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悲情英雄:讀袁紅冰先生《英雄人格哲學》

2007-07-29 05:09 作者:石雨哲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英雄的命運就是苦難
——袁紅冰

現在,放膽做個悲劇英雄吧
因為您必將得救!
您得要追隨酒神信徒的行列
從印度走到希臘!
——尼採

在今天惡俗而犬儒的世人眼中,英雄成為了惡搞的對象。犬儒們將瘋子、自大狂,偏執狂和妄想狂的種種名號加諸英雄之上,以為這樣就能將英雄混同於苟且的庸眾。一個孤獨的人,堅守著自己的理想。在飢困落魄而人生極不得志的狀態下,當最愛的人離他而去,當曾經的朋友背過身去。在這樣的困窘中,他還心繫著沉默的受苦受難的人們。對著他獨自走向夕陽的身影,人們懷著嘲弄的心情,叫他是個瘋子。然而這「瘋人」,卻牢記著刻在落日上的箴言。這箴言,就是袁紅冰先生的《英雄人格哲學》所帶給人們的深沉而蒼涼的歌。

這個落日中的形象,不禁讓人想起了尼採。記得尼採在發瘋的那一天,他獨自一人走在冷清的大街上。此時一個馬車伕趕著馬車而過,馬伕一邊吆喝著,一邊用鞭子狠狠地抽打著疲憊的馬群。看到此情此景,尼採熱淚盈眶。他抓住了馬車伕的鞭梢,抱著流血的馬頭放聲痛哭:「我可憐的兄弟呀,你為什麼這樣的受苦受難!」馬車停下了,馬的眼中也飽含著淚水,就從這一天起,尼採瘋了。這個偉大的靈魂,《查拉斯圖拉如是說》的作者,從此再也沒有清醒的意識。

尼採是一個英雄。以博大的情懷,將人生的大愛及於苦難中的人群,乃至於天下萬物的人,便是英雄。人的一生苦短,在坎坷而悲慘的命運中,人將經歷種種的大起大落。英雄那騷動不寧的心靈攪動著世界,直到他人生的終點,死亡中的解脫。

愈深刻的靈魂,愈能體會人生的悲劇性。閱讀《英雄人格哲學》,需獨自一人,於大雷雨夜,伴以殘燈與烈酒。從第一部《永恆的魅惑》到第二部《獸血的獻祭》和第三部《刻在落日上的箴言》,以蕩氣迴腸之意,書寫著英雄的希望與痛苦。可以這樣說,《英雄人格哲學》是一本屬於現在,更屬於未來的書。它在百年之後,也會以其激盪的真情和豐富的思想而感染讀者。

閱讀這樣一本詩性的哲學著作,不禁讓人想起尼採那著名的《查拉斯圖拉如是說》。如果說查拉斯圖拉就是尼採本人的寫照,那麼《英雄人格哲學》就是袁紅冰先生的夫子自道。與《查拉斯圖拉如是說》一樣,這也是一本「寫給一切人」的書。尼採曾借查拉斯圖拉之口,喊也「上帝死了」的讖語;而袁紅冰先生在《英雄人格哲學》中,則宣布了上帝死後,英雄的歸來。這本書,既充滿著哲人的睿智,又狂湧著詩人的激情。

尼採曾自比於酒神狄奧尼索思,在那原始的酒神祭上,在那狂歌亂舞的放縱裡,強力意志的衝動以個體自我的毀滅達到了宇宙本體的融合。在尼採「重估一切價值」的聲音之後,袁紅冰先生在《英雄人格哲學》中給出了自己的回答。尼採的一聲大吼「上帝死了」,喚回了《英雄人格哲學》中苦難中的英雄的歸來。否定一切被肯定者,肯定一切被否定者,這只是一個「價值反轉」的開端。在這開端之後,還有一種創造主體的意志與衝動。這個沖創意志,在《英雄人格哲學》中,以其決不輪迴的精神,還給太陽以殷紅的血魂。

對於這沖創性的創造意識,尼採曾說過:「爭優勝,能自製,愛戰鬥,富有進取精神,這就是求強力的意志所追求的人生」、「最美好的都屬於我輩和我自己;不給我們,我們就自己奪取:最精美的食物,最純淨的天空,最剛強的思想,最美麗的女子! 」而袁紅冰先生則寫道:「一位為尋求生命的意義而在荒涼的命運中流浪了一生的老人,凝然不動地佇立在峰頂上,像是野蠻時代的祭司,向遠方伸出枯枝般的雙臂,似乎要撫摸,要摟抱那殷紅的落日。」、「然而,那摯愛卻與悲愴同在,因為,對於人類,美麗的生命還只是遙遠希望中的星辰。」生命本身不會因生理性性的蒼老而蒼老,在荒原之上的老者,同樣也擁有著純潔天際的剛強。

但從這個沖創的意志中,袁紅冰先生與尼採分道揚鑣。尼採所頌揚的是「永恆輪迴」的學說,但這一概念本身卻曖昧不明。按美國尼採研究專家貝恩•邁哥琉斯的說法,永恆輪迴學「在對一位哲學家自認為是主要的概念的理解上,存在著如此之多的混亂,這在哲學史上幾乎是獨一無二的。」尼採的永恆輪迴學包括著強力意志的流動與沖創,最終變成了一種神秘主義的形而上學的思辨。而始終關注著苦難大眾的生活,關注於社會現實的袁紅冰先生的眼光卻與此不同,在《刻在永恆上的紫色瞬間》章節裡,他堅定地提出「生命決不輪迴」的主張。尼採曾因人群的背叛而悲痛欲絕,失望到極點,轉而憎恨他人,而袁紅冰先生那個「英雄人格」的形象,卻始終深懷著悲天憫人的菩薩般的慈悲。

英雄心即菩提心。據說菩薩是已經成佛的人,卻因感於世俗的悲苦而發大願心,常住世間。英雄在精神上的高貴,將其自強不息的稟性,以透徹和真誠,施於天地眾生。庸眾只看到英雄的孤獨寂寞,看到他偏執與狂妄的「病態心理」,卻注意不到在那殊眾的個性品格中,以其靈感和天賦所就的人生體驗。讀袁紅冰先生的《英雄人格哲學》,讀者會在精神上處於一種高度亢奮的狀態。每每讀到激振於內心的共鳴處,不禁拍案叫絕,浮一大白。這種感受,就如在青春歲月裡,讀到尼採的《悲劇的誕生》與《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一樣。

在《英雄人格哲學》裡,讓人再次直面觸目驚心的荒涼。那雄壯的行文,如雄鷹從雪山之上,將人帶入寒冰的雲霄。這是幻想的意志、意志的痛苦,還有痛苦的英雄。猶如是落日裡的訣別,即將走向戰場的勇士們的決別。在這落日中,英雄以血淚向天地告別。這崇高的悲情,將荒野之風染成紫色。

「英雄的命運就是苦難,」這是多麼雄渾的詩句!如果一個人要追隨英雄的腳步,就自當承受苦難,以無畏的大願心應對艱苦的鬥爭,這就是《英雄人格哲學》,所告訴人們的。

(閱讀袁紅冰先生的《英雄人格哲學》可與尼採的《悲劇的誕生》和《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參看。——附註)(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聖火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石雨哲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