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貪官鐘建初:讓女人陪一陪有什麼大驚小怪的(組圖)

2007-11-04 13:3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04年,時任四川省彭山縣縣委書記的鐘建初被網上評為「2004受關注的地方領導」。

時下,鐘建初再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2007年9月26日,鐘建初因犯受賄罪被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100萬元;以犯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數罪並罰,決定對鐘建初執行有期徒刑十四年,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100萬元,同時對其違法所得予以追繳。

長達53頁近3萬字的判決書詳細記載了鐘建初從一個政績斐然的正處級地方領導淪為階下囚的全過程,也總結出鐘建初的斂財之道:官商勾結,賣官受賄。一審判決書這樣寫道:鐘建初在擔任丹棱縣長、彭山縣委書記、仁壽縣委書記、眉山市財政局黨組書記、眉山市審計局局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在工程建設項目、尤其在幹部提拔任用上給予「關照」,非法收受賄賂。同時,尚有502萬餘元、美元0.41萬元明顯超過其合法收入,且不能說明其合法來源。

書記到哪老闆到哪

張申全(另案處理)是一位靠建築發家的私企老闆。當地百姓眼中,張申全與鐘建初的關係非同一般。從丹棱縣、彭山縣到仁壽縣,鐘建初到哪裡,他張申全的公司項目就跟到哪裡。隨著檢察機關深入調查,這層薄霧被掀開……

2001年,張申全僅是丹棱縣一傢俱有三級資質的建築公司的老闆,由於他的公司資質不高,規模不大,能攬到的工程自然就少。誰不想把自己的公司做大好多賺錢?頭腦靈活的張申全明白,自己眼下唯獨缺少一個過硬的靠山。恰在此時,鐘建初從眉山地區(現為眉山市)科委調到丹棱縣擔任縣長。

鐘建初在政治上被大家看好是一支「績優股」,不少人私下議論,鐘縣長有發展,有前途。由於鐘建初剛調到丹棱縣任縣長,張申全想靠近卻又有所顧慮,於是就想到找位中間人曲線漸進。不久,有朋友介紹張申全認識了鐘建初的好友洪川。張申全早就聽人說過,洪川和鐘建初關係很「鐵」,是鐘的「自己人」。如果他肯出面,一定有戲。

張申全下了賭注,他讓洪川出任自己公司的副總。而洪川的作用果真沒有讓張申全失望,洪川上任先後攬下了丹棱縣兩大重點工程:丹棱世代小區舊城改造和丹蒲路工程,並在丹蒲路修建缺少啟動資金的情況下,通過鐘建初向財政借支200萬元用於工程啟動。事成之後,張申全在2002年3月至2003年春節期間,讓洪川3次送給鐘建初70萬元現金,以表達自己的「意思」。

鐘建初不負眾望,仕途順暢。2002年10月,鐘建初被任命為彭山縣縣委書記;2005年5月,鐘建初由彭山縣調任仁壽縣,成為掌管擁有160餘萬人口大縣的「一把手」。

鐘建初走到哪裡都沒有也不可能忘記洪川,這個自己曾經「關照」過和同樣「關照」過自己的好友。一個攬工程,一個負責送錢,一個負責出資「關照」,這種三角關係一直持續到鐘建初調到仁壽縣任縣委書記。

2005年7月,仁壽縣仁富路全面公開招標。作為眉山市的重點工程,張申全自然不會放過這次賺錢的機會。幾次競標過後,他與另一家建築公司同時競得了仁富路的修建權,但對方懾於張申全與「一把手」鐘建初書記的關係,最終選擇了放棄,張申全取得了仁富路的全部修建權。

工程到了手,張申全的資金卻出現了缺口。鐘建初「有情有義」,想到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召開現場辦公會。2006年3月,「促進仁壽經濟發展,仁富路現場辦公會」如期舉行。張申全把資金困難提到會議上,鐘建初又冠冕堂皇地作出指示,由交通局向縣財政借款300萬元,向農行借款500萬元用於仁富路修建。事後,洪川將張申全拿出的30萬元現金送到了鐘建初手中。


貪官鐘建初:讓女人陪一陪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鐘建初笑逐顏開為企業家頒獎。

貪官鐘建初:讓女人陪一陪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鐘建初煞有介事作指示。

8個字指示10萬元

在商販老闆們眼中,鐘建初手中的權力是取之不盡的「搖錢樹」,用之不竭的「聚寳盆」。「仗義」的鐘建初身上所具備的潛力正是他們搞開發、做項目所需要的。鐘建初也明白自己的身價,批條子、口頭暗示等都是他大肆撈取錢財的有效手段。

2001年,仁壽縣委為加快城市建設,決定溝通213國道和該縣書院街,並積極鼓勵縣內所轄建築企業自籌資金修建碧海街。為了在以後的房地產開發中佔有一席之地,仁壽縣碧海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陳暢(另案處理)承攬了碧海街工程,自籌60萬元進行修建。修成後,仁壽縣原縣長王光民承諾,以後陳暢搞房地產開發,將給予他優惠照顧。

「領導的話就是錢」,精明的陳暢悄悄地記下了這筆賬。

2005年5月,鐘建初由彭山調到仁壽任縣委書記,仁壽縣縣長王光民被輪換。領導班子的調整,給原打著小算盤的陳暢帶來了囉嗦,他本想趁剛到手的碧海明珠花園項目的開發,把投資到碧海街的資金撈回來,可就在這節骨眼上,王光民卻走了。

難道竹籃打水要一場空?陳暢一邊向建設局打減免費用的報告,一邊暗自盤算著。

2006年6月,陳暢鬼使神差般來到了鐘建初在樂山市的家中,向鐘建初介紹了自己的情況,希望鐘建初書記能夠「支持」他,並帶去了申請減免城市配套費的報告。鐘建初聽後在報告書上簽批了「尊重歷史,妥善解決」8個字。

陳暢知道書記「指示」的價值,當即拿出10萬元現金就拍給了鐘建初書記。2006年8月,陳暢拿著鐘建初書記的批文,減免了費用55.5萬元。

與陳暢同在仁壽縣搞開發的還有仁壽通達建築安裝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長楊開成?另案處理?。楊開成與鐘建初是老朋友。鐘建初在仁壽縣任職一年多時間裏,楊開成承包過仁壽縣天梯工程、水泥路工程,此外,他還通過競標收購了仁壽棉紡廠。

2005年7月,鐘建初到仁壽縣擔任書記的第二個月,楊開成請鐘建初吃飯。鐘建初特邀建設局等涉及房地產開發的部門負責人一同進餐。飯桌上,鐘建初興致高漲,誇讚楊開成人品不錯,希望大家以後在工程上多多關照。前來吃飯的人都心知肚明,鐘書記此舉乃「醉翁之意不在酒」。仁壽縣天梯廣場工程是鐘建初在仁壽縣抓的重點工程之一,也是楊開成在仁壽承攬的大型工程。為了兌現對鐘建初的「關照」,在沒有辦理土地徵用手續的情況下,有關部門採取虛假招投標方式將工程交給了楊開成。賺了錢的楊開成,自然沒有忘記自己的老朋友,分3次一共給鐘建初送去人民幣15萬元、美元1.7萬元。

「三重」外的重中之重

「重德才、重實績、重民意」的「三重」用人理論是鐘建初在彭山縣任縣委書記時的得意之作,曾被一些媒體作為選拔任用人才的經典經驗多次引用。然而,當地熟悉鐘建初的人都知道,鐘書記除了這「三重」外還另有玄機——那就是重錢。在四者均衡條件下,最後那一個才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所以稱做「重中之重」。

從丹棱縣調到彭山縣,鐘建初的撈錢私慾開始急劇膨脹,他已不侷限在收受企業老總們的進貢,開始在「官帽」上大做賺錢的文章。而鐘建初到彭山的用人決策也給彭山縣一心陞官的官迷們帶來了轉機。

 2002年,楊剛時任彭山縣一個局的常務副局長。在官場多年的楊剛一心想摘掉官銜前面的「副」字,但一直苦於沒有門路。2002年10月,鐘建初來到彭山,早對新書記喜好有所瞭解的楊剛自然不會放過這個難得的機會。2002年11月,楊剛來到鐘建初家中,談了自己想轉正的想法後,留下了裝滿10萬元「拜年費」的小包。看到鐘書記面帶疑色且有推辭之意,楊剛便開門見山對鐘建初說:這錢是自己辦實體掙來的,給領導拜個年,沒有關係的。2003年2月,經鐘建初提名,楊剛被轉正。

對鐘建初的到來同樣抱有極大期望的還有彭山縣另一個局的原副局長李成輝。李成輝與楊剛不同,李成輝在官場上顯得更加八面玲瓏。他與鐘建初套近乎,在給鐘建初送錢的同時打「感情牌」,找準機會,再進行投資。2003年1月,李成輝聽到鐘建初的腳受傷,他帶上了3萬元「營養費」來到鐘建初家中,一陣噓寒問暖後,向鐘建初談了自己想動一動的想法。李成輝的為人處世給鐘建初留下了不錯的印象。在鐘建初的幫助下,李成輝如願出任了一個局的局長。提攜之恩不敢忘,那幾年,李成輝年年春節都出手給鐘建初送去不菲的「拜年費」。

 鐘建初將官帽當成商品,不僅僅在彭山縣,2005年5月,鐘建初從彭山縣調到仁壽縣任縣委書記後亦是同樣如此。據起訴書指控:鐘建初在彭山、仁壽兩縣借人事調動,賣出官帽7頂,非法收受賄賂53萬元。

為求關照借錢買官

彭山、仁壽兩地不少官員幾乎都知道:只要鐘建初書記收下你的錢,一定能夠滿足你的為官要求。鐘建初的做法極大地刺激了一些人的求官欲,不少人為了在鐘書記面前謀個好職位,不惜借款向鐘建初「進貢」。

2003年,在彭山縣鄉鎮基層領導崗位工作6年之久的何昌松想從鄉鎮調回彭山縣城任職。深知鐘書記要求的「三重」之外還有第四重的何昌松明白,如果貿然空手找鐘書記「匯報」自己的想法,事情不僅不會辦成,有可能還會在鐘書記面前留下負面印象。為了達到目的,何昌松回家湊齊了5萬元錢。2003年5月,何昌松來到鐘建初辦公室,匯報工作與思想,並送上了「匯報材料」5萬元現金。何昌松的「匯報」,鐘建初非常滿意,時不時插話誇獎,並許諾只要有合適的崗位,一定安排。

2003年9月,彭山縣一個局的局長位置空缺。何昌松得知,立馬做準備,他當時手頭不湊手,便找到朋友王宇(化名),在王宇處借得現金5萬元。拿著從朋友處借得的5萬元,何昌松來到鐘建初辦公室,直接談了自己想當局長的想法,並將其中的3萬元交給了鐘建初。鐘建初明確表態,全力幫助。2003年11月,經鐘建初提名,何昌松被任命為局長。

鐘建初在彭山縣的用人原則在其任職僅有一年零兩個月的仁壽縣同樣照搬。

2005年12月,黃長河因撤區被調整到仁壽縣較為偏遠的一個鄉任鄉黨委書記,條件艱苦且面臨換屆。黃長河把改變自己命運的希望寄託在了新任仁壽縣縣委書記的鐘建初身上。

2006年1月,作為眉山市黨代表的黃長河得到通知參加黨代會,黨代會鐘建初書記肯定參加,給鐘書記準備見面禮!說辦就辦,黃長河與妻子商議,在妻弟處借了8萬元,連同自家的2萬元,一共湊足10萬元。黨代會期間,黃長河在賓館的房間裡找到鐘建初書記,談了自己的任職意向,然後將10萬元交給了鐘建初。黃的冒昧讓鐘建初感到意外,但一番推辭後鐘還是收下了。2006年3月,黃長河被調到仁壽縣縣委辦任副主任,並保留原級別。工作一段時間後,黃長河不很滿意,他找到鐘建初,希望再調換一個崗位。有了鐘的幫助,黃長河於同年5月榮任仁壽縣一個局的局長。


貪官鐘建初:讓女人陪一陪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冠冕堂皇現場辦公。

善抓工作 會搞女人

1955年8月20日,鐘建初出生在四川省犍為縣,1978年上大學,1998年5月19日任眉山市科學技術委員會黨組書記;2001年1月19日任丹棱縣縣長;2002年10月28日任彭山縣縣委書記。他曾大刀闊斧進行縣域經濟改革,丹棱縣域經濟創歷史最高記錄,這個記錄年年又有刷新。

職務不斷攀升,鐘建初也漸漸揚起了頭顱,在「朋友」不厭其煩的攛掇下,開始光顧夜總會等場所。最初,鐘建初也曾是「千呼萬喚始出來」。朋友「坦言」:「誰都知道你妻子美貌一朵花。但也要經常變一下口味吧?」幾番點撥,鐘建初的「欲」火燃燒起來,「眼界」大開。

一次,一客戶半開玩笑地「借用」了幾句流行語用到鐘建初身上:「吃喝靠送,菸酒靠貢,工資不動,老婆不用。」他聽後讚許:「你小子還有點文才!」

「鈿頭雲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污」,鐘建初說:「讓女人陪一陪有什麼大驚小怪的?」談到唐代之風,他口若懸河:「白居易《喻妓》云:‘燭淚夜沾桃葉袖,酒痕春污石榴裙。莫辭辛苦供歡宴,老後思量苦煞君。’封建社會允許一夫多妻,唐王室又帶頭腐敗,若以今人眼光衡之,那‘老流氓’、‘老淫棍’俯首即是。該受黨紀、政紀、法紀處分的人,何止白居易一人?當時,親近女色如穿衣戴帽般司空見慣。若他們曉得今天有這兩項‘帽子’和‘棍子’等著他們,他們斷不會在其名著中留下如此污點。」

一切都以鐘建初為中心,自然不少女人也圍著他轉。一看到漂亮的女性,鐘建初便忘了對妻子立下的保證,況且她們的要求又是那麼簡單,調進調出或尋求一個輕閑實惠的工作或是調資、晉級、升職;他只需寫寫條子,打打電話就可以辦到。

理由嘛,反正多的是。

陸 「明星」自縛吞苦果

2006年7月,鐘建初從仁壽縣調到眉山市任財政局黨組書記。2007年3月1日,剛從眉山市財政局調到眉山市審計局任局長的鐘建初,做夢也沒有想到,檢察機關經過初查,決定對鐘建初立案偵查。9月14日,四川省洪雅檢察院以鐘建初涉嫌受賄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依法向法院提起公訴。

檢察機關指控:鐘建初擔任丹棱縣縣長、彭山縣委書記、仁壽縣委書記、眉山市財政局書記、眉山市審計局局長期間,收受12人賄賂計人民幣242萬元、美元1.7萬元。並有人民幣583.19萬元、美元0.41萬元不能說明合法來源。

鐘建初為了掩藏自己獲得的非法收入,除了保留少量現金和存款外,大部分投入股市和房產。據瞭解,鐘建初用於投資股票的資金多達630餘萬元,在眉山、樂山等地購置房產10處。

不同手法,換來相同的結局。曾經風光的「明星」書記鐘建初與其他貪官一樣,無論怎麼掩藏,都逃脫不了法律的制裁,最終跌入自己編織的網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