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白詩《靜夜思》: "床前明月光"的"床"不是臥榻(圖)

2007-11-30 04:5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李白

李白 (701-762年),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唐代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

 

很多古典詩詞,已成為公眾耳熟能詳的語句,人們往往能脫口而出,掰開揉碎地解釋,幾乎到了約定俗成的地步。其實,隨著現代生活遠離古代社會,諸多常識性的文字也日漸生疏,難免後世生吞活剝,以訛傳訛。僅舉五個手邊的例子,便可見一斑。

(一)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床,不是臥榻的意思;而作"井欄"解。

《辭海》裡明確註釋,床是"井上圍欄"。李白此詩作於唐開元十五年(公元727年),現在的湖北安陸。古人把"有井水處"稱為故鄉。詩人置身在秋夜明月下的井邊上,舉頭遙望,頓生思鄉之情。

(二)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船,不是船隻;而是"衣襟"的意思。

杜甫在《飲中八仙歌》中寫了當時八位著名的詩人,其中一段專門寫李白的醉態。據說,唐玄宗想親自召見,李白先生仍然保持一副牛哄哄的高人派頭兒。所謂"不上船",並非不登龍舟;而是敞開衣襟,連釦子都不系。《康熙字典》裡明確記載:"衣領曰船","或言衣襟為船"。

(三)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落霞",不是雲霞的意思;而是指"零散的飛蛾"。

這個句子,出自王勃《滕王閣序》:"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要瞭解王勃此序的意義,當時當地的風物不可不曉。對此,宋代吳曾在其《能改齋漫錄·辨霞鶩》中說:"落霞非雲霞之霞,蓋南昌秋間有一種飛蛾,若今所在麥蛾是也。當七八月間,皆紛紛墮於江中,不究自所來,江魚每食之,土人謂之霞,故勃取以配鶩耳。"宋代俞元德也在其《瑩雪叢說下》中說:"王勃《滕王閣序》‘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世率以為警聯。然落霞者,飛蛾也,即非雲霞之霞,土人呼為霞蛾。至若鶩者,野鴨也。野鴨飛逐蛾蟲而欲食之故也,所以齊飛。"由此看來,"霞"不是雲霞,而是一種飛蛾。另外,"落霞"之"落"並不是"飄落"的意思,"落"在句中與"孤"相對,意思當相同或相近,是"散落、零散"之義。零散的飛蛾被孤單的野鴨在水面上追捕,就形成"落霞與孤鶩齊飛"的千古絕唱。

(四)床頭屋漏無干處,雨腳如麻未斷絕。屋漏,不是屋子漏雨;而是一個方位名詞--屋西北角。

杜甫詩《茅屋為秋風所破歌》:"床頭屋漏無干處,雨腳如麻未斷絕。"其中"屋漏"二字歷來被解釋為屋子漏雨。"屋漏"首先是一個名詞,它是屋內西北角的特定名稱。《爾雅·釋宮》:"西南隅謂之粵,西北隅謂之屋漏,東北隅謂之宦......"《辭源》修訂本"屋漏"條的第一個義項是:"房子的西北角。古人設床在屋的北窗旁,因西北角上開有天窗,日光由此照射入室,故稱屋漏。這句詩以借代的修辭方式,舉出室內的兩個具體地方,"床頭"和"屋漏",代指整個屋子,是列舉部分以代整體。兩句詩是說:整個屋子都沒有干地方了,但還是雨腳如麻下個不停。不直言漏濕而說"無干處",下句的"雨腳如麻"才無語義重複之嫌。

(五)紅酥手,黃籐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所謂"紅酥手"可作紅潤的手指,還可解釋為一種點心。

陸游著名的詞作《釵頭鳳》,寫給表妹唐婉。詞中以"紅酥"形容紅梅蓓蕾之色,是個令人陶醉的字眼兒。陸游用"紅酥"來形容膚色,便寓有愛憐之意。另有一說是點心,"紅酥手、黃滕酒"等,都是桌上的飲品糕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