最後期間的一次手術前,就在進入手術室的剎那間,周恩來突然用力大聲喊道:'我是忠於黨,忠於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在場的人莫不愕然相視,在無言之中 體會這番話的含意。鄧穎超則讓在場的汪東興把這個情況向毛澤東報告。應該說,知夫莫若妻。最瞭解周恩來心思的還是鄧穎超,甚至可能就是兩人事先商量好的, 有意說給毛澤東聽的,向毛討還自己在政治上的清白,不容許用'莫須有'的罪名來玷污他革命的一生,而並不僅僅是內心悲憤難抑的宣泄。

有人 說,毛澤東擔心周恩來活得比自己久,在自己的身後統治中國,因此故意拖延給周恩來做手術。這雖然只是分析推測,從老毛的一貫作為看來很有可能。事實上, 1972年5月18日,周恩來被確診患了膀胱癌,但是毛澤東指示說:不要告訴總理和鄧穎超;不要檢查;不做手術。於是,在接下來的9個月裡,周恩來的病情 沒有得到檢查和積極治療。 無疑導致周恩來早死。 誰都知道,癌症早期治療有望,拖延9個月是致命的錯誤。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