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怎樣把一餅普洱茶從8元炒到1萬

2007-09-26 21:02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普洱茶

「存錢不如存普洱,開店就開茶葉店!」「普洱茶熱」到了幾近瘋狂的地步。那麼,在這樣的熱潮中,又有多少夢與痛呢?我是一餅普洱茶(七兩,350克),哈哈,聽我名字就足夠吸引你了吧,君不見,到處都在傳言我比同等量的黃金都要貴嗎?
我是市場的產物,從身價8元,曾經一度被賣到了1萬元,有時候,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該值多少錢。現在就講述一下我這幾年的生存狀態吧。

雲南謎底

成本價:8元
我出生在雲南普洱市易武鎮。
易武,是個毫不起眼的小地方,但是,對於愛茶人或者是炒茶人來說,它應該是耳熟能詳的名字。它是著名的茶馬古道的起點,又是傳說中的六大茶山(易武、倚邦、攸樂、漫撒、曼磚、革登)之首,所以,對於喝普洱茶的人來說,不識易武,就如同讀武俠不識金庸。
易武鎮的人家,都是茶農。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同興號,車順號,一般來說,每家都有一個院子,一個二層小樓,一間作坊,每家都是一個完整的小茶廠,可以把剛採摘下來的茶葉變成茶餅或茶磚。
其實,幾年前這些茶農並不種茶,因為茶葉不值錢。最近幾年,隨著普洱茶的火暴,從幾元一餅到幾百幾千元一餅,短短几年翻了幾十倍,所以大家種茶的幹勁馬上就起來了。
普洱的老樹茶大都散落在野草雜樹叢生的山裡,數量有限。如果全部採完製成成品,頂破天也就200噸,但是2006年,市場上卻賣出了2000多噸,多出來的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呢,這個只有茶農自己心裏清楚了。
今天,我本著誠實守信的原則告訴大家,我的原材料其實就是從茶農栽培的茶樹上取得的,不過,沾了「易武」這兩個字的光,我也算是正宗產品。
2000年的4月,我的原料被茶農採摘下來的後,不久就被一個家庭作坊製作成了一餅普洱茶,製作的過程是四步:採摘,殺青,揉捻,晒青。但是關於這個過程,現在說法不一,越來越懸乎。我也懶得爭辯。
值得說的是,我以為我的生命會在兩年內結束。那時候,我的包裝上還標注了生產日期,保質期為24個月。

廣州故事

第一次轉手:由8元變為100元
我是以8元錢的價格被一西安經銷商購買後離開雲南的。時間是2001年7月。
新的主人是個懵懂的茶葉老闆,在西安的國際展覽中心不遠處開了一個茶莊。
當時,西安還很少有欣賞我們的人,老闆是從臺灣一朋友處得知當時普洱茶已經熱起來了的。
「只要熱了,就肯定會更熱,就要馬上囤貨。」這是這個老闆的商業哲學,我真佩服他的眼光。
不過,小老闆畢竟是小老闆,儘管他當時已經聽說,兩年期的一餅普洱茶在臺灣已經賣到了500元,但是,當來自廣州的王先生給他100元的時候,他還是毫不猶豫就把我給賣了。
就這樣,三個月的時間,經西安老闆一轉手,我的身價從8元變成100元漲了10倍多。
意想不到的是,接下來,我的價值的翻倍速度會更快。
這一次,我的主人王先生是個職業炒家。他對普洱茶並不感冒,甚至不喜歡我的陳香味道,他唯一看中的,是我的投資價值。
此前4年,王先生在臺灣跟著一個老闆炒普洱茶,該老闆4年賺了2000萬元,學到了基本的技巧之後,他稱病溜到了廣州。
我被放在王先生在廣州的家裡,後來,我發現整個屋子都是我的同胞,有的是從雲南本地被收購來,有的則是從中間商處收購來的。
一群來自我老家的普洱茶告訴我,當時,王先生派出去收茶的人就有上百名,各個城市、茶莊、農村甚至是邊遠的老供銷社都有他們的身影。
在收老茶的同時,王先生和他的同行們還開始介入茶廠的併購中,一時間雲南茶廠並購收購成風,儘管此前茶的產量早就比以前翻了很多倍,但是,大部分增產的份額都已經進入炒家的倉庫。
後來,我知道這叫囤貨。

流浪北京

被「拍賣」:由100元變成底價3000元、「成交價」8000元
2004年,當我從王先生家裡被翻出來的時候,世界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什麼能養生,什麼越陳年越好喝等言論把我吹得暈頭轉向。
不久,我到了首都北京,躺在一個大酒店的展台上。原來這裡是一場關於我和我的同胞的拍賣會。展臺的背景布上寫著「XXX普洱茶茶王拍賣大會」。
程序很正規,是雲南一家拍賣行執行的,當然,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來了很多記者,好像還有專門的公關公司在負責宣傳策劃。
拍賣進行得很熱鬧,我的底價是3000元,最後的成交價是8000元。當然,我不是整個拍賣會的最大亮點。和我一同從王先生家裡拿出來的一套起拍價為6666元的普洱茶最終拍出了9萬元。
第二天,報紙上、電視裡、廣播中到處都是普洱茶被拍賣出歷史高價的新聞
但是,讓我奇怪的是,晚上的時候,我又被中標人送還給了王先生。當然,被送還的,還有那被拍出9萬元高價的同胞。
後來,我才知道,他們都是王先生自己的人。
經過幾次折騰,我終於明白,這種拍賣是讓我等普洱茶迅速增值的一種方式。我剛剛遭遇的就是一次「假拍」。
把幾十元、幾百元收回來的普洱茶以幾千元、幾萬元的價格從左手拍賣到右手,我等就有了價值依據。
不久,一些更具想像力的活動也讓普洱茶迅速名聞全國。什麼名人秀以及什麼馬幫進京等,一步一步把普洱茶價格推向新高。我的老闆告訴他的朋友:「只有不斷地製造文化效應,才能迅速提高市場的佔有率。」

定居香港

被套牢:從身價1萬元到100元
2007年1月,經過文化效應、人為製造供求緊張以及限量發售等操作之後,我身上的普洱茶三個字,成為「價值連城」的標籤。
「存錢不如存普洱,開店就開茶葉店!」「普洱熱」到了幾近瘋狂的地步。
我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被王先生帶回廣州芳村茶葉市場的。3年前在這裡賣茶葉的幾乎全部騎自行車,現在都是一輛輛寶馬車停在檔口。
我現在的東家張老闆雖然美其名曰老闆,但是之前他一直是乾物流生意的,對茶特別是我等普洱茶無論是功效還是歷史都是一無所知。
但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他在王先生手裡,一次性就購買了300萬元的貨,這裡面,當然包括我。我看了看我的新標籤,是1萬元。
守倉庫的人說,張老闆本來就是想「炒短線」的,只要等價錢一上漲,馬上就地轉手。
可人算不如天算。
進入4月,普洱茶價格直線下降。以前標價幾萬元的,很多老闆,直接在數字後面就劃掉了一個「0」。
張老闆見勢不對,想立即出售倉庫裡價值300萬元的普洱茶套現,但是,來了幾撥客人,開出的價格一個比一個低。最低被人開價30萬元,張老闆已經不敢讓人來看了。據說,我這樣一塊普洱茶,別人只給100元。
不想再受刺激,張老闆把我們全部運到了香港。剛開始還放在展台上,現在被扔到角落裡。
現在,他見人就說:「該死的普洱茶,我被套牢了。」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